【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4年年会征文启事   ·第三届民俗学、民间文学全国高校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2024)预备通知   ·中国民俗学会成立四十周年纪念大会暨2023年年会召开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民间信仰

首页民俗学专题民间信仰

[吴效群]皇会:清末北京民间香会的最高追求
  作者:吴效群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8-12-12 | 点击数:17075
 

[摘要]晚清,在内忧外患的形势下,皇朝统治者一改往日的态度,公开承认并封赏北京民间社会的行香走会活动。一时间,获得皇封成为民间香会的最高追求,许多人为此不惜倾家荡产。此文展示了特殊时期民间社会与国家之间有趣的互动联系,从一个方面表现了乡土中国社会控制的特点。

[关键词] 北京;妙峰山;民间香会;社会控制;皇会

[中图分类号] K892.26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8-72(2005)03-0039-07


晚清以后,“皇会”这一概念在北京民间社会的行香走会活动中声名鹊起,日渐昌隆。

对北京民间社会来说,皇会并不是一个陌生的概念,但它与民间社会的行香走会活动发生关系却实实在在地是一件新鲜事!一件令人兴奋的大事!

民间传说中最早的皇会出现在明朝。驾设右安门外白纸坊的龙凤呈祥挎鼓老会,就是当年随龙(朱棣)进京的皇会,明朝永乐皇帝御赐其“神胆”名号,清朝皇帝御赐其“万寿无疆”封号。此会因此在北京民间社会有着崇高的威望。

传说皇会最兴盛之时是清朝康熙、乾隆年间,据说,当时朝廷的各衙门都成立了自己的武档子表演团体,并且形成了各自的特色。具体情况是这样的:兵部杠箱会、刑部五虎棍会、户部秧歌(在北京,秧歌即指高跷)会、礼部中幡会、工部石锁会、吏部双石会;其他政府机构的会有:掌仪司的太狮会、翰林院的式架棍(五虎棍)会,以上总称“内八档”,也叫“太和殿承差”。这些会的参与者全是衙门里的下级官吏。

查阅《妙峰山琐记》,我们看到上世纪初仍在活动的武档子香会,其中一些从名称上可以知道,它们确实与朝廷有着关系。如,礼部公议助善大执事、兵部公议助善杠箱、光禄寺公议助善五虎棍、东长安街翰林院万寿无疆宝善太平棍(道光十三年四月十三日贺排。——吴按:“贺排”即是成立的意思)、国子监万寿无疆幼童杠子、工部舞钩益善石锁、掌仪司万寿无疆太狮、督察院重整甲子钢铃最佳太狮。

当时的政府机构里为什么要成立这些艺术表演团体,由于没有史料记载,我们不得而知。但由康熙、乾隆两朝的社会状况我们可以推知,国家承平日久,人民生活安定,在这种情况下,各衙门的下级工作人员,组织起这些强身健体、自娱娱人的文艺表演团体,是社会生活宽松的表现。它可以成为太平盛世的点缀,也可以在诸如朝廷庆典等一些仪式庆祝活动时进行表演。我们今天的一些政府机构不是也有着所属的文艺表演团体吗?

由以上情况我们可以知道,最初皇会是指朝廷自己拥有的或者是政府公职人员组织的文艺、武艺表演团体。

但是,这其中也有一个例外,这就是天津的皇会,天津每年春季祭祀海神娘娘妈祖的民间祭祀活动也有资格称为皇会。

民间传说天津皇会的由来是这样的:某年,康熙皇上到了天津,他观看了祭祀海神娘娘的香会表演,非常欣赏,就将自己穿的黄马褂披在海神娘娘的塑像上,从这以后,天津民众便把他们祭祀海神娘娘的活动称为皇会了。①

天津的皇会是因为皇上观看并封赏过而得名的,在晚清北京民间社会的香会组织被大量皇封以前,这是惟一一家因受到皇帝封赏而成为皇会的民间香会。对于这一天津人引以为傲的事情,北京香(花)会界一直不以为然,他们说,北京的皇会必须在太和殿、万寿山承过差。言外之意,天津皇会不算!

那么,晚清之时中国社会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这一切又与下层民众妙峰山的行香走会活动发生了怎样的关系?

“鸦片战争”以后,在西方帝国主义强大势力的侵略下,中国社会爆发了全面的危机。中国社会和中国文化面临的挑战并非只是来自与自己有着诸多不同的西方,从本质上看,它是来自于以帝国主义面目出现的现代工业文明。

对于这个挑战的性质和其严重性,中国人的认识是逐步深化的。面对西方现代文明的挑战,清王朝被迫开始了现代化建设的努力。

吉登斯(Anthony Giddens)的民族—国家理论认为,由于工业化大生产的需要,国家会一步步强化对社会的控制和改造。传统国家②时期相对自为的民间社会(社区)内部的人民不断地被从地方性的制约中“解放出来”,直接面对国家的全民性规范、行政监视、工业管理、意识形态的影响和制约。(安东尼·吉登斯,1998)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文章来源:学苑出版社网站
【本文责编:王娜】

上一条: ·[刘锡诚]葛沽皇会考察
下一条: ·[蒋明智]悦城“龙母诞”的历史与现状
   相关链接
·[鞠熙]狐仙故事与北京城的宇宙论意义·[王子尧]流动的市声:北京“杂吧地儿”的生活之籁
·[王之心]“北京375末班公交车事件”新媒体中的传播变体调查报告·[王静斯]北京地区中秋习俗考略
·[宋嘉琪]手工艺类非遗的市场化·[高洁]北京西山永定河文化带表演艺术类遗产调查报告
·祝鹏程:《市场化进程中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以北京相声为个案》·[万建中]从民族饮食到“中国饮食”的转型
·[林海聪]图文共现的民俗档案:清代至民国时期妙峰山庙会的多元记录·“生活实践中的仪式与文艺”博士生学术研讨会顺利举办
·“生活实践中的仪式与文艺”博士生学术研讨会会议日程·中国民俗学会插花专业委员会在北京成立
·[湛晓白 赵昕昕]清末来华西人歌谣收集活动的文化史考察·[鞠熙]城市里的邻居们——北京城内“四大门”动物的生活世界
·河北教育出版社《中国民间文学史》研讨会在北京隆重举行·[施爱东]北京“八臂哪吒城”传说演进考
·[杨利慧]社区驱动的非遗开发与乡村振兴:一个北京近郊城市化乡村的发展之路 ·[万建中]民族交往与文化交融的历史演进——基于北京饮食文化的视角
·[施爱东]北京“八臂哪吒城”传说演进考·[刘贺娟]妙峰山庙会中民俗体育文化展演的视觉表达研究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4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2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