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第三届民俗学、民间文学全国高校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在内蒙古大学成功举办   ·第三届民俗学民间文学全国高校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在内蒙古大学开班   ·第三届民俗学、民间文学全国高校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拟录取学员名单公告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民间信仰

首页民俗学专题民间信仰

[吴效群]皇会:清末北京民间香会的最高追求
  作者:吴效群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8-12-12 | 点击数:17333
 

让我们以海淀为例,看一下清末民间香会的皇封情况。据姚宝苍文章介绍:如六郎庄的五虎棍会,“……该会于光绪年间曾多次去颐和园承差表演,并任宫内太监教习。西北旺村的高跷会曾于光绪二十四年(1898)由傅家窑村当时在皇宫内当差的马太监介绍,奉慈禧懿旨去颐和园表演《万寿秧歌》一堂,慈禧和光绪看后甚喜,遂赐给了龙旗、黄幌多件,服装十二套,白银千两。后来这档会被称为‘天下第一会’。蓝靛厂的少林棍会在光绪年间(约1888)去颐和园承差表演,演员们身穿碎花图案服装,表演时但见场上刀光棍影,彩袍飘旋,如蝴蝶翩翩飞舞,慈禧大悦,乃赐该会为‘蝴蝶少林会’,赐给黄色龙旗为会旗。海淀镇的钢铃五狮会在一次去妙峰山进香归途中经过颐和园北宫门外时,适为咸丰皇帝所见,当时狮子戴的铜铃铛不太响,咸丰问其缘故后赐给皇家造办处制造的铁铃十八枚,并赐该会为‘万寿无疆钢铃五狮会’。此外,六里屯的中幡也曾于光绪年间去颐和园为慈禧表演,获得黄旗和龙旗赏赐。北安河的花钹大鼓、南安河和屯店的棍会都曾得到过清廷三角旗和杏黄旗的赏赐。许多民间花会为了能去颐和园和宫廷表演而苦练技艺,这也促进了海淀地区民间花会的发展和提高。”(姚宝苍,1998:258)

凡是被皇帝或慈禧看过的会都可以以“皇会”相称,可以在自己的会名前缀上“万寿无疆”的称呼,可以打画有龙的旗帜,笼幌也可以用黄颜色,而这些象征物是为帝王所垄断的。奉宽在《妙峰山琐记》说:“凡社火……通例,又以曾经奉御者为‘皇会’,许用黄旗黄幌,且以‘万寿无疆’四字标榜其笼望焉。”(奉宽,1929:133) 《北京指南》也对此一情况有过说明:“旗之作蓝色者,称为蓝旗蓝幌,黄色者为黄旗黄幌,但黄旗在走会声誉中最称名贵,前清时非曾经圣览或举贺黄旗者不得滥用。”(北京指南,1986:61)

王朝政府的怂恿和鼓励,极大地煽动起下层民众行香走会的热情。在普通民众的观念中,天子及其皇朝政府是宇宙间秩序和规律的代表,具有世俗的和神圣的绝对权威。民众的文化活动能够被纳入到皇朝的仪式范围,他们的价值追求能够得到皇朝政府的认可和赞赏,这不啻于证明了他们的追求和行为的合法性(legitimacy)。没有什么比这能更增强民众文化的信心,也没有什么比这能更激起他们的感激和热情的了!

从另外一个角度说,民间香会在妙峰山上的活动,是在模仿帝国的政治制度,操演帝国的政治象征符号,在这样的活动中民众发泄着往日为这套制度压迫的愤懑。事情总是两个方面的,对于这套政治制度,民众内心又充满了羡慕,他们梦想的是:自己拥有这套制度以及它所带来的权力该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威尔海姆·赖希、弗罗姆等西方政治学家对现代专制主义政治体制之下国民心理的研究发现:在集权体制强大的压迫下,底层人物的心理具有相反相成的两个基本的侧面,其一是对政治权威的极端畏惧,以及由此而导致的对自我个性的强烈抑制;其二,则是底层人物对专制权威的渴望——普遍热切地希望通过获得和加盟于专制权威,而改变自己长期以来卑微的地位和屈辱的命运。威尔海姆·赖希将这种心理称为“权威主义性格”。(威尔海姆·赖希,1990;埃里希·弗罗姆,1988)这样一种心态,就为政府占有他们的文化资源奠定了基础。晚清时,一旦政府对妙峰山的进香活动和香会组织表示欣赏的时候,香会组织便与王朝政府一拍即合,他们马上向王朝政府献宠,幻想步入令他们羡慕的上层社会。

“皇会”的出现,打破了原来行香走会的规范和价值标准,荣受皇封成为行香走会者追逐的最高目标。

皇会在香会中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力,不仅在于它们可以拥有帝国王朝专有的象征物品,还在于在等级秩序上它们天然地就高出其他香会一等。按会规,在进香的道路上,回香的要让保香的(前去朝顶进香者);前面已经有会在行走,后面无论是谁的会都得跟在后面,不得超越。但自从民间有了皇会以后,这些规矩不再被遵守。只要有皇会出现,所有的会都必须止步,停止一切活动,让皇会先过去,以示尊敬。过去,香会之间发生了冲突,只有经验丰富的老会可以做仲裁者。但此时,皇会的出现,却可以僭越这种神圣的权利,可以对香会间的冲突做出最终的仲裁。皇权代替会规,标志着皇权的力量已渗透到这项民众自己的文化的最核心部位,占有了这项民众的文化创造。

在北京有一档“东安门开路老会”,它的“青龙桥巧贺御赐金叉头”的故事至今仍在各香会间流传,这个香会今天的老会首对自己香会的历史非常骄傲。

这个开路会在被皇封时刚刚成立,还没有来得及贺会。按会规,新的香会成立,必须邀集北京所有香会的会头前去贺会。让我们举一档武会承贺的例子来进行说明:一档新的武会要成立,此会要把自己所有的物品都摆出来,演员进行表演,让前来的各位会头观赏。前来的会头们都使出全身的解数来挑剔新会的毛病,而新会的会头则笑容可掬,唯唯诺诺。因为他知道,“挑眼”是一个例行的程序,必须为各位会头提供一个卖弄自己会规知识的机会。各位前来的会头之间还要彼此互相考问,以显示自己对于会规的熟悉,贺会的场合是会头们抢洋斗胜的一个重要时机。在各位会头们极尽表现以后,大家一般总会经过“商议”,认为新会除了有一些可以改进的不足外,基本上还是符合成立条件的,于是便举行新会的成立仪式。新会头念表文介绍会员们对碧霞元君的崇敬、会中的人员安排,拜祖师,放鞭炮,前来的会头们为新会挂红幛子表示祝贺。需要化装的会,还需由一德高望重的老会头为演员象征性地勾脸(若是文会则由此德高望重者象征性地为新会写上几个字,也是取个开脸的意思),然后新会正式进行一次表演。最后则是中国人进行公共活动后例行的做法,找一家饭店喝酒吃饭,以示万事大吉,功德圆满。此会就算成立了。但这并没有算完,新成立的香会必须连续三年上妙峰山走会进香,三年过去,没有发生什么失礼的事情,才算正式为北京所有的香会所接纳,才能够算是北京香会组织里的一个正式成员。不经过贺会的香会叫做黑会,充其量只能在自己住的街道上玩玩,不敢声张,更不敢出来走会。黑会若是出来,任何香会都有权把它们砸掉。另外,按会规一档会成立后,如果三年没有“走会”,则此会再出来就需“重整”(即举行类似于贺会一样的仪式),如五年没有走会,则必须“重贺”(重新举行贺会仪式)。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文章来源:学苑出版社网站
【本文责编:王娜】

上一条: ·[刘锡诚]葛沽皇会考察
下一条: ·[蒋明智]悦城“龙母诞”的历史与现状
   相关链接
·[祝鹏程]谁之传统,传统何为:对当代北京相声传统化实践的考察及反思·[鞠熙]狐仙故事与北京城的宇宙论意义
·[王子尧]流动的市声:北京“杂吧地儿”的生活之籁·[王之心]“北京375末班公交车事件”新媒体中的传播变体调查报告
·[王静斯]北京地区中秋习俗考略·[宋嘉琪]手工艺类非遗的市场化
·[高洁]北京西山永定河文化带表演艺术类遗产调查报告·祝鹏程:《市场化进程中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以北京相声为个案》
·[万建中]从民族饮食到“中国饮食”的转型·[林海聪]图文共现的民俗档案:清代至民国时期妙峰山庙会的多元记录
·“生活实践中的仪式与文艺”博士生学术研讨会顺利举办·“生活实践中的仪式与文艺”博士生学术研讨会会议日程
·中国民俗学会插花专业委员会在北京成立·[湛晓白 赵昕昕]清末来华西人歌谣收集活动的文化史考察
·[鞠熙]城市里的邻居们——北京城内“四大门”动物的生活世界·河北教育出版社《中国民间文学史》研讨会在北京隆重举行
·[施爱东]北京“八臂哪吒城”传说演进考·[杨利慧]社区驱动的非遗开发与乡村振兴:一个北京近郊城市化乡村的发展之路
·[万建中]民族交往与文化交融的历史演进——基于北京饮食文化的视角 ·[施爱东]北京“八臂哪吒城”传说演进考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4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2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