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圆满闭幕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开幕词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开幕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民间信仰

首页民俗学专题民间信仰

[陈进国]信俗主义:民间信仰与遗产性记忆的塑造
  作者:陈进国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21-06-02 | 点击数:6815
 

四、结语

  概而言之,伴随着中国城乡快速走向现代化、一体化的历史进程,中国的多元宗教生态格局也在发展变化之中。而各类政治化、族群化、经济化等场域的“信俗主义”运作,包括各层级的非遗保护实践,显示了中国民间信仰与当代的基层社会和政治制度、族群关系、跨境网络的紧密关系,并有效地重构了种种的“遗产性记忆”。官方部门、地方精英、社会团体、民间信仰团体之间,事实上构成了一种类似“智猪博弈”的相对均衡格局,在非遗保护运动和信俗主义浪潮的刺激下,中国社会各界也达成某些“话语共谋”,其中针对民间信仰的“尊重与排斥”“传承与改造”的双重变奏当然也在有选择性的累加。

  然则,既然带有神圣性、超越性的“信仰”或“宗教”不方便在场,只剩下空洞化、民俗化的“信俗”或“信仰遗产”,所谓“被保护”的宗教信仰活动或场所,当然也无法真正激发人们对于活态的信仰记忆的先天的敬畏的情感。而诸如“民俗宗教”作为一个描述性的、策略性的范畴,同样是试图在神圣性和世俗性之间进行“调和”,以期强调宗教、信仰可以作为日常生活世界的一部分。于是乎,信俗或信仰遗产的保护这一社会事实本身,远比信俗活动及信仰场所指涉的日常生活世界来得更为重要。这样的文化后果往往意味着,保护就是调适、变容的代名词。而被变容的信俗记忆,表明保护的目标正从信守日常的信仰生活的记忆转向被正名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记忆。

  是故,“信俗”对“信仰”的替代策略,更意味着“信俗记忆(遗产性记忆)”与“信仰记忆”之间始终存在着一种人为运作的内在张力,势必对信仰事实本身造成根本性的冲击波,并可能颠覆信仰的生成逻辑和内生动力。信仰不再单纯是对超自然的或终极实在的信仰,而只是一个满足政治、族群或经济场域需要的集体性、策略性的展演符号;信仰活动不再单纯是信众出自内在良知的反省和表达虔信的个体的自觉性活动,而只是被赋予特定的象征意义或功能性目标的一堆文化事件、一种纪念现象;信仰场所不再单纯是提供修行或超凡入圣的地方,而只是作为遗存物和纪念物的“文化空间”,从而服从于其所申报的团体或社区以及提供保护机会的官方机构的现实需要。对于信俗记忆或遗产性记忆的运作,其实是他们获得身份合法性或自身之持续存在意义的重要元素。因此,对于国家力量及其代理者来说,它们首先是“政主教(信)随”规则下的权力关系的“记忆之场”;对于日常生活世界的民众而言,它们只是自身储存的信仰记忆的异化或表象而已。在此意义上说,“信俗主义”也是各种权力关系对于地方性的信仰传统的驱逐和消解。信俗遗产保护的需要就是权力和意识形态合法性的需要,它在首先满足现代的国家主义建构的诉求之际,必然要走向各种形式的消费主义和分裂性的地方主义。

  是故,在中国当下的非遗运动中,民间信仰走向弱化宗教性的信俗主义实践虽有其历史惯性和内在驱力,然而相应的“遗产性记忆(信俗记忆)”的建构难免也使之陷入了笔者所谓“宗教内卷化(过密化)”的处境,如反复出现了一些刚性化、边界化、修饰化的模式;只能靠复制或扩大其固有的、确定性的发展模式,实际上是一种没有实际发展的增长(过密型增长)。如何深刻地理解中国民间信仰在多元宗教生态结构中的地位和作用,观察它在当代社会转型中的发展态势,进而精准地认识国家和地方的宗教治理策略的演进,也在考验我们的学术洞察力。

  (本文刊载于《世界宗教研究》2020年第5期,注释从略,详见原刊)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贾志杰】

上一条: ·[黄景春]增福财神的信仰历史与当下现状
下一条: ·[彭牧]拜:礼俗与中国民间信仰实践
   相关链接
·[李明洁]哥伦比亚大学“纸神专藏”中的娘娘纸马研究·[马滟宁]弥漫的神性:传统年画中的民间信仰
·[钟小鑫 蔡芳乐]“法”外之地·[赵暾]二郎神形象演变考略
·[王华龙]五台山五爷信仰源流研究·[童婷]重庆市洪崖洞祈愿文化与民间信仰研究
·[吕涛宇]试析《广东新语》所见广东的民间信仰体系·[刘然]信仰、生计与王朝教化
·[刘晨]早期道教死后世界观念与“泰山治鬼”·[林安宁]基于共时研究的傩定义与范畴新探
·[李银平]民间信仰空间变迁与传说叙事圈层构建·[郭炳亮 李雅宁]北宋山西寺庙碑刻、题记所见“郡主千秋”考论
·[白莉 王晟聪]高淳地区民间信仰的生态结构·[彭牧]拜:礼俗与中国民间信仰实践
·刚刚申遗成功的“送王船”,是一种怎样的民俗?·[袁帅]孟姜女故事研究综述
·[孙宇飞]民间信仰与防疫·[郑芩]差序格局的信仰图景
·[许琳琳]河北省保定市易县马头村“网红庙宇”的田野调查报告·[邢天月]特殊的守护神:东北地区保家仙信仰特性探究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1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