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4年年会征文启事   ·第三届民俗学、民间文学全国高校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2024)预备通知   ·中国民俗学会成立四十周年纪念大会暨2023年年会召开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学术史反思

首页民俗学专题学术史反思

[高有鹏]近代西方传教士视野中的中国社会风俗及其理解
——以禄是遒《中国民间崇拜》系列著述为例
  作者:高有鹏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20-10-07 | 点击数:9612
 

三 禄是遒笔下的“岁时习俗”与“中国众神”

  《中国民间崇拜》的各个章节相互关联,形成中国社会风俗生活的民族志整体。岁时风俗是其中的一部分,表现出中国民众对待自然和社会的态度,在日常生活中流露出的感情、信念和意志。自然,各种信仰崇拜,成为其主体内容。《中国民间崇拜》的《岁时习俗》其实就是民间节日,其分为“崇拜仪式”“中国的节庆习俗”“被赋予神奇力量的动物、树木和植物”等部分。这是中国民众以节庆为主体的最重要的时间安排方式。

  在“崇拜仪式”中,其介绍了“招魂”“抢童子”“拜弟兄”“赌咒”和“与建造房屋有关的迷信仪式”等内容,还特别提到“玉皇大帝”和“佛珠”等民间宗教的崇拜对象,罗列出“中国的神佛圣诞及宗教节日历表”。在甘沛澍看来,《中国民间崇拜》的《岁时习俗》由两部分构成,一部分是“与魔法、巫术和妖术有关的各种民间习俗”,一部分是“一份完整的中国人信仰崇拜的神佛及人文英雄的历表”。在前一部分中,人们可以看到“在中国有着怎样的妖魔鬼怪”,“这些妖魔鬼怪会给人们及其家庭带来疾病、灾祸、骚扰折磨人们,并给人们带来各种不幸”,“这个鬼怪的世界跟凡人的世界很像,在其中可以捉到各种各样的小鬼,折磨它们,把它们监禁起来,关在坛子里,甚至可以烧死它们,这样便可以让它们结束作恶了”,对此,甘沛澍称“这几乎成了中国人唯一的宗教”。对于后一部分,甘沛澍依照“基督教会每年都会整个一年内的宗教节日及圣徒瞻礼日”,充满偏见地称“异教组织奇妙的模仿了基督教会的这种惯例,向广大信众提供了对虚假的神仙鬼怪、被神化的圣人和勇士以及民族英雄的崇拜”。

  《中国民间崇拜》中,许多地方都提到“招魂”。《岁时习俗》中记述“招魂”,更多是作为“整个仪式体现了子女们的孝心”,“在祈求神明并供奉祭品的时候,家人们急切地盼望着逝者的亡魂能够回来”。然后,禄是遒举例历史传说故事中的汉代刘邦安葬母亲、刘彻安葬他的姐姐,和东晋司马睿为司马越招魂等,以及黄帝升仙神话传说,说明中国历史上的招魂传统。其记述了安徽一些地方的招魂巫术,阐明招魂在人们精神生活中存在的必要性与合理性,其称:“在现代所有的迷信活动中,招魂是最为普遍的一种”,“如今,这一荒谬的活动又焕发出新的活力”,“我们在古老的习俗中也发现,当人们陷入极度恐慌而不知所措的时候,他们为了唤回灵魂而借助一些巫咒;这仅仅是一种表象,我们甚至可以说这是一种极度的痛苦的爆发,但是这种对上苍的咒语,表达了人们对自己深爱的人在去世时的一种感情,并不一定说明人们普遍相信死前灵魂真的会动荡于体外”。其援引八仙神话传说,称“铁拐李的例子证明这一点”。

  民间传说属于社会风俗生活,其相互之间具有阐释性意义。禄是遒为了述说某种社会风俗生活现象的来源,或者为了阐明某种现象的危害,常常用一些民间传说故事作为自己的证据。如其阐释“木人”即巫术中的人偶,就以历史上的汉武帝“巫蛊案”为例。在“与建造房屋有关的迷信习俗”中,他记述了“在建造房子的栋梁(上梁)时,要举行祭拜土木工匠的祖师鲁班的仪式”,提及鲁班发明创造的传说故事,又提及“泰山石敢当”的民间传说。在“拜弟兄”中,他特别提到三国时期刘备关羽张飞“桃园三结义”的传说故事。在“天信”中,禄是遒讲述了宋真宗降临天书和泰山封禅的历史传说,与当世流行的普陀山天降经文传说故事做对比,称之为“骗局”;他还记述了“昌平县陈家庄村民李秀英”敬谢玉皇的传说故事。其他如“打水摏”“做蜇子”等风俗活动,描述人们为了保丰收而进行的民间崇拜,也涉及民间传说。在“太阳经和太阴经”中,他详细讲述了“一些据说是因为诵经供奉太阳神而特别得到恩惠的例子”,其注意到这些民间传说的虚幻性特征,称:“所有的例子都是非常稀奇的事实,没有任何线索,但却得到人们的普遍接受。通常说的是某某人,家住某地,但并未提及精确的地方、村庄等。可以确定的只是他得到了某种恩惠,别无其他。在这种情况下,完全没有可能在数以百万计的乡民中找到此人。”这种见解成为禄是遒的民间文学思想理论。

  在社会风俗生活的描写中,许多风俗事项本身就是民间传说,或者包含了民间传说的内容。《中国民间崇拜》的《岁时习俗》详细记录了江南地区的节庆习俗,他分别选取了“除夕”“大年初一”和“正月十五”,以及“端午节”“腊八”等节庆日,介绍其中的风俗和传说故事。除了对除夕拜谢灶君传说、正月初七日女娲造人传说、端午节祭祀屈原传说、冬至日红豆粥和共工氏神话传说等传说故事之外,他还详细记录了民间社会乞丐们贺新年,唱“莲花落”的风俗,保存了这些“莲花落”的段子。诸如其记述:“乞丐们会捧上一把尘土,在有钱人家的门上撒上十次,表达以下十个祝愿:一撒金,二撒银,三撒莲花聚宝盆,四撒四季发财,五撒五谷丰登,六撒六合同春,七撒妻子团圆,八撒八匹大马,九撒九九长寿,十撒十期来财。走进大门步步宽,双脚立在落地砖,落地砖上七个字,子子孙孙做大官。”这成为近代民间文化难得见到的文本。

  中国神话传说是西方人关注的文化热点,成为西方文化人类学的重要内容。《中国民间崇拜》中的《岁时习俗》记述了一些神话传说,表现出禄是遒作为传教士对中国神话传说的理解,也体现出西方人的神话学理论观念。在“被赋予神奇力量的动物、树木和植物”的章节中,禄是遒记述“在中国的各种动物中,有四种动物被认为是赋予了不可思议的力量”,即“麟、凤、龟、龙”,他说:“所有的这些动物都是吉祥的象征,其在传说中的出现也预示着贤明君王执政以及圣人的降生”。其记述“龟壳占卜”道:“龟壳占卜出现在公元前2300年或公元前2600年的中国。在这些远古时代,相传黄河中有一只背上有奇特的赤绿文字的乌龟出现在黄帝面前,这些背上的文字就是龙图”,“大禹也看到一只乌龟从洛河水中负文而出,背上有数至于九,大禹由此创立洪范九畴,后来圣人行事都以此为准则,形成了人们后来的生活习惯”,“在那些远古时代,统治者用龟壳占卜来求得天意是一项传统习惯”,“这种所谓的占卜科学从远古流传至今,在中国依旧盛行,人们还是盲目的相信这种毫无根据的预言”。其记述“人们认为乌龟也代表着女性的形象”道:“很多中国的民间传说中都能看到这样的故事:乌龟往往以女性的模样出现在河中,引诱那些好色之徒。中国的墓穴和陵墓边竖立着背驮铭文或亡人传记的石头乌龟,也会变成女性的形象引诱男性。这也是为什么乌龟在中国也被认为是淫贱的象征。在别人家门上或墙上画乌龟是对这家人的一种侮辱,相当于在辱骂他们的不检点和无德”,包括“乌龟保护河堤”。在“凤凰的外形”中,其记述道:“这种奇特的鸟相传出现在太平盛世,它的出现是贤明君王执政的象征”,“这种鸟的出现是在黄帝时期”,“当黄帝的儿子及继承人少昊承袭王位时,就有凤凰出现的吉祥征兆”,“凤凰在尧舜时期也相继出现过多次”。其记述民间传说中的凤凰形状,又曰:“凤凰是一种神秘的鸟,它只在太平盛世的时候出现,国局不稳社会动荡的时候它就消失不见。在三百六十种羽毛类物种中,凤凰是百鸟之王”,“凤凰有着像鱼一样的尾巴,尾巴上有十二根羽毛,每当闰月时就有十三根羽毛”,“这种神鸟是由太阳创造的,因此它总是以望着太阳或是一个火球的形象出现,太阳在天地万物中为阳,凤凰对生命的延续有着重要的影响”,“凤凰来自东方这个圣人的国度,它在最清澈纯净的池水中沐浴,在昆仑之巅翱翔,夜晚栖息于丹穴山。如果飞翔着的凤凰落到地面,所有的鸟儿都会立即停落到它的四周向它致敬。一些中国画中对这一传说都有着充满想象力的描绘”,“凤凰一开始只栖息在梧桐树上,只饮甘美如甜酒一样的泉水,吃竹子结的果实。它身高六英尺,雄鸟曰凤,雌鸟曰凰,两者合称凤凰”。在关于麒麟的介绍中,禄是遒记述了孔子的出生与麒麟口吐美玉的传说故事,同时,他描述了民间社会关于“麒麟送子”的风俗和传说。在介绍“龙”的时候,禄是遒称:“在中国,龙常常被视为传说中的动物,有的认为它是真正的神,因此关于龙的描述在中国的民间传说以及许多作家著作中都有着数不清的混淆。”其描述“传说中龙的出现”,分别述及“伏羲时期”“黄帝时期”“尧帝时期”“舜帝时期”和“禹帝时期”等神话传说时代,其称“相传孔子出生那天,有两条苍龙从天上盘旋而下,落附在孔子出生的房屋顶上”,其论述道:“龙的出现对中国历朝历代而言都有着重要的作用。每当统治者和大臣们想要提出一项计划或是想要稳固皇权,就会用天、龙、凤凰、麒麟、龟卜和蓍草这几种事物来帮助他们。这些能够使他们完满地行使其能力,并彻底的调和当时的需求。”同时,他还记述了民间社会对龙王和蛇神的崇拜,以及求雨的风俗和传说故事。

  动植物的拟人化,是民间文学的重要表现方式。普普通通的动物或植物被赋予神奇的力量,成为像人一样具有灵魂的文学表现方式,这是欧洲文学,也是中国文学的重要传统。禄是遒对此进行了详细的记述。“被赋予神奇力量的动物、树木和植物”包含着一些地方传说,大多是禄是遒在民间社会采集到的。诸如其记述的“狐狸精”,既是社会风俗生活中的民间信仰,又有关于“狐狸精”的传说故事。他举出地方社会有人对狐狸的敬奉,却没有得到相应的保佑,有人借口狐狸精的灵魂附体,表现出疯癫,这些事例都是民间传说。又如其举例民间社会关于桃树的信仰,讲述了西王母赠送仙桃给汉武帝的传说故事;其讲述“在中国流传着大量有关虎精和食人虎的传说故事”等,都属于禄是遒对近代中国社会民间文化的记录。

  《中国民间崇拜》的《中国众神》介绍了民间社会对各种神灵的信奉。其分列“主要的三尊神”“文人崇拜的神”和“佛、菩萨、圣僧和佛教众神崇拜”,记述了作者作为西方传教士对中国社会风俗生活和民间文学的理解。在“主要的三尊神”中,其勾勒出民间信仰中的“神谱”,如其述说“三圣”,论述儒释道三者之间的联系,又分别述说道教的“三清”“三官”和佛教的“三宝”,阐释中国民间社会对佛教神、道教神和世俗神等多种神灵体系相混杂的原因和意义。他把道教的“三官”分为四个阶段,分别是“天、地、水三官”“上元、中元、下元三元”“三个神化的凡人”和“三个传说中的帝王”。在“三个传说中的帝王”中,其称“尧、舜、禹也被称为三官”,其分别记述了与他们相关的神话传说故事,以及民间社会对他们的敬奉。在“文人崇拜的神”中,禄是遒主要介绍了“文昌神”“魁星”和“关帝”。他把“文昌神”这位星君分为十七代,从第一代“在周朝开国皇帝武王之时,星神文昌下凡,化名张善勋”,到后来的张九龄、司马光,都在历史上具有显赫的声名。其中,第五代文昌神化身一条金蛇,揉进了复仇故事和洪水故事,具有浓郁的神话色彩。包括他对魁星和关公传说的记述,这些民间传说故事及其在社会风俗生活中的流传,体现出中国近代社会民间文学传承和演变的时代风格。在“佛、菩萨、圣僧和佛教众神崇拜”中,禄是遒勾勒出一副完整的佛教文化结构图,其介绍了“燃灯佛”“出身”为“女乞丐”“释迦佛前世的老师”“金蝉子”的种种传说,又介绍了“千佛寺的来历”“弥勒佛”“阿弥陀佛”,以及“药师佛”“大势至”和“十二大天师”等神佛。其中,他用大量的笔墨记述了“仁慈女神观世音”中的“妙善”传说故事。在他的记述中,妙善公主是妙庄王的女儿,妙庄王得到玉皇所赐的妙清、妙音、妙善三个公主,分别为她们寻找到如意郎君,而妙善立下救天下受苦受难的百姓到西方极乐世界,皈化地狱里所有邪恶的灵魂,要独自在山洞修行的壮志,拒绝了婚姻。她的行为惹怒了妙庄王,从而在“白雀寺”受尽折磨和各种苦难。后来,妙善被处死,她的灵魂游历了阴曹地域,得到阎王的帮助,重新回到人间,隐居修行,功德圆满。最后,妙善用自己的双手和双眼救了她的父亲,成为受人膜拜的“女神”,成为“南海的女王”。在关于妙善的民间传说中,中间出现妙庄王献祭等情节,出现“千里眼”“顺风耳”和“土地神”“玉皇”和“王灵官”等道教信仰中的传说人物。这则传说故事本来属于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的原型,化用了地府传说、玉皇传说、求子传说、战争传说、婚姻传说等传说模式,借以述说佛教向善等教义。这是中国近代社会民间传说的典型,佛教文化、道教文化、世俗生活和民间信仰等多种文化元素共处共生,形成完整的叙事结构。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贾志杰】

上一条: ·[岳永逸]Folklore和Folkways:中国现代民俗学演进的两种路径
下一条: ·[毛巧晖]民间文学的通俗化实践
   相关链接
·[王娇 柏互玖]明清方志风俗志内容的构成、分布与历史成因·[史晓雪]明末清初江南地区“才女”现象研究
·[王霄冰 陈科锦]民俗志的历史发展与文体特征·[胥志强]现代民俗学中的礼俗互动问题
·[鞠熙]天下与遗产:中国古代风俗学的两种面向·[岳永逸]风俗与民俗:中国现代民俗学的史学根性和民族性
·[李明洁]哥伦比亚大学“纸神专藏”中的娘娘纸马研究·[邵晨宁]古代“麻风女型故事”的形成及其意义
·[察应坤]村级治理中革新力量与风俗的博弈·征稿启事:2021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
·[郭炳亮]明、清方志风俗观研究·[赵李娜]社会变迁与风俗书写:晚清居沪知识分子的上海风俗关注与撰述表达
·[岳永逸]Folklore和Folkways:中国现代民俗学演进的两种路径·“风俗画的20世纪”2020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在嘉兴召开
·“风俗画的20世纪”2020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开幕在即·2020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文入选名单
·[崔若男]明恩溥与中国谚语俗语研究·“风俗画的20世纪”2020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文启事
·[刘阳月 宋娟]论范成大“纪行三录”地方民俗史料价值·[刘波]从《柳边纪略》看杨宾的风俗观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4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2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