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4年年会征文启事   ·第三届民俗学、民间文学全国高校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2024)预备通知   ·中国民俗学会成立四十周年纪念大会暨2023年年会召开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遗产》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安介生]寒食节缘起与介休乡土地理新论
  作者:安介生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7-03-26 | 点击数:7378
 

  也许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对于“介山”的认定才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最早认同杜预的观点并加以辩护的著名学者是北魏地理学家郦道元。郦道元在《水经注》里已较全面地分析介子推与介山的关系,并同意杜预意见,进一步推定介山为绵山所改,地在西河界休无疑。在《水经注》卷六“汾水篇”中“又南,过平陶县东,文水从西来流注之”条下云:

  汾水又南,与石桐水合,即绵水也。水出界休县之绵山,北流经石桐寺西,即介之推之祠也。昔子推逃晋文公之赏,而隐于绵上之山也。晋文公求之不得,乃封绵为介子推田,曰:以志吾过,且旌善人。因名斯山为介山。故袁山松《郡国志》曰:介休县有介山,有绵上聚、子推庙。[9]539

  郦道元所见袁山松(或误为袁崧)《郡国志》今已佚,与司马彪《续汉书·郡国志》内容稍有不同,但都有“介山”与“绵上聚”,其佐证价值非同凡常。又同篇中“又西,过皮氏县南”条下云:

  汾水西径鄈丘北,故汉氏之方泽也。贾逵云:《汉法》:三年祭地汾阴方泽,泽中有方丘,故谓之方泽,丘即鄈丘也。许慎《说文》称:从邑,癸声。河东临汾地名矣,在介山北,山即汾山也。文颖曰:介山在河东皮氏县东南。其山特立,周七十里,髙三十里。颖言在皮氏县东南则可,高三十里,乃非也。今准此山,可高十余里。山上有神庙,庙侧有灵泉,祈祭之日,周而不耗。世亦谓之子推祠。扬雄《河东赋》曰:灵舆安步,周流容与,以览于介山。嗟文公而愍推兮,勤大禹于龙门。《晋太康记》及《地道记》与《永初记》,并言子推所逃,隐于是山,即实非也。余按:介推所隐者,绵山也,文公环而封之,为介推田,号其山为介山。杜预曰:在西河界休县者,是也。[9]560~561

  郦道元的认定是相当谨慎的,不仅根据文献以及前人的观点,而且还进行了实地考察与观测,“今准此山可高十余里”。当时不仅有《河东赋》《晋太康地记》《地道记》《永初记》等著述的印证,而且在汾阴介山上已建有神庙,即介子推祠,并受到人们的供奉,但是,郦道元依然对此处定位进行了否定。与《水经注》相呼应,北朝贾思勰所著《齐民要术》同样为我们提供了宝贵的证明:

  煑醴酪:昔介子推怨晋文公赏从亡之劳不及己,乃隐于介休县绵山中。其门人怜之,悬书于公门。文公寤而求之,不获,乃以火焚山。推遂抱树而死。文公以绵上之地封之,以旌善人。于今介山林木,遥望尽黑,如火烧状;又有抱树之形,世世祠祀,颇有神验,百姓哀之,忌日为之断火,煑醴而食之,名曰“寒食”,盖清明节前一日是也。中国流行,遂为常俗,然麦粥自可御暑,不必要在寒食,世有能此粥者,聊复录耳。[10]942

  尽管寒食节文化发展命运多舛,但是贾思勰所云“中国流行,遂为常俗”最具说服力,令我们深切感受到寒食节风俗所拥有的强大生命力,大有“逆势而上”的潜力。至此,无论如何,寒食节已从“并州”一地的风俗,变为在“中国”范围内流行的风尚了。

  从唐代开始,寒食节得到官方重视,并开始向全国进行推广,成为一种官方认可且推崇的全国性节日了。寒食节也从太原区域性的风俗推展到了全国[11]。笔者曾经反复强调,今天山西省在历史时期的区位价值,到了唐代达到了最高峰[12]。而与此背景相呼应,从唐代开始,寒食节文化得到官方的大力倡导与推行,如开元二十年(732年)“五月癸卯,寒食上墓,宜编入《五礼》,永为恒式”[13]198。又如“天宝十载(751年)三月敕:《礼》标纳火之禁,《语》有钻燧之文。所以燮理寒燠,节宣气候,自今以后,寒食并禁火三日”15。而据后世学者考定,一些寒食节节日仪式内容都是从唐代开始成形的,如“唐开元敕寒食上墓,礼经无文,近代相传,寖以成俗,宜许上墓同拜扫礼”16。唐代河东籍文学家柳宗元曾在《寄许京兆孟容书》中谈到当时所见寒食上墓的情形:

  近世礼重拜扫,今已阙者,四年矣。每遇寒食,则北向长号,以首顿地,想田野道路士女遍满,皂隶、佣丐,皆得上父母丘墓,马医夏畦之鬼,无不受子孙追养者……17

  明代学者张宣也曾总结道:

  寒食节上墓,其制亦未见于古。独郑正则《祠享仪》曰:孔子、许望墓,以时祭祀,未尝明言以寒食节,则四时皆可上墓矣。《五代史·帝纪》云:寒食野祭焚纸钱,亦止言野祭,又未尝明言上墓。唯唐开元敕上墓以寒食日,同拜扫礼,此后世寒食上墓之所由起也。18

  与此同时,今天介休市内绵山的地位得到了全面的提升与认可。如《元和郡县图志》仅记载了位于介休市南的介山(即绵山),并最早将“介山”与介休的命名联系起来;又如在汾州“介休县”下“本秦汉之旧,邑在介山西,因名之”。“介山,在县西南二十里。”又在“灵石县”下注云:“介山,在县东四十二里。”[14]378~379值得关注的是,同在此书中,由汾阴县所改之“宝鼎县”与“万泉县”下甚至没有记录下原在汾阴县境内的“介山”,这一疏忽或改变颇令人费解。我们只能说,当时河东“介山”的地位已大幅下降,甚至到了可有可无的地步了。

  与李吉甫有意或无意的忽略不同,北宋时期最有影响的地理总志《太平寰宇记》作者乐史十分清楚地了解山西境内有两座“介山”,但他同样明确支持杜预及郦道元等人的观点,十分肯定地认定介子推隐居之地介山在今天介休市、灵石县及沁源县一带,而不在河东地区。如《太平寰宇记》卷四一“汾州介休县”记下云:

  介山,一名横岭,地名绵上。《左传》:“晋侯赏从亡者,介子推不言禄,禄亦不及,遂与母偕隐而死,晋侯求之不获,以绵上为之田,曰:以志吾过,且旌善人。”杜注:“介休县南有地名绵上。”此山,即绵上田之故地,汉以为县,《郡国志》云:介山上有子推冡,并祠存。[15]870

  乐史的解释是最为清楚的,明确了“绵上”与“介山”之间的关系。同时,我们看到,从宋代开始,河东之“介山”更多地被称为“孤山”(今天通常称为“孤峰山”),如《太平寰宇记》卷四十六“万泉县”下云:

  介山,一名孤山,在县南一里。《晋太康地记》曰:“晋文公臣介之推从文公逃难,返国,赏不及,怨而匿此山,文公求之,推不出,乃封三百里之地,又号为介山。”今按介之推所隐,乃绵山也,文公封之,以为介推田,因号其山为介山。杜注曰:“在西河介休县。”言在此,非也。[15]963

  自此之后,直至明清时期的一些重要地理志书中,大都将介子推所归隐的“介山”,定位于今天介休等市县交界之地的绵山。如《明一统志》卷二〇“平阳府下”云:“介山,在灵石县东三十里。《左传》:晋公子重耳出奔,及还国,赏从亡者,介之推不言禄,遂隐此山,因名。一名介美山。”同样,我们也在该书同卷内发现了“孤山”的记载:“孤山,在万泉县城南,孤峙不接他山,上有法云槛泉寺,亦名介山。其南即猗氏县境。”[16]307同样也不再提及其与介子推事迹之间的关系。又汾州府下:“介山,在介休县东南二十里,地名绵上,亦名横岭。晋文公赏从亡者,介子推不言禄,禄亦不及,遂与母偕隐此山而死。文公求之不获,以绵上为之田,曰:‘以志吾过,且旌善人。’”[16]386著者的观点是显而易见的。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敏之】

上一条: ·[张勃]明代国家山川祭祀的礼仪形态和多重意义
下一条: ·[邢莉]民俗文化的属性再认知与文化基因的传承
   相关链接
·[马荣良]“改火清明后,优恩赐近臣”·[马荣良]虚构与真实
·[马荣良]寒食节的异域渊源·古人如何过清明
·[张小稳]从地区性的哀思到全民性的欢愉·[陈泳超]寒食节起因新探
·[张勃]介子推传说的演变及其文化意义·[张勃]唐代以前寒食节的传播与变迁
·[张勃]论官方与民间合力对寒食习俗的影响·[赵建民]千年飘香之寒食“醴酪”
·清明寒食文化节在介子推携母归隐之地绵山开幕·陈连山 施爱东:解读清明文化内涵
·[吴双]清明节前说“寒食”·[刘宗迪]从介子推作《龙蛇歌》谈寒食节的来历
·刘魁立:传统节日不需申遗·[侯思孟]中古世纪早期的寒食节
·2009山西·介休中国清明(寒食)文化系列活动隆重启动·[常建华]岁时节日里的中国:寒食与清明
·[张勃]《中国民俗通志·节日志》之寒食节·[刘晓峰]寒食不入日本考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4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2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