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CFS会务║就会员会籍管理问题致广大会员的一封信   ·“端午与美好生活”2022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稿启事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圆满闭幕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民间信仰

首页民俗学专题民间信仰

[陈进国]骨骸的替代物与祖先崇拜
——福建的案例[1]
  作者:陈进国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0-01-08 | 点击数:23631
 

  三 葬木主

  从卜辞可知,商代祭祀祖先的木制牌位叫“示”,周代所用的木牌位叫“主”。历代与主相关的祭祀礼仪,有所谓的点主和入主(祠堂、家庙)仪式,其起源甚早,原属天子诸侯礼。[19]明清以来,民间在完坟谢土之后,也举行点主和入主仪式,象征着将祖灵的神主请回,谓之回龙或回灵。此外,若因搬迁或年代久远木主不幸毁坏,亦可借道士或巫师举行引魂仪式后重做。点主和入主仪式其实是民间“仪式专家”(如乡村礼生)对于上层礼仪制度及宗法祭祀观念的一种创造性的盗用。而点主[20]和入主[21]所用祝文,往往充满着浓厚的风水意象。如果说墓地是祖先灵魂的一个永久性居所的话,则入主祠堂或家庙的神主牌(一般用木做成,表层再铬以金银等金属物)也是祖先灵魂暂居之所,也是接结祖先与子孙之“气”以及天地之“气”的象征载体,意味着能将墓地及祠堂的好风水气运带给子孙。可以说,家(祠)祭与墓祭是有机统一的。

  在客家地区和闽南地区,如果祖先的骨骸不存或存之太少,葬木主或银牌袝主亦被民间视为一种有效的弥补办法。迁葬后,为了增加家族的“风水气运”,祖先甚至有二至三个坟墓,其中有的要分葬银牌或木主。试举数例:

  例11《永定徐氏族谱》载逝世于外邦的十五世祖南湖公既造银牌又做木主牌:[22]

  十五世南湖公,乳名天赐,字裕台,谥质思,雍正十一生,于乾隆二十五年正月十五日在番集吉身故后,在家人等买一瓦罐,又造一银牌,又做扁柏树木主,将银牌藏木主内,牌上凿镌字,明记南湖公生终月日时,并公在番寄信二封粘安木主上,皆藏罐内,葬在杉栋窠壬山丙,坤申水来乙辰口。

  例12南靖和溪高山《刘氏族谱》(清光绪廿七年重修本)载肇基祖均保公之妣陈氏葬银牌附主之事:

  妣陈氏,名五娘,谱庄慎,生于元成宗乙巳年十二月初七日巳时,卒于明洪武廿七年甲戌六月十八日吉时,享九十寿,葬在大寨尾金星盂,因崩山陷失,跟至清嘉庆廿三年戊寅冬,用银牌书名氏,袝主藏在骸石贯内,安葬在内村基祖坟脚大石碏下,竖碑为记。

  例13南靖奎洋《庄氏族谱》(十一世弥庚系,清光绪年间抄本)载龟山七世祖玄弼公先葬木主,又因签占而改葬银牌事:

  公乳名相,字逸谷,谥仁德,生于大明成化元年乙酉正月初七日亥时,卒于嘉靖三十四年乙卯十月廿七日戌时,享寿九十有一,葬在上圭洋水尾东山埧,形曰鲤鱼上滩,至万历丁巳改葬在下斗底,与陈妈合葬,坐未向丑。今鲤鱼上滩葬神主三身藏墓中,立石为记,从南向北,丙壬兼午子,丙午丙子分金。至嘉庆庚申年,仙妈又点蕉坑风水一穴,号曰更鼙地尊送公,今葬银牌。

  例14长汀《赖氏族谱》载世谱83世朝美公先用木主改葬后用银牌更修事: [23]

  朝美公(六郞公次子)初葬武平东山口文曲朝天形,失查。明隆庆四年间用木牌改葬汤湖水口崩山里吊锺形,明崇祯七年用银牌更修。

  例15 南安《武荣英山洪氏族谱》(洪承畴家谱,手抄本)载四世祖冠才公葬神主:

  四世祖,讳冠才,字子贵,号谦斋,良斋公子也,娶柯氏,无出,继娶朱氏,生男生。公生元癸酉年二月十一,卒明辛卯年五月十六,享年七十有九。奉县委解税至京,卒于杨州黄河,不及归葬,以神主与柯氏合葬于荣山下坵背□□向,朱氏葬于上坵背□□向。

  例16据泉州回族《丁氏族谱》“水午林葬木主圹志”条曰(图3):[24]

  是为二房始祖诚斋公 (入闽第五世丁观保,字世孚,号诚斋,1369-1436——笔者注)墓坟,四封地可五里许,东至后圳坑,西至马使坑,南至官路,北至吴彦仁墓,碑载可纪。世久指多,众心不一,有导势宦而侵者,赖先中宪祖父力争而止。逆侄丁寅,包藏祸心,仍盗厥壤,合房数千人觉而争之。盗心不悛,攀附求援,会不肖予告里居,为直于郡。伯公祖盗魄获移,佥议诚祖木主填藏其地,永杜后侵。属不肖纪略,以召来者。时崇祯二年孟冬二十日也。刑部左侍郞六世侄孙启浚熏沐拜书。

  

  

图3葬木主的泉州回族丁氏五世墓图。

  值得注意的,随着家族人口的扩张和死亡人数的增加,祠堂必然容不下太多的祧祖的牌位。民间往往根据身份或金钱来决定族人神主是否有权入主祠堂。关于已入祠堂的牌位的处理问题,朱熹曾设想“始祖亲尽则藏其主于墓所”之制。[25]清毛奇龄《辨定祭礼通俗谱》卷一亦曰:“高祖易主为牌,则主埋墓间,或焚之。凡易牌易博牌皆同。或曰焚非古礼,则古凡立学祭先圣先师,有以暂设主而焚去者,即结帛结茅亦然。若埋主墓间,与汉制埋陵园意同,必依何休注埋两阶间,保无失足致践踏乎。”[26]这些设想是否在各地都得到如实的实施,不得而知。对于在祠堂内堆満的神主,在不能亵渎祖先的情况下,也有几种变通的集体处理办法,并充分考虑到被处理的神主的后裔对风水的需求。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7 | 8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郭佳]老北京庙会的飘香记忆:从元代起源到1984年复苏
下一条: ·[陈进国]扶乩降笔的盛行与风水信仰的人文化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1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