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第三届民俗学、民间文学全国高校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拟录取学员名单公告   ·会议通知:“日常生活及其超越——民俗学/民间文学的对象与伦理关切”学术研讨会   ·中国民俗学会2024年年会征文启事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遗产》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卓玛]少数民族感生神话女性形象原型及其女性人类学阐释
  作者:卓玛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1-03-01 | 点击数:19023
 
 
女性形象原型
 
弗莱认为原型是“一种典型的或反复出现的形象。”(诺思罗普·弗莱,2006:142)原型往往存在于高度程式化的文学之中,有其固定、传统的“象征系统”。借助原型批评理论,我们在中国少数民族感生神话中寻找到了女性形象原型。它是感生神话中的重要原型之一,她在感生神话的诸多情节中是十分重要的一个环节,将其置于中国少数民族的感生神话中,女性形象就较为鲜明地体现为两个类别:女神和女性凡人。
一、母神原型
根据笔者归纳的少数民族感生神话,一共可以列举出以下这些女神形象,她们是苗族人类之母妹榜妹留、彝族神女蒲莫尼衣、壮族创世女神姆六甲、满族仙女佛古伦、泰雅人始祖茵嘎赫朗、水族天女牙线、羌族创世女神朗、珞巴族天女麦冬海依、土族仙女三姐妹、朝鲜族神女柳花,纵观以上所举神话人物,均与这些民族的创世神话和族源神话有十分密切的关系。一般来说,创世神话和族源神话是每个民族所保留的最古老记忆之一。在此类神话中,神灵以其独特的神格来完成神的使命。在感生神话中,神灵的神格是一种女性特征的体现,而其使命便是创造人类并使人类繁衍。感生神话之所以选择女性神灵,是与女性原型,即大母神原型有着内在联系的。德国心理学家埃利希·诺伊曼认为大母神是原型女性的一种形态,在人们可以理解的大母神形象出现之前,已有许多象征大母神的形象出现,例如石头、池塘、果类等等,这种围绕大母神形象出现的意象群,呈现出善与恶的对立统一性,“她们是女神和仙女,女妖和女巫,友善的和不友善的,在人类的仪式和神话,宗教和传说中表现一个伟大的未知事物,即作为原型女性主要形态的大母神”。(埃里希·诺伊曼,1998:11)埃利希·诺伊曼在进一步探讨大母神原型的发展时,对大母神所具有的女性特征作了详尽的解释。他认为女性有两种特征:基本特征和变形特征。其基本特征“指的是女性作为大圆(the Creat Round)、大容器(the Great Container)的形态,它倾向于包容万物、万物产生于它并围绕着它,就像一笔永恒的财富”。(埃里希·诺伊曼,1998:25)其变形特征指的是女性趋向于运动、变化的因素,具体表现为女性行经、怀孕、哺育时的种种自身变形和心理变形。从这一阐释我们可以看到,女性特征的确立是建立在女性生殖特征的基础之上的。女性在生殖能力上的独特地位使其具有给予生命,同时也给予死亡的对立统一性。当然,本文在这里强调的是其正面、积极的方面。总之,生殖能力是女性之所以成为女神的一个重要原因,也是生殖力崇拜的一种表现。在我们列举的感生神话中,这些女神形象均是以其包孕、哺育、繁衍的能力受到推崇的。此外,她们或以人类始祖的身份出现,或以部族创始者的身份出现,这种始祖神的身份认定,来自女性基本特征及其象征意义的表现。在初民那里,女性的身体与容器以及世界形成了一个象征公式,三者之间是相等的关系,这是为什么这些女神又同时是始祖神的一个原因。
作为具有大母神原型特征的女神形象,在中国少数民族的民间文学中具有较丰富的发展。从正面向度展开,最为典型的是女神原型发展成了民间故事中具有超自然能力的妻子(A·魔术故事400-559)(斯蒂·汤普森,1991:560),像汉族的七仙女、白娘子、田螺姑娘故事,藏族和蒙古族中流传的龙女故事,以及在许多民族间流传的天鹅处女型故事均属此类,这些故事的主人公都是具有超自然能力的,她们成为某个男人的妻子,有的还成为母亲,她们以超自然的能力使家庭幸福,生活美满。尽管结局各异,此类故事中的女主人公还是具有母神原型的基本要素的:超自然的能力、创造力和包容的能力。
从负面向度展开,女神原型更多地置换变形为巫婆(G10-G399·巨妖的种类)(斯蒂·汤普森,1991:590)和女妖。例如在各个民族中都很丰富的狼外婆故事,在青海回族中的“吃人婆”故事,藏族民众中流传的“狼妻”故事,土族民众中流传的“蟒古斯”故事均属这一类型。她们善变化、狠毒,她们的出现就象征着死亡。而这一类型到了后世作家文学中,则被赋予了更多人性的色彩。汉族古代文学中,志怪小说、唐传奇、话本小说中存在的大量“人妖”恋、“人鬼”恋的故事正是这一原型的变形。这些具有超自然能力的女性往往是正统社会所不能认可的“妖”、“鬼”身份,这些女妖、女鬼常常具有双重性:既美丽又贪婪、既温柔又凶残。这种既带给男性快乐、幸福和富贵,也能带来灾祸的女性形象,是能追溯到其源头的。丁乃通就认为:“能给男人以富贵荣华,同时也给人带来灾祸的女精灵,可以追溯到巴比伦女神伊士塔。在别的文化中也有其他的大地女神,她们分别具有伊士塔的特征”,(吴光正,2002:271)这是母神原型在后世文学,主要是民间文学中的置换和变形。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王娜】

上一条: ·[刘景堂]论民族传统体育文化遗产的现状及其发展趋势
下一条: ·[阎莉 张春玲]傣族自然农法思想探析
   相关链接
·[向柏松]自然生人神话演化传承研究·[于玉蓉]《史记》感生神话的生成谱系与意蕴变迁
·[王雪]《阅微草堂笔记》中的女性命运与女性形象·[高蕾]探究《格萨尔文库》与《奥德赛》对英雄不在家之“家”的描述
·[王宪昭]中国少数民族感生神话探析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4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2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