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第三届民俗学、民间文学全国高校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拟录取学员名单公告   ·会议通知:“日常生活及其超越——民俗学/民间文学的对象与伦理关切”学术研讨会   ·中国民俗学会2024年年会征文启事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一带一路

首页民俗学专题跨学科话题一带一路

[王丹] “丝绸之路”沿线民族宝物故事的宝物类型与意涵
  作者:王丹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9-01-10 | 点击数:8149
 

  二、“丝绸之路”沿线民族宝物故事的“宝物”类型

  德国学者艾伯华在《中国民间故事类型》中归纳了中国民间故事中出现的宝物种类:碓杵、梁、死蜈蚣、砖瓦、斧子、石头、谷粒、开山的钥匙、南瓜、猪、乌龟、蜘蛛、鱼、葱、野草、戒指、竿子、母鸡、瓶子、碗等。(2)这些宝物带有明显的中国南方宝物故事的特质,不能全面反映我国“丝绸之路”沿线民族的宝物故事及宝物的面貌。从目前业已采集的“丝绸之路”沿线民族宝物故事来看,宝物类型不仅丰富,而且文化意义深厚。

  (一)动植物类宝物

  “丝绸之路”沿线民族的宝物故事中,动植物类宝物种类颇丰。动物和与动物有关的宝物有石猴、大蟒、獾、牛、羊、马、驴、猪、鸡、鸟、鸽子,以及青蛙的麻胆、蛤蟆蛋等;植物类宝物有西瓜、葡萄、桃子、花、金银树等。这类宝物故事长久以来便在“丝绸之路”上大量讲述。《湖海新闻夷坚续志》记载:

  元贞年间,广中有一人为商,财本消折,归至四洋海滨,见雷击大蜈蚣一条,长五六尺,收入担中。晚宿旅邸小房,名商巨贾辐辏于彼。是夕,主人设宴,坐上皆富商,而小客亦预席。求酒数行,遍问所携之赀。众以实对,小客不敢言,恐旁者窃笑。忽有回回人在,谓曰:“小房内祥光亘天,必有异宝。”强之开房而观,不获已,开担,止有蜈蚣一条,诸商皆笑。独波斯曰:“此是也。”于是延之上坐,为更弊衣而礼遇之。次早问其值,小商不知价,索银二千两。波斯慨酬之,各立文约。遂取蜈蚣出来,仅拾头上一宝珠,皮则弃之。且曰:“此至宝也。若尽欲我五船财赋,亦所不较。”小商归置,大富也。(3)

  这个故事把元代“回回人”“波斯人”超常的识宝、鉴宝能力描述得非同寻常,灵验准确。故事里的宝物是被雷击的“蜈蚣”,类似的宝物常散发出奇异的光芒。《广异记·至相寺贤者》中,佛堂无灯,却“光粲满堂”,原来是佛珠;《宣室志》中,村民因有神奇光芒引导发现宝物。这些描写都赋予宝物以神秘的色彩。

  “丝绸之路”沿线民族故事讲述的宝物许多来自“丝绸之路”上的贸易往来,如西瓜、葡萄等作物,又如和田玉、焉耆马等物品。从汉代开始,中原就不断从西域输入、引进农林作物和牲畜,这些均影响了“丝绸之路”沿线民族的生活,也影响了中原地区汉人的生活,比如“葡萄、苜蓿、胡麻(芝麻)、胡瓜(黄瓜)、安石榴(石榴)、胡桃(核桃)、胡蒜(大蒜)等多种作物,以及优良种马等纷纷来到中原安家落户”(1)。

  流传在内蒙古的《葡萄泉》讲,阿爸在沙漠中寻找羊群时,救回了一株小苗,后来发现这是一株葡萄树苗。从此,当地开始广泛种植葡萄。有趣的是,这株葡萄树苗由一商队带来。商队运来珠宝和衣物,还有农作物的种子。“傍晚,他走进了沙漠,突然发现一堆白骨。凭他的经验,认得出那是一队困死在漠野里的商队,白骨旁扔着一袋袋衣物和珠宝。”(2)故事将通过“丝绸之路”传来的农作物当作宝物来讲述,证明“丝绸之路”带给沿线民族的生活变化之大,影响之深。

  从远古时代起,动植物一直是人类生存不可或缺的事物,也是与人类生活联系最为紧密的事物。“丝绸之路”沿线的生活环境是草原、沙漠、高原、山川等复杂的地形地貌,人们对于动植物的认知、依赖和了解渗透在他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于是他们将动植物视作生活的赐予,神化它们的形象和力量,这均与“丝绸之路”沿线民族的生产、生活方式相关。

  (二)与水有关的宝物

  “丝绸之路”沿线民族宝物故事中,与水有关的“宝物”不少,如水宝、定海神针等。明代中期,陈洪谟就记有“水宝”的故事。

  弘治中有回回入贡,道山西某地,经行山下,见居民男女,竞汲山下一池。回回往行,谓伴者:“吾欲买此泉,可往与居人商评。”伴者漫往语,民言:“焉有此!买水何用?且何以携去?”回回言:“汝毋计我事,第请言价。”民笑,漫言须千金。回回曰:“诺。”即与之。民曰:“戏耳,焉有卖理?”回回怒,将相击。民惧,乃闻于县。县令亦绐之曰:“是须三千金。”回回曰:“诺。”即益之。令又反复言之,以至五千。回回亦益之。令亦惧,以白于府守。守令语之曰:“此直戏耳!”回回大怒,言:“此岂戏事!汝官府皆许我,我以此逗留数日。今皆以贡物充价,汝尚拒我。我当与决战。”即挺兵相向,守不得已许之。回回即取斧凿,循泉破山入深冗,得泉源,乃天生一石,池水从中出。即舁出将去,守令问:“事即成,无番变。试问此何物耶?”回回言:“若等知天下宝有几?”众曰:“不知。”回曰:“今具珠玉万宝皆虚,天下惟二宝耳,水火是也。假令无二宝,人能活耶?二宝自有之,火宝犹易,惟水宝不可得,此是也。凡用汲者,竭而复盈,虽三军万众、城邑国都,只用以给,终无竭时。”语毕,欣持以往。(3)

  这段文字记录了该回族识得的宝物是深藏在泉水中的“水宝”,此“水宝”与“火宝”并置为“天下二宝”,“火宝犹易,惟水宝不可得”,足见其珍贵。与水有关的宝物还有“水珠”。《太平广记》卷四百二引唐代牛肃《纪闻》记载,来自“大食国”的胡人为了购买从本国流散出去的“水珠”花费四千万贯钱与长安安国寺僧人交换,这个“水珠”能使干旱的地方流出水来,能够保障军队行军的用水。这篇“水珠”的故事即是“大食国”民众生活的写照。

  “丝绸之路”沿线常年干燥少雨,地面水源只能依靠高山冰川融化,加之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影响,使得水成了中国西北地区异常宝贵的生活资源。甘肃裕固族故事《神水》讲,古老的部落遭遇旱灾,一个小伙子在得知神水的秘密后,成功地为部落找到了水源,拯救了部落。“他们部落里有一处沙泉,已经被黄沙埋住,只要四面八方挖开沙丘寻找,露出马莲花,花丛下就珍藏着一股雪水,它将会喷洒出来。”(1)水来源于沙丘、雪水等自然事物,故事对水源出处的描写极富西北地域特色。

  水是“丝绸之路”沿线民族生活必需的,也是缺乏的生活物资,这种生活必需品因为生存的环境显得更加珍贵,所以“与水有关的宝物”成为“丝绸之路”沿线民族故事讲述的题材,成为他们生活认同的创作,讲述对象发挥着沟通民族生活关系的重要作用。

  (三)生活器具类宝物

  “丝绸之路”沿线民族宝物故事中的“宝物”源于生活需要,源于生活内容,很多宝物就是生活器具、生产工具,比如餐巾、镜子、盒子、扇子、宝剑、棒槌、桌子、水壶、锄头、马鞭子等,无不构成了被民众津津乐道的宝物故事。

  新疆维吾尔族《知识的珍贵》中提到协助商队找到水源的宝镜。

  商队按期起程,夏木西丁跟着踏上了旅途。他们风餐露宿,日夜兼行,几天之后便走进了大沙漠。不久,他们的饮水没有了,干渴开始折磨他们。周围是无边无际的沙漠,除了人和牲畜的白骨,什么也看不见。商队的首领几次派人出去找水,可出去的人一个都没有回来。这时,死亡的恐惧也威胁着夏木西丁,他突然想起神奇的宝镜,便掏出来勘察周围是否有水源。他发现前面不远处有一口井。(2)

  新疆锡伯族故事《放牛娃和仙女》中帮助放牛娃解决难题的宝物是一个大桃子、一把镀金的宝剑、一块缩短路程的绸缎方巾和用马莲草编织的小马,新疆哈萨克族故事《孤儿和仙女》里协助孤儿最终战胜国王的宝物是铜马,新疆塔吉克族故事《忠诚的小马》中帮助王子斩妖除魔的宝物是能避火拨雾的宝剑。这些宝物帮助主人渡过难关,化解矛盾,赢得胜利。新疆蒙古族《孝子老三》讲的是老三孝敬老人,得到父亲留下的宝物的故事。

  三天以后,老三按着父亲的遗嘱来到了坟前。他发现在那坟上放着三件东西:即一把牛角号,一个银色小口袋和一顶宽边帽子。老三拿起牛角号吹了一下,结果在他面前集结了千军万马,当他从号嘴吸了一口气时,那些人马回到号里不见了。他又拿起那个小口袋看时,里边没有任何东西。他就抓起一把泥土装进袋子里说:“给我变成金银。”再一看,那些泥土果真变成了满满一袋金银。他再把那帽子戴在头上时,他的身体就看不见了。于是他认为:这三件宝物是父亲在天之灵赠给他的。(3)

  故事讲述人将尊老敬老与获得宝物联系起来,赋予宝物以道德的力量。

  流传在甘肃的汉族故事《阴阳扇》讲读书人无意中得到阴阳宝扇,后来他和大家闺秀的小姐结好,妻子无意中用阴阳宝扇扇他,竟把丈夫扇死过去。得知宝物的秘密,妻子又用阴阳宝扇使丈夫复活,丈夫将宝物献给皇上,皇上封他官位。读书人通过宝扇获得荣华富贵,是对中国古代书生生活的描摹和理想的映射。

  (四)与宗教有关的宝物

  “丝绸之路”沿线民族宝物故事中的一些“宝物”与宗教信仰、宗教生活关联紧密,宗教类宝物及与宗教相关的宝物构成了宝物的一种类型,诸如念珠、龙旗、龙衣,以及各类宗教器物等。

  新疆汉族故事《瓜钥匙》中,识宝者是“西边来的云游和尚”,其识宝过程和交易形式与胡商相似。胡商出门一般不带重金,先交一部分定金,达成口头约定。当宝物被毁时,和尚说:“施主有所不知,凡事都有定数”“遗憾遗憾,罪过罪过”“世间万事讲求功德圆满,切莫半途而废呀!阿弥陀佛”(1)等。这些佛教哲言警语昭示着神圣与世俗的关系,它们是事物的两面,进而使宝物故事蕴含生活的本相和真知,同时将生活在新疆的汉族的生活多元性表现了出来。

  “丝绸之路”沿线民族宝物故事中的“宝物”还有来自道教神仙世界的,诸如“天帝流华宝爵”就非同一般。

  一日,有胡商诣东都所居,谓元瑰曰:“宅中有奇宝之气,愿得一见。”元瑰以家物示之,皆非也。乃出司命所赠饮器与商。起敬而后跪接之,捧而顿首曰:“此天帝流华宝爵耳。致于日中,则白气连天;承以玉盘,则红光照宜。”即与元瑰就日试之,白气如云,郁勃径上,与天相接。日(明抄本“日”作“曰”)夜更试之,此不谬也。此宝太上西北库中镇中华二十四宝也,顷年已旋降。今此第二十二宝,亦不久留于人间。即当飞去,得此宝者,受福七世,敬之哉。元瑰以玉盘承之,夜视红光满室。(2)

  与宗教有关的宝物基于“丝绸之路”沿线民族对于宗教神奇作用与力量的想象,基于满足民众宗教信仰生活的需要。在“丝绸之路”沿线民族中,佛教、伊斯兰教、道教等信仰均在宝物故事中有所体现,故事里的宝物一部分是宗教法器,有的还可以是宗教经文,甚至是咒语等。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张丽丽】

上一条: ·[林继富]路径与方向:“丝绸之路”沿线民间文学研究
下一条: ·[毕雪飞]丝绸之路的开拓、往来与牵牛织女传说在日本的传承
   相关链接
·[祝秀丽]浅析当代秦始皇赶山填海传说·[朱家钰]从角色到人物:故事学的层级术语体系
·[张多]践行“大文化遗产”观:活态遗产多类型协同保护的中国经验·[余静林 胡燕]论中国农谚的背景、类型与功能
·[谢亚文]格雷玛斯行动元理论在民间故事中的应用·[张多]以“大遗产观”推动形成非物质文化遗产系统性保护格局:来自红河哈尼梯田的再在地化实践与中国经验
·[王之心]“北京375末班公交车事件”新媒体中的传播变体调查报告·[王尧]度量故事:情节类型、情节基干与核心序列
·[田小旭]数字时代的口头传统:以喀左故事家高延云的“纺线车”故事为例·[穆昭阳]民间故事文本的“规范化”探讨
·[刘微]《青蛙儿子》故事探析·[刘经俏]次生口语文化时代的民间故事讲述
·[梁佳豪]《民俗》周刊客家民间故事与传说概述与研究·[鞠熙]西山永定河文化带口头传统类资源普查报告
·[甲巴拉则]“谷册乌”:凉山彝族民间故事中“为支格阿鲁报仇”文化逻辑考释·[郭晓宇]长生不老之药与镇地之宝:民众对人参的地方性认识
·[郭倩倩]叶限故事海外研究·[白廷举]仪式实践、礼俗互动与文化认知
·[阿依达娜·沙尔山]中华文化共同体视域下新疆民间故事中图腾的象征寓意·[丁晓辉]俗语故事化与故事俗语化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4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2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