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第三届民俗学、民间文学全国高校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拟录取学员名单公告   ·会议通知:“日常生活及其超越——民俗学/民间文学的对象与伦理关切”学术研讨会   ·中国民俗学会2024年年会征文启事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遗产》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冯智明]沟通阴阳与修“阴功”:红瑶架桥仪式及其人观研究
  作者:冯智明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7-12-26 | 点击数:7754
 

        二、架桥仪式的几种类型

  如前所述,红瑶人有命带“父母”和籍阴桥渡灵魂“过海”托生,需做架桥仪式化解之信仰;生命降临需要桥,另外,人在成长的不同阶段总是会面临种种转折性或危险的关口,通常表现为身体病痛、灾难、不顺,他们认为这是“人走到某处,桥路不通了”,要顺利度过这些关口、通过人生之海也需凭借桥,又衍生出许多架桥渡关的仪式。根据命理先生的推算,由宗教职能者师公做架桥仪式为人消灾祛病,具有通过仪式的象征意义。桥通常架在小溪或水沟上,并可将桥木加在原有的桥梁边,并不一定要架供人通行的大桥,因而其仪式性象征意义大于实际功能。因个人病情、命理和年龄的不同,有花桥、福德桥、保安桥、保命桥、添粮桥、千步桥、七星桥几种,从功能来划分,大概分为求子、还愿、渡关和修功德四种类型。

  (一)架桥的原因及仪式差异

  1.花桥。“花”是红瑶关于人的形成的一个重要概念。花婆,也称婆王、天婆、婆神、婆官等,是红瑶敬奉的生育女神。花婆居住在天上的花林里,掌管着大片的花树,每一个新生命的诞生都是她从花树上摘花送到人间投胎的结果,人死亡后灵魂再化为花,重归花林。送红花生女孩,送白花生男孩。婚后久不育的夫妻要请师公架花桥向花婆“求花”。花婆摘花给阴间的家先,再由家先送到阳间,女子迟迟不怀孕则是因为有“鬼板路”在送花来的桥边、路边阻拦,架桥后才可顺利到达。花桥要架在宽而深的水沟上,用直而均匀、树根部带小杉苗的杉树架。同时在桥头放置一个竹编的小拱桥,上方交织的两根竹篾用彩纸分别包成红、绿色,代表夫妻二人,竹篾交织象征夫妻双方的结合;在小拱桥上挂若干红、白两色的纸花,象征子女。在架花桥仪式中,不育妇女的外(娘)家人要挑着一个糯禾把和一个用布包成的小人,从桥的对面走到桥头,为出嫁了的女儿踩桥送子。双方有问有答,外家人问“你们在做什么?”,主家答:“我们在求子求女”;主家问:“你们来做什么呀?”,外家答:“我们来送子送女”;外家说:“送子得对,送女得双”,主家答:“接子得对,接女得双。”师公先在桥头杀鸡请家先接花,再到桥对面杀鸭。鸭会浮水,象征着外家人撑船过来送子,男方用会应答(叫)的公鸡去接。不育妇女再接过母亲手里的布偶,回到家放在被窝里,象征接子女回家。同时放一团糯米饭在床上,称为“怀胎饭”。外家母亲在仪式中其实就扮演了花婆送子的角色。

  2.福德桥。即“看父母”中的第三桥,也称水涧桥,是最小的桥。半岁以上、12岁以下孩童架,主治通书中记载之“吐泻、伤寒、惊哭”或夜啼、无故哭闹、体弱多病等症状。只要有小水沟的地方就可以,用小小的四季青树枝架即可。不需鸡鸭,只用一个鸡蛋做祭品。

  3.保安桥。即“看父母”中的第六桥,与福德桥同称为水涧桥,也是为孩童所架之桥,主治“寒、热哭,取魂取命”等症,仪式与架福德桥相似。

  4.千步桥。12岁到35岁的成年人架,用于病灾、诸事不顺者,与其他桥不同之处是要用棕树做桥梁,棕树皮可层层剥开,象征病灾步步退去,所谓“一步一灾”,因此叫“千步桥”。

  5.保命桥。红瑶人视36岁为中年,一些事情必须36岁以上之人才可以做,大多数跟祭祀和葬礼有关。保命桥为36岁以上命根不牢、病灾重重之人架,架桥“解灾保命”。

  6.添粮桥。50岁以上或有了孙子的老人架。“粮”在红瑶人心目中象征生命和财富,认为人有“粮”才有生命。凡老人身体瘦弱多病,经命理先生算出是因为命中缺粮,须架桥添些粮才能延续寿命。架桥之前要先征齐外姓(三个姓氏)人的米粮(稻米),何为三姓?第一是问病人前世父母讨,因为投胎时带的粮不够;然后由前世父母帮找第二姓;掌管生命的花婆帮问第三姓。这里也充分体现了红瑶人观念中的“桥”、“粮”、生命与转世之间的关系。架桥当天家里要大摆宴席,家族亲戚送米、酒来为老人“添粮”。架桥仪式的特殊之处是要在桥头杀鸡,桥尾杀鸭,象征鸭从海(江、河)的对岸送粮来。三姓人的米粮装进竹筒里,放在桥尾,师公用剑刀插进去拿过桥头交给主家,回家后给病人煮食。

  7.七星桥。专门给做了亏心事而得病灾的人架,用当地人的话就是坏了“阴功”的人,架桥的目的是补修阴功。供品同样是“替罪鸡”,其仪式功能更为明显:“杀鸡替凶,借土养苗”。仪式的特殊之处是要用竹子编一个形似北斗七星的模型放在桥边,这与周星记述台湾常见的以木板画北斗七星、过七星桥“转运”的仪式相似,“七星桥的模型作为转运的场所,实际上就是转厄避难以为幸运,使生命得以更新的礼仪空间。”[4]77除了这一层目的,红瑶架七星桥的主要目的还在于修功德,补足道德亏欠。据师公说,这种桥很少人架。

  (二)架桥的一般仪式过程

  红瑶人选择架桥仪式的时日有特殊规则,每年的农历十二月不架桥,因为“完年完月”不吉利,架求子的花桥还要特别选在农历二月万物复苏之时,象征新生命之孕育。架桥的日子也要看有“桥墩”的,即无冲无犯的好日子,架的桥才稳。架桥的时辰亦很重要,家人要于命理先生看好的凌晨三四点钟之“贵人时”去砍架桥的树木,因为此时碰到他人的机会少,春夏忌碰到拿锄头的人,秋冬忌碰到拿锹的人,因为锄头和锹都是下葬时挖坟墓所用,彩头不好。

  架各种桥的仪式过程大致相同,架花桥和添粮桥为架“大桥”,主家需办酒席宴请姻亲和家族至亲,其他桥为小桥,属私下的家庭仪式行为。架桥的地点因各寨子地形和各人命理而不同,比如矮寨人架桥的地点是老寨左边寨门桥旁的水沟和矮岭河边通往对门山的对门桥,因二者都正对东方。架桥的树木有杉树、四季青树和棕树三种,均需直、圆,且根部带有小树苗,主家砍回后将树干刨平整,取红布包一块铜钱和一串谷穗,用红线固定在树干中央,或用红线套好吊在树干上方。在水沟边摆好供品:五碗茶,五杯酒,香,纸钱,一个糯禾把,一只公鸡(或鸭),一个鸡蛋。师公定好架桥的方向,将树干架在水沟上或原有的桥梁边,蹲于桥头开始做仪式:

  1.摇铃请神:

  在现某年,有花男(花女)某某,背到脚累,守到脚软,打出金珠米粮,山高命贵,带起保命金桥(或其他桥名),桥王父母,转步回家。虔备金珠米粮禾把,浮水万鸭,凤凰金鸡,选得某月某日天保时,上门三请:前代架桥师公,后代架桥师傅……(名字);关请桥头门神伏位,桥尾五土龙神;关请东、南、西、北、五方保命金桥(或其他桥名)、桥王父母,桥头千岁伯公,桥尾千岁伯婆,桥头树木判官。架起桥一度,架回家中,不动不移,将年中月中日中时中灾难,推到别宕(处)。

  2.改限度(关煞):

  请得架桥神灵到场后,师公为病人改限度(关煞),人无桥行路时生病是人生关煞的一种,师公把所有关煞一并请出,再请先师助自己一臂之力,将致人病灾的关煞改送至扬州大地。同样是摇铃念:

  太岁关煞限度,天罗地网限度,五鬼关煞限度,年关煞、月关煞、日关煞、时关煞、千年关煞,万年大利,一转一请。天有八面,地有十方,前代改煞师人下代改,改过扬州十里,广州大塘……

  3.杀牲交牲

  改关煞之后就是“交牲”,即杀牲祭祀,酬神替灾。师公先摇铃请桥王父母等神灵领取牺牲供品:“交起凤凰金鸡,请得五方桥王父母、桥头千岁伯公、桥尾万岁伯婆……个个开口来吃,百口来尝。”师公打卦,打得阴卦后,主家助手在桥头割断鸡的喉咙,师公拎鸡滴血过桥木和纸钱上,念到:

  杀鸡替人头上灾,脚下难,鸡死人生。某某头、脚三灾八难临面,便要离门,门要离水,统统离散,凤凰金鸡随身带走。鸡不是非凡鸡,鸡是替某某死,不替师公死,不替寨上人死,是替某人死。

  随即丢鸡于地上扑腾,杀鸡力道要适中,使其尚留一丝气息,滴过桥木的鸡血是生血,才能起到献祭的作用。拔毛破肚煮熟以后,师公再在桥头“交熟”,拿内脏去桥尾供奉:“凤凰金鸡春冬作为,解灾无难,解水无凉,全部改掉。阴是改阴,阳是归还。”念词说明,鸡不仅是献给神灵的祭品,也是病人身体病痛的“替罪鸡”,鸡死之时便将病灾“随身带走”、“改掉”了。

  4.打卦退灾(病)

  交牲后是定卦退灾(病),灾能否退去凭卦象确定,最后一卦要打出保卦方可。师公在桥头边打卦边念道:

  便随三卦,第一阴卦,第二阳卦,第三保卦,保卦保倒,收灾有门,阳灾四散。一更退它一分,二更退它二分,三更退它三分,心中无气添气,肚中无力加力,保他(病人)吃茶得肚,吃饭得养,面皮色红。保卦保倒,三朝两天,行起飞虎,坐起飞龙……

  从念词可以看出,阴阳卦是为病人退灾,保卦保得其身体病痛消退,行动自如。

  5.退神退师

  请神还须退神,才对仪式主持者自身无害,师公摇铃退神退师,先念一遍五方桥王父母、土地龙神、前代师父等神名,并“先退阴官,后退阳官,退了师人子弟,天无禁忌,地无禁忌,大吉大利。”同时在桥头和桥尾贴符,神符安桥头千岁伯公,安桥尾千岁伯婆,烧纸结束仪式。由于病人病因和年龄不同,架各种桥时师公的念词和供奉祭品稍有差异。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程浩芯】

上一条: ·[彭牧]模仿、身体与感觉:民间手艺的传承与实践
下一条: ·[那木吉拉]突厥和蒙古等北方民族“先祖之窟”崇拜及其神话传说研究
   相关链接
·[罗瑛]汉文化影响下景颇族史诗中的观念与母题分析·[张多]元宇宙:数字时代的宇宙观及其神话学批评
·[刘兰兰]傣族创世神话:两种宇宙观的融汇·[彭牧]拜:礼俗与中国民间信仰实践
·[高静]架桥求花:中韩祈子仪式的对比研究·[冯智明]身体认知与疾病:红瑶民俗医疗观念及其实践
·[张多]宇宙科技、宇宙观与神话重述——从嫦娥奔月神话到探月科技传播·[沈婉婷]昆仑山与须弥山:中印宇宙观神话的比较研究
·[冯智明]瑶族盘瓠神话及其崇拜流变 ——基于对广西红瑶的考察·吴乔 著:《宇宙观与生活世界──花腰傣的亲属制度、信仰体系和口头传承》
·[色音]萨满教的观念体系及其特征·[邢福义]说“广数”
·[讲座研讨会]“少数民族哲学—宇宙观研究及其人类学意义”(中央民族大学11月22-23日)·[叶舒宪]中国神话宇宙观的原型模式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4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2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