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圆满闭幕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开幕词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开幕  
   什么是民俗
生产劳动民俗
日常生活民俗
社会组织民俗
岁时节日民俗
人生礼仪
游艺民俗
民间观念
民间文学
   什么是民俗学
中国民俗学
历史民俗学
理论民俗学
应用民俗学
民俗语言学
艺术民俗学
   关键词与术语
   观风问俗
   民俗图说
   China in Focus

艺术民俗学

首页民俗与民俗学什么是民俗学艺术民俗学

[周星]作为民俗艺术遗产的中国传统吉祥图案
  作者:周星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9-10-04 | 点击数:36265
 


  在讨论“有形”或“无形”(或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分类问题时,学者们经常会遇到无所适从的情形。这是因为某一项具体的文化遗产,往往既有在“形式”或“物质”方面的“有形”的形态,又在“意义”或“象征”层面有“无形”的内涵,研究者经常无法将其形式和内涵割裂开来去理解它们。在很多民俗文化事象或文化遗产项目中,往往是意义因形式得以表达,形式因意义而有价值。因此,和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中“有形”或“无形”的简单分类不同,在研究具体的民俗文化事象时则必须兼顾形式和意义两个方面。本文讨论作为民俗艺术的中国吉祥图案,也是应该对它的形式及其物质载体,同时,也应该对其意义内涵做全面的考量与分析[1]。

  吉祥图案的民俗资料意义

  在很多情形下,中国传统的吉祥图案往往是被作为实用美术或美术史资料来处理的,不少相关的出版物,其实很多就是艺术家为了艺术创作或普及实用性美术知识而编辑的资料汇集(王立导编绘,1987;吴山编,1988;姚云龙编著,1989;李祖定主编,1989等)。我们当然承认吉祥图案之作为生活实用美术和美术史研究资料的重要价值。不同时代的吉祥图案,毫无疑问,都理所当然地构成我们研究那个时代美术史最直接的资料之一。不仅如此,在吉祥图案中所体现的价值、意义、审美意趣、美感、艺术风格和构图技巧等,又的确是富于“中国”传统和“民族”本色的,其为中国民众所喜闻乐见,也始终能够不同程度地成为当代艺术创作和民众生活美学的源泉。

  实际上,当前中国的现代印染、编织、刺绣、陶瓷、雕刻、建筑、装潢、广告、布景以及衣食住行等日常生活的各方面,均有对吉祥图案的大量运用和再创作的社会实践存在。其中,既有民间艺人或一般大众作为民俗美术而创作——例如,在现代的剪纸、年画、农民画和建筑装饰中以及在年节庆典上使用传统吉祥图案或采用其某些要素并有所发展——的情形,也有职业艺术家个人——例如,时装设计师、装潢和广告业者、工艺美术师、陶艺家等——基于传统资源而尝试展开的各种艺术创作实践。

  几年前曾经风靡一时的流行“唐装”,现已扎根于中国的现代都市社会,成为依托传统文化资源,丰富现代人民生活的一个很好的例子(夏目晶子,2003)。中国现代工艺美术行业的各种作品对于传统吉祥图案的继承,更是众所周知的事实。诸如“松鹤延年”、“松柏常青”、“连年有余”(图1)、“福寿双全”、“国色天香”、“岁寒三友”(图2)等等,为数众多且构思传统的吉祥图案,依然是中国美术表现的重要主题。尤其重要的是,在相当多数中国人的日常生活里,像“龙凤呈祥”的被罩、“鸳鸯戏水”的门帘、“团花”锦簇的“唐装”、为孩子避邪的鞋帽装饰、为老者祝寿的镜匾卷轴……,可以说,尽管已显现出了某种程度的衰微趋势,但很多传统的吉祥图案依旧存活和延续在民众的现实生活之中,特别是较为集中地出现在人生礼仪、年节岁时和各种喜庆热闹的重要场合。因此,研究中国民俗文化和中国民众的民俗生活,吉祥图案乃是一个重要和不能忽视的课题(乌丙安,1990)。

  比起其美术史和实用美术的价值来,本文作者更想强调的是传统吉祥图案作为“民俗资料”的重要价值。日本民俗学在建设其学科的“资料论”基础时,除民具、民居等实物或有形资料,节庆祭典和口头传承等“无形”文化财资料、田野调查资料、涉及地方史志的文献资料(例如,古文书和地方文献)等之外,还非常重视绘画、图卷等方面的资料(岩井宏实等编,1985:281-287),并认为后者尤其具有形象、生动和具体鲜明的特点。中国民俗学对学科“资料论”的讨论尚不很深入,但把类似“吉祥图案”、“耕织图”、“风俗画”等,也作为民俗学研究的基本资料来予以特别的重视,应该是不会有很多异议的。

  如果说传统吉祥图案是一种“艺术”,那么,它首先是一种“民俗”艺术。把传统吉祥图案视为“民俗资料”的理由及其作为“民俗资料”的价值,首先表现为吉祥图案对于研究它们各自流传时代的社会生活和民俗文化所不可或缺,它是中国“民俗”史研究的重要资料。

  其次,为数甚多的吉祥图案主题或题材,是超越世代传承和积累下来的,虽然其中也层积地裹挟着时代变迁的痕迹,但有相当一部分却表现出形式和内涵上的一贯性。

  第三,传统吉祥图案在非常广域的范围内存在,并表现出一定的地域性(例如,江南乡村民间的“蚕猫逗鼠”图案、关中盆地的“抓髻娃娃”图案等)和族群性(例如,各少数民族的吉祥物和吉祥图案,参阅祁庆富,1999)。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上一条: ·[耿波]从现代性到后现代:中国乡民艺术的“去语境化”
下一条: ·[马知遥]中国乡民艺术的精神镜像与吉祥表达
   相关链接
·[赵欢]歌、舞和手工制作·[菅丰 雷婷]民俗学艺术论题的转向
·[波丘斯]回归技术:民俗艺术的诠释维度·[黄龙光]民俗艺术田野调查与艺术民俗志书写
·[程波涛]论祝寿图像中民俗与文化的共生现象·[程波涛]文士阶层祝寿绘画的主要类型与表达范式
·[朱冠楠]民俗艺术的现代性遭遇·[罗晓欢]以墓葬建筑及其雕刻为中心的四川清代民俗信仰研究
·历经30年编撰 《中国民俗艺术(汉族卷)》付梓·[杭海]中国纹样的西方读解
·中国少数民族民俗艺术亮相美国史密森民俗节·专题║ 寻访剪纸,寻访民间
·[陆斯嘉]奚小琴:“剪”不断的回忆·[吕胜中]到处的“小红人”
·[陈畅]另一种维度:当代剪纸·[陆斯嘉]原生态剪纸如何进入大都市?
·[温睿]刻痕剪影:“纸破天惊”的民间剪纸·第十三届哈尔滨民俗艺术博览会即将开幕
·正月十五赏花灯 盘点2012龙年看灯好地儿·盖瓦洒彝族村寨神秘的“哑神之舞”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1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