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高校民俗学、民间文学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即将开班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征文启事——乡村振兴与民俗文化可持续发展   ·高校民俗学、民间文学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2021)预备通知  
   本网公告
   学会简介
   学会章程
   学会机构
理事会
秘书处
中国民俗学网编委会
中国民俗学会志愿者团队
   学会大事记
   学会会议
会议动态
联办会议
   学会活动
中国民俗学会与非遗保护
我与中国民俗学会:纪念中国民俗学会成立30周年
中华春节全景纪实摄影行动
生肖卡通设计有奖征集
感受春节:马鸣湖杯学生征文
春节文化网上谈
   知识中的伙伴
民间文化青年论坛
北京民俗博物馆
学苑出版社
妙峰山研究会
   对外学术交流
中美非物质文化遗产论坛
   学会出版物
学会年刊
中国民俗学年鉴
   联系我们

2020年会专区

首页中国民俗学会学会会议历届年会2020年会专区

[任志强]危险的愉悦:作为“替罪羊”的狐与妓
——中国古代狐精故事之“狐妓一体”现象解读
  作者:任志强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20-11-15 | 点击数:759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论文•
 
危险的愉悦:作为“替罪羊”的狐与妓
——中国古代狐精故事之“狐妓一体”现象解读
任志强
(河南师范大学)
摘 要:中国古代狐精故事中“狐妓一体”现象的非常突出,这一现象的形成是一个逐步发展的过程:唐宋时期,狐精已有娼妓化的的倾向;到了宋代,随着娼妓业的繁盛,狐精娼妓化现象更为明显;至清代,这种妓即狐、狐即妓的观念已经非常普遍了。“狐妓一体”现象生成的主要原因在于二者在性淫和媚人方面具有极大的相似性。狐与妓的联系还有着深层次的文化原因,那就是中国传统社会对女性的偏见和性别歧视,以及由此带来的女色禁忌。作为社会地位卑贱的边缘群体和婚姻体制之外的“外来者”,娼妓群体不幸充当了导致男性堕落的“替罪羊”角色,而狐媚故事不过是这一社会现象在文学上的反映而已。由此也引发我们对中国传统社会的女性观、女色禁忌以及作为“替罪羊”角色的社会边缘群体的重新思考。
关键词:狐精;娼妓;女色禁忌;替罪羊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王娜】

上一条: ·[孙华月]以饕餮为代表的神兽在时下语境中的形象变化分析
下一条: ·[刘晓悦]民俗文化对家族成员间情感的凝聚作用
   相关链接
·[任志强]狐与胡:唐代狐精故事中的文化他者·[白浪]“包公捉妖”主题故事群浅析
·[赵雪萍 岳永逸]山西狼/狐精怪故事的比较研究·[任志强]“边缘”之魅
·[崔若男]手帕姊妹:明清江南地区娼妓结拜习俗研究·[周秋良 康保成]娼妓·渔妇·观音菩萨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