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高校民俗学、民间文学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2021)预备通知   ·荣耀中国节 | 中国民俗学会携手王者荣耀共同探索传统节日创新传承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在华中师范大学隆重举行  
   本网公告
   学会简介
   学会章程
   学会机构
理事会
秘书处
中国民俗学网编委会
中国民俗学会志愿者团队
   学会大事记
   学会会议
会议动态
联办会议
   学会活动
中国民俗学会与非遗保护
我与中国民俗学会:纪念中国民俗学会成立30周年
中华春节全景纪实摄影行动
生肖卡通设计有奖征集
感受春节:马鸣湖杯学生征文
春节文化网上谈
   知识中的伙伴
民间文化青年论坛
北京民俗博物馆
学苑出版社
妙峰山研究会
   对外学术交流
中美非物质文化遗产论坛
   学会出版物
学会年刊
中国民俗学年鉴
   联系我们

2012年会专区

首页中国民俗学会学会会议历届年会2012年会专区

[陈映婕]国家的遗产与学者的民俗
——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民俗学学术本位
  作者:陈映婕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2-07-21 | 点击数:4956
 

 

中国民俗学会2012年年会
 
国家的遗产与学者的民俗
——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民俗学学术本位
陈映婕
(浙江师范大学)
 
摘 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原动力并非来自基层公民社会,也并不具备学术研究的基本特色,其本质上属于国家政治的范畴。它通过各级行政机构自上而下地进行常态运作,其中出现一个精英共谋、各类资本运作的复杂过程与结果。国家的“遗产”与学者的“民俗”有着各自迥异的内涵与外延,它们仅仅是在偶然情形下产生了有限的交集。在“非遗”保护的权力结构中,极易出现学术意义上的价值论恭身屈从于政治意义上的价值标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国家行政特色,决定了以此去实现民俗学学科自身的内部增长和快速强大,是难以行得通的。大多数学者,尤其是中青年学者,并未偏离学科本位研究,“非遗”对他们而言至多只是兼职的“生意”,不构成常态式的重点研究。学人们要想在“非遗”保护中真正有所作为,依然需要坚持基础性的资料积累和田野作业,保持学术独立书写;向建设公众(应用)民俗学的分支学科方向努力;不偏离民俗学研究本位,关注“传统再发明”的时代议题。
                            
关键词: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民俗学;学术本位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王娜】

上一条: ·[陈志勤]重构村落公共性
下一条: ·[陈学军 张鹤]旅游人类学视野下的赫哲族伊玛堪传承调查
   相关链接
·[黄龙光]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公共民俗学实践路径·[关志和 Ms Kate, Kwan Chi Wo 关伟铭]世纪疫情对国家级非遗代表性项目澳门“鱼行醉龙节”的影响与挑战
·[杨慧玲]疫情下的民俗与权力实践·[杜小钰]国家级非遗“骆山大龙”的舞龙仪式
·[高健]元神话、神话剧本与民族叙事·[张寒月]传统医药类非遗保护的标准研究
·[罗婷]我国少数民族国家级非遗传承人保护现状及云传承机制研究·[刘玉颖]独联体国家非遗保护合作机制研究
·[李佳霓]国家级民俗类非遗文化生态研究·[陈瑞琪]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下民间文学的变迁
·教科文组织优化国家文化遗产法律数据库·国家出版基金项目《中国民间文学史》出版
·[张小军]鬼与灵:西南少数民族族群的“鬼”观念与传统帝国政治·文旅部非遗司:关于贯彻落实《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认定与管理办法》的通知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认定与管理办法》正式实施·[林海聪]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动物使用”的伦理困境
·[安学斌]21世纪前20年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中国理念、实践与经验·[张柏惠]“地方”与“国家”文化权力的博弈
·[爱川纪子]政策视角下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地方发展·[康丽]实践困境、国际经验与新文化保守主义的行动哲学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