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CFS会务║就会员会籍管理问题致广大会员的一封信   ·“端午与美好生活”2022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稿启事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圆满闭幕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首页民俗学专题跨学科话题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小语种民族还有明天吗?
  作者:《传奇天下》特别策划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9-10-17 | 点击数:13436
 

  东非
  Sheng语:自由的象征

  最富有自由精神和创造力的语言是哪种呢?来到东非的肯尼亚奈洛比时,这个问题闯入了我的思维。

  在奈洛比索韦托的坎贝拉地区,我充分领教了一种极其混杂的语言的魅力。这就是Sheng语。Sheng语简直就是所有语言的混合体,里面包括英语、各种异教徒语和斯瓦希里语,其中以斯瓦希里语比例最大。

  Sheng语的产生源于非洲人的智慧和好奇心,他们喜欢把两个词拆开后重组,比如从英语中取出eng,加上斯瓦希里语中的sh,就组成“英语”Sheng。

  如果我还年轻,并且处于恋爱伊始阶段,我一定会对Sheng语感恩戴德,因为Sheng语混合体可以掩护初生的爱情,避免被女朋友的父母发现。即使被发现,也无关紧要,他们不会发现我正在勾搭他们的小花朵,只会很“客气”地说:“这些孩子在说什么鬼话,赶紧滚出我的房子!”而不会像被豹子踢了一样发疯。

  Sheng语给了年轻人自由的空间,但也因年轻人的奔放和冒险而走向颓势。一些勇于闯荡、锐意进取的年轻人,为开创新的领域走出家门,他们中的很多人都实现了理想。但越是成功的人,在他身上, Sheng语流失得就越快。

  当那些以Sheng语掩护爱情的人,转眼成为老人后,想到年轻人不尊重本民族语言,未免感到遗憾和伤感。

  “就好像田鼠故意糟蹋庄稼似的,总是和你作对。”他们这样抱怨道。然而,他们又不能阻止年轻人不要去开拓世界、不要为实现理想而流血流汗,因为从宏观角度说,那是在破坏文明的进步。他们并不想成为罪人。

  Sheng语变化多端,根据不同区域,表达的意思也不同,熟悉Sheng语的人,可以从语言中猜测出此人来自奈洛比的哪个地区。但它是一种自由的语言,词汇量每天都在增加,这是我在研究其他语种时,很少碰到的趣事。这也使得当我站在奈洛比街头,与使用奈洛比语的人聊天时,略感困惑,因为有一半语言我听不懂,它是年轻人的语言,是街头语言。

  随着世界范围内语言文字由繁至简的变化,Sheng语几乎随时都在被更新,被创造。我在乘坐公交车时还意外发现了一个小故事。那是在离开奈洛比城的途中,车厢里突然散发出烧焦的味道,司机坚持往前开,直到车子周围出现白烟,才停下来修理。

  他一边拿工具一边抱怨说,现在的公交车都是垃圾,他父亲那辈人就没这么倒霉,那时候有一种最好的matatu汽车,是58路车。我问他什么是matatu汽车,我怎么没听说过,他立刻停下手中的活,跟我解释,“matatu中的tatu,在斯瓦希里语里意思是‘3’,意思是乘一次车只需3先令,我父亲他们就这么叫公共汽车”。

  我恍然大悟,同时有些歉疚耽误了他的工作。我向周围看了看,乘客们都在各行其是,似乎并没有因为我的横加干扰而不快。他们或许已经习惯了这种状况。其中一位个子高高的小伙子还热情地凑到我身边来。

  “那都是老黄历,现在又有了新变化。”他摇着手说,“mat at u后来又变成mathree,英语单词‘three’(3)替换了matatu中的tatu。”

  “为什么?”

  “因为读起来更容易呗。”他动了动眉毛,有些同情我的反应迟钝。

  顷刻,他又问我:“你知道现在怎么叫吗?也叫matz。Matatu变成了matz!”当他看到我又注视着他时,立刻又说:“是的,还是同一个原因,就是想让它读起来短一点。我们说它,可不是为了添麻烦。”

  或许,3年后,这个小伙子与他的同伴们口中的Sheng语(如果那时还没有消亡殆尽的话),我可能一句都听不懂了,但我一点也不吃惊,尽管这会再次使他们“同情”我,但这种状况是可能发生的。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传奇天下》新浪博客 2009-05-31 10:28:50

上一条: ·复活还是记录:抢救濒危少数民族语言面临选择
下一条: ·专题║ 新发现语言研究:《中国社会科学报》
   相关链接
·[庄初升]濒危汉语方言与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丁石庆]少数民族语言保护迫在眉睫
·抢救濒危语言就是抢救人类文化·施立学:探寻满语背后的文化圭璧
·广西用现代技术手段抢救少数民族濒危语言·全国仅二十人左右“精通”满语
·[普忠良]从全球的濒危语言现象看我国民族语言文化生态的保护和利用问题·[金林]值得关注的中国濒危语言 
·实地采集真实语音:中国建设有声数据库保护地方方言·关注世界濒危语言与口头传统跨学科研究
·墨西哥部落语言濒临灭绝:唯一两传人相互敌视·国际母语日:教科文组织强调用新技术保护濒危语言
·满语已濒临失传 专家吁抢救满族文化·数字网络技术 “复活”加拿大土著语言
·[国际母语日]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关注濒危语言]每一种语言都是结构独特的思想世界
·[关注濒危语言]猴子、蝎子和蛇·[关注濒危语言]威胁土著语言的疫病
·[关注濒危语言]Wuthing we gwen tull?·[关注濒危语言]严肃地讲,chti语是什么?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1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