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媒体报道|中国民俗学会成立四十周年纪念大会暨2023年年会   ·中国民俗学会成立四十周年纪念大会暨2023年年会召开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成立四十周年纪念大会暨2023年年会开幕词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田野研究

首页民俗学专题田野研究

[叶涛]村史:追溯与建构
——崮子村民俗调查与研究之一
  作者:叶涛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8-09-22 | 点击数:14271
 

曲氏家族

前面已经说过,我们初到村里时,得到的信息是曲氏没有族谱。可是当我们到村民曲纪生家访问时,意外得知本村的曲家也有家谱。因此,当曲廷法老人把他保存的《曲氏宗谱》摆到我们面前时,我们确实是喜出望外。

《曲氏宗谱》保存者曲廷法今年已经70岁,身体很健朗。他小时候读过书,曾当过20多年的村会计,是崮子村同年龄中不多的识字者之一。《曲氏宗谱》过去由他父亲收存,后来留给了他。文革中为了使族谱能够保存下来,他把族谱藏在自己家的院墙里面,虽然是用塑料布把谱包了起来,但谱书仍然受到潮气的侵蚀,所幸只是书的四边遭到侵蚀,谱中的文字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曲氏宗谱》是谱书的形式,修于民国三十三年(1944年),全部用毛笔小楷手写而成。据曲廷法回忆,这个谱是由本村教书先生侯荣兰(后来迁居本乡东洲疃村)写的,当时他正跟着侯荣兰读书,他清楚地记得侯荣兰给学生上完课后,就在自己的房内誊抄这部谱书的情景。

曲氏宗谱》前有侯荣兰撰写的序言:

古者锡胙以命氏,因国以赐姓,后世因之,繁衍既广,凡有血气者莫不尊为模范焉。况木本水源,糜人不思。孝经六章,百行有本,念亲劬劳之恩,追而上之乃祖乃父,以至于始祖,于是宗谱之系出焉。曲氏发源沂郡之桥坊,迁吾费迨二百余年矣,支派既广,概无谱系可传,同姓相逢,不辩伯叔,良由祖宗未早为此大计,俾后世子孙无续述之效焉。岁甲申商于族众,欲立宗以清源流,俾族众明皙少长之叙,以杜将来冠履倒置之虞。询谋既同,举族莫不勇跃乐成此善举。兹编修之缮本期日告竣,谨志其始末,俾后世之子孙守此而传之千百世后,岂不伟哉。

                                               眷再晚侯荣兰沐手敬撰

                                               民国三十三年岁在甲申三月念二日

《曲氏宗谱》只记录了曲氏十一代子孙,其排辈顺序依次为:第一代尹,第二代宗,第三代尚,第四代思,第五代单名,第六代有、忠,第七代凤、三,第八代进,第九代万、法,第十代生,第十一代崇。在谱的最后一页还用钢笔写了第十一代至第三十代的排辈:崇文传家久,修德继世长。明道开福运,守以兆吉祥。《曲氏宗谱》中非常详细的记录了各代出嗣的情况,并对从崮子村迁居外地的族人也有记录(如第六代中,曲忠厚迁居西南乡南峪村,又迁侯家城村;曲有公迁居城内)。

从谱序和谱中的记载可知,崮子村的曲氏最初是从沂水迁来。谱中,第一代曲清尹下,特别注明:“迁居沂水,及干草峪。”另据村中老人传说,曲家来崮子与沂水的王姓地主有关。王姓地主原来准备迁居崮子,并把祖坟先迁了过来,修盖了家庙,曲家是王姓地主从沂水雇来的,专门为他们家看祖坟和家庙的。后来发生了变故(一说该地主被马子──当地对土匪的称呼──绑票后撕票,从此家道败落),王家没有迁来,曲家却在崮子村落户了。据说,现在村委会所在的地方,过去就是王家的家庙和祖坟所在地,因此,村民都不愿意在那儿盖住宅,最后只好用作村委会办公的地方。

曲氏迁居费县的时间,谱序中提到:“迁吾费迨二百余年矣”。当时作序的时间为1944年,往前推200余年(以250年计),时间应在1700年左右,这个时间大大晚于明代万历。从崮子村在世的曲氏推算,现在曲氏最晚的辈分为第十三代(传字辈),若依此推算,则曲氏居崮子的时间只有260年左右,又晚于谱序所说的时间。总之,曲氏来崮子村定居的时间应该晚于明代万历,极有可能是在清代才迁居到崮子村。

侯氏家族

来到崮子村后,所听到的关于侯氏家族的情况,引起了我特别的兴趣。

崮子村过去是当地民间信仰活动的一个中心村落,村里建有玉皇庙(村民也称其为“玉皇殿”)和翠涌庵。翠涌庵,或称泰山、三皇姑出家庙,春节调查时,村民们告知此庙的名字为“翠云庵”,当我清明节再次来到村里,在村子东南的一个小石桥上,找到了一块清代重修庙宇的石碑时,才弄清了其庙名实为“翠涌庵”。玉皇庙在村民的心目中是三间很宏伟的大殿,翠涌庵则要小一些,但翠涌庵是三进的院落,三进院落从南往北依次为泰山殿、文昌阁、观音殿。翠涌庵虽称为庵,实际上是由道士来主持的。崮子村四周方圆数十里的乡民每逢会期都要到崮子来赶庙会。除崮子村外,附近的村庄里只有东洲疃村曾建有关帝庙,其余村庄都没有庙宇。在村里,还流传着这样的说法:过去的玉皇庙就建在现在乾隆皇帝行宫遗址处,由于玉皇庙的位置是风水宝地,皇帝的行宫就选在了玉皇庙的位置上,因此,玉皇庙只好往山下做了迁移,迁到了皇帝行宫的午朝门以外。

崮子村的侯氏家族就是专门看管玉皇庙和翠涌庵的道士。侯家虽为道士,但可以娶妻生子,过家庭生活,当地称这种道士为“火居道”。村里的老人告诉我,侯家做道士是子承父业,他们在庙里为当地人做斋事时要念经、奏乐,因此,过去侯家的子弟,每到腊月里就要集中起来学习经文,学习器乐。作为道士,在一些与社会公益有关的活动中,如天旱时筹款求雨、庙宇年久失修募捐修庙等,他们也是积极的参与者或组织者。

据村民们说,自1946年八路军来了以后,八路指挥着他们就把庙里的神和碑都拉倒了,道士自然也就失了业,成为普通的农民。庙宇最初还被用作村里办公的地方,后来大约五十年代初期,县城里的机关搞建筑,就把崮子村的庙给拆了,房上的小瓦被县城里的人拉去用了,庙里的砖被村民用来盖了房子。今年清明节,我访问了住在村里的最后一位玉皇庙的看庙道士侯振阗,他现在的房子就是当年看庙时住的房子,房子就建在过去玉皇庙的西侧,只是当年的房子是两间,如今的房子接成了三间。我去他家时,已经70多岁的侯振阗正在屋后的地里忙活着,当我与他见面夸他身体健朗时,他还为自己能成为一名自食其力的劳动者而显露出沾沾自喜的神态。

对于侯氏家族,由于它的特殊性,我本来没有寄希望他们会有家谱。当春节后我们在村里李士玺(今年83岁)老人的家中,组织几位老人座谈时,在座的侯振京对我们说他们侯家也有家谱,而且就在他手中保存着。侯振京是负责看护翠涌庵的侯氏后人,他的哥哥侯振澄是最后一位看护翠涌庵的道士。侯振京保存的侯氏宗谱是一张写在牛皮纸上的谱表,牛皮纸已经破裂,后面又衬了一张纸。这张谱表是侯氏第十一代孙侯荣兰用毛笔手写的(在谱表上的署名为“荣銮”,经了解就是侯荣兰)。谱上共记载了侯氏十二代子孙,其排辈顺序依次为:第一代始祖侯赐公,第二代兴,第三代单名,第四代世,第五代廷,第六代学,第七代美、永,第八代全,第九代清、殿,第十代振,第十一代荣,第十二代宗。谱上还记有十一代以后的排辈:荣宗裕德,光景维新。锡以介福,遵守纶恩。

据侯振京介绍,他们家是在第七代祖时从东洲疃村迁居崮子的,他们侯家的祖坟至今还埋在东洲疃村的西南。除看庙的侯氏族人以外,村里还有另一支侯氏,与看庙的侯氏是近支。至于侯家最初来崮子的时间,谱表上没有提供任何线索。但从族谱上看,侯氏传至现在已有十三代,即使是从始祖起就在崮子村居住,其时间也不会超过300年。可以肯定的说,侯氏到崮子的时间不会是在明代,只能是清代中期以后,甚至更晚。

刘氏家族

崮子村的刘氏之所以引起我的注意,是因为最近两任的村委会主任全出自刘家,而且这两任主任还是亲兄弟俩。去年,做了十几年村主任的刘文山因身体不好,辞去了村委会的职务,村里决定暂由刘文山的四弟刘文武任代主任。今年4月下旬将举行全村的村民选举,重新产生新的村委会领导机构。现任村委会代主任的刘文武今年只有32岁,刘文武家的辈分在刘氏家族中是最高的,在崮子村作为邻里辈其辈分也是较高的。

刘氏过去就有族谱,是谱书的形式,1996年旧谱丢失。同年,刘文武的大哥刘文玉发起重修族谱,得到了族人的响应。刘文玉今年55岁,原在县机械公司工作,现已退休在家,并承包了村里的土地,他是村里刘氏家族在世的人中辈分最高的人。新修的《刘氏族谱》完全仿旧谱的形式,由刘文武的三哥刘文勇任主要执笔人,刘文勇现为本乡演马庄小学的校长。

《刘氏宗谱》是在已经印好的谱书表格上,用毛笔填写上人名。谱前有序,记载了这次修谱的经过,写序的时间是1999年元旦。据说,当年(1997年)谱修好后的春节,族人曾用食盒抬着谱书和祭品到祖坟上举行过祭祖仪式。

《刘氏宗谱》中没有提到刘氏是从何处迁来,现在的族人也说不清楚。刘氏在崮子村已经传了十四代,其排辈顺序依次为:芳守大天青(智),邦(振)凤兆文学。祥贞富贵忠,华传百世嘉。兴玉成纪金,明志勇广全。按现在的十四代计算,刘氏居住崮子村的时间最多在300年左右,但在刘氏族人中,又有刘氏是崮子村最早的居民的说法,而且这种说法比较普遍。

提到崮子村的家族,不能不说到贾氏。贾氏是崮子村的地主,在费县也是赫赫有名的家族,这主要是因为历史上贾家曾出过举人(贾汝咸),贾举人曾经在外面做官,后来回乡后还开办过学堂,用当地人的说法,贾举人家属于开明绅士。另外,现在贾家在外面做官的人依然很多。不过,了解贾氏家族的历史受到了条件的限制,因为贾家现在住在村里的村民只有30人左右,而且这些贾氏村民并非贾举人的嫡系,多为贾姓地主的管家的后人,他们对贾氏的历史已经语焉不详。贾举人的嫡系现在多在外面工作,位于村子东南角的贾家老宅子已经多年没有人住了,长期缺少维修的屋子和院落,正在一天一天地破落下去。触及崮子村的历史,凡有文字之处便可见贾氏的影响,我在村里所见到的4块与玉皇庙和翠涌庵有关的碑,其中有两块碑文就出自贾举人之手。在费县文管所,我还见到一块贾汝咸夫妇合葬碑,这是贾举人的儿子贾尔倬为父母立的,此碑原存崮子村,1997年由村民送到文管所来的。碑文中详细记述了贾举人的生平,其史料价值极为珍贵。

通过对崮子村现有的家族文献的考察,并结合民间口头传说,虽然我们没有找到崮子村明代万历年间建村历史的直接证据,但从对魏氏家族的历史考察中,我们已经可以得出,魏氏迁居崮子村的时间在明代万历或万历之前的结论。这已经接近于《费县地名志》中崮子建村时间的记载。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文章来源:雅俗簃——叶涛的博客
【本文责编:王娜】

上一条: ·[巴莫曲布嫫]史诗传统的田野研究
下一条: ·[施爱东]田野斗牛记
   相关链接
·珍藏家族史乘 书写平民史册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3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