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第三届民俗学、民间文学全国高校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拟录取学员名单公告   ·会议通知:“日常生活及其超越——民俗学/民间文学的对象与伦理关切”学术研讨会   ·中国民俗学会2024年年会征文启事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口头传统

首页民俗学专题口头传统

[刘魁立]民间叙事的生命树
——浙江当代“狗耕田”故事类型文本的形态结构分析
  作者:刘魁立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3-09-27 | 点击数:12827
 


  在我们分析的所有文本中,无论是简单的,还是较为复杂的文本,其情节发展的脉络都可被视为是线性的,而且是单线性的,即由一个端点沿着直线向另一个端点发展,一个母题接续另外一个母题。事件是单一的,事件的发展也都在一个时间轴线上演进。
  例如,文本11《兄弟分牛》:兄弟分家,弟弟得牛虱→牛虱被鸡吃,店主赔鸡→鸡被狗吃,狗主人赔狗→狗耕田,成效比牛好→哥哥借狗,狗不犁田被打死→狗坟上长竹,弟弟摇竹落下金银,哥哥摇竹落粪便→哥哥砍竹,弟弟编成鸡窝,获得鸡蛋,哥哥借鸡窝得鸡屎→哥哥砍烂鸡窝,弟弟每次以一根竹片烧好饭,哥哥仿效,烧掉房子→弟弟救火熏黑脸,猴子当他是菩萨送给金银,哥哥仿效,受到猴子惩罚。
  若用线条来绘出故事进程,那么它将会是一条笔直的单线条的直线。而如果照这样来分析,其他所有文本也无一例外地将呈现出这种情景。
  但是,我在分析的过程中,将这二十八条横绘的直线纵向地竖立起来,让它们呈现出一种向上方生长的趋势,并用共时比较的方法,将之重叠起来,于是,一幅奇异而有趣的图画就展现在眼前!原来一条条像电线杆似的线条,如今则变成生长着许多枝桠的丰茂的树。
  下面就把用共时方法绘成的这一故事类型所有文本的形态结构示意图,附列于后(见图10 、图1-9),供各位批评。
  这个示意图可能向我们提供哪些理论性的思考呢?
  首先,最能引起我们注意的是构成本类型主体的情节基干(图1)。这一基干包含着两个母题链。这两个母题链分别以“狗耕田”、“狗坟上长出有神异能力的植物”作为内核,它们同时也构成这个故事类型的两个中心母题。这个情节基干是本类型的所有故事文本所共有的。
  其次,我们看到,在这个基干上,还可能“生长出”其他一些母题链。这些母题链的含义和基干中的某一个阶段处在一个高度上,从一定的意义上说,它们是替代情节基干的这一或那一情节步骤的。由于这一类的母题链(情节段)是和情节基干中的某一个步骤等价的,所以它没有结束或发展情节的功能,我称这一类性质的母题链为消极母题链。在文本的叙述中这些母题链必然地还要返回到情节基干上来。在图表中这一层意思,我是用带箭头的虚线来表现的。
  第三,我把一些可以推进故事情节的母题链定名为积极母题链,它们是在
用来作为比较的那些文本的情节关键处(或可能成为结尾的地方)"生长"("链接" )出来的,以构成新的文本。这些积极的母题链可以作为该文本的情节结尾,也可以再链接其他母题链,再构成新的文本,获得新的发展或新的结尾。
  第四,新母题链的链接和新母题链的性质和内容,都是和前一母题的最终状态发生关联的,甚至可以说是由这一状态决定的。狗坟上长出植物,弟弟获利而哥哥被惩,这里的重心在于坟上的植物,因此新的母题链的链接在于这一植物,这是两个母题相衔接的肌腱。被伐植物制成有神异能力的器物,弟弟因此得利,哥哥被惩,新的母题链将在这一器物处"生发"。其他母题链在这一文本和那一文本的链接情况也大致如此。此外,还有一点值得注意,有的肌腱链接空间相对地说比较小,因此新的母题链的性质和内容就受到一定的局限。而有的肌腱部分,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也就是说,前一母题的结尾处有一个比较大的工作平台,它会提供更多的机会,便利于各种各样的演练操作。哥哥受惩,房子失火之后,造成了一个仿佛是真空的状态,弟弟在这种状态下(救火熏黑了脸),可以有各种各样的情节发展前景:可以遇猴获宝,可以得到秘密信息致富(偷听话),可以获得神奇物件(山魈帽等),得到完美结果。
  第五,在绘制这一形态结构图之前,我们感觉到狗耕田类型的每一个文本,都仿佛是单线性的情节结构,但是,当我们运用共时的类型学比较方法,将所有文本的仿佛是线性的结构叠印在一起之后,我们再重新观察这一或那一文本的形态结构,在包括本类型其他文本的总体背景下,这一或那一文本的结构就成为树形的了。这也许有些像我们进立体电影院看电影:用肉眼看,得到的结果是平面的,戴上特殊配制的眼镜再看,一幅幅画面就变成立体的了。当我们看到这一或那一文本的情节结构不是线形结构、而是树形结构时,正是本类型全部文本的共时比较研究向我们提供了这样一副眼镜。
  现在我们再重新绘制上文所述的文本11的结构图时,大致可以是这样的一种模样(图11)。
  在这里我不能不作些说明:我们前面所画的本类型的树形结构图,只是一种虚拟,故事类型在现实中并非是具体存在的,它是在科学研究过程中对现实材料做某种概括和归纳的结果,它的现实性体现在一个个具体文本中。我们依据这一虚拟的总汇狗耕田类型所有文本的形态结构图,才描绘出文本11的树形结构图来。无庸讳言,这一结构图对于理解文本11的结构不一定会起到什么举足轻重的作用。然而,我以为这种故事类型的比较研究,对于理解故事情节的内部组织结构,对于理解故事发展生成的过程和内部机制,或者更扩大地说,对于理解民间故事的变异性特点和机制,会提供有益的视角和思路。
  树干上有树芽,树芽长成枝,枝上再生枝,于是我们就有了一棵鲜活茂盛的树。探寻民间叙事的生命树的奥秘虽然艰难,但却是十分有益趣的事!它对于我们理解世世代代的劳苦大众的心灵,该会提供多少帮助啊!
  最后,第六,我们从这幅图上还可以看到,本类型的全部文本无一例外地都以哥哥的被惩告终,只有文本33略有异样,不过哥哥借狗耕田的失败,也可以看成是哥哥被惩的变异。所有文本都是以两兄弟的矛盾纠葛及其不断反复作为情节发展的线索轴心,偶而出现的其他角色,都是陪衬的。
如果从深层结构的角度看,情节的核心在于二元对立。哥哥要压制弟弟,剥夺弟弟,不分给他财产,使他穷困,但弟弟终于由此而获利,处于更有利的地位;哥哥破坏这种局面,使弟弟丧失这种有利地位,使弟弟仍归处于不利状态。这样就完成了第一次循环。弟弟在这种现状中再次得胜,哥哥再度剥夺弟弟的胜利,哥哥由此而再度失败。
  从哥哥的角度看,是剥夺、失败、再剥夺、再失败……在我们所见的文本中除文本33是一次循环即收尾之外,其他所有文本都是经两次或两次以上循环后才结尾的,最多的达五次循环。
  这里要说明的是,哥哥的失败,并非是指剥夺财产、剥夺狗、剥夺宝物的失败,而是这种剥夺反倒使弟弟处于有利地位,恰与哥哥的愿望相反。哥哥想再次剥夺,让自己处于弟弟的这种有利的地位,但其结局再次失败。
  我不知道如何来绘制这种二元对立,弟弟不断被剥夺、不断胜利、哥哥不断剥夺、不断失败的结构的图像。它或许可能是不断上升的折线,或者是不断上升的螺旋线,或者是一个圆圈之上再画一个圆圈。我真的不知道。但是这种分析已经不属于本文所选定的故事类型形态结构的研究范围了。
  末尾我想说,我确实深深地为万古长青的民间叙事的生命之树所感动、所折服。


  附 录:

  兹将《中国民间文学集成》浙江省各县卷本收录出版的当代狗耕田故事类型文本二十八篇,以及二十年代末收录出版的五篇,一并统一编码列录于下:

  文本1:《兄弟分家》,杭州市,《萧山市故事歌谣谚语卷》,第260-261页,
  萧山市民间文学集成办公室编,1989年6月;
  文本2:《两兄弟分家》,杭州市,《富阳县故事歌谣谚语卷》,第425-426页,
  浙江省富阳县民间文学集成办公室编,1988年10月;
  文本3:《弟兄分家》,《嘉兴市故事卷》,第582-583页,
  浙江文艺出版社,杭州,1991年;
  文本4:《神狗树》,嘉兴市,《嘉善县故事歌谣谚语卷》,第295-299页,
  嘉善县文化局文联文化馆编,1989年3月;
  文本5:《水与牛虱》,嘉兴市,《嘉善县故事歌谣谚语卷》,第300-302页,
  嘉善县文化局文联文化馆编,1989年3月;
  文本6:《兄弟分家》,嘉兴市,《桐乡县故事歌谣谚语卷》,第306-307页,
  桐乡县民间文学集成办公室,1989年2月;
  文本7:《一只牛虱》,嘉兴市,《海盐县故事歌谣谚语卷》,第462-465页,
  海盐县民间文学集成办公室编,1989年10月;
  文本8:《两兄弟》,嘉兴市,《海盐县故事歌谣谚语卷》,第466-468页,
  海盐县民间文学集成办公室编,1989年10月;
  文本9:《耕田犬》,嘉兴市,《海盐县故事歌谣谚语卷》,第469-471页,
  海盐县民间文学集成办公室编,1989年10月;
  文本10:《两兄弟和狗的故事》,湖州市,《德清县故事歌谣谚语卷》,第334- 335页,德清县民间文学集成办公室编,1990年1月;
  文本11:《兄弟分牛》,湖州市,《长兴县故事卷》,第404-405页,
  长兴民间文学集成编纂委员会,1990年7月;
  文本12:《狗耕田》,宁波市,《宁海县故事歌谣谚语卷》,第252-253页,
  宁海县民间文学集成办公室编,1988年9月;
  文本13:《两兄弟》,宁波市,《象山县故事歌谣谚语卷》,第263-264页,
  象山县民间文学集成办公室编,1989年10月;
  文本14:"附记", 宁波市,《象山县故事歌谣谚语卷》,第265页,
  象山县民间文学集成办公室编,1989年10月;
  文本15:《黄狗耕地》,舟山市,《嵊泗县故事歌谣谚语卷》,第198-199页,
  嵊泗县民间文学集成办公室编,1989年2月;
  文本16:《两兄弟分家》,温州市,《瓯海县故事歌谣谚语卷》,第271-272页,
  瓯海县民间文学集成办公室编,1989年12月;
  文本17:《兄弟分牛》,温州市,《永嘉县故事卷》,第508-510页,
  永嘉县民间文学集成办公室编,1989年9月;
  文本18:《两兄弟》,温州市,《洞头县故事歌谣谚语卷》,第236-239页,
  洞头县民间文学集成办公室编,1988年4月;
  文本19:《两兄弟分家》,温州市,《平阳县故事歌谣谚语卷》,第277-279页,
  平阳县民间文学集成办公室、县文联编,1989年6月;
  文本20:《分牛》,温州市,《泰顺县故事歌谣谚语卷》,第325-326页,
  泰顺县民间文学集成办公室编,1989年6月;
  文本21:《二兄弟》,丽水地区,《缙云县故事歌谣谚语卷》,第293-294页,
  缙云县民间文学集成办公室编,1988年11月;
  文本22:《两哥弟分家》,《云和县故事歌谣谚语卷》,第334-336页,
  云和县民间文学集成办公室编,1989年3月;
  文本23:《两兄弟》,金华市,《婺城区故事歌谣谚语卷》,第275-276页,
  婺城区民间文学集成办公室编,1990年12月;
  文本24:《狗耕地的故事》,金华市,《永康县故事歌谣谚语卷》,第244-246 页,永康县民间文学集成办公室编,1992年5月;
  文本25:《两兄弟》,金华市,《东阳县故事卷》,第370-373页,
  东阳县民间文学集成办公室编,1987年4月;
  文本26:《割地分家》,《磐安县故事歌谣谚语卷》,第306-307页,
  磐安县民间文学集成办公室编,1991年1月;
  文本27:《黄狗耕田》,金华市,《义乌市故事卷》,第366-368页,
  义乌市民间文学集成办公室编,1991年10月;
  文本28:《兄弟俩》,衢州市,《开化县故事歌谣谚语卷》,第162-164页,
  开化县民间文学集成办公室编,1988年12月;
  文本29:《兄和弟》,《菜花郎》,第82-109页,
  林兰编,上海北新书局印行,1930年;
  文本30:《两兄弟》(一),《渔夫的情人》,第83-99页,
  林兰编,上海北新书局印行,1930年;
  文本31:《两兄弟》(二),《渔夫的情人》,第93-99页,
  林兰编,上海北新书局印行,1930年;
  文本32:《三兄弟分家》,《金田鸡》,第75-81页,
  林兰编,上海北新书局印行,1930年;
  文本33:《狗尾草》,《相思树》,第9-11页,
  林兰编,上海北新书局印行,1930年;


继续浏览:1 | 2 | 3 |

上一条: ·[刘魁立]民间叙事的生命树(提纲):与稻田浩二先生的通信
下一条: ·[贺学君]从书面到口头:关于民间文学研究的反思
   相关链接
·[王尧]度量故事:情节类型、情节基干与核心序列·[隋丽]民间叙事的情感逻辑:基于黄振华故事讲述的分析
·[李一凡]地方民间叙事中的“箭垛式”名词·[李欣]长平之战与民间记忆
·[江帆]民间叙事生成与演化的内在逻辑·民间叙事研究经典系列讲座 | 叶涛教授讲授“民间传说的在地化——牛郎织女传说研究”
·民间叙事研究经典系列讲座 | 李扬教授讲授“国际视野中的都市传说”·民间叙事研究经典系列讲座 | 施爱东研究员讲授“故事的结构法则与创编技巧”
·民间叙事研究经典系列讲座 | 陈泳超教授讲授“仪式文艺的叙事策略”·民间叙事研究经典系列讲座 | 朝戈金教授讲授“口头传统与口头诗学”
·民间叙事研究经典系列讲座 | 刘魁立先生讲授“民间叙事的形态研究”·[王尧]民间叙事的层级与名—动词性二维系统
·[蒋好霜]中国民间叙事中的报恩母题与性别实践·[詹娜]喀左蒙古族民间叙事群体生成的动力解析
·[严曼华]民间故事复合母题的复合特点及其限度·[马志远]丁兰刻木故事的结构分析及其叙事传统
·[陆慧玲 李扬]菲尔德对女性民间口头叙事的搜集与创编·[江帆]地方性知识在民间叙事中的嵌入策略及其功能
·[陈昭玉]民间故事母题链与故事变异模式关系研究·[梁家胜]民间叙事的演述逻辑与建构机制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4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2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