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圆满闭幕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开幕词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开幕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口头传统

首页民俗学专题口头传统

[王旭]从“笑话研究”到“笑话学”:基于研究成果的分析与展望
  作者:王旭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20-03-22 | 点击数:3905
 

三、实际语境中的特殊性书写

  20世纪60至70年代,随着后现代主义席卷西方文明世界,“以文本为中心”的传统笑话理论遭遇反思和颠覆,不少学者开始在语境中研究笑话。普雷斯顿从视觉角度考察种族笑话,他认为,虽然当时十分流行种族笑话研究,但学者们只关注到语词笑话(verbal jokes),却很少注意与语言相伴的姿势、动作等可视要素。他通过两个案例分析,试图说明虽然绝大多数笑话依靠语词传播,但我们必须认识到语词和视觉艺术相互转换的潜在可能。纯粹的语词笑话可以转变为流行的“语词-视觉”“纯视觉”和“图像”笑话,这些笑话形式可以运用于商业和旅游业之中。两年后,普雷斯顿又从口头交流的层面对笑话做了进一步分析,他运用多个例子说明,在笑话讲述过程中书面文字、动作、表情、姿势都具有重要意义,从而强调学者们不能只关注笑话的语言内容,还要关注其他辅助性因素,否则对笑话的记录将会丢失很多东西。

  表演理论的核心人物理查德·鲍曼(Richard Bauman)则运用表演理论,在具体的笑话讲述过程中考察笑话的表演。在《“我们经常讲笑话”:个人经验叙事中的观点控制》一文中,鲍曼使用同一个人讲述的三则笑话,通过细致地诗性分析,发现叙述事件(narrative event)与被叙述事件(nar-rated event)之间的复杂关系。他认为表演文本、叙述事件与被叙述事件共同构成了笑话的表演。鲍曼在另一篇文章中以一个男孩总是被人嘲笑,后来却通过表演笑话来嘲笑别人的个案为例,分析了笑话表演所具有的社会控制潜能。他不仅关注表演者在具体笑话讲述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问题,还发现了表演内在的社会结构力量。这样,通向人们的日常生活便成为笑话研究的根本目标。

  不少学者受到表演理论及相关理论的启迪,将笑话放置于具体的表演语境中展开民族志式的考察。例如,《从性别的视角阐释笑话》一文发现,由于个体经验和讲述语境的不同,笑话讲述者、听众、研究者对同一个笑话的反应和理解也不尽相同。基于此,作者关注到男性与女性对笑话理解程度的差异。他在科罗拉多州立大学对150名学生进行了访谈和问卷。从调查结果中,作者归纳出男性与女性各自喜欢的笑话类型、对笑话中不同主题的反应以及两个群体都喜欢的笑话类型,并由此分析笑话理解的性别差异。该文从性别的角度说明表演者和听众的个体特征、讲述语境与笑话内容同样重要。《马克斯最喜欢的笑话》则重点强调了笑话讲述的特殊性。作者认为,“在每一个特殊的场合中,由于特殊的原因,特殊的人以特殊的理由来理解或表演特殊的笑话”。对于这种“特殊性”的细致书写,以对笑话讲述现象的实际考察为基础,反映了讲述者的个性,说明笑话和讲述者之间存在密切联系。所以,我们要十分关注讲述者的个人生活史,因为个体的笑话讲述不仅是个人生活经历的扩展,也是自我认知和个体世界观的整体表达。《让我以自己的方式来讲述:一对父子的笑话讲述》一文,用纪实的方式详细书写了访谈的发生和过程。作者的调查对象是一对父子,两人都是很出色的笑话讲述者,但是两人均以自己的方式讲述笑话,差异鲜明,互不相让,因而常常产生情绪的紧张和冲突。作者分别记录了父子笑话讲述的过程及参与者的互动和交流,保持了讲述者个人的讲述风格,标注了语气、姿势、表情等辅助性语言,并结合讲述者个人生活史展开细致的文本分析。由此,作者发现两人如何运用叙事来展示自己的风格、处境、个性及观念,说明个体在笑话生产、创造和控制过程中发挥的重要作用。

  语境研究的趋势在中国的出现相对要稍晚一些。从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开始,中国与国际学界交流日益频繁,对话理论、口头程式理论、表演理论、民族志诗学等大量西方理论被引介至国内,冲击着传统的研究范式。神话、史诗、传说、故事等诸多领域都打破了以往文学-语言学的研究范式,开始在具体语境中发现和研究本土的民间文学类型,考察体裁如何构建了人们对世界的认知方式,表达了对世界的独特理解和体验。在笑话研究领域,也稍许出现了这样的趋势。有学者讨论了不同语境中人们对笑话理解的差异,指出要在具体语境中理解笑话。还有学者运用巴赫金(M.M.Bakhtin)的对话理论分析俄语笑话的对话性,指出作为言语交际链条中的一环,说话人的表述一端连接现实听众,另一端连接他人言语,这种连接实现了表述的对话性。彭牧认为听众是笑的主体,使听众发笑正是讲笑话的目的所在。她从笑话《背石头》的两则异文谈起,发现听众(读者)不同的价值判断标准会产生不同的理解。只有讲述者与听众的价值判断保持一致,才会产生共鸣,达到引人发笑的目的。由此,作者进一步指出,笑话中讲述者(作者)与听众(读者)是合二为一的,主体性的个人具有双重身份。王杰文从笑话的本质、笑话与故事的区别、笑话的语境研究三个方面译介了西方的研究成果,不仅弥补了我国笑话理论的不足,还介绍了与以往文本研究不同的研究范式。然而整体上,目前我国主要集中于文学、语言学视角下的笑话研究,对于笑话语境和特殊性的考察和书写还十分薄弱。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贾志杰】

上一条: ·[王菊]由史俗到经述: 彝族毕摩经籍中的“狸猫换太子”故事
下一条: ·[尹虎彬]史诗的诗学——口头程式理论研究
   相关链接
·[户晓辉]胡塞尔与民俗学的普遍性诉求 ·[陈杭勋]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乡土社会对文化行政的适应与利用
·[王旭]从笑话研究到笑话学·[吉国秀]实践取向:一项基于R语言文本挖掘的IT笑话研究
·[王逍]文化透镜下的畲族历史·[张士闪]七月十五:被边缘化的鬼节
·“鬼节”逐渐边缘化 网友议“这个节要不要重拾”·纳西族“东巴纸”被炒作 真正的传承人被边缘化
·[代迅]跨文化研究:坚持普遍性立场下拓展非西方多民族文化·[施耐德]调和历史与民族
·[康保成]90年代景观:“边缘化”的文学与“私人化”的研究·[陈连山]普遍性与特殊性之争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1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