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圆满闭幕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开幕词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开幕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张玉梅]中国古代舞蹈教育流变
  作者:张玉梅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4-08-18 | 点击数:8065
 
在共同血缘的群体中,共同的舞蹈体现着共同的意志,训练和教育着大家的合作。在同一个动态和简单拙朴的节奏的无限反复中,原始族人动作互相感应,并且为了同一目的而动,从而进入一个更高级的整体生命的氛围之中。这大概是通过图腾舞蹈实现族人凝聚力的良好教育形式,也是舞蹈艺术原本具有的魅力吧。青海大通县上孙家寨一座马家窑类型墓中出土的“舞蹈纹彩陶盆”上的形象,五人一组,共三组15人,舞蹈服饰相同,动作姿态相同,走向方位一致……这可谓是5000年前原始舞蹈的遗影、原始舞蹈教育的结晶,反映了舞蹈教育的过程,证明了原始舞蹈有掌握者、训练者和传播者,它是5000年前集体舞蹈教育的生动写照。
原始舞蹈教育的特征,表现在原始社会还没有阶级,基于原始社会共同劳动、共同消费的生活前提,原始舞蹈不是个人享用的娱乐品,而是属于全体的共享财富。舞蹈教育的社会性极强,舞蹈“是生命情调最直接、最实质、最强烈、最尖锐、最单纯而又最充足的表现”[6]。所以说,原始人跳舞完全是人的一种本能,是原始人思想、情感的载体,是原始人精神生活的需要。原始舞蹈的教育不是以审美为目的,完全是由于生存的需要,但它是生命形态的展示和体现,是人类社会舞蹈最普及的时代。
2.尧舜时期“典乐”制与舞蹈教育的产生
中国古代有文献记载的乐教观约起源于尧舜时代。唐尧时期已明确提出“德教”,即“父义、母慈、兄友、弟恭、子孝”的“五典之教”[7](《五帝本经》),其中主要是上尊下卑的道德教育。到“虞舜时期,开始设立三个主管教育的部门:一为‘司徒’,主管‘五典之教’是德育。二为‘秩宗’,主管‘典联三礼’,含礼教和关于天地人鬼知识的智育。三为‘典乐’,主管作乐、施乐和乐教。‘乐’在古代指诗、歌、舞的综合体,‘乐教’就是诗、歌、舞的教育。”[8]可以看出,尧时已将德育列入教育制度中,到舜时在继承德教的同时,又增加了主管智育和乐教的机构,这不仅开启了中国设乐制、乐官、乐师自觉实施乐教的时代,而且通过乐教开展德育、智育。
夔善乐,舜便“以夔为典乐,教胄子”[7](《五帝本经》)。夔,是主管祭祀庆典和作乐、施乐、乐教的乐师。胄子,是指部落首领子弟或贵族子弟。典乐,是以“乐”吟咏 情志,以合乎音律的歌、乐、舞实施乐教。教胄子,是教育他们成为歌、乐、舞的能手。其实,当时尚无正式学校,但“教”早已发生,夔之“乐”正是“教”的结果。
“帝曰:夔,命汝典乐,教胄子。直而温,宽而栗,刚而无虐,简而无傲。诗言志,歌永言,声依永,律和声。八音克偕,无相夺位,神人以和。”[9](《虞书·舜典》)可以看到,乐教内容“言志”,表现的是直与温、宽与栗、刚与柔、简与谦这八德相统一的、合乎伦理规范的品格,各种音律交相和鸣的和谐,人与天、地的和谐观、文化观 和乐教的基本尊旨,并通过乐教开展德育和智育教育。
据载,黄帝、尧舜时期的乐舞也日趋发达。相传,黄帝的乐舞《云门》,“云”字命名乐舞,与黄帝部落对云图腾的崇拜有关。尧的乐舞《大章》,意思是尧的仁德章明于天下。舜的乐舞《大韶》,描写的是“鸟兽翔舞,箫韶九成,凤凰来仪,百兽率舞”。这体现出当时乐舞的盛况和发展。
与此相应,这一时期开始出现偏重于乐教的学校“成均”。古籍记载:“成均,五帝之学。”“五帝”是指古代传说中的原始社会末期部落首领,“成均”可能就是“五帝”时期萌芽中的学校名称,“成均”偏重于乐教。“五帝名大学曰成均”[10](《训》),“大司乐掌成均之法”[11](《春官宗伯》)。“大司乐”是周时主管乐教的机构,依这里“大司乐掌成均之法”推断,五帝时期的“成均”是偏重施行合韵之乐和乐教的地方,并且是通过乐教开展德育、智育的学校。这种关于设学校、施乐教的记载同虞舜设“典乐”制度的记载是相吻合的,同古籍记载的尧舜时期艺术活动、艺术教育的逐步自觉化也是一致的。五帝时代实行的是“禅让”制,那是“天下为公,选贤与能”的社会,历代王朝在举贤任能中,首先考察人的美行、美德和实际才干,再考察其文化艺术修养和审美素质,这样,为乐教的实施和开展奠定了基础。
这个时期,舞蹈教育的主要特征体现在已有专门的乐师“夔”和必须接受乐教的特殊群体“族领子弟”,他们之间形成了历史上规范、自觉、独立形态的教育关系。其舞蹈教育的目的有三:一是教会他们掌握举行宗教活动时运用乐舞祭祀的方法,通过乐舞教育,培养受教育者的德行。二是辅助德育、智育的美育教育,是“选贤与能”的素质培养,是当时部落子弟应具备的一种文化艺术修养,为“胄子们”的必学之术。三是为了调和部落联盟内部矛盾、人际关系的和谐,增强团结。这时的舞蹈教育,体现出乐教为主要形态的德、智、体教育的初步融合以及舞蹈教育趋于自觉化的进程。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7 |

【本文责编:王娜】

上一条: ·[李子贤]被固定了的神话与存活着的神话
下一条: ·[潘悟云]汉语南方方言的特征及其人文背景
   相关链接
·[胡茜茜 武靖佳]文化高质量发展:非物质文化遗产生态保护研究·[陈金文]压抑与释放:论机智人物故事产生与流传的心理机制
·[潘宝]遗产人类学视域中的非物质文化·[朱以青]基于民众日常生活需求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
·[孙明辉]论“刘阮传说”的产生、流传和文化影响·[彭允好]五月十三关公磨刀节的民间习俗是怎样产生的?
·[季中扬]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与手工文化建设·[乌丙安 胡玉福]“俗信”概念的确立与“妈祖信俗”申遗
·[艾哈迈德·斯昆惕]非物质文化遗产及其遗产化反思·[朱刚]社区参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核心原则及其确立和实践
·[钱永平 李波]文化产业视角下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实践的晋中经验·[刘思敏]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模式研究
·[徐旺生]“二十四节气”在中国产生的原因及现实意义·[邱雨萱]民俗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的可能性探析
·重庆确立戏曲传承发展“五个一批”目标·施爱东谈网络谣言的产生和传播
·[文忠祥]花儿会产生动因机制新论·[任洪昌]地理环境对妈祖信仰产生及传播的影响研究
·首个国家级非遗产生产性保护示范基地揭幕·让非物质文化遗产回到人们的生产生活中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1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