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4年年会征文启事   ·第三届民俗学、民间文学全国高校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2024)预备通知   ·中国民俗学会成立四十周年纪念大会暨2023年年会召开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遗产》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平行学科

首页民俗学文库平行学科

[王子今]《史记》的时间寓言
——秦史中的三个“四十六日”
  作者:王子今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9-07-09 | 点击数:16782
 

  信疑之间

  我们已经看到,秦史中的这三则仅见于司马迁《史记》记载的故事,都有“四十六日”的重要情节。这正与《史记·天官书》中总结秦史说到的几个关键性历史事实“秦并吞三晋”,“项羽救钜鹿”,“遂屠咸阳”大致对应。

  班固《汉书》的相关记述,不取司马迁“四十六日”之说。如《高帝纪上》、《项籍传》、《黥布传》说项羽杀宋义事,《高帝纪上》、《天文志》、《张良传》、《元后传》说子婴降轵道旁事,都不言“四十六日”。这是不是体现了王若虚《滹南遗老集》卷一五《史记辨惑》所谓“迁记事疏略而剩语甚多,固记事详备而删削得当”呢?班固的“删削”,似表现出对司马迁“四十六日”记述不予取信的态度。

  对于《史记》记录的秦史中的这三个“四十六日”,后来的多数学者却信而不疑。即使遭受“疑所不当疑”的批评的梁玉绳《史记志疑》一书也没有提出疑问。有就此发表史论者。如杨慎《丹铅余录》卷一一写道:“计始皇之余分闰位仅十二年,胡亥仅二年,子婴仅四十六日。不啻石火之一敲,电光之一瞥,吹剑之一吷,左蜗之一战,南槐之一梦也。须臾之在亿千,稊米之于大块,实似之,是虽得犹不得也。孔子曰:‘虽得之,必失之。’秦之谓矣。”

  一些较著名的史学论著多采用司马迁的记载。杨宽《战国史》关于长平之战取《史记·白起王翦列传》“赵卒不得食四十六日”之说,有“赵军被困了四十六天,饥饿乏食……”语。[1](P413)林剑鸣《秦史稿》也写道:“赵军四十六日无粮,因饥饿以至人相食。”关于宋义安阳停军,也沿用《史记·项羽本纪》“行至安阳,留四十六日不进”的说法:“一直拖延四十六日还不前进。”子婴当政时间,也取《史记·秦始皇本纪》“子婴为秦王四十六日”之说,写道:“刚刚当了四十六日秦王的子婴……。”[2](P265,P433,P436)全面采纳《史记》三种“四十六日”记录的研究论著还有田昌五、安作璋主编《秦汉史》[3](P31,P82,P85),白寿彝总主编《中国通史》中的先秦秦汉部分[4](上册P525)[5](上册P268,P274)等。

  《剑桥中国秦汉史》对于子婴降刘邦,采用了“子婴即位后46天”的说法。然而对于长平之战,不取“四十六日日”之说,而且对于赵军被歼人数的记录表示怀疑,以为“数字不合理”。[6](卜德:《秦国和秦帝国》,P101,P118)王云度、张文立主编《秦帝国史》叙述长平之战时,亦不言“赵卒不得食四十六日”事,对于宋义、子婴故事,则采用了“四十六日”的说法。[7](P257,P259)李开元《复活的历史——秦帝国的崩溃》总结子婴的执政生涯:“末代秦王嬴婴,总共在位四十六天。”然而就宋义安阳“留四十六日不进”事,却并不简单信从司马迁关于“四十六日”的具体记录,只是写道:“宋义领军停留于安阳期间,是在二世三年十月到十一月之间。隆冬季节,安阳一带大雨连绵,气候寒冷,道路泥泞,楚军的后勤转运受到影响,防雨防寒的服装、粮食、燃料都出现了供应不足。”[8](P215,P160)对于其具体的写叙方式似乎还可以讨论,但是不盲目沿用“留四十六日不进”的成说,我们认为是一种清醒的处理方式。钱穆《秦汉史》对于三种“四十六日”之说全然不予取纳[9],当然也可能是因为论述不至于具体事件的缘故。

  秦始皇焚书,“史官非《秦记》皆烧之”。[10]卷6《秦始皇本纪》正如司马迁《史记·六国年表》中所说:

  秦既得意,烧天下《诗》《书》,诸侯史记尤甚,为其有所刺讥也。《诗》《书》所以复见者,多藏人家,而史记独藏周室,以故灭。惜哉!惜哉!独有《秦记》,又不载日月,其文略不具。然战国之权变亦有可颇采者,何必上古。秦取天下多暴,然世异变,成功大。传曰“法后王”,何也?以其近己而俗变相类,议卑而易行也。学者牵有所闻,见秦在帝位日浅,不察其终始,因举而笑之,不敢道,此与以耳食无异。悲夫!

  孙德谦《太史公书义法·详近》说,“《秦记》一书,子长必亲睹之,故所作列传,不详于他国,而独详于秦。今观商君鞅后,若张仪、樗里子、甘茂、甘罗、穰侯、白起、范雎、蔡泽、吕不韦、李斯、蒙恬诸人,惟秦为多。迁岂有私于秦哉!据《秦记》为本,此所以传秦人特详乎!”《太史公书义法·综观》还辑录了《史记·六国年表》中“有本纪、世家不载,而于《年表》见之者”前后四十四年中凡五十三件史事,以为“此皆秦事只录于《年表》者”。金德建据此推定:“《史记》的《六国年表》纯然是以《秦记》的史料做骨干写成的。秦国的事迹,只见纪于《六国年表》里而不见于别篇,也正可以说明司马迁照录了《秦记》中原有的文字。”[11]《〈秦记〉考征》(P415-423)司马迁痛惜诸侯史记之不存,“独有《秦记》,又不载日月,其文略不具”。《秦记》可能除了时间记录不很详尽以及文字“略不具”而外,又存在记录“奇怪”和叙事“不经”的特点。  《太平御览》卷六八○引挚虞《决疑录要》注说到《秦记》:“世祖武皇帝因会问侍臣曰:‘旄头之义何谓耶?’侍中彭权对曰:‘《秦记》云:国有奇怪,触山截水,无不崩溃,唯畏旄头。故使虎士服之,卫至尊也。’中书令张华言:‘有是言而事不经。臣以为壮士之怒,发踊冲冠,义取于此也。’”我们今天已经无法看到《秦记》的原貌,从挚虞《决疑录要》注的这段内容可以推知,这部秦人撰著的史书中,可能确有言“奇怪”而语颇“不经”的记载。

  《秦记》不免“奇怪”“不经”的撰述风格,也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司马迁对于秦史的记录。秦史记录中“四十六日”的重复出现,给人以神秘印象,是否也是这种影响的表现呢?关于长平之战的记录当据《秦记》。宋义事及子婴事很可能是司马迁根据其他资料亲自写述。秦史中的这三次重大事件,竟然都明确以“四十六日”的时间标号相重复,如果说完全是巧合,恐怕难以令人信服。这种叙事特点,或许存在某种较深层的文化背景。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象牙塔 2008-10-20 02:34:08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文摘]隐喻式命名与经济性原则
下一条: ·传媒研究的文化转向
   相关链接
·[于玉蓉]《史记》体例之数的神话学新探·[于玉蓉]《史记》感生神话的生成谱系与意蕴变迁
·[田天]座次的写法·[张勃]介子推传说的演变及其文化意义
·[薛引生]流传二千多年的经典民俗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4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2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