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媒体报道|中国民俗学会成立四十周年纪念大会暨2023年年会   ·中国民俗学会成立四十周年纪念大会暨2023年年会召开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成立四十周年纪念大会暨2023年年会开幕词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口头传统

首页民俗学专题口头传统

[高荷红]何为“满—通古斯语族史诗”?
  作者:高荷红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23-09-26 | 点击数:13330
 

  二、跨界民族的史诗

  鄂伦春、鄂温克与埃文基人为中俄跨界民族,赫哲与那乃人为中俄跨界民族。近年来,因多位学者的热心译介,学界对埃文基人、那乃人的史诗之名及文本有了初步了解。

  首先,史诗称谓。张嘉宾将埃文基人史诗称之为“尼姆嘎堪”或“尼姆干堪”,白杉在译著《西伯利亚鄂温克民间故事和史诗》中将其翻译为“尼玛堪”,李颖在博士论文中称之为“尼姆恩加堪”。李颖提到该词词根有智慧、萨满的意思,在参照前人翻译的基础上,并根据西里尔语字母与汉语音译的对应规则,将其统一为“尼姆恩加堪”。笔者更认同“尼姆恩加堪”。关于那乃人的史诗,张嘉宾、徐昌翰、张松等学者一致将其翻译为“尼格曼”。

  其次,埃文基人和那乃人史诗的文本情况。据统计,埃文基史诗有40余部,目前翻译成中文的有三部,即《力大的索达尼勇士》《纽恩古尔莫克祖母和她的子孙们》以及《德沃尔沃》(节选)。按照时间先后顺序,笔者将埃文基人的史诗篇目排列如下:

  1775年,伊·格奥尔吉著《通古斯的故事》;1936年,瓦西里耶维奇著《埃文基(通古斯民间文学资料集)》,其中史诗有《索都·索尔旦措·索勒达尼》《基利德纳坎“灵巧的人”》《中间世界的乌姆斯尼江》《尼玛堪》;1966年,瓦西里耶维奇著《埃文基历史上的民间文学:英雄故事和传说》,其中史诗篇目12个;1971年,罗曼诺娃与梅列叶娃著《雅库特埃文基民间文学》,其中有《伊尔基斯莫姜勇士》《孤儿纽恩古尔莫克》《勇士达姆纳尼和交罗玛交奴伊甘》等19个史诗篇目;1990年,梅列叶娃著《远东西伯利亚文学集—埃文基英雄故事》,其中史诗有《力大的索达尼勇士》《衣饰华丽无比的勇士德沃尔钦》;2003年,瓦尔拉莫夫夫妇著《东部埃文基的英雄故事》,其中史诗有《奇纳那伊谢——埃文基人的祖先》《多尔加纳伊》《门葛伦加—勇士》《孤单单一个人出生的乌姆斯利孔勇士》《加尔巴利钦》《伟大的埃利内加勇士》《哥哥奥尔多内加和他的妹妹纽古尔莫克和乌妮亚普图科》;2008年出版了《埃文基英雄故事的类型》,其中史诗有《纽古尔莫克老奶奶》;2013年,梅列叶娃著《中间世界的多尔甘敦》,其中最长的史诗16060行。

  关于那乃人的宁格曼,《四十岁的哥哥和他的浣熊妻子》仅有其名,具体内容并无介绍。另有部分那乃人“宁格曼”篇目被翻译,其中“木都厄莫日根”“阿尔哈·奥迪努莫日根”“科皮阿鲁莫日根”“莫日根”“老头哈拉通”“嘎利尔丹和嘎尔毕尔丹”“看家狗莫日根”“野猪的儿子”“勇敢的莫日根的儿子”“勇士—男孩”“兄弟中的小弟弟”“两兄弟”“女仆的弟弟”“菜园主的女儿”应为英雄故事。

  由此,鄂温克族、埃文基人、那乃人的史诗都已进入学术讨论话题。

  三、“满—通古斯语族史诗”称谓及研究概况

  在漫长的岁月中,“满—通古斯语族史诗”并未以史诗的样貌出现,多以该民族的独特称谓为世人所知,这些从不同民族独立发展出来的叙事传统形成一定影响后,又形成聚合的力量,在该族群世世代代口耳相传。2006年,赫哲族“伊玛堪”与鄂伦春族“摩苏昆”作为“曲艺”、满族说部作为“民间文学”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目前这些项目都有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从文字和影像资料来看,“伊玛堪”“摩苏昆”的演述场域、生境和文化生态系统曾经是鲜活的,现在却很难看到现场史诗演述。六个族群的史诗称谓及研究概况如下:

  1.满族“窝车库乌勒本”

  “窝车库乌勒本”为满族说部之一类,另两类为“巴图鲁乌勒本”“包衣乌勒本”。“窝车库乌勒本”主要文本有《天宫大战》《乌布西奔妈妈》《奥都妈妈》《恩切布库》《西林安班玛发》《尼山萨满》。通过文本研究发现,萨满教对满族文化的影响很深,满族说部的很多文本尤其是“窝车库乌勒本”仅在萨满之间秘传,很难为萨满之外的群体知晓。若萨满祭祀中断,就会使该说部陷入失传困境。

  2.赫哲族“伊玛堪”

  “伊玛堪”最早记录于凌纯声所著《松花江下游的赫哲族》,学界公认其中的14则故事为“伊玛堪”的散体叙事。《葛门主格格》《木竹林》《木杜里》《莫土格格》《满斗》《什尔大如》《阿尔奇五》《香草》《萨里比五》《沙日奇五》《亚热勾》《西热勾》《武步奇五》《土如高》《杜布秀》为英雄故事。《葛门主格格》后以《坎特莫日根》之名继续传承,《木竹林》《木杜里》《莫土格格》《满斗》都有相同名字的“伊玛堪”。之后在20世纪50年代民族识别、80年代开始的民间文学“三套集成”的搜集整理及21世纪初非物质文化遗产浪潮的席卷下,“伊玛堪”引起了诸多学者的关注,其独特的说唱方式也引发了多方讨论。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急需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申报表如此界定“伊玛堪”:赫哲族独有的以赫哲语表现的民间口头说唱艺术,历史悠久,世代传承。说唱内容包括赫哲族历史上的英雄故事、萨满求神、渔猎生活、风俗人情和爱情故事等,具有鲜明的渔猎文化和地域特征。

  3.鄂伦春族“摩苏昆”

  “摩苏昆”是“说一段唱一段,说唱结合”的叙事诗。“摩苏昆是一种以宣讲鄂伦春古史幻想性人物征战复仇、除魔除害等英雄业绩为主,兼有讲唱两种成分的多段体长诗的民族称谓。”从已出版的35部“摩苏昆”中,我们认为以动植物为主角的说唱文学不是史诗,而以“莫日根”命名的文本中也只有“基础篇目”《英雄格帕欠》(或《格帕欠莫日根》)《波尔卡内莫日根》《布提哈莫日根》(或《布格提哈莫日根》),《集成》中《波尔克额列莫日根》《吴达内莫日根》《格尔帕内莫日根》(之一二)具有英雄史诗的典型特征,最能代表“摩苏昆”史诗内容的古老性质。英雄史诗普遍采用宏大的篇章来描述英雄与蟒猊之间的严酷冲突,从根本上再现了原始人类与自然之间的矛盾,从而把作品的情节产生背景推向更为遥远、洪荒的古老年代。

  此外,还有一部分“摩苏昆”仅存篇名或梗概片段,如《波尔卡内莫日根》《姆格提汗莫日根》《布古德勒格吉尔莫日根》《冒日达汗莫日根》等。

  4.鄂温克族史诗

  苏联学者瓦西里维奇所著的《鄂温克人》提到鄂温克族中曾有过鸿篇巨制的说唱故事、英雄史诗——“尼玛罕”。在《鄂温克族文学》中,“但史诗有英雄意义的故事需要唱着叙述,通过背诵或唱,用第一人称表达英雄说的话。唱完英雄的话语,讲故事的人重复,然后听众也跟着一起唱起来。通常在天黑后才讲故事,通常讲一通宵。有时对很长的经历的叙述一夜不能完成,所以,第二天晚上继续讲。”鄂温克与埃文基人为中俄跨界民族,我们猜测这里所讲的应该是埃文基人的史诗样式,确切的证据需要结合原文。

  鄂温克族有“扎恩达勒”(民歌)、“努勒给仁”(舞蹈)和各类说唱词——“伊垫根乌春”(词歌)、“讷咩兰”(说唱词)、“尼木哈西仁”(哀词)、祝福词等文学形式。“乌奴勒”(乌奴勒其乐仁)和“尼木哈西仁”虽然都指故事,但给活着的人讲故事叫“乌奴勒其乐仁”,给死去的人讲唱故事叫“尼木哈西仁”。“尼木哈西仁”既有讲故事的含义,又有说唱的含义,其名词形式即为“尼玛罕”或“尼姆阿坎”“尼玛嘎坎”。乌奴勒其乐仁亦含讲唱成分。

  5.埃文基“尼姆恩加堪”

  雅库特地区和阿穆尔地区的埃文基人将这一文学形式叫作“尼姆恩加堪”,萨哈连地区称其为“尼玛堪”,后贝加尔地区称为“乌勒古尔”,其他群体把神话、英雄故事、史诗和其他所有的故事统称为“尼姆恩加堪”。“尼姆恩加堪”分讲唱和讲述两种形式,讲唱的“尼姆恩加堪”是埃文基人的史诗。

  “尼姆恩加堪”包括四个文学体裁:(1)神话,讲述天地、上界、下界、人、动物和萨满的起源或记述生产的起源;(2)童话,以动物童话为主,如狐狸、熊,还有儿童童话;(3)英雄传说,夹叙夹唱,讲述时一般内容是不容许更改的,讲述人要牢记先人们的居所、生活、迁徙以及与外族的交往;(4)氏族传说,以讲述传承,不播有唱段,在内容上不容许杜撰,有时讲述人要说出主人公的整个身世来。氏族传说主要讲述氏族间的往来和冲突,冲突的原因往往是因为妇女和婚姻,也有的是由于血亲复仇。

  6.那乃“宁格曼”

  那乃民间文学包括以下几种形式:(1)关于世界、大地、人类起源与宇宙起源的神话;(2)关于个别的山、岩石、湖泊、河湾等事物的起源及病因神话;(3)关于火、水、森林等大自然的“主宰”以及个别地方和某些种类动物的“主宰”神话;(4)图腾神话;(5)关于某些事情对自然、天气、对人和动物的行为产生影响的神话;(6)萨满神话;(7)关于冥界的神话;(8)向神灵的各种祈祷和祝愿;(9)哀歌;(10)史诗,包括对莫日根(英雄)和福晋(女英雄)功绩的讲述;(11)故事;(12)借自外族的故事,那乃人称为说胡力,等等。前七种都为神话。宁格曼可以分为若干组:莫日根英雄内容的宁格曼;福晋奇遇的宁格曼;各种动物传奇的宁格曼以及保存着神话内容的宁格曼。上述文学形式大部分都可被称为“宁格曼”,大多数神话是宁格曼,但氏族起源神话除外;所有具有民族特征的作品和故事也是宁格曼。

  总的来看,对满—通古斯语族各族群间史诗的研究很不平衡,国内以赫哲族“伊玛堪”影响最大,自20世纪30年代凌纯声调研起,历经百年持续不断地得到学者的关注,文本搜集得很充分,研究梯队一直未曾中断。20世纪中叶,马名超带领团队踏遍黑龙江省,完成学术论文集《马名超民俗学论集》,为该区域赫哲族“伊玛堪”和鄂伦春族“摩苏昆”研究提供了珍贵的学术资料。鄂伦春族“摩苏昆”研究从20世纪70年代起,在孟淑珍等本民族学者的努力下,从搜集、翻译史诗到研究史诗,付出了很多心血。满族“窝车库乌勒本”研究中,主要论著有《〈乌布西奔妈妈〉研究》(郭淑云,2013)《满族说部“窝车库乌勒本”研究》(高荷红,2019),其他尚未形成体系。“鄂温克民间韵文,除有其独自的民族传统外,也在文化交往中与其周围的兄弟民族相互影响,特别是受到蒙古族韵语文学的影响。”伊兰琪的《鄂温克族史诗探究——〈宝日勒岱莫日根〉与〈力大的索达尼勇士〉比较研究》(中央民族大学,2016)是首篇专题研究论文。关于埃文基人史诗,张嘉宾曾撰文《埃文基人的“尼姆嘎堪”与赫哲人的“伊玛堪”》(1996)比较了两个族群史诗的特质。2009年,白杉翻译了两部埃文基史诗《力大的索达尼勇士》和《纽恩古尔莫克祖母和她的子孙们》,还翻译了安·尼·梅列叶娃的《西伯利亚鄂温克尼玛堪概述》;李颖在其博士论文《俄罗斯较少民族埃文基史诗研究——以〈衣饰华丽力大无穷的勇士德沃尔钦〉为例》中以特定史诗为例阐释其母题和形象,史诗的艺术特色及当代传承。对那乃“宁格曼”的研究,国内多位学者曾译介过研究论文,更有多位学者探讨这一文类与伊玛堪的关系。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程浩芯】

上一条: ·[丁晓辉]俗语故事化与故事俗语化
下一条: ·[鞠熙]狐仙故事与北京城的宇宙论意义
   相关链接
·[高荷红]满—通古斯语族史诗母题研究·中国撒拉族与中亚土库曼人
·布朗族:中国云南及东南亚地区最早的世居民族·鄂温克——生活在东北亚的古老民族
·塔吉克族:飞翔在中亚大地上的雄鹰·乌孜别克族:中亚人口最多的跨境民族
·哈尼族:联系中国与老越泰缅四国的纽带·彝族:跨境格局在渐行渐远
·珞巴族:见证时代变迁的古老民族·门巴族:从遥远的历史走来
·傈僳族:历史迁徙中的分散与凝聚·壮族:越南有“贝侬” 交流渐深入
·京族:中越两国经济和文化往来的重要纽带·哈萨克族:在欧亚地缘政治博弈中举足轻重
·独龙族:加快发展是境内外面临的共同课题·蒙古族:兼具历史和现实影响力的草原民族
·朝鲜族:影响东亚国际关系格局的重要民族·地缘政治视角下的柯尔克孜族
·苗族:源于中华大地,遍布世界各地·傣族:在东南亚国家及其相互交往中举足轻重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3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