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4年年会征文启事   ·第三届民俗学、民间文学全国高校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2024)预备通知   ·中国民俗学会成立四十周年纪念大会暨2023年年会召开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口头传统

首页民俗学专题口头传统

[陈岗龙]灰姑娘的两次婚姻
  作者:陈岗龙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21-09-03 | 点击数:11028
 

二、蒙古灰姑娘故事:两个系统

  目前,笔者搜集到31个文本(异文),足够系统地探讨世界各地蒙古民族中流传的灰姑娘故事(下面简称“蒙古灰姑娘故事”)。这些蒙古异文涵盖了灰姑娘故事的几个亚类型。文本中的Mon1、Mon2和Mon31是典型的AT510类型,而更多的蒙古异文是包括女主人公结婚以后被狠心的同父异母姊妹冒名顶替的“黑白新娘”情节的AT511与AT403结合的复合类型。虽然Mon6(《最小的姑娘》)和Mon16(《神马》)在我国内蒙古鄂尔多斯和青海流传,但“对父亲的爱像盐”这个类型似乎不是世界各地蒙古民族中流传的灰姑娘故事类型的主流。而讲述男主人公的受苦和冒险的灰姑娘故事类型,我们只见到Mon20一例。

  同一民族中流传的同一个故事,可能存在情节上的重大差异,也可能显示出故事流传具有两个不同的源头。通过对故事文本特征和流传地区的考察,笔者把这些蒙古灰姑娘故事文本分成了两个系统:一个是卫拉特和卡尔梅克的灰姑娘故事,与新疆其他民族中流传的灰姑娘故事和欧洲灰姑娘故事表现出高度的相似性;另一个系统是青海蒙古族中流传的灰姑娘故事,与藏族的灰姑娘故事属于一个传统。

  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的汉学家施文林(Wayne Schlepp)的《灰姑娘的故事在西藏》(Cinderella in Tibet)一文中详细研究了藏文《尸语故事》中的灰姑娘故事类型。这个藏文《尸语故事》是蒙古国学者呈·达木丁苏伦院士1962年公布的。呈·达木丁苏伦院士1962年公布的藏文《尸语故事》中第十一个故事叫《蟒古思妖婆欺骗姑娘唆使姑娘杀死亲生母亲后母亲的灵魂保护女儿向蟒古思母女报仇并让女儿当上可汗夫人的故事》,情节梗概如下:有母女俩和蟒古思妖婆母女俩。女儿到蟒古思妖婆家借火种,蟒古思妖婆唆使女儿杀死母亲后住到自己家。姑娘的母亲转生为蟒古思的一头奶牛,并给女儿各种好吃的食物。蟒古思妖婆的女儿放牛,奶牛在蟒古思女儿怀里拉屎。蟒古思妖婆杀死奶牛。姑娘按照奶牛吩咐,要了奶牛的四条腿、四只蹄子和一节肠子,埋到门槛下。可汗举行盛大聚会。母亲的灵魂变成鸽子飞来帮助女儿分种子。牛皮、蹄子和肠子变成华丽的衣服、靴子和腰带,姑娘穿上后去参加聚会。姑娘跑回家时把一只靴子掉到河里。可汗的牧马人捡到靴子并交给可汗儿子。可汗儿子凭靴寻人,与姑娘结婚。蟒古思女儿来探亲,把新娘推进湖里,害死了新娘,冒名顶替成了可汗夫人。姑娘的灵魂变成鸟,告诉可汗儿子自己的遭遇。救她的办法是把小鸟包在五色绸缎中,请僧人念诵七天的超度经。而且,女主人公还告诉可汗消灭蟒古思女儿的办法,在假王妃的座位下挖一个深坑,蟒古思女儿坐上去就会掉进坑里,然后倒进燃烧的炭火,女主人公复活后去蟒古思妖婆家并报了仇。

  从故事情节上看,青海蒙古族中流传的灰姑娘故事和藏族中流传的灰姑娘故事基本上和古老的书面故事一致,可以肯定藏文《尸语故事》中的这个故事是西藏、青海藏族和青海蒙古族中流传的灰姑娘故事的主要来源之一。但是,我们在喀尔喀蒙古(今蒙古国)没有发现口头流传的灰姑娘故事,而且藏文《尸语故事》中的这个异文也没有收入蒙古文《尸语故事》中。虽然喀尔喀蒙古族的喇嘛们能够读藏文《尸语故事》中的灰姑娘故事,但是并没有做出将其翻译成蒙古语传播的举动。而青海蒙古族中发现的几个异文,很可能是因为与藏族杂居而从藏族那里接受了这个异文。

  从以上文本梳理和情节分析中,可见青海蒙古族和藏族的灰姑娘故事应该是同源的,情节中包含两个回合:第一个回合里灰姑娘试穿鞋子,与王子结婚,即普罗普理论中的“考验”。第一个回合中灰姑娘跟王子结婚,则完成了完整的婚礼。第二个回合,灰姑娘被继母用钢针杀死,这是“伤害”,而不是普通的“考验”。灰姑娘被杀死以后变成鸟,再变成其他的东西,最后复活,在容器里面被发现,与丈夫团聚。在青海蒙古族和藏族的这些灰姑娘故事当中,这两个回合的情节都是完整的,形成下图(图1):

图1 青海蒙古族和藏族灰姑娘故事

  第二个系统是国内新疆卫拉特和国外卡尔梅克的文本,它们也是AT511和AT403类型“结合”的故事。例如异文《受继母虐待的孤女》,可汗的儿子打猎的时候,见到放牛的灰姑娘,爱上灰姑娘,到灰姑娘家求婚。继母答应了,说好第二天把新娘送过去,结果后母把灰姑娘推到湖里杀死,然后让自己的女儿冒充新娘,与可汗的儿子结婚。灰姑娘被杀死以后变成其他动物,她的姐妹不断伤害她,最后灰姑娘复活。

  异文《拉糖蜜的青牛》中,妖婆送新娘的路上用食物交换了女主人公的两只眼睛,把双目失明的女主人公推进枯井里,然后让自己的女儿顶替新娘,和可汗的儿子结了婚。有对老夫妇救出了女主人公,女主人公用金戒指换回了自己的双眼。后来,可汗的儿子打猎来到老夫妇家,见到了自己真正的妻子,听到了她的遭遇。可汗的儿子惩罚了妖婆的女儿,和妻子团聚过上了幸福生活。

  异文《黑心的后果》中,继母答应去送新娘瑙高丽,她带着瑙高丽和自己的亲生女儿背着三袋干粮去可汗的儿子家。在路上,继母及其女儿先吃完了瑙高丽的干粮,等瑙高丽想要吃她们的干粮,继母就提出用瑙高丽的眼睛换食物的要求。瑙高丽把两只眼睛挖出来换了食物,并且继母还逼着瑙高丽说出了她的灵魂在大海中大鱼的肝里。狠心的继母让双目失明的瑙高丽掉进沙漠里的枯井之后就带着亲生女儿查嘎丽来到可汗的家,让自己女儿做了新娘。最后,瑙高丽遇到善良的老人,老人锻造了一把蒙古刀,瑙高丽编织了漂亮的刀鞘,老人的儿子用这把刀换回了继母女儿查嘎丽手中的瑙高丽的那双眼珠。

  从情节上看,卡尔梅克的《受继母虐待的孤女》、新疆卫拉特的《拉糖蜜的青牛》《黑心的后果》、内蒙古阿拉善的《查嘎黛和瑙高黛》都属于同一个叙事系统。阿拉善的故事与卫拉特的故事从故事情节到故事主人公的名字都高度一致,这使我们做出阿拉善的故事与卫拉特故事具有共同来源的猜测。阿拉善的故事很可能是东迁的额济纳土尔扈特从原来的地方带来的,因此才与新疆卫拉特的故事保持着高度的一致。那么,这些相同的故事是从卡尔梅克人从欧洲回来的时候带回来的吗?如果确实是在他们去欧洲的时候将故事从新疆带了过去,那么这个故事源头可能就更古老。但目前我们的故事文本是有限的,对故事的准确源头还无法做出准确的判断。

  如果卫拉特蒙古人把灰姑娘的故事从新疆带到欧洲的假设成立,那么这个系统的灰姑娘故事传统就相当悠久,它涉及额济纳土尔扈特、西迁的土尔扈特及卡尔梅克和新疆的土尔扈特,这些人群中都保持着这一同样的故事传统。而且,食物换眼睛的母题还常见于和卫拉特蒙古关系密切的新疆其他民族灰姑娘故事中。

  由此可见,卡尔梅克和卫拉特故事中普遍存在两个回合:第一个回合里,继母害死灰姑娘或者弄瞎她的眼睛,让自己的女儿冒名顶替做了新娘。此时伤害已经出现了,因此第一个回合中不存在灰姑娘的完整婚姻。第二个回合里,灰姑娘最终恢复人形并与丈夫团聚,她本人才获得真正的婚姻,形成下图(图2):

图2 卡尔梅克和卫拉特灰姑娘故事

  综上所述,两个系统的灰姑娘故事中都包含着两个回合,但是青海蒙古族和藏族故事系统中,第一个回合中灰姑娘获得婚姻,第二个回合中被害再复活;卡尔梅克和卫拉特故事系统中,第一个回合里灰姑娘被害、被冒名顶替,自己并未成功结婚,第二个回合里灰姑娘最终复活才与丈夫团聚。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贾志杰】

上一条: ·[万建中]构建以“讲述”为中心的故事学范式
下一条: ·[王宪昭]神话的虚构并非历史的虚无
   相关链接
·[郭倩倩]叶限故事海外研究·[陈阳]闽南农村婚姻仪式的礼物流动与亲属实践
·民间叙事研究经典系列讲座 | 刘魁立先生讲授“民间叙事的形态研究”·[梁奇]匡卫与敷演:虞舜逃生的故事学阐释
·[郭倩倩]中国故事形态学的研究向度·[周争艳]民间文学遭遇形式论——普罗普的故事分类方案
·[石子萱]试析普罗普的“回合”概念·[钱寅]论礼俗传统中祭祀与婚姻的关系
·[施爱东]民间文学的共时研究·“普罗普故事形态学与中国阿尔泰语系民族魔法故事比较研究学术研讨会”顺利召开
·[王优]浅探汉族传统婚姻仪礼的历史流变·[张举文]民俗中没有母题而有象征
·第十七届亚细亚民间叙事文学学会“亚洲灰姑娘故事”国际学术研讨会邀请函·[八木透 晁汐]民俗学中婚姻问题研究的回顾与展望
·[王蔚]浅议彝族“灰姑娘型”故事母题特征·[李渊源]1958—1983中国乡村社会婚姻礼俗变迁探微
·[覃丽芳]越南泰族的传统婚育习俗及文化蕴含·[王小健]以《仪礼·丧服》论周代亲属称谓的几个问题
·[周福岩]民间故事研究的方法论·[陶自祥]高额彩礼:理解农村代内剥削现象的一种视角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4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2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