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首届民俗学、民间文学全国高校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 在复旦大学举行   ·高校民俗学、民间文学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即将开班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征文启事——乡村振兴与民俗文化可持续发展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口头传统

首页民俗学专题口头传统

[游自荧]灾难、传说和信仰的互动:日常政治与人神互惠
  作者:游自荧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21-01-02 | 点击数:4718
 

三 下冰雹的传说

  笔者于2007年跟随刘魁立、陈泳超等第一次参加并记录“接姑姑”和“送姑姑”的仪式活动,后来在2012年夏天和2013年春夏返回洪洞做博士论文的田野调查。笔者的个案研究重点考察的是当地传统传承、变迁和再生产的动态过程。在做田野调查的过程中,笔者经常听到各种有关“姑姑”的灵验传说,其中下冰雹的传说是其中影响比较大的一个。据说有一年,因为某种情况,农历四月二十八“送姑姑”的日期被提前了十天,结果当天就下起了冰雹。这个传说在历山学者李学智的手稿中有详细论述:

  谈到拍电视,有件奇事我须谈一下:四月二十八的电视,理应依俗按时拍摄,因为我考虑到,这年的四月二十八,正是夏收大忙之际,唯恐影响拍摄效果,所以我和羊獬亲戚商量,提前了十天。

  拍摄的这一天,历山接娘娘的队伍,从羊獬起身时,还是晴空万里,没有一丝阴云,到了中途,乌云乍起,一场暴风带来了罕见的大冰雹,一霎时劈劈啪啪地把人们打得四分五散。

  大约十余分钟,风休雹停,人们才又从四面八方聚在一起,又搞起了锣鼓,威风凛凛地按原路回到历山。

  第二天奇闻四起,人们都说接娘娘路径的十二个村庄的小麦,被冰雹打得赶了毡,全部倒伏,可是这些村的邻壤各村,地与地接壤,没有损伤一穗,就是伤害了和走亲习俗相关的这些村庄。为什么呢?道理是这样的,四月二十八是帝尧圣诞,为什么二位娘娘住了娘家,非到四月二十八才回婆家呢?就是要等到四月二十八,给她们的父亲帝尧做完寿才回历山。这一年提前了十天,四月二十八就接她们回婆家,伤害了二位娘娘为父亲做寿的孝心,所以二位娘娘非常气愤,下冰雹给了历山人应得的惩罚。那为什么沿路各村都受雹灾呢?因为改日子和这些村人商量,没有一家反对的,所以一律治罪。

  这件事风声很大,从政府到民间,人尽皆知,直到现在时有议论。羊獬、历山人也接受了教训,对传承习俗再也不敢有违了。

  正如李学智所说,这个传说在洪洞几乎人尽皆知,而下冰雹也被村民当成是二位女神对当地人更改仪式日期的惩罚。冰雹灾害之后,羊獬人和历山人就再也没有更改过仪式日期,后面就一直按照约定俗成的惯习来。有关下冰雹的时间,李说他记不大清了,可能是在1989年。李提到的电视纪录片实际是《内陆九三》,该片主要记录了1993年内陆(山西省及与山西省交界的几个省)人民的日常生活。这部电视纪录片一共有21集,由山西十几位作家撰稿、山西电视台拍摄,报告文学作家赵瑜担任策划、总撰稿、导演和主持人。这部纪录片于1994年在山西电视台播出,其中有一集就是介绍“接姑姑”。如果李的回忆属实,那下冰雹的时间就可能是在1993年,也就是《内陆九三》拍摄的时间。从1993年到2012年我返回洪洞做田野调查,差不多有二十年的时间。在这二十年的时间里,下冰雹的传说被村民们反复提及并讲述,所以笔者在做田野调查的时候仍然会经常听到这个传说。而且这个传说确实对村民的仪式实践具有一定的约束力,至少到现在,历山人每年都是农历四月二十八将娥皇和女英的神像接回历山的娘娘庙。

  早期的民俗学家通常将传说理解为客观上不真实的故事但却被讲述者信以为真,传说研究的集大成者美国民俗学家琳达·德(Linda Dégh)驳斥了这一看法,并强调说:“故事的真实性并不能成为判断它是否为传说的依据……我们可以把奇异的故事称为传说,不论它们是否客观真实存在。”卡尔·林达尔将美国学者们对传说的界定归纳为:“传说在本质上是一个有关信仰的争论,呈现出我们冲突的信念,有关什么是可能的,什么是可信的,什么是正确的。”通过对卡特里娜飓风传说的研究,林达尔强调说:“灾难传说可能没有报道真实情况,但是它们是一种重要的本土工具,帮助讲故事的人说明他们对当下社会秩序的看法,帮助他们的社区寻求符合他们信念的解释。”同样地,笔者在山西洪洞记录的灾难传说并不一定会被听众相信是真实的,但它们是当地人表达其观念、信仰和感受的重要工具。这些传说不仅是有关信仰的论争,也是有关当地人传统实践和身份认同的论争。

四 旱灾传说和神灵的惩罚

  下冰雹的传说与笔者在洪洞听到的另一则旱灾传说比较类似,这个旱灾传说与离羊獬不远的北羊村的牛王庙有关。根据碑文记载,北羊村的牛王庙始建于1014年,离现在差不多有一千多年的时间。根据传说,北宋年间,金朝铁骑挥师南下,先后攻陷大同、太原,一路直逼平阳,也就是现在的临汾。当时正是秋收种麦的时候,宋朝军队的战马忽然遭遇瘟疫,无法出征抗敌。民间的耕牛也同时遭遇瘟疫,卧槽不起。后来,朝廷急派三名使臣赶赴第一线,经过他们的不懈努力,最终消除了瘟疫。当地人为了感谢三位救世能人,于是建庙祭祀。根据重修碑文记载,北羊村的牛王庙在1940年毁于抗日战争的战火,后来在2000年重修,并在2004年修缮。牛王庙以每年农历四月初十牛王圣诞庙会闻名乡里,每年这个时候,村民社首聚在一起,一起举办历时八天的祭祀活动,吸引了省内外众多民众的参与。因为牛王庙的盛名和庙会的红火,洪洞县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在2012年想将其申报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当地有一位生意人愿意投资上百万元重建牛王庙,但他要求必须将旧有的庙宇全部拆除。于是,当地政府接受了他的建议,并在2012年6月27日举行了盛大的奠基仪式。笔者因为当天想约见非遗中心的负责人,就去了牛王庙;但去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奠基仪式已经结束,旧有的庙宇和石碑都不见踪影。盛大的广场只留下一个巨大的推土机,还有两个大坑。笔者是几天之前才参观过牛王庙,并用照片记录了石碑的碑文。一下子什么都没有了,笔者立马感觉万箭穿心,可一时又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感受。几个星期之后,村子里的一位朋友告诉笔者,那年夏天羊獬村和北羊村都遭遇了干旱,附近的村子都下了雨,就是这两个毗邻的村子没有下雨。于是村民们盛传,当地遭遇干旱是因为牛王庙里的牛王生了气,他生气有人把他的旧庙给拆了,于是降下旱灾以示惩罚。

  从古至今,在世界很多地方,灾难常常被认为是神灵对人类的惩罚。在《旧约》诺亚方舟神话中,洪水是上帝对人类违背信仰的惩罚。在中国各民族神话和史诗中,经常有天神要惩罚人类而发洪水的叙述。彝族《查姆》《梅葛》《阿细的先基》、傣族《巴塔麻嘎捧尚罗》、仡佬族《十二段经》、黎族《褪祷跑》、纳西族《创世纪》、苗族《苗族古歌》、瑶族《盘王歌》、壮族《布伯》、布依族《赛胡细妹造人烟》、侗族《侗族祖先哪里来》、土家族《摆手歌》等都有类似的叙事。在这些故事中,神灵对人类不道德的行为施加惩罚,于是发起了洪水的灾难。往往有一对兄妹因为心善或其他原因救助了神灵,神灵为表达感激之情就指点他们在洪水到来时躲在葫芦或其他东西里。之后,他们安然躲过洪水,后来神灵要求他们结成夫妻,繁衍人类,于是他们经过滚磨叠磨、抛线穿针或点火合烟等方式请示天意。种种迹象都表明,他们应该在一起。于是,他们便根据天意结成夫妻。结婚之后,女人生下肉团,剁碎之后散开的各个部分成为各个民族的祖先。在汉族神话中,民间流传的伏羲和女娲的神话也有类似的情节。在这些故事中的洪水灾难往往是神灵对人类不道德行为的惩罚,比如,有的人不讲道理、吵架打架、不顾他人死活,有的人公开触犯神灵,有的人好吃懒做、浪费粮食等。杨利慧认为:“‘灾难源于上天(天神)对人类不义的道德和行为施加的惩罚’的观念由来已久。这类观念反映出中国人‘天人合一’的宇宙观:人与自然万物可以相连通、相互感应,天能预示灾祥,干预人事;人的行为也能感应上天。直到今天,这样的观念一直构成了中国人的灾害伦理观的重要内容:人的不当行为能为上天所感知,并降下灾害以示惩戒;人通过修身正己,便可以化解灾祸,遇难成祥;唯有心地善良的人能在大灾难中得救。”除了“天人合一”的思想,这些灾难神话和传说中也体现出人神互惠的逻辑,而这与普通民众的信仰实践密切相关。人神互惠的逻辑不仅在活态的灾难传说中有所体现,在传世文献记录的传说中也有清晰的反映。下文,笔者通过对《夷坚志》中类似记载的分析,探讨灾难传说中体现出来的民众所秉信的人神互惠之逻辑。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贾志杰】

上一条: ·[刘亚虎]中国“姓”“种”“精”“魂”话语体系与族源神话
下一条: ·[孙正国]武汉大禹神话园群雕叙事伦理研究
   相关链接
·[吕韶钧 彭芳]老龄化社会中的“健康信仰”与“健康生活”·[游自荧]从洪水神话到洪水叙事
·邱运华:扎根中华文明史,构建中国庙会学术话语·[何扬飞]农村老人宗教信仰状况
·苗族:顺着日落的方向走·[郭冰庐]马坊牛王会文化共同体民间宗教信仰祀神社事活动田野考察报告
·[何其敏]民族民间信仰研究的视角和意义·[杨杰宏]跨境民族的宗教信仰与口头传统关系
·“财神庙”上市遭质疑 搞文化产业应尊重宗教信仰·汉墓壁画展现汉代宗教信仰体系
·龙年春节:各地宗教寺庙速写·记者调查:被承包的“信仰”
·[陈永香]彝族伙头制与宗教信仰·[李乔]福建宗教信仰与固始入闽密不可分
·[彭雪芳]加拿大土著民族的汗屋仪式·[吴占柱]黑龙江柯尔克孜族的宗教信仰
·[周越]“做宗教”的模式·[雷翔]梯玛世家
·[杨鹏]汉高祖刘邦的宗教信仰是什么?·杨鹏:中国信仰精神的源头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1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