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第三届民俗学、民间文学全国高校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拟录取学员名单公告   ·会议通知:“日常生活及其超越——民俗学/民间文学的对象与伦理关切”学术研讨会   ·中国民俗学会2024年年会征文启事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中国实践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民俗生活世界

首页民俗与文化民俗生活世界

[郑威]社会记忆:民族文学作为族群叙事文本
——以瑶族创世古歌《密洛陀》的族群认同功能为例
  作者:郑威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0-06-04 | 点击数:15219
 

 

[摘要]在当代社会文化人类学的研究中,“认同”(identity)研究成了近几十年来最“热”、最重要的问题之一,“认同理论”在很短的时间内广泛地为其他人文社会科学所借鉴和应用,批评理论也不例外。民族文学作为族群认同的一个文化载体,为族群的自我认同提供了基础,诸如归属感、表达记忆的文本和认同共同的祖先等等。瑶族创世古歌《密洛陀》,包含有“一个族群的自我认同的多要素”,它同时对布努瑶族群、族群历史、族群认同和族群边界进行了建构和解释,并将族群、族群历史、族群认同和族群边界聚合为一个有机的整体,不断强化着族群中族民的认同和归属意识。 

在当代社会文化人类学的研究中,“认同”(identity)研究成了近几十年来最“热”、最重要的问题之一,而且包含了明显的政治性因素。事实上,每一个人在社会里无不包含着大量的“认同”问题和事项。一个人初识他人,通常在“打交道”的开始阶段也是通过询问、寻找、交流、判断和确认双方的“认同点”,包括同一个国家的人、乡党、“本家”(同姓)、同学、校友、同行、同业、同信仰……。在当今社会中,个人的性别、年龄、政治倾向、所属党派、种族、阶层、职业、经济状况、受教育程度,甚至兴趣爱好等都可以成为认同的依据;而且它广泛地与社会各个方面联系在一起,成为人文社会科学中最炙手可热的一个话题。人们平时所说的“某某族”带有明显的一个时代政治管理和行政划分的需要,进行民族识别和身份确认也多从这个角度切入,因而具有浓郁的政治色彩。
 
一、人类学“族群认同”理论略述
 
人类学在所谓的“认同”研究中,又以“族群认同”(ethnic identity)为重。族群认同指的就是族群身份的确认。关于族群(ethnic groups)的概念,以马克斯•韦伯(Max weber)所下的定义最为流行,他有一篇较短的文章,题目就是《族群》(The Ethnic Group),该文说,“如果那些人类的群体对他们共同的世系抱有一种主观的信念,或者是因为体质类型、文化的相似,或者是因为对殖民和移民的历史有共同的记忆,这种信念对于非亲属社区关系的延续是至关重要的,那么,这种群体就被称为族群。”① 
自从挪威著名人类学家弗雷德里克•巴斯(Fredrik bath)编撰《族群与边界》(Ethnic groups and boundaries)之后,人类学家们认识到族群的意义不是关于社会生活或人类个性的某种基本事实,而是一种社会建构物(social construction),是社会构拟于某一人群的边界制度。族群是一个共同体,内部成员坚信他们共享的历史、文化或族源,这种共享的载体并非历史本身,而是他们拥有的共同的记忆(shared memories)。
 “族群”这一个概念看上去与“民族”很相似。可是,什么又属于一个民族呢?是否同属于一个国家的人就是一个民族呢?我们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说是,是因为现代国家基本的表述单位是公认的“民族-国家”(Nation-State),比如,中国人可以同属于“中华民族”。按照安德森的说法,“民族-国家”中的“民族单位”和“民族范式”属于“想象的共同体”。②说不是,是因为族群需要通过对共同传承的文化依据进行确认。在我国,特别是在1949年解放以来到上世纪七十年代末这一个历史时期,辨别和识别一个民族的根据主要是采用斯大林的“四要素说”,即包括共同的语言、共同的生产方式、共同的心理素质,共同的地理环境等进行确认。其实,在今天看来一个民族的认同依据还不止于此,还可以有诸如“共同的祖先”,“共同的政治诉求”等。当然,这些东西是可以“建构”和“制造”的,比如“龙的传人”、“炎黄子孙”等;也可以通过政治权力化方式进行“共同的认同”。但在实际生活中能否达到这样具有高度一致的政治性要求和期待则是另外一回事。往往那样的政治性认同与某一个特定的群体在现实生活中的利益不直接发生关系,或者发生较小的关系,或者发生相抵触的情况。③
在人类学族群理论当中,最有代表性的族群认同当属所谓的“根基说”(亦指“原生论”,Primordialisms)与“情境说”(亦指“工具论”)两种观点。“根基论”的基本主张是把族群看作人类的一个“自然单位”,血缘、亲族、信仰、语言、地缘等成为将一个族群内部的人民凝聚在一起的“原生纽带”(primordial ties)。族群认同即是在这样的基础上产生和延伸出来的一种内聚外斥的力量,每一个人都归属于某一个特定的民族或族群。由于有一系列可以直接认为根据的东西,人与人、群体与群体之间的关系便事实上一层一层往外推移。但是,“根基论”经常误将造成现实的外部形态的依据都归结为它的作用。换言之,在很多的情况下,人们所进行的认同依据和标准并不以血缘、亲族、语言、信仰等为条件。那么,又以什么为根据呢?简单地说,就是根据某一个特定情境中的策略性利益为准则。这也就是族群理论中的另一派主张,即所谓的“情境论”。“情境论”基本上是基于理性判断做出的归纳。在现实生活中,人们会在某一个具体的环境中以获得最大的利益作为最终的认同根据。虽然“情境论”者并不排斥原生纽带,乃是因为它可以成为在某一个特殊的情境中作为利益驱使的力量。也就是说,一切可以赖以为据的都可以成为人们达到利益的“工具”。在这样一个圭臬的作用下,除了“原生纽带”可以作为一种力量和资源以外,还有其他多种因素和力量可以成其资源,比如政党、阶级、阶层、性别、年龄、行业、兴趣等。当然,在这个意义上,“族群”便不是狭义的以血缘、亲属、宗族、家族或者氏族为背景的“族群”了。所以,“情境论”者认为,所谓的“族群认同”事实上具有多重性质,它会随着具体的情境变化而发生变化——做出认同上的改变。此外,族群认同在面临多重复杂因素交织的时候,其“族群认同”也会出现多条“边界”(boundaries)。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中国民族文学网
【本文责编:王娜】

上一条: ·[赵园]古村镇的另一种死法
下一条: ·[宫龙楠]从宋词看宋人的饮茶艺术
   相关链接
·[杨李贝贝]守护边地文学:《边疆文艺》及其生成·[毛巧晖]多元喧嚣与20世纪80年代民间文学的转向
·[李滢钰]性别视角下的广西瑶族服饰传承发展研究·[王琴] “草药有命”与“自我神化”:粤北瑶族医药从业者的道德重塑
·[宋双意]河口瑶族服饰调查研究·[穆昭阳]文字史料中的民族记忆与多民族文学观形成
·[马桂纯]民族博物馆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研究·[刘欢]从江县摆翁村盘瑶服饰文化研究
·[毛巧晖]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与少数民族民间文学的发展·[杨李贝贝]副文本中的文艺边疆
·[王倩 陈东云]瑶族节庆文化符号的保护传承与创新发展对策研究·[沈德康]论瑶族神话的分类体系、情节模式与思想特质
·[杜薇 杜双双]族内多元与族际单一·《民族文学研究》2020年第3期目录及摘要
·[刘大先]中国少数民族文学研究七十年·《民族文学》展现各民族灿烂文化
·[董秀团]白族民间文学的多元混融特质及对边疆民族文学发展的启示·[王琴]“文化”论抑或“食物系统”论?
·[刘亚虎]彝族史诗在南方民族文学史上的地位与价值·[朱刚]哈佛大学燕京学社与中国口头传统研究的滥觞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4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2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