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圆满闭幕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开幕词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开幕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清明节专题

首页民俗学专题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清明节专题

[刘晓峰]寒食与山西
  作者:刘晓峰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9-03-22 | 点击数:11175
 

 

摘要:寒食的起源问题,是学术界多年来一直争论不休的热点问题。本文从日本中村乔教授对《荆楚岁时记》的文本考证入手,第一次就寒食研究中的地域性因素做了解剖和分析。作者指出,中国古人认为,在星宿与下界各州郡之间有着特殊的联系,即“分野说”。依据“分野说”,山西(晋)的属星为参星,按照上古有关参商相仇的神话传说,山西(晋)与大火星之间存在对立关系。正是这种特殊的对立关系,导致与大火星变化相呼应的山西地方的寒食。而唐代寒食节地位的空前提高,也和“唐”与参星信仰的潜在关系有一定关联。
关键词:寒食 分野说 参星 山西 唐朝
 
关于寒食起源,古来说已纷纭。俗以介子推焚死,故“今人五月五日不得举火”,桓潭《新论》、《后汉书》周举移书与曹操《明罚令》并陆翙《邺中记》皆以寒食起因归之。杜公瞻注以子推事不见《左传》、《史记》,而《周书·司烜氏》有“仲春以木铎循火禁于国中”的记载,乃认为此为“周之旧制”,迨来或以子推,或尊改火,辩之不休。近年以来,大陆学者如庞朴、裘锡圭、台湾学者如李亦园、日本治岁时者如守屋美都雄、中村乔等都曾写有专文。而欧美学者如法国J·J·de Groot、英国弗雷泽(James frazzer)等也都曾论及寒食。有关这些先行研究者的观点和看法,杨琳在《中国传统节日》中专设的《寒食节》一章有详细讨论,足为参考[1]。做为后学,笔者无意对以上先行研究逐一加以批判辨证,而是仅仅立意于对其中地域性因素做一些讨论,期望能对后来研究者起到拓清基础的作用。 
 
一、《荆楚岁时记》寒食条的“疾风甚雨”
 
做为中国古代第一部岁时记,《荆楚岁时记》对于后世影响巨大。其寒食条的记载也是有关寒食讨论的一个经典文本。《荆楚岁时记》寒食条及其注释如下:
 
去冬节一百五日,即有疾风甚雨,谓之寒食。禁火三日,造饧大麦粥。寒食挑菜、斗鸡、镂鸡子、斗鸡子。[2]
 
古书有大不合情理者,《荆楚岁时记》寒食条的记载就是其一。即便依照今天的科学水平,预测一年后某一天的天气也未见得都有必然的把握。何况这记载所说的“疾风甚雨”还是一种不常见的天气。所以,《玉烛宝典》卷二即指出:“《荆楚记》云,疾风甚雨,今亦不必然”。其实何止“今亦不必然”,实际上“古亦不必然”。不论过去还是将来,预言每年某一天的天气云云都是无谋的冒险。那么,《荆楚岁时记》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错误呢?这种不合理性产生的根源是什么呢?近人论及寒食者夥矣,但大多放过了这一记载中存在的不合理性。只有日本学者中村乔认真对此做了认真的考量。他认为,这种不合理起源于“去冬至一百五日”和“即有疾风甚雨”之间,脱落了字句。
中村乔首先从版本入手。日本学者守屋美都雄校对《荆楚岁时记》的不同版本时已经发现《岁时广记》辨冷食条中所引杜注和通行本的差异。陈元靓《岁时广记》辨冷食条所引杜注云:
 
按历合在清明前二日,亦有去冬至一百六日者,介子推三月五日,为火所焚,国人哀之,每岁春暮,为不举火,以寒食至今,晋人重此禁,云犯之则雨雹伤田。[3]
 
中村乔据此指出,“晋人重此禁,云犯之则雨雹伤田”这是“疾风甚雨”源自山西的原逻辑,但是,这一源自山西地方的传说,在流传到荆楚地方的过程中丢掉了因果关系。
中村乔为支持这一观点找到了其他证据。证据一是《晋书》石勒载记中的一场争论。史载当时出现了“暴风大雨震电,建徳殿端门襄国市西门,殺五人。电起西河介山,大如鸡子,平地三尺,洿下丈余。行人禽獸,死者萬數。历太原、乐平、武乡、赵郡、广平、巨鹿千余里树木摧折,禾稼荡然”的大灾害。对于这一灾害,徐光认为灾害虽然周汉漢魏晉皆有,是“天地之常事”,但石勒禁寒食也是一个原因。因为“介推帝乡之神也,历代所尊,或者以为未宜替也。一人吁嗟,王道尚為之亏,況群神怨憾,而不怒動上帝乎?纵不能令天下同尔,介山左右,晉文之所封也。宜任百姓奉之。”石勒由是下书复并州寒食,还新“植嘉树,立祠堂,给戶奉祀”。黄门郎韦謏批徐光,他认为《春秋》记载“藏冰失道,阴气发泄为雹”,天灾原因在于冰室藏冰不固,他反问说,如果把这场天灾断为出自禁寒食,那么“自子推已前,雹者复何所致?”这场争论的结果,是石勒“迁冰室於重阴凝寒之所”,同时“并州复寒食如初”。这段记载中争论双方的逻辑不同,但“雨雹是因为并州民犯火禁”无疑是其中一条重要的逻辑。证据二是《岁时广记》严火禁条所引宋人吕希哲《岁时杂记》的记载。吕记自己元丰初赴任镇阳,尽管这里离太原数百里,但寒食火禁仍然非常严。有犯之者,村中长老会记下名字,如当年雨雹伤农,村人就会去其家究问,当事者也会因此无法存身。这其中存在的同样是“雨雹”是因为犯火禁的逻辑。证据三是元人周密《癸辛杂识》并州绵上火禁条,同样强调“火禁不严,则有风雹之变”。周密还举了因为贾庄数少年以禁火日飲酒并用栁木取火温酒,结果导致“至四月,风雹大作,有如束箱,栁根者在其中,數日乃消”的结果。以上三条,逻辑上“雨雹”的原因都是因为犯火禁。中村乔认为,这一逻辑是“山西的原逻辑”。所以,依照中村乔的观点,前一段话如果加以还原,那么原文应该为:
 
去冬至一百五日,[都不举火,否]即有疾风甚雨,谓之寒食。禁火三日,造饧大麦粥。[]
 
笔者认为,中村乔的这一考订是正确的,而且是非常重要的。并且中村乔在这里涉及了寒食研究的一个重要的概念,即“山西的原逻辑”。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作者提供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感恩纪念”与“催护新生”
下一条: ·[刘晓峰]寒食不入日本考
   相关链接
·[马荣良]虚构与真实·[马荣良]寒食节的异域渊源
·萧放:为清明文化注入当代价值 ·[张勃]坚守与调适:城市化进程中清明节的传承与变迁
·[郜冬萍 周磊]清明节中的游艺·[麦高温]祖先崇拜对中国人有多重要?
·古人如何过清明·[田兆元 刘慧]高校联盟模式下的节日文化谱系建构
·[周星]从“亡灵”到“祖灵”或“英灵”:清明墓祭的文化逻辑·预告║ 清明,拥抱春天的节日(CCTV-10 科教频道,2018年4月5日18:55)
·[张小稳]从地区性的哀思到全民性的欢愉·[张隽波]清明节:现代节日体系构建的先行者
·[严昊]吉祥思维在清明民俗文化时空中的嬗变·[冯志洁]江南蚕桑区清明卜叶习俗
·[默音]七月半谈“甲马”·[毛巧晖]微信时代清明节
·[杨秀]节俗的文化关联:以嘉兴清明节为例·[安介生]寒食节缘起与介休乡土地理新论
·[王加华]二十四节气:光阴的习俗与故事(3)·[张裕]厚养薄祭或是“事死如生”?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1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