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第三届民俗学、民间文学全国高校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在内蒙古大学成功举办   ·第三届民俗学民间文学全国高校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在内蒙古大学开班   ·第三届民俗学、民间文学全国高校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拟录取学员名单公告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口头传统

首页民俗学专题口头传统

[鞠熙]狐仙故事与北京城的宇宙论意义
  作者:鞠熙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24-01-11 | 点击数:10704
 

 摘   要:“京师多狐”的记载历来多见,狐仙故事盛行不衰,但以往研究主要从文学和宗教的角度入手,忽略了北京城市景观与中国传统宇宙论的同构性。从田野调查、笔记小说和报纸新闻来看,19世纪以后的北京内城各处城楼,常被认为是狐仙居处而香火鼎盛,这一方面因为城墙是野生动物的乐园,另一方面也因为时人相信动物与人类共享同样的宇宙秩序。经由狐仙故事,角楼成为撑天的山岳,城楼标记出空间等级与界限。动物与人类共享的北京城,是中国神话中“天倾西北”式宇宙观的缩影。“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因为有动物信仰及其故事的存在,19世纪至20世纪初的北京城不是仅有人类建筑与文化的城市,更是万物共生共享、山水皆有其灵的神话世界。

关键词:北京城墙;动物信仰;城市景观;宇宙论


  一、引言

  城墙原是北京的标志。作为建筑物,它曾是国都威权的象征,亦是北京转型的证明。在建造之初,城墙脱离于居民的生活世界之外,其沿线各处建城楼、角楼,既有瞭望和防御的作用,又是皇权与都城睥睨四野、俯瞰众生的视觉标志物。用喜仁龙(Osvald Siren)的话说,城楼使城墙缓慢的节奏突然加快并冲向高潮,而气势恢宏的角楼就是整个乐章中最壮丽的休止符。帝都的城墙的确不是为日常生活而建,它是国家的在场,不是舒适的田园。然而,城墙一旦出现,就如同自然长出的大树一样,很快就被植物和动物当作了它们的家园。至少从明代开始,我们就看到有狐狸居住在北京城墙上并显灵的记录,经由它们,当时北京市民的日常生活与神话世界实现同构,人们赖以栖居的城市也获得了宇宙论意义。

  正如文学研究者们相信,透过诗学文本中的北京形象,不仅能发现地域美学的建构,还能透视文化的权力结构。透过民间故事与相关信仰活动,我们也能重构出人们观念与想象中的北京景观美学,并进而理解城市空间的秩序及其在宇宙论上的意义。从现有资料来看,城楼上供奉狐仙绝不是19世纪以后才出现的新现象,只是由于资料原因,我们对18世纪以前北京城墙与城楼中的狐仙知之甚少,即使笔记小说中偶有提及,但也仅是只言片语。19世纪以后,记录作者亲身经历或街巷异闻的笔记杂著数量大增,其中多有提及狐仙祭拜,与此同时,以《申报》为代表的新兴报纸也提供了更丰富可信的信息。到了20世纪末21世纪初,笔者在北京城内进行田野调查时,还有很多老人仍能回忆起20世纪中期以前与狐仙打交道的经历。多种不同资料的叠合,使我们可以了解19世纪至20世纪初期为北京市民所普遍相信并广泛传述的城楼狐仙故事。本文的研究目的就在于呈现这些故事的全景,并由此展开对北京城之宇宙论意义的讨论。

  二、北京狐仙信仰及研究概貌

  “京师多狐”的记载历来多见。《古夫于亭杂录》记元至正年间,有西山老狐入京城,找名医范益治病。明万历年间《五杂俎》称:“齐、晋、燕、赵之墟,狐魅最多。今京师住宅,有狐怪者十六七,然亦不为患。北人往往习之,亦犹岭南人与蛇共处也。”明末《万历野获编》中也说:“狐之变幻,传纪最夥,然独盛于京师。”史上关于它们的记述最大的特征是善于变化成人。到了清代中期以后,一方面狐仙故事仍然盛行不衰,另一方面关于黄鼠狼与刺猬成仙的记载也大幅增加,“四大门”的信仰开始在北京流行。

  所谓“四大门”,指的是四种灵异动物,即狐狸、黄鼠狼、刺猬和蛇,简称为胡黄白柳(或胡黄白常),有时也加上老鼠(灰),统称为“五大门”。人们相信,这几种动物经过修行可以成仙。只在家庭之内活动的为“家仙”,修行等级更高的动物需要开坛作法,即成为“坛仙”。为了开坛,仙家会通过附体的方式"逼迫"某些人为他们服务,这些人就是“香头”。通过作为灵媒的香头,仙家可以治病、预言、占卜,甚至解决社区冲突,而香头之间也有着严密的组织关系,形成了诸如师徒制、开坛、朝山进香等一系列社会制度。

  关于四大门的香头已有不少研究,但值得注意的是,从清代到民国,开坛做法常常被视为“邪术”而遭到禁止,香头家中的四大门祭坛因此带有秘密性质。然而,公开祭祀四大门动物的地方并不少见,它们或自成一庙,或附着于其他公共建筑。从目前搜集到的情况来看,仅以北京城内而言,在城楼中祭祀狐仙、水口处祭祀蛇仙、粮仓旁祭祀鼠仙(也有说是兔仙),庙宇中专辟侧殿或在胡同内修建过街楼同祭四大门,都是常见的现象。其中最重要、最常见,也最能反映北京城的空间秩序与宇宙论意义的,莫过于将城楼作为狐仙庙。

  狐仙栖居于城楼,这与它们的修行方式有关。在四大门的序列中,狐仙被认为是法力最高、最有灵性的动物。李慰祖基于田野调查写成的《四大门》一书中说,人们相信狐仙是四仙中最有仙风道骨、灵力最高的族群,它们大多在郊野或山中修行,不像黄鼠狼那样自甘堕落于俗世。“北京通”金受申也认为,北京民间供奉的胡门,往往“如此缄默,深合清静无为之道”,与黄门的幺魔小道不同。黄鼠狼与刺猬之流一般居住在普通市民的厨房、仓库等处,但狐狸却不同,它们总是住在高处,要么是富贵人家的阁楼,要么是高大建筑的顶层。清康熙年间成书的《檐曝杂记》中说:“京师多狐祟,每占高楼空屋,然不为害,故皆称为‘狐仙’”。由于有这样超凡脱俗、喜居高处的特性,狐仙便与环绕帝京的高大城墙结下了不解之缘。乾嘉时期成书的《夜谭随录》中记:“京城敌楼,内外凡五十座,高大深邃,往往为狐鼠所栖。”到了民国时期,郭则法仍然相信:“世但传京师正阳门天狐,而不知各城楼皆有之。”当然,狐仙也不仅只出没于城楼中,东岳庙的后罩楼、前门外的珠市口过街楼,都是他们显灵并接受公开供奉的地方。城楼原本并非为了狐仙而建,但正因狐狸出没显灵,却让城楼“有仙则灵”,在人们的观念和想象中类似于城市四方的山岳,最终成为拱卫这方“小宇宙”的天柱。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程浩芯】

上一条: ·[高荷红]何为“满—通古斯语族史诗”?
下一条: ·“绽放”永恒的诗篇——访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朝戈金
   相关链接
·[马光亭]认猪为母:苏北乡村的动物信仰·俞孔坚:重建文化归属感和人与土地的精神联系
·[陶立璠]中国民间剪纸中的动物信仰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4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2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