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圆满闭幕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开幕词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开幕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口头传统

首页民俗学专题口头传统

[王艳]媒介融合视域下的口头传统研究
  作者:王艳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21-12-03 | 点击数:3898
 

摘  要:媒介技术的迭代升级使人类的行为方式、思维方式、社会观念,甚至是社会形态都发生了深刻的变革。口头传统进入互联网之后,随之建构起了一种新的时空关系,催生了新的话语体系,给口头传统带来了新的机遇。媒介不仅改变了演述人、文本、受众之间的关系,同时也改变了歌手演述、文本传播和受众接受的方式,形塑出新文学生态与文化样式。在赛博空间中,口头传统具有明显的语境化、空间化和祛魅化倾向,具体表现为:以“交互性”为核心的互动叙事;从零度受众到参与式受众的转变;技术赋权与自由叙事。媒介融合改变了口头传统的书写方式和传播模式,以直观的视觉感受和审美体验再现了人类最古老的信息技术。

关键词:约翰·迈尔斯·弗里;口头传统;互联网;媒介融合;信息技术

基金项目: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第68批面上资助项目“媒介融合视域下《格萨尔》史诗的传播和影响研究”的阶段性成果。


  约翰·迈尔斯·弗里(John Miles Foley,1947—2012)作为国际著名的史诗学者、古典学者与口头传统比较研究专家,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便以“口头程式理论”的当今旗手被世界范围内的读者所熟知。一位杰出的学者往往善于超越其研究领域和专业局限,并致力于创建新的理论体系。弗里的遗作《口头传统与互联网:思维通道》构成其生前主持的“通道项目:口头传统与互联网(The Pathways:Oral Tradition and the Internet)”的有机组成部分,其中对“口头传统与互联网”的分析和比较,为我们更切近地理解人类“思维通道”的规律和特点提供了进一步讨论的理论框架。

  正如弗里所言,“电子信息的浏览方式、信息之间的连接‘结点’和信息之间通过‘通道’流动的关系,与口头传统的信息产生方式、组织方式、传递方式乃至存在方式相通。可以由此推论说,以电子方式呈现口头传统,有着难以比拟的优势和便利。”本文仅以弗里《口头传统与互联网:思维通道》为发凡,结合媒介技术的迭代升级来考察口头传统的嬗变,通过对口头传统与互联网的比较分析,试图描摹媒介融合视域下口头传统及其学术研究的未来图景:口头传统如何存续?其生产过程、传播方式、接受习惯有哪些变化?口头传统研究如何应对信息传播技术的发展?

  口头传统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的口头传统是指人类用声音交流的一切形式,狭义的口头传统特指在传统社会的语言艺术,像歌谣,故事,史诗,叙事诗等等。”加拿大传播学媒介环境学派奠基人哈罗德·伊尼斯(Harold Innis)非常推崇口头传统,尤其是古希腊文明中产生的“荷马史诗”,他认为:口头传统的灵活性“达到了时间偏向和空间偏向相互平衡的理想境界”。这种时空平衡是人类文明发展最理想的境界,人类的原创性思维、创造性思想、哲学性思辩都来自于口头传统的韧性和活力。从口耳相传、文字、印刷术、电子媒介到互联网的媒介演进,知识传播的速度、范围无限地扩大,知识却日益机械化、专门化,进而导致观念和思维的僵化,使得有利于创造性思想的条件受到挤压。所以,伊尼斯认为,有必要弄懂口头传统独有的、与机械化传统相悖的重要东西,进而重新把握其神韵。弗里曾提出过一个“人类媒介纪年表”,以更换时间尺度来说明语言能力和文字技术在人类文明进程中相对的时间节点。如果人类拥有12万年说话的历史,以12个月衡量12万年,“在人类掌握信息传递技术的这过去的12个月中,有11个半月我们完全是靠口传的,在文字发明和使用之后,口头传统也还在扮演重要的角色”。所以说,口头传统作为古老而常新的信息交流方式,发挥着知识传承和文化赓续的作用,是人类文化表达之根。

  《口头传统与互联网:思维通道》一书的主要目的是探索和展示人类最古老的和最新的信息技术:口头传统和互联网之间的相似之处和互动关系(见表一)。弗里创造性地将古希腊语中的“agora”(集市)一词转换为一个关键性的概念,用以阐明在口头传统和互联网之间存在着微妙的联系和差异。就词义而言,agora意为实体的市场,通常指城市中的交易场所,比如雅典广场是在古希腊城邦建立之后才出现的标志性建筑,曾经是政治、商业、宗教活动的中心,也是雅典城邦繁荣的标志。弗里借用“集市”一词,提出了“语言的集市”(verbal marketplace),用于表示一个知识、艺术和思想共享和交流的公共空间及其纽带。由此,发展出文本集市(the tAgora)、口头集市(the oAgora)和电子集市(the eAgora)三个专用概念,用以描述不同的创造和传播的动力机制。在文本集市中,交换的是书写的、印刷的或屏幕上的信息字节(t Words);在口头集市中,交换的是说的话、听到的话和语词(oWords);在电子集市中交换的是编码的、虚拟的和链接的单词(eWords)。这种基于“集市”的隐喻让我们回到了柏拉图在其《会饮篇》中展示的那种相聚而饮、谈天说地、探讨人生与真理的精神生活。如果把“集市”迁移到互联网上,我们仿佛回到了柏拉图式的“会饮”之中———在这个虚拟的公共空间内,各种知识接踵而至,各种思想交汇碰撞,无论身在何方,都能思接千载、视通万里。弗里将agora一词提取并转化为学术概念,在事实上是指情感的集市、思想的集市,无论是文本集市、口头集市还是电子集市,在互联网空间中都是交流思想和表达情感的符号载体,发挥着文化传承、思想传播、情感共鸣的特定作用。

  从口耳相传到文字书写,从泥板、莎草纸、棕榈叶、龟甲、羊皮卷到竹简、丝帛、纸张,当文字从书写媒介中挣脱出来,变成互联网上的符号时,便能瞬间到达地球上的任何地方,这就突破了语言自身的局限性,并拥有了无限的可能性,达到了时间和空间的自由延展。“技术变革以及随之而来的新媒体的发展,正使现代意义上的文学逐渐死亡……如果一方面来说,文学的时代已经要结束(如我开头所说),而且凶兆已出,那么,另一方面,文学或‘文学性’也是普遍的、永恒的”。

表一 口头传统与互联网技术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贾志杰】

上一条: ·[黄景春 陈杰]盘古神话辨析:以古代文献为中心
下一条: 无
   相关链接
·[王威]新媒体语境下的口头传统演述·[滕云]“10.24”程序员节:互联网时代的新民俗节日
·[宋嘉琪]互联网空间中的怪物生产·[张举文]探索互联网民俗研究的新领域
·[张多]短视频:移动互联网对神话文类的重塑·[肖涛]谣言与灾难记忆的建构
·[杨杰宏]音像记录者在场对史诗演述语境影响·[张建军]记录口头传统:从书面文本到数字技术
·[王杰文]“数码一代”的口头传统实践 ·[巴莫曲布嫫]以口头传统作为方法:中国史诗学七十年及其实践进路
·[曹晋 孔宇 徐璐]互联网民族志·[林安宁]平话师公戏的非遗价值与都市传承探索
·[高艳芳]网络民间文学:民间文学的当代继承与发展·[江帆]从“遗产”到“资源”:辽河口“渔雁文化”的承续动力与意义重构
·[杨杰宏]传承中的再造:羌族口头传统的文化生境及特征·[孟令法]人生仪礼的口头演述和图像描绘
·[周敏]口头传统与“人民文艺”的普及面向 ·“中国少数民族口头传统专题数据库建设:口头传统元数据标准建设”项目简介
·[王铮]用好互联网 传承民俗文化·[姬广绪]城乡文化拼接视域下的“快手”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1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