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媒体报道|中国民俗学会成立四十周年纪念大会暨2023年年会   ·中国民俗学会成立四十周年纪念大会暨2023年年会召开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成立四十周年纪念大会暨2023年年会开幕词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学科问题

首页民俗学专题学科问题

[岳永逸]“两头蛇”的窘境──忧郁的民俗学札记之十
  作者:岳永逸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3-01-30 | 点击数:5970
 


  被现代医学命名的抑郁症、精神分裂症等精神性疾病,并不是从母亲这里才有的。把时间拉长,如同性恋那样,这些实际上是伴随人类固始的一种生存状态。尤其是随着社会分工的日益精细、生活节奏的加快,物欲的膨胀、自我表达的细腻、自我为中心的个人主义的泛滥,被笼统称之为精神病的诸种疾病的发生频率越来越高,也愈来愈年轻化。

  此前,对众多的精神性疾病及其患者,我没有丝毫兴趣。反而,受鲁迅《狂人日记》的影响,受电影《飞越疯人院》的影响,也受米歇尔·福柯《疯癫与文明》一书的影响,我觉得“疯子”才是正常的。我对这类疾病的在意,完全是因为母亲异样的状态越来越频繁之后。换言之,是因为母亲的苦难,我才注意到这些疾病,是希望母亲能恢复正常,我才尝试了解这些疾病。

  疾病与苦难总是与宗教相连。很多宗教的产生、传播都是从直接宣称能拯救个体的苦难或承担个体的苦难开始的。直到今天,这都是宗教传播的重要手段。基督救国论者为之欢呼的,官方为之头疼的表象上势头颇旺的基督新教如此,天主教也是如此。明时,利玛窦等耶稣会士在中国的传教多少表现出了对中国本土文化的尊重以及因地制宜地走上层的“知识传教”策略。不仅在外表上扮演“西儒”的角色,还认真地进行过“合儒”、“补儒”以及“附儒”的努力,并希望以此实现“化儒”、“超儒”的终极目标。 这样,不但在中国成功度化了徐光启等身居高位的少数士大夫、儒生,天主教还在晚明宫廷、南明小朝廷、甚至攻下北京后短暂存在的李自成集团中,都有着影响。因为利玛窦等人因地制宜、因人而异、相时而动的传教策略,虽然有儒生责难,有传教士内部的分歧,可并没有发生过后来有的,也是被罗马教廷责难并大加渲染的“教难”,而是直接将在东西两种文明之间挣扎的作为“两头蛇”的个体的道德日常困境交付给了程度不一的接受天主教的中国儒生们。在人生的某个节点,这些人必须在忠孝牌坊、谥号与十字架、天主与爱妾之间抉择,从而不时地甚至反复地陷入“两头蛇”的生存窘境。

  与此整体取向不同,在当下怀着不同动机和目的的传教者中,也不乏有人将其度化目标指向高学历群体,但绝大多数传教者(外来的与本土的)还是延续鸦片战争以来的对抗传统,忽视中国文化的凝聚力、生命力、整合力,将其自信的宗教力直接面向生活在世界中的个体。既非化“儒”、超“儒”,亦非合“儒”、补“儒”,而是忽视与基督文明有着本质不同的中华文明传统,直接想将他们眼中迷途的羔羊从中国人、中国文化中区隔出来,还偏颇地将中国规划现代化历程中的所有弊端归结为信仰的缺失,尤其是基督信仰的缺失,将基督徒先天地定位为品德高尚、高人一等的“优等人种”。这些不免有些夜郎自大式的傲慢,使得基督救国论者欢呼和官方诧异的突飞猛进的基督信徒的统计数字实际上没有多少意义。

  明代的“两头蛇”们在中国人—皇帝的臣民与宗教人—天主教民这两种身份之间并不存在冲突,是兼容的。他们从不质疑自己东方人、大明子民的这个身份归属、文化定位,他们要直面的是在生活现场儒教与天主教博弈时的道德窘境。与此不同,当下背景复杂,被不同势力裹挟的以都市家庭教会为代表的“两头蛇”们,首先要在“中国人”与“基督徒”之间做出选择,忽视在中国这个具有特色和传统的现代型国家政体下存身的基本事实与具体情境。这种首先出于意识形态的取态,是政治的而非宗教的,至少政治意涵远大于宗教意涵,使得不少似乎自信的宣称自己是神的仆人的教徒们在形而上的精神层面与形而下的实践层面都出现与平等、博爱等基督教基本教义的巨大反差。

  身居高位的美国开国总统华盛顿得病后并未能因“我主耶稣基督”而度过其身体的痛苦,而是因自古欧洲就有的放血疗法,放血过多而死。 换言之,一直指责别的信仰都是迷信,愚昧,未开化的,得不到救赎并“需要”帮助与拯救,否则就消灭之的基督教本身出现了巨大的吊诡:它不能解决个体器官性的疾病,虽然指向的是个体精神层面的困境,却也同样无助于解决精神方面的疾病,反而可能会造成诸如尼采那样,在不停痛苦地与上帝对话后,绝望的疯病。事实上,确有基督徒朋友一直主动地、义务地替母亲祷告,但这对于母亲病情的缓解没有丝毫助益,它安慰的仅仅是我这个焦灼的儿子。对他们的感激正如同我对特意提及倒痰的丁教授的感激一样,皆出于真挚的友情。

  客观地讲,虽然我尊重各种宗教信仰,并长期观察和研究米尔恰·伊利亚德所谓的“宗教的人(homo religiosus)” ,但我的宗教归属或许应该归于无神论者或唯物论者的范畴。在面对母亲疾病时,我这个熟悉巫医、乡土宗教,集儿子、宗教研究者和民俗研习者多重身份、角色于一身却无所适从的个体焦灼万分。其实,我对鬼神等超自然力的质疑,最初是源自幼时父母的言传身教。


继续浏览:1 | 2 |

  文章来源:《新产经》 2013年第1期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岳永逸]是与非:槐树地的风水──忧郁的民俗学札记之九
下一条: ·[岳永逸]擦肩而过的走阴──忧郁的民俗学札记之十一
   相关链接
·为拓展民俗学学科史等领域的研究提供重要第一手资料——“海外藏中国民俗文化珍稀文献”(18种)新书发布会在中国国家图书馆举行·中国民俗学会新会员名单(2023年11-12月受理)
·敬文民俗学沙龙:第39期活动预告(2024年1月6日上午9:00)·[张士闪]钟敬文艺术民俗学思想探析
·中国民俗学会:会费缴纳清单 (2023年4月14日至2023年11月30日)·中国民俗学会新会员名单(2023年9-10月受理)
·中国民俗学会成立四十周年纪念大会暨2023年年会非物质文化遗产论文选编·媒体报道|中国民俗学会成立四十周年纪念大会暨2023年年会
·中国民俗学会成立四十周年纪念大会暨2023年年会召开·[叶涛]庆祝中国民俗学会成立四十周年,继往开来,再创辉煌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成立四十周年纪念大会暨2023年年会开幕词·40年,诠释民俗学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根脉中的独特价值
·中国民俗学会纪念《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通过二十周年学术专栏在线发布·[周丹]从汤姆斯到Folklore
·[张杨格]当代视觉文化影响下民俗学田野图像研究·[张筠]中国式现代化的民俗学主动:传承、实践与现代性
·[余张妍]都市民俗学视野下对“故乡”的再检省·[彭牧]从专家主导到社区参与:美国公共民俗学与《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的形成
·[王京]建设中国民俗学学派·[田逸凡]现代民俗问题格意识在中国的发生和应用性探讨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3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