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媒体报道|中国民俗学会成立四十周年纪念大会暨2023年年会   ·中国民俗学会成立四十周年纪念大会暨2023年年会召开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成立四十周年纪念大会暨2023年年会开幕词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中国实践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族群文化传承

首页民俗与文化族群文化传承

[唐启翠]歌谣与族群记忆
——黎族情歌的文化人类学阐释
  作者:唐启翠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1-03-04 | 点击数:15111
 
 
待到“花开结籽”才“连根连丛送到门”,即生了孩子后才回夫家居住。这就是黎族的婚后不落夫家习俗及由此而产生的歌谣。在他们看来,婚礼只是结婚仪式之一环,婚礼之后或者数天,便可回到婚前的“隆闺”,社交活动仍与未嫁时一样,行动相当自由。但除非是对丈夫不满,一般约会的对象都是自己婚前的情人即如今的丈夫,当然也有另会其他情人的,即婚外恋。这实际上就是“隆闺”阈限的一种延续,结束这种“阈限”而进入“聚合”阶段的条件就是“生育”后定居夫家。一旦定居夫家,女子的身份与社会地位就发生了根本转变,进入到一种正常社会秩序之中,不能再如“隆闺”期间那样自由,并要承担繁重的农务劳动和家务劳动。
允许婚前的青年男女享有性爱的权利,是世界上许多民族都曾经有过的习俗,英国社会学家约瑟·麦勃奎在其《两性的冲突》一书中说:“赫勃霍士在对蛮人生活的科学研究中,曾考察了120种蛮族的生活。据他说,其中约有半数的部落,是允许未婚青年男女自由杂交的。我认为这种说法是可靠的。但结婚以后就不一样了,允许婚前自由杂交,并非是不实行一夫一妻制。”[18]在某种程度上说,“不落夫家”正是此种婚前性爱自由的延续与一夫一妻制的某种矛盾对抗和妥协。“不落夫家”的根本问题是两性配偶的婚后居处形态。在人类历史上,两性配偶居处形态曾有分居型、从妻居型和从夫居型。民族志上,18世纪的美洲易洛魁人尚处于分居型向从妻居型的过渡,配偶双方在婚姻初期分居各自母方氏族,直到第一个孩子出生后丈夫迁到妻家[19];在我国云南西双版纳的傣族流行“上门”婚俗,丈夫住到妻子家且无财产继承权[20]。而黎、壮、瑶、彝、苗、布依等族群则盛行“不落夫家”的习俗,实际上是一种介于从妻居和从夫居之间的一种居处形态。
恋爱婚姻中,黎族女性享受着中原女性无法企及的自由和尊贵。“男性的尊严,女性的身价”是黎族传统婚姻的基点,所谓“生男传家种,育女生财根”,妻子是丈夫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夜游”从“隆闺”求来的,是有身价(聘礼)的女人,应受到丈夫的尊重,“我跟你结婚,要送很多礼物过去,因为你从摇篮里长大,长大成人好不容易,我要送挖土的新铲,送除草的小铲,还要送二面铜锣,今后保证不打你不离你。”[1]354女子享有参与家庭事务和支配家庭财产的权利。男子欺负妇女就等于侮辱了自己的母亲,丈夫虐待妻子就等于“挖掉了自己的眼睛”。
即使在男性渐占主导地位的“合亩制”地区(黎语称“合袍”、“家袍”、“潘茂”,即同宗同族同血缘的集体),女性虽已无权支配夫家的财产,但仍是日常事务的主力,遇到重要农事活动,如插秧和收割的时候,要由“亩头”的妻子先做一种宗教性的仪式之后,其他妇女才能进行[21]。而夜游和玩隆闺的恋爱方式、“放槟榔”的订婚习俗、婚后“不落夫家”的习俗也依然遵循着。
解放后,“夜游”渐少,“隆闺”渐渐闲置,“不落夫家”婚俗逐渐消失。而女劳男逸的现象仍旧不同程度地存在着。这种既非母权又非父权的文化现象,已很难给予其“母权制”或“父权制”的简单类型解释,可能还与南方民族的游耕习俗和海南岛独特的地理环境,以及由此而产生的两性社会分工密切相关,这还有待深入研究。但黎族歌谣却依然诉说着此一族群曾经的婚恋形态及其变迁的故事,为后人保存了一份了解该族群历史的宝贵遗产。
 
注释:
①采访自海南省乐东黎族自治县万冲镇洋老村五队刘丽珍,女,黎族。
参考文献:
[1]中国歌谣集成海南卷编辑委员会.中国歌谣集成:海南卷[M].北京:中国ISBN中心,1997.
[2]徐新建.无字传承“歌”与“唱”:侗歌的音乐人类学研究[J].民族艺术研究,2006(1):61-70.
[3]保尔·拉法格.关于婚姻的民间歌谣和礼俗[M]//保尔·拉法格.拉法格文论集.罗大冈,译.北京:人民出版社,1979:8-53
[4]杨沫.性爱音乐活动研究——以海南黎族为实例[J].中央音乐学院学报,2006(3):71-82.
[5]付湘仙.壮侗语各民族恋俗音乐文化考[J].艺术探索,1997(1):183-197
[6]方岱修.康熙昌化县志:卷5[M].海口:海南出版社,2004:60.
[7]张庆长.黎杞纪闻[M]//吴江,沈氏世楷堂:清道光中昭代丛书合集己集广编.第33卷.影印本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0.
[8]王国全.黎族风情[M].广州:广东省民族研究所出版社,1985.
[9]王学萍.中国黎族[M].北京:民族出版社,2004:195.
[10]陈铭枢,曾蹇.海南岛志[M].海口:海南出版社,2004.
[11]郗慧民.西蒙古族的独特社会历史及其民族特性——西蒙古歌谣内容的考察研究[J].西北民族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1996(2):33-37.
[12]维克多·特纳.仪式过程[M].黄剑波,柳博赟,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6:94-95.
[13]唐胄.正德琼台志:卷7[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64.
[14]屈大钧.广东新语[M].北京:中华书局,1985:697.
[15]戈文.五指山的槟榔与黎族的“放槟榔”婚俗[J].琼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97(2):53-55.
[16]皮埃尔·布厄迪.实践与反思[M].李猛,译.北京:中央编译出出版社,1998:7.
[17]中南民族学院.海南岛黎族社会调查[M].桂林:广西民族出版社,1992:527.
[18]约瑟·麦勃奎.两性的冲突[M].残马,译.上海:上海文化出版社,1988:16-17.
[19]林耀华.原始社会史[M].北京:中华书局,1986:265.
[20]吴秉璞.西双版纳傣族原始社会时期婚姻形态初探[M].北京:民族出版社,1981:231-238.
[21]黎族简史编写组.黎族简史[M].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1982:23-24.
(本文原载《海南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2007年4期第361~365页)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王娜】

上一条: ·[李延超 饶远]水与火洗礼中的民族传统体育
下一条: ·[陈金全 杨玲]中国少数民族法律文化价值探析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3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