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4年年会征文启事   ·第三届民俗学、民间文学全国高校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2024)预备通知   ·中国民俗学会成立四十周年纪念大会暨2023年年会召开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中国实践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民俗生活世界

首页民俗与文化民俗生活世界

[刁统菊]离心力:姻亲关系之于家族组织的一种影响
  作者:刁统菊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8-10-18 | 点击数:17262
 

四、余论:姻亲对宗族理想的维护
由于异姓女人的介入,家族的延续得以实现,而她的介入也可能会加剧兄弟之间的竞争,导致了家族的分裂。但是异姓女人所带来的姻亲关系却也有一些协调性的助益。因此本文还要补充一点,那就是姻亲对宗族的团结理想也是有维护作用的。给予妻子集团的人能够协调接受妻子集团的矛盾和分歧,换言之,后者的秩序在部分意义上是要依靠前者来维持和稳定的。姻亲关系对于宗族制度团结理想的维护意义就在于此。
舅舅对于接受妻子家庭来说,是在任何重大的时刻都不能忽略的,必须要请他来出席每一个仪式,不管是嫁女还是娶媳,否则等于是藐视他的权威和地位,很容易造成姻亲关系的矛盾。但是这种事情从未发生过,因为所有的人家不管嫁女还是娶媳,都会请舅舅来,没有亲舅舅,叔伯舅舅也要请来。舅舅的地位是至高无上的,父母去世,舅舅家来的花圈得摆在最前头,帐子也放在客屋的显要位置,“坐席得在当中,什么都得敬着他”。
舅舅具有如此显要的地位,在某种程度上其权威甚至超过了父亲——儿子可以打父亲,但是不能打舅舅[27]
马丁(Emily M.Ahern)指出,葬礼清楚地揭示了娘家大部分的权力和权威,认为一个男人在姐姐和姐夫的葬礼上扮演同样角色,就不能仅仅用姐弟感情来解释舅舅的权威[28][29]。一个男人之所以能在姐姐和姐夫的葬礼上发挥同样的作用,因为他具有给出妻子集团之代表的身份,这种身份使得舅舅有权力来处理姐妹家那些容易引起争端的事务。葬礼不是一个体现舅舅权威的惟一场所,在分家的时候,舅舅仍然可以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
分家可以分财、分灶,但是亲戚是不可能分的。正因为此,舅舅才能站在一个固定的位置和每一个外甥都保持平等的关系,从而他才有可能以一个公正的形象利用其作为给出妻子集团的代表的权威来见证兄弟分家的事实并协调兄弟分家中的矛盾。
 
200412,段成法:俺弟兄三个分家,没写约,舅来了,觉着舅舅掌握正义,说句话算句话,是个公道人,证明人。房子是俺爷说的,一说都没意见就完了。有的都搭配好,抓阄,那是不团结说的,免得以后麻烦。有的就一个儿子也得找他舅舅。我给俺三个儿分家,也找小孩舅舅来了,舅舅是个证据,省的我落埋怨,有过让他舅舅担着了,免得说老的偏向哪个了。因为分家不公,兄弟闹矛盾的多的是。
 
可见,舅舅的形象也具有公正的品质,既是证明人,又是公道人。分家经过舅舅的同意,那就具有无上的效力。舅舅是一个公道人,因此可以调解兄弟之间对于财产分配的争执。父子已经把财产都分配完毕,仅仅让舅舅在场来做证明人,这是利用了舅舅的公证性和公道人的作用。如果是找舅舅来具体参与财产的分配,本身就说明弟兄之间可能会或者已经产生了分歧,父亲已经处理不了这些分歧了。这在村民的心目中,等于是说兄弟不和睦、不团结,这个大家庭的社会评价很容易就因此降低了。
 
200412,周振法:1987年,俺爷到康宅村给外甥分家,他们来请的,主要是分老宅子。因为兄弟们分不清,后来让当舅的来调解。俺爷查看完了,觉得得让老三拿60块钱。老三不拿钱,当舅的说公道话,结果他就把俺爷抗了一膀子。俺爷摔倒了,爬起来就跑了,连酒席都没吃。从此老三和俺爷就关系不好了。家也没分成,到现在还有没分的老宅子。我花了70多块给俺爷看病。
 
尽管舅舅具有无上的权威,但仍然有外甥会和舅舅“别楞”,来挑战他的权威。挑战舅舅权威的人在乡邻心目中的威信和社会评价急剧降低。故而人们对一个连舅舅都管不了的人会说,“你看这人,连他舅都别楞,咱都别问了”。
舅舅具有高于父亲的权威和众所周知的公正性,这就决定了他有资格有权力来见证兄弟分家,或者处理兄弟在分家中的矛盾。舅舅在分家时体现的这种作用也体现在父母的丧礼上,那个时候需要舅舅当内柜,保证一切收支的公平和妥当。舅舅不在,舅表兄弟就可以代替这种形象。人们仅是出于礼貌请来孝子的丈人充任内柜,对他并没有赋予充分的信任。事实上,舅舅对外甥家的许多事情都有权力干涉。例如外甥不孝顺父母,父母也要找当舅舅的来处理,同时舅舅对外甥的工作和婚姻的关注远远大于其他亲戚。因此,给予妻子集团的人能够协调接受妻子集团的矛盾和分歧,换言之,后者的秩序在部分意义上是要依靠前者来维持和稳定的。
本文的前三部分,指出“姻亲”被视为一种将兄弟分开的离心力。这里所说的姻亲不是一个家庭的所有姻亲,而是将要分家的几个兄弟的“顶头亲戚”——丈人家。在兄弟分家时,舅舅是一个重要的、不可或缺的协调力量,但在不同的时期这个角色所起的作用也不同。
姻亲关系的代际变化和家庭模式的变化近乎一致。分家是借助了舅舅的力量来制衡兄弟之间的矛盾,但是分家以后,舅舅对外甥家庭的参与程度逐渐降低,让位于下一代的舅甥关系,并且后者逐渐形成并趋于成熟,此时的“舅舅”有可能在维护从自己家族嫁出去的女儿的利益时,客观上对接受妻子宗族产生分裂作用。新的一代成长以后,曾经产生分裂作用的舅舅又会起到维护和协调接受妻子宗族的整体秩序的功能。  
 
( 本文刊于《民俗研究》2007年第2)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文章来源:作者提供
【本文责编:王娜】

上一条: ·[刁统菊]解读《创建窑神庙记》
下一条: ·[周星]饺子:民俗食品、礼仪食品与“国民食品”[1]
   相关链接
·[闫建微]冀南地区十八村奶奶信仰与姻亲关系研究·[席晓燕]宗族祭祖仪式的文化重建
·[武静静]华北乡村宗族组织形态的当代变迁·[唐穆君]乡村文化的变迁及价值重构研究
·[林秋炀]慎终追远:潮汕地区丧葬习俗个案研究·[贾凯露]鹿蹄石传说与宗族村落记忆的互构
·[罗兆均 何志强]从宗族到家庭:土家族村落信仰空间与权力走向·[彭兆荣] 重建乡土社会之宗族景观
·[罗兆均]宗族的意识与行动:建构“英雄神祖”的地方性策略·[赵韩]张家界永定区亲属称谓系统文化内涵分析
·[林晓平]宗族祠堂的历史功能与当代价值·[栗建伟]论宗族因素影响下鄂南民俗乐舞的基本风格
·[金丹妮]村落宗族的当代复兴及生存策略·[何绮珊]宗族重构和身份认同
·[郭俊红]妻与雨:给神的礼物与神给的礼物·[周连华]礼俗互动视角下的当代宗族建构现象分析
·[周晓冀]汉人宗族的移居传说·[刘铁梁]亲属制度研究的反思与再定位
·[黄韧]中国民间信仰在都市化语境中纠纷解决功能·[王天鹏]客家送大神仪式的人类学思考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4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2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