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十届代表大会暨2022年年会开幕   ·中国民俗学会2022年年会征文启事——民众之学:民俗实践与新文科建设   ·CFS会务║就会员会籍管理问题致广大会员的一封信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国际经验

首页民俗与文化非物质文化遗产国际经验

[程瑶]城市环境中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
————以“新加坡小贩文化”的申遗实践为主线
  作者:程瑶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22-06-25 | 点击数:8933
 

  结语:让城市非遗存续力生根于寻常巷陌

  如今,世界上有一半以上的人口生活在城市中。众多富有创造力和生产力的人们在城市相聚,通过交流和创新让城市成为人类发展最强大的引擎之一。然而,世界各地的城市都面临着不同方面的可持续发展挑战:教育、粮食安全、水资源管理、发展包容性社会和建立有效的机构……在过去几十年中,教科文组织一直致力于思考文化之于城市发展的意义,并在2016年发布了《文化:城市未来——文化推动可持续城市发展全球报告》,其中的大量案例说明文化作为一种战略资产,能够帮助人们创造更具包容性、创造性和可持续性的城市。要巩固城市的文化资产,就离不开非遗保护。因为非遗是城市社区文化认同的组成部分,并为社区和群体提供了归属感和持续感。

  新加坡小贩文化项目的案例证明了城市发展和非遗保护密不可分。如果新加坡政府没有在住宅区规划中考虑建造小贩中心,那么也不会有新加坡小贩文化的存续。而没有“在一起吃”的餐饮活动,社区也就失去了多元文化的黏合剂。注意到这种相互依存的关系,2016年10月,第三届联合国住房和可持续城市发展会议上通过的《新城市议程》也出现了与非遗保护相关的内容。具体来说,就是在“规划和管理城市空间发展”的行动中“保障各种有形和无形文化遗产和景观,并将保护其免受城市发展可能造成的破坏性影响”,同时“在土著人民和地方社区的参与下,通过利用新技术和工艺等,推广和传播有形与无形文化遗产知识,并保护传统表现形式和语言”。

  虽然已经有不少国内城市在规划未来发展计划时考虑到了可持续发展的目标,但总的来说,中国在城市非遗保护方面仍面临着严峻的挑战。一方面,由于商品经济和旅游业的发展,城市背景下的非遗更容易遭遇去语境化、商品化及歪曲。另一方面,由于过程性保护的观念和工作方法没有得到普及,地方上的非遗保护往往只重视清单编制而轻视其他保护环节,对列入各级名录的遗产项目也缺乏有效的保护成果评估机制。这样一来,遗产项目申报有可能沦为企业夺利的主场。另外,已列入名录的遗产项目也很容易离开以社区为主体的持续传承和实践,进而难以维系存续力。换言之,非遗保护要进入民众的生活世界。就这一点来说,整体方法不仅仅适用于城市背景下的非遗保护。提高认识和能力建设的最终目的是实现社区赋权和多元行动方的广泛参与。上海开展的“非遗在社区”活动在“非遗进社区”的基础上,更加关注到了社区提供非遗项目传承实践土壤的重要性,尤其是关注到了社区外来人口的非遗项目的保护。作为上海在城市非遗保护方面的地方实践,“非遗在社区”最终写入了十四五规划中:“探索推进新型城镇化进程中的非遗保护,在城市社区培育孕育发展非遗的土壤,开展‘非遗在社区’工作”

  虽然已经有不少国内城市在设计未来发展规划时考虑到了可持续发展目标,但总的来说,中国在城市非遗保护方面仍面临着严峻的挑战。一方面,由于商品经济和旅游业的发展,城市背景下的非遗实践更容易遭遇去语境化、商品化及歪曲的风险乃至威胁。另一方面,由于过程性保护的理念和工作方法没有得到普及,地方上的非遗保护往往只重视清单编制而轻视其他保护环节,对列入各级名录的遗产项目也缺乏有效的保护成果评估机制。这样一来,遗产项目申报有可能沦为企业夺利的主场。另外,已列入名录的遗产项目也很容易离开以社区为主体的持续传承和实践,进而难以维系其存续力。换言之,非遗保护要进入民众的生活世界。就这一点来说,整体方法不仅仅适用于城市环境中的非遗保护。提高认识行动和能力建设的最终目的是实现社区赋权和多元行动方的广泛参与。上海开展的“非遗在社区”活动在“非遗进社区”的基础上,更加关注到了社区提供非遗项目传承实践土壤的重要性,尤其是关注到了社区外来人口的非遗项目的保护。作为上海在城市非遗保护方面的本地实践,“非遗在社区”最终写入了“十四五”规划中:“探索推进新型城镇化进程中的非遗保护,在城市社区培育孕育发展非遗的土壤,开展‘非遗在社区’工作”。

  “新加坡小贩文化”对中国非遗保护实践的最大启示在于,让非遗的存续力生根于寻常巷陌,有助于坚定文化自信,为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贡献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

(本文发表于《民族艺术》2022年第3期,注释从略,详参原刊)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程浩芯】

上一条: ·[马千里]中外“非遗”名录制度中社区参与问题的比较研究
下一条: 无
   相关链接
·[林继富]新时代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传承的基本方向与问题导向·“保护我们的活态遗产”:2003年《公约》名录增加 “新成员”
·“中国传统制茶技艺及其相关习俗”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政府间委员会第十七届常会开幕式在摩洛哥拉巴特举办
·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政府间委员会第十七届常会即将开幕·《非物质文化遗产学术精粹》全七册出版
·[季中扬]亲在性与主体性:非遗的身体美学·[朱向羽]非物质文化遗产“铢铢镲”的传播演变研究
·[张梦瑶]新文科背景下非物质文化遗专业建设的思考·[余文星]“一带一路”格局下新会葵艺的传承创新与品牌开发研究
·[徐鹏飞]江苏非物质文化遗产与旅游业融合研究·[徐金龙 李威威]文化强国背景下九曲黄河阵灯俗的传承发展
·[徐家乐]新疆毛皮画艺术及传承保护研究·[辛海蛟]非遗助力乡村振兴
·[王淑慧 周波]疫情时代非物质文化遗产展演的困境与解决路径·[王娜]关于威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情况的调研报告
·[王丹]融入国民教育:非物质文化遗产进校园实践路径研究·[唐璐璐]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本真性:实践中的概念误用与路径混淆
·[沈昕 黄琳琳]非物质文化遗产视角下三河羽毛扇的保护与传承·[冉小芳 左红卫 王耀萱 龚光平]乡村振兴视阈下剑河苗族剪纸的传承发展研究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2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