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媒体报道|中国民俗学会成立四十周年纪念大会暨2023年年会   ·中国民俗学会成立四十周年纪念大会暨2023年年会召开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成立四十周年纪念大会暨2023年年会开幕词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中国实践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民俗生活世界

首页民俗与文化民俗生活世界

[文忠祥]土族民间信仰中的洁净观念初探
  作者:文忠祥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0-07-22 | 点击数:10494
 
土族民众对于洁净与不洁的二元区分,洁净是目标,但是洁净状态并不能长久维持,不小心就会打破洁净状态,导致不洁。为了完成从不洁到洁净状态的转化,民间产生了禳解仪式即向洁净转化的仪式。与禁忌作为警告相比较,禳解仪式是在不洁成为事实之后采取的解决措施。这样,洁净、不洁及禳解仪式三者之间形成了一种关系。启动禳解仪式,本身说明已经有不洁的因素存在,需要利用禳解仪式来除去不洁。而只有举行禳解仪式以后,才可从不洁转化为洁净状态。在这种民间逻辑思维的支配下,当人们意识到生活中有不洁存在时,就通过禳解仪式来除去不洁,净化生存的空间。即通过禳解仪式,完成不洁向洁净的转化,创设比较安全、健康的生活环境。
 
三、洁净观念的转换仪式及禁忌的心理根源
 
如上所述,既然“不洁”已经成为事实,即将或者已经危及人们的安全,如何禳除“不洁”便成为当务之急。为了禳除“不洁”,土族民间形成多种禳解仪式,大致可以分为“祈求型”、“驱赶捉拿型”、“半祈求半主动驱赶型”等类型。祈求型侧重于通过对恶灵的祈求来达到禳除不洁的目的;驱赶捉拿型则是对导致不洁的因素采取主动驱赶捉拿的方式,通常在恶灵法力较弱,人力可以控制时运用;半祈求半主动驱赶型具有软硬兼施的意味,连哄带吓唬,要让导致不洁的鬼神离开。
对于不洁的禳除,民间一般称为“安置”,就是将引起不洁的因素进行安置归位,恢复常态的过程。根据恶灵危害的范围大小,或者恶灵法力强弱,采取不同规模的仪式,有家庭层次、家族层次、村落层次等。当某一家庭内部出现不洁时,由掌握简单禳除手段的家人进行禳除,稍严重的约请法拉(巫师)来到家里,通过神灵附体,禳除不洁因素,民和土族也请阴阳先生禳除,由于仪式限定在家庭内部,参加人数较少,花费也少。如“撒送拉”就是一种比较典型的家庭层次的消灾禳解活动。届时,在碗中装满麦麸,用头巾把碗盖起来,从碗底部位抓紧头巾,在被沾染者头顶边晃动,边说一些让恶灵吃饱喝足快快离去、让被沾染者尽快恢复常态的话语。在说过一遍后,打开头巾,若发现碗中麦麸少了一些,加满再重复两遍。最后,用钢刀挑起碗里凹陷下去的部分麦麸,连同烧的纸灰、水等送到大门外,然后迅速返回家中,紧闭大门,意味着把恶灵送走了。在家族层次,由于举行仪式规模较大,多由专门的神职人员来主持仪式,少则一位,多则约请法拉、阴阳先生等同场合作做法,有时甚至还约请喇嘛、“眼见鬼”乃至“苯苯子”(苯教巫师) ,共同为主家禳灾,全家族共同操办,花费较多。村落层次上的禳除仪式相对于前两个层次比较少见,且通常在一个村落内部出现意外事故比较多、非正常死亡人数超常的情况下进行,这种层次的仪式举全村之力,约请神职人员多,持续时间较长,花费多。比如“安镇”仪式,是为了维护村落“洁净”而进行的宗教性镇邪仪式。镇物多安设在山巅及关隘峡口,用以镇妖避邪。一般镇物多为黑碗、黑盆、刀、黄刺橛、柏木桩、破褐衫、烂毡片等凶器污物。若安大型镇,则用磨盘、水轮、车轴、缸碗盆、白狗、白公鸡、马头、蛇、各种粮食、百泉水、千家火等。[3]民和土族还举行大型道教斋醮活动。各种禳除仪式中,信徒的各种动作和使用物品充满象征意义。动作和物品只是局部的、代用的、简化的、示意的,是用来表达祛除不祥和凶兆。比如,摔打皮鞭象征着抽打恶灵,麸皮等代替对鬼灵的施与等。
通常情况下,不洁往往通过一定的仪式可以完成向洁净的转化,而对于洁净的亵渎可以转化为不洁,因此,民间产生各种相关的仪式和禁忌。在土族民众的意识中,生病、受苦受难等有一部分源自于自身被不洁因素污染,因此,为了不生病、不受难,就要尽量远离恶灵。从表达手段上说,仪式在专门为之营造的空间里,结合行为操作和经典吟诵来实现人与恶灵的交流。这种因果关系的轮廓中,演化产生了驱鬼、捉鬼仪式,更有许多并无神鬼形象的对于抽象的自然力量的禳除手段。同时,为了提醒人们免于被恶灵污染,产生了相关禁忌。
土族民众的观念中,人与恶灵之间存在交流。恶灵粘附人、污染人,是因为它需要“供养”,可它由于是恶灵,人们却要敬而远之。有些人家供奉的“家神”,对于其供养之家而言是“神”,但是这种“神”是一种狭隘的神,它仅仅有益于供养它的家庭,狭隘地保护供养它的家庭及其财产安全。因此,民间认为,如果有人和供养有此类家神的人家发生财产、人事纠纷,势必引起这家人的不满,最后会由其家神实施报复。民间把这类家神也归类于恶灵之列。对于这类恶灵,人们也是敬而远之。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 民俗学博客-杏雨飞扬——文忠祥的个人空间
【本文责编:王娜】

上一条: ·[李建宗]民俗事象的嬗变与产业的开发
下一条: ·[王守恩]社会史视野中的民间信仰与传统乡村社会
   相关链接
·赵昕毅主编:Chinese Popular Religion in Text and Acts·[于晓雨]岱阴后石坞信仰空间中的代际传承及历史叙事
·[叶泽强]地方村落保护神的建构与重构过程·[徐慧丽]多元身份:浙南杨府爷信俗嬗变及文化心理
·[王晟聪 李浩昇]民间信仰组织的村庄治理参与机制·[王海娜]葛洪信仰与葛洪题材木版年画初探
·[马梦洁]明清民间信仰中国家力量与地方社会的互动·[马兰]中国民间信仰的研究模式
·[吕树明]造神:当代民间车神信俗的实践逻辑·[刘扬]从地仙到宗教正神:民间信仰空间的多种面向
·[刘师言]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视野下的昆明官渡古镇土主信仰研究·[李承柳]试论汉代民间信仰的实用性特点
·[赖伟鸿]“香火”的隐忧:从身体实践到数字民俗的仪式变迁·[黄俊杰]“天灶地设”:大理古城南门城隍庙中灶的符号象征意义
·[刁统菊]当下后土文化的传播与影响·[陈思涵]潮汕地区祭祀仪式中的性别秩序
·[白廷举]仪式实践、礼俗互动与文化认知·[林旻雯]民俗生活中的掷筊实践与衍变
·[段友文 贾安民]民间信仰谱系的生成演进逻辑·[张佳伟]不同性质宝卷中的叙事方式及其功能定位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3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