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媒体报道|中国民俗学会成立四十周年纪念大会暨2023年年会   ·中国民俗学会成立四十周年纪念大会暨2023年年会召开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成立四十周年纪念大会暨2023年年会开幕词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遗产》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王丹]从非遗项目走向生活传统的综合实践
——基于《阿诗玛》保护的讨论
  作者:王丹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9-08-24 | 点击数:3957
 

  三 诗学传统的生活叙事与歌唱

  《阿诗玛》是撒尼人的生活传统,它呈现于撒尼人生活的诸多方面。撒尼人不同生活场景中讲唱的《阿诗玛》形成了“阿诗玛”的诗学传统,撒尼人丰富的生活内容滋润着以《阿诗玛》为代表的诗学传统的生成和发展。

  撒尼人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保留了原始信仰,他们对口头传唱的《阿诗玛》深信不疑。包含浓厚信仰的《阿诗玛》,其歌唱内容自然会出现与之相关联的生活记忆。《阿诗玛》中讲孕妇的丈夫将上山采摘的栎树枝、柏树枝插入土中,象征热布巴拉家的大门、柱子和神主牌。摆放好祭祀神灵的供品后,请毕摩念经,丈夫射出三箭,“第一箭表示射穿大门,第二箭表示射穿柱子,第三箭表示射穿神主牌,至此,邪气已被震慑,就可确保生育顺利。”《阿诗玛》常出现在撒尼人的婚礼上,无论是新郎,还是新娘,均邀请当地最出色的歌手演唱《阿诗玛》。撒尼人在人生的重要时刻讲唱《阿诗玛》,或者在《阿诗玛》讲唱中保留人生仪礼的内容,根源于撒尼人以诗学的形式表达他们的生命观念,以诗学的传统延续他们的生活诉求。

  《阿诗玛》及其讲唱记录了撒尼人的出生、满月、说媒、成婚等仪式,阿黑与热布巴拉父子难题较量的主要内容为农耕、狩猎等生活行为,这些成为建构撒尼人传统生活的记忆资源。小姑娘长到十岁时,“手上拿镰刀,皮条肩上挂,脚上穿草鞋,到田埂上割草去了。”这是撒尼人青少年时代的生活写照。《阿诗玛》中唱到“床头拿麻团,墙上拿口弦,口弦阵阵响,姑娘去公房”的情景,将撒尼青年男女以歌唱为中心的情感生活展现出来。在传统社会里,撒尼青年十四五岁后,直到结婚前,都集中在公房住宿,这里是青年男女交往的地方。三月初三、五月初五、八月十五等节日庆典中,撒尼人歌唱《阿诗玛》,他们用三弦伴奏,隆重而愉快地“跳乐”,男子边弹边跳,女子击掌踏地,配合娴熟。《阿诗玛》在富有诗学的情感中延续了撒尼人的生活传统和历史记忆,以集体记忆的形式承担了撒尼人生命仪式和社会关系建构的功能。

  《阿诗玛》中反复吟唱的“阿诗玛”故事发生地“阿着底”是撒尼先辈生活的“家园”。尽管许多学者将“阿着底”落实到具体地方,但是,“阿着底”已然成为历史记忆的符号和撒尼人的身份符号。因此,《阿诗玛》既是一部爱情叙事诗,又是一部饱含历史记忆的生活叙事,成为撒尼人以歌唱形式维系族群边界的集体记忆资源。

  《阿诗玛》是撒尼人歌唱传统和叙事传统的典范,这些传统在表达情感的过程中构成了诗学风格。讲唱《阿诗玛》是过去撒尼人抒发内心情感的方式之一,现今,撒尼人的生命仪式中仍然传唱着传统《阿诗玛》的曲调及部分内容。“当女子长大,她们会唱起《阿诗玛》中的绣花调;当女子出嫁,她们会唱起《阿诗玛》中的哭嫁歌。撒尼人就在《阿诗玛》的世界里世世代代繁衍下去。”

  《阿诗玛》中,阿诗玛每次出场均以美好的事物起兴,表现和衬托出阿诗玛的美丽与善良:“老鹰落在高山上,好花开在清水旁,阿黑的妹妹阿诗玛,是个可爱的姑娘”。诗作将撒尼人认为具有神圣而美妙意蕴的“老鹰”“花朵”等动植物与现实生活中的撒尼姑娘联系起来,彰显了强烈的情感表现力。

  阿诗玛长到三个月,笑声就像知了叫一样;长到五个月,爬得就像耙齿耙地一样;长到七个月,跑得就像麻团滚一样,比喻手法贴切生动。“甜不过蜂蜜,亲不过母女,吃饭离不了盐巴,女儿离不开妈妈”,借助类比来形容阿诗玛与父母亲人间的血脉骨肉之情。

  热布巴拉家的富有通过媒人海热之口进行炫耀:“银子搭屋架,金子做砖瓦。左门雕金龙,右门镶银凤,粮食堆满仓,老鼠有九斤重。黄牛遍九山,水牛遍七山,山羊遍九林,绵羊遍七林”,夸张运用恰到好处,突出了热布巴拉家的蛮横霸道。

  《阿诗玛》讲唱使用的艺术修辞手法是其诗学传统的主要表达方式,这些艺术修辞手法是撒尼人听得懂的、熟悉的,也是他们运用自如的。诗作中比喻、夸张、拟人、反复、排比等手法观照的物象均是撒尼人生活中常见的自然现象和社会现象。例如,以“高山上的青松,断得弯不得”、“万丈青松不怕寒”等寓意阿黑的果敢和坚强;用阿着底春天的草木、五月的荞子凸显阿诗玛的美丽和不可替代。《阿诗玛》中关于主人公的简短描写就关涉鸟兽、树木、日月、农作物等物象及其特征,撒尼人以讲唱形式来表达,具有可理解性和浓厚的情感色彩。多种艺术修辞手法的使用,不仅使《阿诗玛》的人物形象栩栩如生,而且使《阿诗玛》表达的思想深邃。

  《阿诗玛》诗学传统的形成和发展以撒尼人的生活为基础,并赋予主人公阿诗玛及其故事中的诸多人物、事物以灵性、人性和情感。撒尼人以讲唱为核心的诗学传统不仅在过去,而且在今天的生活中依然获得了创新性的传承,成为当代撒尼人理解、接受作为叙事长诗的《阿诗玛》的文化土壤,也是《阿诗玛》传承、发展和创新的生活基础和动力源泉。因此,保护《阿诗玛》就应该保护好撒尼人以讲唱为中心的诗学传统。

  20世纪80年代以后,随着石林风景区进一步开发,“石林”作为石林县代表性的风景区和《阿诗玛》作为石林县代表性的文化实现了有效融合。依托石林特殊的地貌风光,《阿诗玛》不但在旅游生活中强化了传统的讲唱方式,而且在传统景观叙事和讲唱传统的基础上生发了新的方式。作为景观的石林附会着大量传说故事,这是撒尼人的文学传统。虽然历史文献没有记录石林的每一座石峰与《阿诗玛》的联系,不过,在石林的旅游景点建设和《阿诗玛》叙事长诗被改编为影视、戏剧等文艺形式的背景下,“阿诗玛”传统逐步完成了与石林石峰的关系建构。由此可见,将石林形态各异的“石头”景观融入《阿诗玛》中,是当代石林撒尼人建构《阿诗玛》讲唱传统的表现,符合他们的生活需求,也符合他们文化传统与当代生活创新性融合发展的诉求。

  《阿诗玛》以诗体形式唱述了阿诗玛化身为岩石的情形:“天生老石崖,石崖天样大,天空放红光,石崖映彩霞。十二崖子上,站着一个好姑娘,她是天空一朵花,她是可爱的阿诗玛。”。这些自然朴素、韵脚鲜明,流淌着明净的音乐美的语言,以和谐的诗歌节奏的表达张力将石林精美奇妙的石头与阿诗玛富有魅力的形象结合,赋予石头以灵魂和思想、人性和情感。《阿诗玛》的讲唱纳入当代旅游文化中,深化了《阿诗玛》的精神内涵,拓展了《阿诗玛》的传播渠道,扩大了《阿诗玛》作为彝族撒尼人诗学传统的影响力。

  《阿诗玛》与石林景观的结合并非随意进行的,毕竟石林撒尼人有景观叙事的传统,而且石林属于特有的喀斯特地貌,造型奇特的石头景观与《阿诗玛》能够进行联想式粘接,且能够在诗学吟唱和口头叙事作用下变得活灵活现,这就使《阿诗玛》有了物质传承载体,也使石林景观因为《阿诗玛》而灵动起来,进而完成了景观美与社会美的有机融合。

  石林风景区游客如织,专职导游身穿撒尼服饰,引用《阿诗玛》中的诗句原文为游客讲解景区的奇峰异石。他们常尊称女游客为“阿诗玛”,男游客为“阿黑哥”,将游客与石林、与《阿诗玛》连接起来。石林与《阿诗玛》结合形成的景观叙事,目的在于吸引游客,引导他们的观赏兴趣,由此形成的文化差异化体验和文化快餐式游览成为导游解说的核心。《阿诗玛》在导游那里没有了撒尼人生活中口头讲唱的“语境”,没有了求神、成长、说媒、抢婚、考验等主要情节,只强调“阿诗玛”和“阿黑”无法实现美好姻缘、阿诗玛变成石头的情节,《阿诗玛》在导游口中完全变成了消费符号。尽管依托石林景观的诗学叙事存在将《阿诗玛》碎片化、聚焦化的倾向,然而,在以旅游为主要经济生活的石林,《阿诗玛》不仅在继承、延续以《阿诗玛》为代表的撒尼人以歌唱为中心的诗学传统,而且《阿诗玛》作为石林旅游事象同样是当代《阿诗玛》传承、传播的有效形式。作为彝族撒尼人诗学传统的《阿诗玛》进入消费文化的过程,同样是《阿诗玛》诗学传统的生产过程,同样在扩大和传承《阿诗玛》作为撒尼人身份符号的观念。从这个角度来看,将《阿诗玛》作为石林风景区的重要诗学传统进行讲唱,形成可持续性的旅游文化传承方式,为其他民间文学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提供了借鉴。

  四 走向生活传统综合实践的《阿诗玛》

  上文笔者从撒尼人的生活与传统角度对《阿诗玛》进行了讨论,可以说,《阿诗玛》中的主人公“阿诗玛”是生活在撒尼村寨中的撒尼少女,她不属于某一个具体时代,也不是某一个撒尼家庭的女儿,而是穿越时代、跨越地域的撒尼少女的典型,任何时代撒尼人都可以把自己的情感、生活对象化在“阿诗玛”身上,“阿诗玛”成为撒尼女性的身份符号,围绕《阿诗玛》形成了撒尼人的集体记忆。

  流传在民间的《阿诗玛》会发生变化,这种变化依赖于撒尼人的生活、撒尼人的诗学传统,《阿诗玛》创造、传承和发展的根基是撒尼人的生活实践,是建立在撒尼人的歌唱传统之上,因此,撒尼人的生活变了,撒尼人的歌唱传统变了,《阿诗玛》的变化也就在所难免。

  今天,撒尼人的生活与其他民族、地区一样正走在现代化的道路上,新的城镇化建设带来的传统村落的空心化、空巢化,新的媒体形式普及、冲击,甚至瓦解着撒尼人传统的娱乐方式、交流方式,所有这些均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作为撒尼人诗学传统的《阿诗玛》的传承。然而,当代撒尼人在新的场域,以新的方式讲唱《阿诗玛》,诸如书面化、影像化和“旅游+”等形式的传承越来越受到石林撒尼人的重视。《阿诗玛》的传承场域从自然文化生态中生发出多种文化空间,转变为以“传习”为目的而新建的各种“传习室”“传习馆”“博物馆”“文化室”。这种传承场域的转变使得《阿诗玛》的传承方式、传承对象、传承目的等都在随之变化。所有这些生活实践均是综合性的,也是时代性的。基于生活需要的当代《阿诗玛》传承的综合实践尽管不像传统社会那样依托于具体的生产、生活和仪式场景,也不像传统社会那样每一次讲唱都是完整、系统的,但是,适应当代撒尼人生活的《阿诗玛》讲唱活动同样是《阿诗玛》的存在形式和传承方式。

  《阿诗玛》诞生于彝族撒尼人的生活传统,其传承依托于生活传统,创新亦源于生活传统。《阿诗玛》生成于撒尼人先前的社会土壤中,适宜并广泛流传在撒尼人的传统社会生活里。传统《阿诗玛》中的许多习俗与当代撒尼人的生活存在较大差异,当代撒尼人在讲唱过程中或多或少地进行改造,甚至遗弃部分内容,因此,从口头文本的完整性、系统性出发保护《阿诗玛》便难以实现。不过,《阿诗玛》代表的是撒尼人的口头传统,代表的是撒尼人的身份文化。所以,保护、传承《阿诗玛》不仅是保护、传承作为口头诗学的《阿诗玛》、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的《阿诗玛》,更应该保护、传承以《阿诗玛》为中心的撒尼人的歌唱传统和叙事传统,以及撒尼人当代生活中的《阿诗玛》的讲唱形态,从而保护好撒尼人在传统与生活基础上实现的《阿诗玛》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过程中的多种面相。

  《阿诗玛》是撒尼人反复记忆和讲唱的结果,这种记忆是多样化的,由此形成《阿诗玛》多样化的文本,包括被多次改编、在多种异文基础上整理出来的“标准化”“经典化”的《阿诗玛》。在保护被认定为典范的《阿诗玛》文本的同时,不能忽视任何来源于生活的《阿诗玛》和所有被讲唱及其他形式记忆的《阿诗玛》。也就是说,在《阿诗玛》的保护过程中,“项目化”的《阿诗玛》保护“固化”了“阿诗玛”的传承模式,使得“阿诗玛”与撒尼人的生活产生一定距离。因此,保护《阿诗玛》要保护《阿诗玛》所代表的生活传统和诗学传统涵括的撒尼人综合性的生活实践,保护《阿诗玛》以及撒尼人的集体性记忆。《阿诗玛》的记忆文本不是唯一的,也不是标准化的,而是包含在撒尼人社会框架内存在的以《阿诗玛》为中心的观念体系;以《阿诗玛》为中心的生活传统,包括撒尼人的各种习俗、戒律等制度体系;《阿诗玛》体现的有关撒尼人家庭、宗教、阶级等社会结构体系。具体来讲,保护以《阿诗玛》为中心的传统在撒尼人生活中的“社会事实”以及影响讲唱《阿诗玛》相关的“社会事实”的实践行动。

  《阿诗玛》传承过程中的社会框架,就是记忆、传承《阿诗玛》的时空场景,就是以《阿诗玛》母题为讲唱中心的撒尼人的社会生活实践,这些内容构成了撒尼人记忆《阿诗玛》、创新《阿诗玛》的框架与边界,而这个框架与撒尼人的“社会事实”具有同构属性,《阿诗玛》由此成为撒尼人生活边界、文化认同的传统表达。

  《阿诗玛》含括了撒尼人的集体记忆和传承人的个体记忆,而保护的重点在于撒尼人集体记忆中的《阿诗玛》,从“我的记忆”走向“我们的记忆”,也就是在撒尼人历史传统和现代生活共同感知作用下、共同生活实践中的《阿诗玛》记忆,即作为撒尼人生活传统与文化传统的《阿诗玛》。只有在撒尼人集体记忆中,《阿诗玛》才能够自然地存活在集体意识中的“过去”,并且在集体记忆中保存《阿诗玛》的诗学传统,在生活实践需要中获取《阿诗玛》传承的能动性。

  撒尼人关于《阿诗玛》的记忆并非延续过去,而是在保持过去集体记忆与延续生活现实中相互交融,依据目前的社会框架、撒尼人的生活,对过去流传的《阿诗玛》进行不断重构。撒尼人常以集体记忆的形式留存鲜活的《阿诗玛》文化传统,又与不同时代撒尼人的心灵密切关联。因此,《阿诗玛》在撒尼人不同历史时段的记忆和传统中时常被唤醒、被激活,形成口头讲唱和毕摩抄本两种保存路径,进而成为以《阿诗玛》为核心的诗学传统延续及可持续发展的源泉。

  结语

  《阿诗玛》是彝族撒尼人的口头传统,其产生和传承受制于生活传统的规约。撒尼人以讲唱为核心的诗学传统形成于历史,并跨越历史,成为撒尼人共同遵循的传统生活和文化记忆,撒尼人的讲唱传统为《阿诗玛》的生活形态提供了根基和动力,是《阿诗玛》传承发展的生态文化屏障。

  作为撒尼人生活中的《阿诗玛》,生活是催生和推动《阿诗玛》传承发展的力量。撒尼人的生活在变,其新时代的生活内容自觉或不自觉地进入《阿诗玛》的讲唱中,新的传承、传播方式也会影响当代《阿诗玛》的传承、传播。关键是在保护过程中,既要尊重撒尼人的传统,又要融入当代撒尼人的生活。但是,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的《阿诗玛》,其记忆资源的符号化进入石林旅游文化中在所难免,然而,这些将非物质文化遗产旅游化的做法,仍然需要尊重《阿诗玛》的基本诗学传统。因此,《阿诗玛》的保护不仅是保护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的《阿诗玛》,而且是保护作为彝族撒尼人生活传统和讲唱传统的《阿诗玛》,在此基础上实现《阿诗玛》保护从项目单一化走向生活传统实践的综合性行动。

  (文章原载于《西南民族大学学报》2019年第8期,注释从略,详参原刊。)


继续浏览:1 | 2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张丽丽】

上一条: ·[金书妍]乡村振兴背景下民族文化品牌营造方略
下一条: ·[李翠含 吕韶钧]游戏仪式与文化象征
   相关链接
·[曾敏 邱丽萍]民俗类非遗项目保护传承成效评估研究·文化和旅游部办公厅关于公布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保护单位名单的通知
·我国4个项目被正式列入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赵蕤]彝族叙事长诗《阿诗玛》日本传播分析及对文化“走出去”的启示研究
·十二个新项目被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名录》·十一个新项目被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名录》
·阿塞拜疆和危地马拉的项目被列入“急需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熊黎明]《阿诗玛》叙事话语的变化对民间文化研究的反思
·《阿诗玛》国家级传承人毕华玉毕摩辞世·三天三夜唱不完的歌:记《阿诗玛》口头文学传承人王玉芳、毕华玉
·文化部:《关于加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保护管理工作的通知》·华东师范大学诉称准备多年项目被同行抢先申报
·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民间文学、民俗类项目保护工作展开培训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3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