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首届民俗学、民间文学全国高校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 在复旦大学举行   ·高校民俗学、民间文学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即将开班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征文启事——乡村振兴与民俗文化可持续发展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民间文化大师

首页民俗与文化民间文化大师

访非遗传承人·雕漆马宁
  作者:北京晨报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8-01-11 | 点击数:6015
 

  拜师雕漆大师文乾刚

  文乾刚大师在招收传承人时,包括马宁在内的一共有300人填了表,通过考核,在这300人的作品中选拔了20人的作品交到了文乾刚大师手里,他又在20人的作品里选择了5个人进入最后的考核。马宁就是这5人的其中之一。

  在马宁眼里,文乾刚大师是一个爱玩儿的时髦老头,他并不是很愿意抽出太多时间去教学生雕漆,如果非要教的话,就要选一个非常优秀的学生。于是文乾刚大师就在最后的考核中出了一道特别难的题,谁答上来就收谁为徒弟。

  马宁拿到考卷后胸有成竹,他在十几岁就逛琉璃厂,上学时期又经常出去写生,几乎把北京周围所有的地方都转了一圈,无论是石刻、壁画,还是博物馆里的每一件展品,马宁都牢记在心。也正是因为儿时的这些经历,促使了马宁在这次考核中脱颖而出,五个人里只有马宁一个人把考题全部答了上来。文乾刚大师当时很惊讶,没有想到真的有人能答上来,于是告诉马宁先回去等通知。

  马宁回去后迟迟等不到通知,如果换作别人,没有通知也就算了,但是马宁偏是一个很固执的人,等不到一句痛快的回复他是不会死心的。于是马宁骑着车亲自去找了文乾刚大师。马宁直接问老师到底想不想收他为徒。文老师又以最近家中有事为由婉拒了马宁,让他回去继续等通知。

  过了几日,马宁又耐不住性子给文乾刚大师打了电话,文大师见他如此执着,随后便去了马宁家,跟他讲:“你要是想学雕漆可以先学着,地铁司机的工作继续干,也可以选择把地铁的工作辞了,直接来学,但是挣的钱肯定没有当司机的工资多。”马宁不假思索就答应了文大师。

  开始马宁并没有辞掉地铁的工作,而是选择歇班的时候去师父那里学习雕刻。就这样,学了将近一年多的时间。

  辞掉工作专心钻研雕漆

  说到辞掉地铁的工作,马宁第一要感谢的是他的爱人。马宁本身不想再继续司机的工作,想出来专心做雕漆,但是又觉得地铁的工作是一个铁饭碗,而雕漆是一个不稳定的工作,时机好可能会挣钱,时机不好可能一无分文。见马宁为此纠结,他的爱人建议他出去玩一圈,散散心,一个人好好地想一想。

  马宁听从了爱人的建议,去了成都,还特意跑青羊宫找大师算了一卦。算卦的老道建议他不要辞了这份工作,如果辞了,他以后会很奔波,很辛苦。

  马宁回到家后辗转反侧,他觉得这是自己的事,问别人也没什么意义,还是得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爱人看透了他的想法,于是便鼓励他辞掉司机的工作,专心跟着文乾刚大师学习雕漆。

  刚开始学的时候,文老师就让马宁雕刻价值上千万的屏风,其他的技师都很反对,觉得他们学了好几年才能做这些,像马宁这样一个初入此行的生手就做这种工作,是不是有点太掉以轻心了?文老师告诉这些技师说:“他对美术的理解力比你们要强得多,只不过他在用刀的技巧上没你们熟练,用不了一个月,他就可以教你们了。”

  说到这,马宁很自豪地告诉记者:“后来都没用一个月,也就一个礼拜吧,那些老技师就对我刮目相看了。”

  一次,师父问马宁:“你未来想怎么做雕漆。”马宁回答说:“很简单,我打算做的比您好,我不想给您丢脸,您收我为徒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我要是做的没您好,您这一世英名就毁我手里了。”

  文乾刚大师的雕漆从器物上改变了几十年来的雕漆常规做法,从古至今雕漆只存在于瓶子、罐子、盒子之中,这些雕漆在市场上早已经饱和,再继续做这些根本无法卖出去。文大师开始转型做一些屏风,成品做完后,就会放在展厅中间的位置。文大师说:“你要想超越我,你就要考虑将来如何在我的基础上更进一步。”对于当时的马宁来说,这个问题他无法回答。

  从2009年到2014年,马宁跟文乾刚大师整整学习了5年。这5年期间马宁也经历了很多的事情,他带队参与的作品也屡次获得国家级的奖项,比如颐和园胜景屏风,有1/3的部分是马宁设计的,以及A P E C会议的9扇百草屏风,有6扇是马宁亲手雕刻的,其余3扇是由他指挥雕刻的。经历了这些,马宁的雕漆水平也上升了一个档次。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北京晨报 2017-10-28
【本文责编:姜舒忆】

上一条: ·敖朝宗:六十年钻研青铜器修复术的国家非遗传承人
下一条: ·传承蓝与白之梦:吴元新和南通蓝印花布印染技艺
   相关链接
·[杨利慧]从“民俗教育”到“非遗教育”·[萧放]开启非遗保护传承的新时代
·[巴莫曲布嫫]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与环境可持续性——以“藏医药浴法”申遗实践为主线·[程瑶]活态遗产的过程性保护
·第十八届民间文化青年论坛(第二季)2021年会·[岳永逸]本真、活态与非遗的馆舍化
·聚焦非遗教育,共探非遗学科建设之路·教科文组织:非物质文化遗产领域
·[关志和 Ms Kate, Kwan Chi Wo 关伟铭]世纪疫情对国家级非遗代表性项目澳门“鱼行醉龙节”的影响与挑战·[杨玉蝶]从民俗视角谈抗疫
·[王倩倩]危机与抉择:透视疫情影响下的非遗与民俗·[郭倩倩]民俗学的理论范式转型
·[赵欢]歌、舞和手工制作·[胡芳芳 刘益嘉 陈玲]大运河畔的劳动号子
·[杜小钰]国家级非遗“骆山大龙”的舞龙仪式·[席建立]消褪不了的常州梳篦魅力
·[曹祎媚]文化产业发展对非遗“雅化”转向的影响研究·[张寒月]传统医药类非遗保护的标准研究
·[徐洪绕]浅谈传统戏剧类“非遗”的保护·[王薇]试论非遗保护的国际标准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1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