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媒体报道|中国民俗学会成立四十周年纪念大会暨2023年年会   ·中国民俗学会成立四十周年纪念大会暨2023年年会召开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成立四十周年纪念大会暨2023年年会开幕词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中国实践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国际经验

首页民俗与文化非物质文化遗产国际经验

[刘晓峰]日本“重要无形文化财”传承人认定制度复杂
  作者:刘晓峰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0-07-28 | 点击数:9358
 


  编者按:日本从事“无形文化财”保护已经有几十年了,几十年来,日本的“重要无形文化财”认定始终坚守宁缺毋滥的原则,选择标准非常严格。因为有完善的法律支持,加之执行者认真的工作态度,基本保证了“人间国宝”的高水准,朝野无不承认获得“人间国宝”称号者都是一时俊彦。这一制度的公信力一直得到很好的维持,其权威性也为全社会所公认。日本几十年来积累的经验,对于起步不久的我国的非遗保护来说,颇有借鉴意义。 


 

  一般人认为,日本的“无形文化财”相当于我们所说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其实这种看法是有问题的。

  在日本,有关无形文化财的认定和保护,有专门的《文化财保护法》作为依据。《文化财保护法》分别对如何保护“有形文化财”“无形文化财”“民俗文化财”“埋藏文化财”等,做出了非常详细的法律规定。依据《文化财保护法》的分类,日本的“无形文化财”包括的主要有演剧(日本传统的歌舞伎、文乐等)、音乐(雅乐、琵琶、尺八等)、工艺技术(陶艺、漆艺、编织、染织等)等方面。所以,比较一下涵盖范围,日本的“无形文化财”与我们今天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相比,范围实际上要相对狭窄许多。

  在日本,“无形文化财”是由文部科学大臣指定的。“无形文化财”中最重要的部分,称为“重要无形文化财”。《文化财保护法》规定,有关这部分“无形文化财”的保存、记录以及后继者的培养,由国家负担其中的一部分经费,而那些“重要无形文化财”的传承人则被称为“人间国宝”。

  “重要无形文化财”的传承人认定

  因为“重要无形文化财”的主要认定对象是无形的“技艺”“技能”,而这些“技艺”和“技能”是由人来掌握、传承的,是活的东西。所以,传承人认定是保护“重要无形文化财”的特殊环节,可以说也是核心环节。

  对于“重要无形文化财”的传承人认定,《文化财保护法》有明确的规定。首先,“重要无形文化财”的指定,是“重要无形文化财”传承人亦即“人间国宝”认定的前提。日本的文化厅按照既定标准,不定期地从各地的“无形文化财”中选拔出最重要者,指定其为“重要无形文化财”。这标志着该“无形文化财”的保护,将得到国家的特别经济资助,同时也标志着掌握这一“重要无形文化财”的“技艺”或“技能”者,将要被认定为“人间国宝”。问题在于,作为被认定的对象——“重要无形文化财” 的持有者,有时是一个人,有时是两个人,有时可能是多数人。有鉴于此,《文化财保护法》规定,“重要无形文化财”的传承人认定,有“个别认定”“综合认定”和“传承者团体认定”3种方式。

  “个别认定”用来认定可以高水平展示被指定为“重要无形文化财”的艺能者和那些高水平地掌握了被指定为“重要无形文化财”的工艺技术者。“综合认定”是在作为“重要无形文化财”的艺能只能“由两人以上一体共同进行高水平展示”的情况下,或作为“重要无形文化财”的工艺技术是由两人以上高水平地掌握的情况下,认定这些人为该“重要无形文化财”构成团体的成员。“传承者团体认定”则限定于被指定为“重要无形文化财”的艺能或工艺技术在性质上缺乏个人特色,并且在该技能或工艺技术的保持者大量存在的情况下,对于那些成为主要构成成员的团体性认定。

  实际上,日本政府在演剧、音乐等艺能领域多实施“个别认定”和“综合认定”,在工艺领域则实施“个别认定”和“传承者团体认定”。“个别认定”和“综合认定”是对于传承人的认定,而“传承者团体认定”则是对于“保持团体”的认定。人们通常所说的“人间国宝”,指称的只有“个别认定”和“综合认定”所认定的传承人。

  “重要无形文化财” 传承人认定的问题点

  那些明确只有一个人水平最高、最具有代表性的“重要无形文化财”,其传承人的认定看上去是比较简单的;而那些得到“综合认定”的“重要无形文化财”,他们的传承人的认定则比较复杂。到目前为止,被日本政府“综合认定”为“重要无形文化财”的共有十几个团体,涵盖的人数却不少。比如平成十二年(2000年)日本“综合认定”为“重要无形文化财”的人数分别为:宫内厅式部乐部(雅乐)50名、日本能乐会(能乐)653人、人形净瑠璃文乐座(人形净瑠璃)133人、传统歌舞伎保存会(歌舞伎)294人等。这些“综合认定”所涉及到的“重要无形文化财”的艺能,大都拥有该艺能的演奏家协会。当某一位成员的技艺水准为该艺能的演奏家协会所公认,则经过会员推荐或选举正式加入该团体,同时也就被认定为“重要无形文化财综合传承人”。在日本,“个别认定”常常是独立于这种“综合认定”的,并且经常有这样的情况——已经得到“综合认定”成为“重要无形文化财综合传承人”者,后来更进一步获选成为“个别认定”的传承人。在这一意义上,“个别认定”的考察标准比“综合认定”要高,可以说要严格许多。

  这样带来的制度弊端是,尽管名额上偶尔有部分调整,但每一个领域被“个别认定”的传承人是有定额的,通常情况下只有前任去世,后面的人才可能获得补缺的机会。因此,某一领域一旦增加了“个别认定”的名额,就不可能再减下来。如果同一艺能存在不同流派,有时还不得不轮班坐庄。这种情况下,“人间国宝”是否就是代表该艺能最佳水平者,就成了问题。能乐喜多流的一代名优友枝喜久夫就是因为这种制度的弊端,终生无缘“人间国宝”的称号。这是我们应当引以为戒的。


继续浏览:1 | 2 |

  文章来源:中国新闻网 2010年07月27日 14:09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陶雪迎]日本文化遗产的保护措施及现状
下一条: ·[星野紘]日本保护文化财产60年经验:传统不宜乱改造
   相关链接
·首期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统插花高级研修班在京开班·朱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政策研究:概念、历史及趋势》
·巴莫曲布嫫:序《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政策研究:概念、历史及趋势》·青岛大学举办“万柿大集——第三届柿子采摘文化节暨胶州非遗进校园活动”
·王晨阳:在“以非物质文化遗产系统性保护促进可持续发展” 学术论坛上的致辞·“以非物质文化遗产系统性保护促进可持续发展”学术论坛在山东大学举办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东亚多部门地区办事处驻华代表处主任夏泽翰教授:两个关键点·视频 ‖ 水是一切生命之源:魁立先生访谈
·新书发布 | 《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国经验》·中国民俗学会成立四十周年纪念大会暨2023年年会非物质文化遗产论文选编
·[王晨阳]全面推进非物质文化遗产系统性保护·[王晨阳]非遗成都论坛丨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实践
·马盛德:非遗传统舞蹈首先是保护传承,“创新”不能太着急·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政府间委员会第十八届常会将在博茨瓦纳卡萨内召开
·中国民俗学会纪念《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通过二十周年学术专栏在线发布·[程瑶]从饮食技艺到粮食安全:论非物质文化遗产系统性保护的中国实践及其路径选择
·[郭翠潇]从“非物质文化遗产”到“活态遗产”——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术语选择事件史循证研究·[冯王玺]中国少数民族戏剧学术二十年与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的实践路径
·[邹培培]非遗语境下生产民俗对地方认同的建构路径与内在机制·[周玉洁 梁莉莉]以“记”载“道”:传统手工艺类非遗代表性传承人记录工程口述史访谈的实践与思考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3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