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媒体报道|中国民俗学会成立四十周年纪念大会暨2023年年会   ·中国民俗学会成立四十周年纪念大会暨2023年年会召开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成立四十周年纪念大会暨2023年年会开幕词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遗产》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书评文萃

首页民俗学文库书评文萃

[陈引驰]难以置信的“创见”
  作者:陈引驰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0-03-01 | 点击数:7524
 

 

如今,求创见心切,却对最基本的事实——在有关古典的考据里,
即对最基本的文献状况及其形成的事实——漫不经心,
甚或完全漠视,并非独一无二,很让人不知所以。

 

《庄子研究》
张松辉 著
人民出版社  2009年12月第一版   332页,43.00元

 

《古诗十九首与建安诗歌研究》
木斋 著
人民出版社  2009年12月第一版  322页,38.00


  书店里见到著述甚勤的张松辉教授新刊的《庄子研究》一册,略翻目录,知道是十多年前《庄子考辨》(岳麓书社,1997年)的扩充版。有意思的是,书前有一“导读”,罗列书中十八项“不同于传统看法的新的学术观点”。

  有时候,话不能说得那么绝对,阳光底下无新事。别的不提,“导读”所列第四项“《庄子》是在庄子的主持下,由庄子师生共同完成的”,就是十二三年前《庄子考辨》里张教授的旧话头了。

  特别留意了一下,张教授所谓“《庄子》对庄子生平的记载有序而完整”的论证,如次的表述,这次与前回几乎只字未易:

  在《内篇》中,记载的都是庄子的学术活动,也没有谈到收徒的情况;从《天运》到《山木》,开始出现庄子与贵族交往情况和收徒讲学情况。从《山木》至《说剑》,不但记载了庄子与贵族的交往,而且还记载了他直接同国君的交往。这一情况,正是一个思想家从学术研究开始,逐步受到贵族乃至于国君重视的合乎逻辑的发展过程。《至乐》写庄子妻子去世,《徐无鬼》写朋友惠施去世,最后以庄子本人的去世作为全书的结尾(《天下》是对各家思想的评述,有人认为它是全书的自序。而《天下》实际上也是以庄子思想为结尾)。这种安排不能不说是经过一定的系统整理。而且《列御寇》以庄子之死为全书之结,《天下》以庄子思想为整个学术评论之结,也说明了整理者就是与庄子基本同时的学生,甚至负责最终编纂的人就是庄子本人。(《庄子研究》第29页,又《庄子考辨》第16页)

  其言似甚辩,可看了好些遍,还是不明白:即使张教授梳理的情形属实,就何以能说明《庄子》是庄子及弟子编纂而成的。

  悬揣张教授的意思,大约是以为,既然《庄子》中庄子的活动展开是齐整有序的,那就该是当初庄子及弟子精心考究、缀合编纂的。

  这是哪家的道理呢?

  一般不会怀疑《孟子》是孟夫子与弟子相与写撰的,《史记》的《孟荀列传》里说得明白:“退而与万章之徒,序诗、书,述仲尼之意,作《孟子》七篇。”但《孟子》书里的记事,就错乱得很,开篇的《梁惠王上》篇里便出现了齐宣王,而据钱穆《先秦诸子系年考辨》,孟子先前已曾居留齐国,那还是齐威王时代,而这记在《公孙丑下》和《离娄下》里。按照张教授的逻辑,是不是该怀疑孟子及弟子没有参与《孟子》一书的编纂?否则,何以不整齐而“有序”?

  而且,任何稍有常识的读《庄》者,都该知道,今天见着的《庄子》文本,是晋代郭象编次确定的。而这个本子的篇章次第,与之前的本子,并不相同。就说郭象本与向秀本的差别。《世说新语·文学》篇记载郭象窃取向秀的注本,仅加注了向秀“未竟”的《秋水》、《至乐》两篇:

  初,注《庄子》者数十家,莫能究其旨要。向秀于旧注外为解义,妙析奇致,大畅玄风,唯《秋水》、《至乐》二篇未竟,而秀卒。秀子幼,义遂零落,然犹有别本。郭象者,为人薄行,有俊才,见秀义不传于世,遂窃以为己注,乃自注《秋水》、《至乐》二篇,又易《马蹄》一篇,其余众篇,或点定文句而已。后秀义别本出,故今有向、郭二《庄》,其义一也。

  这是历来聚讼纷纭的公案,如何离析向、郭注,不少人曾加尝试。有一种办法,是查看陆德明《经典释文》的引据,至少隋时向、郭注都还能见到。而查看的结果,是今天属于郭象本《庄子》内、外、杂三篇里面“外篇”的《天道》、《天运》、《刻意》、《达生》、《山木》、《田子方》、《知北游》诸篇无向注,而属今本“杂篇”的《庚桑楚》、《徐无鬼》、《则阳》和《天下》则有之。同样是根据陆德明《经典释文》的记叙,向秀的注本与郭象“内篇”七、“外篇” 十五、“杂篇”十一的本子不同,结构是“内篇”七、“外篇”二十的。这样,可以推测:那些今属“外篇”而无向注的篇目,当时并不在向秀本的“外篇”二十之内;而那些今属“杂篇”而有向注的篇目,当初则厕身向秀本的“外篇”二十之列。一句话,在向秀和郭象的两本之间,各篇的次第即已经过了调整而有不同:或者原属“外篇”而移入“杂篇”,或者原属编外而置入“外篇”。

  既然传世的郭象本篇章格局已然与前此的《庄子》文本不同,基于这一事实,不能不试问张教授:

  你如何能认定迭经篇次移易的郭象本,就是你所谓战国时代出自庄子及弟子编纂的《庄子》原貌格局?

  进而如何还能肯定说原初的那部“《庄子》对庄子生平的记载有序而完整”?

  即使今本“《庄子》对庄子生平的记载有序而完整”是事实,而且确实乃有意为之,怕也该算在郭象头上,与庄子及其弟子何干?

  回过来,你如何还能说“《庄子》是在庄子的主持下,由庄子师生共同完成的”?


继续浏览:1 | 2 |

  文章来源:东方早报 010-2-28 2:49:49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施康强]愧对乡邦先贤
下一条: ·[柯杨]源远流长的甘肃民俗文化
   相关链接
·[季中扬]《庄子》中的技艺美学与工匠精神·[木斋]一个时代的神话
·杨义:庄子是谁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3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