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首届民俗学、民间文学全国高校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 在复旦大学举行   ·高校民俗学、民间文学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即将开班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征文启事——乡村振兴与民俗文化可持续发展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沃尔夫冈·米德]谚语:弗雷德里克·道格拉斯争取民权的重要口头武器
  作者:沃尔夫冈·米德 邵凤丽   译者:邵凤丽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9-07-05 | 点击数:2162
 

摘要:谚语绝不是简单的公式化的表达,它本身是一种传统智慧,非常适合做争取民权的武器。作为一名虔诚的宗教信徒,道格拉斯在辩论、演讲和写作中常常依据圣经谚语为其论点增添权威和历史智慧。虽然圣经箴言为其思考提供了宗教权威,但他也非常清楚圣经箴言在反对奴隶制和争取民权方面的社会意义。谚语起着权威性和集体性作用,是重要的社会和道德信息。

关键词:道格拉斯;谚语;民权


  弗雷德里克·道格拉斯(1818~1895)是一位虔诚的宗教信徒,他在辩论、演讲和写作中依靠圣经谚语来加强社会和道德的表达。虽然圣经箴言为道格拉斯的思考提供了宗教权威,但他也非常清楚圣经箴言在反对奴隶制和争取民权方面的社会意义。谚语起着权威性和集体性作用,是重要的社会和道德信息。因此,谚语本身是一种传统智慧,非常适合做争取自由、民主和公民权利的口头武器。

  道格拉斯还是19世纪被奴役非裔美国人的代言人之一。他承担了被奴役非裔美国人的叙事身份,在说话或写作时,其话语完全以圣经的权威和美国的民主理想为根据。在内战之前和内战期间,他没有用枪,而是用语言勇敢地与奴隶制度作斗争。可以说,他是最积极意义上的社会和政治鼓动者,始终主张运用道德、平等和民主的力量。

  道格拉斯高超的修辞技巧极具传奇性,但迄今为止,学者们都忽略了其演讲能力的一个主要因素,那就是他反复使用圣经和民间谚语,为其论点增添权威和历史智慧。

  1861年6月16日,在纽约州罗切斯特市,道格拉斯发表了题为“关键一个小时的决定”的演讲,提到了他的社会语言学的工作方式。道格拉斯认为,“简单而熟悉的常识语言”是谚语的特征。正如芬兰谚语学者马提·库西在某种意义上定义谚语一样,它包含人们所收集的见解和经验,而不代表一个合乎逻辑或普遍的哲学思想体系。相反,正如道格拉斯在引文中所描述的那样,谚语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生活的二元对立和矛盾。(1)根据谚语出现的背景,它们承担着不同的功能和含义,既可以是善的,也可以是恶的。(2)与人们的普遍看法相反,谚语绝不是简单的公式化的表达,而道格拉斯对谚语的使用,充分证明了谚语作为社会交际语言策略的重要性。(1)

  一、“如果你给一个黑人一英寸,他就会拿走一厄尔”(得寸进尺)

  道格拉斯深知谚语的矛盾本质,这一点在其关于奴隶主如何利用谚语来为非人道的奴隶制度辩护的描述中表现得十分明显。而迄今未被记录的谚语也特别能引起人的兴趣,表达了对奴隶生活以及被谋杀的奴隶的无视:“即使在小白人男孩中,这也是一个普遍的说法:杀死一个‘黑人’值半分钱,另外的半分钱用来埋葬。”(2)道格拉斯在他的第2部自传《我的束缚和我的自由》中进一步解释了这种不人道的态度,并明确地将其称为谚语,从而证明了其广为流传的说法:“有一个我早已耳熟能详的说法,在美国科罗拉多州劳埃德的种植园和马里兰州的其他地区,是这样说的,‘杀死黑鬼的价格只有半分钱,而埋葬他的价格却有半分钱’。我的经验事实远远证明了这个奇怪谚语的实际真理。”(2)在1863年8月发表于《道格拉斯月刊》的一篇短文里,道格拉斯再次引用了这句名言。

  当然,也有许多奴隶在这样的金钱屠杀中幸存下来,但在这种情况下,奴隶主试图扼杀他们“财产”的精神。这种精神控制并不总是奏效,因为天生机智的奴隶比他们的主人聪明,正如道格拉斯通过一个著名谚语的有趣语境来解释的那样:

  在人类的财产中,无知是一种高尚的美德;当主人为了使奴隶无知而学习时,奴隶也足够狡猾,使主人认为他成功了。奴隶完全理解这句话:“无知为福,聪明为愚。”(2)

  这一表述是道格拉斯讽刺手法中一个很好的例子,它极易颠覆奴隶主的阴谋。

  道格拉斯从自己小时候的经历中知道智力发育迟缓意味着什么。1826年,8岁的他被送到巴尔的摩与休和索菲亚·奥德一起生活,并成为他们2岁儿子汤米的伴侣。起初事情进展得很顺利,当索菲亚·奥德试图教年轻的弗雷德里克学习字母表时,她的尝试立即被她的丈夫阻止了。不过,她让小男孩认识到学习读写的重要性。

  从那时起,道格拉斯的自学教育再也无法停止。1830年,在12岁时,道格拉斯给自己买了一本二手书《哥伦比亚演说家》。这是凯勒·宾厄姆为修辞学和道学教学而编写的流行演讲和对话集。在道格拉斯成为公众演说家的日子里,《特别的教学用途》是一篇“摘自不同作者演讲指导”的介绍性文章,为他提供了诸多修辞技巧。事实上,对圣经语言的深刻理解,以及对这类语言学精妙选段的阅读,为道格拉斯的作品创造了一种语言能力。而早期的废奴主义者并不经常听到他的雄辩演讲,虽然道格拉斯也受到黑人传教士的布道和口语化风格以及奴隶们丰富的传统歌曲的影响,他几乎完全不使用种植园的方言。在他最近的小册子———《为什么黑人被处以私刑》里,道格拉斯说:“当一个黑人的语言被引用时,为了贬低和诋毁他,他的思想往往被放在最怪诞和难以理解的英语中,而黑人学者和作家的言论则被忽视。”[1](P507)为了解释和证明黑人的智力可以与白人相比,道格拉斯有意识地选择了标准英语,并证明自己是这方面的大师。(3)

  对圣经以及黑人传教士布道风格的浓厚兴趣,是道格拉斯使用谚语的主要原因。宗教修辞长期以谚语为根据,用圣经和民间谚语来接近和教育会众。(4)道格拉斯使用谚语的另一个原因很可能是,他在那本极具影响力的《哥伦比亚演说家》里发现了这些文字。在一篇长达3页的“富兰克林博士的悼词摘录,以巴黎下议院的名义,由阿贝福切特宣读,1790年”中,他找到了对以下谚语的高度评价,例如:掌握在学识渊博者和无知者手中的“谚语‘老亨利’和‘可怜的理查德’,它们包含了最崇高的道德,沦为流行语言和常识理解,并形成了全人类幸福的教义问答”[2](P56)。并且,在“1770年,皮特先生回答曼斯菲尔德勋爵关于威尔克斯先生的事情的演讲节选”中,道格拉斯找到了这段话:

  我的主,有一个简单的格言,我在生活中总是坚持;在我的自由或财产所涉及的每一个问题中,我都应该参考并由常识的指示来决定。我承认,我的主,我不相信学习的妙处,因为我见过最能干、最有学问的人,也同样容易欺骗自己,误导别人。[2](P145)

  1860年3月26日,在格拉斯哥的一次演讲中,道格拉斯提到“常识、共同的正义和健全的解释规则都把我们带到了法律的意义上”[3](P349)。1866年12月,道格拉斯在《大西洋月刊》上发表了一篇关于“重建”的文章,讲述了“用简朴、常识的方式重建工作”[1](P203)。毫无疑问,“道格拉斯用他的诚意、诚实、正直和常识[4](P212),通过语言与奴隶制斗争,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5](P165)。

  二、“压碎的蠕虫可能会在压迫者的脚跟下转动”

  道格拉斯对民间谚语的使用,为他的论点增添了一种口语化和隐喻化的味道,正是这种语言的比喻用法,增添了重要信息的普遍吸引力。接下来只是一个按时间顺序选择情境化谚语的例子,其中每一条众所周知的信息都代表了道格拉斯典型的“常识”哲学。有时会在辩论中长篇大论,显然,有一些句子是连词,但谚语有助于集中或总结这样的谩骂。

  道格拉斯通过谚语表达了他的担心和希望,从而显示出这场斗争的人性。道格拉斯毫无疑问是卓越的鼓动家,他以自己的眼光看待事物。当他在新的长篇大论中攻击南方的奴隶主时,他甚至能说出“诚实是对付奴隶主的最好政策”,为这一切增添了辛辣的讽刺意味。[6](P400),[7](P247)

  尽管他没有宽恕策划一场奴隶武装起义的想法,但1850年12月8日他在家乡罗切斯特举行的反对派演讲中对此发出了严正警告。在道格拉斯的论证中,他整合了16世纪的英国谚语:“一脚踩到蠕虫,蠕虫就会翻身。”当然,这里的“蠕虫”,隐喻的是奴隶的悲惨生活,奴隶被奴隶主们贬低到动物生活中最低的地位。

  在马丁·路德·金和其他人的领导下,任何经历过民权游行和为保持和平而进行艰苦斗争的人,都将在这里经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道格拉斯虽然是用隐喻和间接的方式吸引了人们的注意,但足够清晰,让所有人都能理解。道格拉斯指出,他和其他人的警告不一定会得到重视。1857年5月11日,在纽约,他不得不再次利用“蠕虫”这句谚语来描绘一个非常悲观的预言:

  即使是被碾碎的虫子也有可能在暴君的脚下翻身。在沮丧和绝望的可怕时刻,南方的奴隶们被残忍所驱使,被强烈的错误所刺痛,可能会为了自由而进行一场疯狂而致命的斗争……

  道格拉斯在这次演讲中表示,他的和平主义态度已经达到了极限,非暴力的哲学或许不会长久可行。三年后,内战爆发,没有发生大规模的奴隶起义。但也难怪道格拉斯和他的儿子们会成为战争的坚定支持者,去帮助招募北方的黑人士兵,为解放南方的“被碾碎的虫子”而战。

  在一生的奋斗历程中,道格拉斯从未放弃过对奴隶们的期望,也没有放弃追求非裔美国人的进步。为了论证这一点,他经常引用圣经箴言来加强他的权威性,即奴隶主们会在适当的时候因他们的恶行受到惩罚。现在,奴隶主们可能不仅仅是被囚禁,他们也可能因为自己的罪行而死(至少是象征性的死)。

  道格拉斯并没有承诺提倡真正的行动,他的双重圣经箴言仍然是一个真诚的警告,他还补充了杰弗逊对正义的警告,他认为惩罚必定会在适当的时候到来。他说:“有一天,他们会来的。”事实上,这确实发生在内战全面展开之后。现在,奴隶主应得的惩罚有其正当性,而道格拉斯只引用了更为暴力的“剑”的谚语来预测有罪的奴隶主的命运。

  现在,众所周知的主题是对行凶者的军事和个人报复,道格拉斯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克制和仁慈,因为奴隶制正在慢慢地被消灭。这不是一个和平主义者而是一个经历过奴隶制的人的说法,他知道违法者的恶行。这条谚语已经没有任何比喻意义了,但必须付诸实践,以便废除奴隶制。

  三、“恶人没有安宁”

  道格拉斯的“道德革命”是通往内战的道路,作为一名伟大的鼓动者和演说家,通过参与革命,道格拉斯成为“自己种族的道德领袖和精神先知”[8](P220)(1)。在1857年8月3日的演讲中,道格拉斯简明地表达了其道德哲学,并将其作为公民权利冲突的座右铭:

  让我给你讲讲改革的哲学。人类自由进步的整个历史表明,对她庄严的主张所作的一切让步,都是发自内心的依偎。这场冲突令人激动,引人入胜,而且暂时平息了所有的骚动。它必须这么做,否则就什么也别做。如果没有斗争,就没有进步。那些自称崇尚自由却又轻视自由的人,是那些不耕种却想得到庄稼的人,他们想要的是没有雷电的雨水,是没有汹涌波涛的大海。

  这种斗争必须是道德上的或者是肉体上的,也可能两者兼有。如果没有要求,就不会得到权力。它从来没有,也永远不会。[3](P204)

  史蒂文·金斯顿说:“他说的话就是他生活最好的见证,‘如果没有斗争,就没有进步。’”(2)令人高兴的是,在1980年,这句话最终被收录进约翰·巴特利特(John Bartlett)的第15版《熟悉的语录》中,这是道格拉斯最重要的经典陈述之一[9](P556)(3)。

  弗兰克·柯克兰将道格拉斯为实现开明进步而进行的斗争与“道德劝说”思想联系在一起,他认为道德语言是直接影响行为的前提。也就是说,道德劝说要求人们相信,道德劝说可以通过修辞、道德情感唤醒我们,从而激励我们去做有益的事情。此外,道格拉斯对普遍人文主义的启蒙思想的肯定,也为道德劝说提供了支持。这是一种独特的人性,是生命、自由和幸福的圣洁。但是柯克兰没有提到,一般的民间谚语,尤其是圣经谚语,都是通过它们极具智慧的本性来表达道德的。

  尽管在他的时代,奴隶和自由的冲突可能并没有被认为是一个宗教话题,但道格拉斯重复使用了2条圣经谚语来论证这些生活方式是绝对不能相容的。1846年2月12日,道格拉斯在苏格兰的阿布罗斯发表演讲,他的论点变得更加有力,他实际上是在攻击有组织的教会,因为他们站在奴隶主的一边。15年之后,他在《道格拉斯月刊》上发表了一篇简短的文章,重复了第一句谚语:“奴隶制能在战争中幸存吗?”

  但就在3个月后,道格拉斯在波士顿的一次重要讲话中又引用了第3条圣经谚语,并引用了第4条民间谚语:“麻烦是根本的。”只有双方同意,两人才能走在一起。没有人能侍奉两个主人。分裂的房屋是站不住脚的。骑着两匹马走同样的路,是一件了不起的事;但如果骑着两匹马走相反的路,是不可能的。(4)尽管谚语典故很可能是对谚语“两个人一马,一个人必须坐在后面”的一种演绎,这在莎士比亚的《无事生非》中有所体现,当时道格拉斯很可能想到了林肯在1858年6月16日发表的著名的“房屋分割”演讲,在奴隶制问题的影响下,他选择引用这条圣经谚语来反对奴隶制和自由共存的可能性。(1)

  道格拉斯总是走道德劝诫的道路,这可以从另一条圣经谚语中看出,这句话在他的布道预言中出现了几十年,他预言邪恶的行为一定会受到惩罚,因为“上帝说,对邪恶的人来说,不可能有和平”(Isaiah 48:22)。道格拉斯用他所有的预言力量争辩道,一个人的邪恶是无法逃脱世俗或神圣的惩罚的。

  1862年3月,道格拉斯在《道格拉斯月刊》上发表了一篇关于“战争形势”的文章。他从圣经中引用了另一条谚语来预言:“‘不要自欺,神是轻慢不得的。人播种的是什么,收获的就是什么。’(Gal.6:7)这不是对预言的梦想,而是对社会和政治力量清晰的哲学解读,只有通过现实,而不是什么遥远的经验去说明这一点。”[10](P230)1863年4月,内战最激烈的时候,道格拉斯在同一份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题为“不要忘记真理和正义”的文章,他质问:“难道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作为一个国家,我们播种什么,我们一定会收获什么吗?”[10](P340)1883年11月20日,他在华盛顿发表演讲,直接将这句谚语的意象与社会政治的一般伦理思想联系起来,再次解释所有的行动都会有结果,而错误必须付出代价。

  在第3部自传《弗雷德里克·道格拉斯的一生和时代》的结尾处,他再次回到了对圣经谚语的解读,“我认识到,宇宙由不可改变和永恒的规律支配着,人们播种什么,就会收获什么,也没有办法逃避或规避任何行为或行为的后果”(2)。只有伟大的道德价值,才能让所有人过上更美好的生活。正如道格拉斯所指出的,圣经中有一句谚语:

  人不仅仅靠面包生存。各国也是如此。他们不是靠艺术得救的,而是靠诚实得救的。不是靠财富镀金的华丽,而是靠男人美德的隐藏宝藏。不是靠肉体的大量满足,而是靠圣灵的天上指导。[3](P193~194),[11](P430)


继续浏览:1 | 2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张丽丽】

上一条: ·[郭恒]《山海经》在海外的神话学研究
下一条: ·[毛晓帅]民俗学视野中的个人叙事与公共文化实践
   相关链接
·[崔若男]明恩溥与中国谚语俗语研究·[黄招扬]谚语:传统文化传承的民间载体
·《中国民间文学大系》出版工程“谜语、谚语、民间俗语”专家组成立·[陈鹏程]试论《战国策》中歌谣谚语的运用
·[叶宏]凉山彝族的气象类“尔比”及其对和谐社会建设的意义·《母亲词典》晋商博物馆首发传承谚语文化智慧
·《中国谚语集成·甘肃卷》出版 遴选2万谚语·[苏赫巴鲁]谚语说长调——《长调有多长》随想
·[龙文]从原著民族权利看版权法保护民间文学艺术表达之可能及其限制·谚语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1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