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4年年会征文启事   ·第三届民俗学、民间文学全国高校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2024)预备通知   ·中国民俗学会成立四十周年纪念大会暨2023年年会召开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遗产》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罗杨]“民族家”的时间观
  作者:罗杨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4-11-26 | 点击数:16173
 

 

摘要:本文主要阐述凉山州盐源县羊圈村彝人的时间观。它的核心是协调人与祖先、神、鬼的关系,由一套时空占算体系构成,渗透到当地人的日常生活、周期性年度仪式和历时性家支关系等各个方面。地方村落时间观与外来文化的接触以手表和日历为时间的物质载体,小学是村落时间观与国家时间互动的具体场域。
关键词:时间观地方性;文化互动

 
前言
 
我的论文始于在羊圈村的三次调查。在这几次调查中,我已经开始关注羊圈人的“时间”,与当地人打交道离不开他们的时间观念,而它又于外来汉人的时间体系非常不同。这使得对当地人时间观念的考察,可以成为理解地方文化的一个线索。于是2006年12月,我第四次前往羊圈村,围绕着当地人的时间观,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调查。
由于多次来羊圈村调查,我和以前采访过的村民已经非常熟悉和亲切。我的调查依然是和当地村民日嘎嘎、马专一、阿朴[③]、杨挖补等去放羊而展开。放羊过程中,他们讲述的故事是我田野调查中最有意义的收获,也是此篇论文材料的主要来源。只是,我在有限的田野调查期间习得的粗浅地方话不足以进行彝语交流,他们便主动和我讲汉话。
本文主要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羊圈地方时间观念。我试图说清楚这种独特的时间体系是什么,以及它对当地彝人的意义。第二部分是当地时间体系与外来时间体系的接触和互动,我想通过这种互动考察羊圈的文化观念如何包容外来时间体系。
 
第一部分 羊圈人的时间观
 
羊圈彝人认为,人与祖先、神灵、鬼怪处在同一个生活空间中。人生活的核心就是要处理好与这三者的关系,惟有如此,人才能平安地延续生活。如何才能处理好人与祖先,神,鬼的关系呢?
当地彝人通过自身在当地环境中的时间经历和记忆,将生活空间中所有的物,纳入一个固定的记忆格局之中。牧羊人们每天放牧经过的高山,按照人们早已熟悉的程式出现变化,比如“天气没现在这么冷了,山上那处酸梅子就会开花”;屋内的火塘和祭台,从自己出生就一直在它们该在位置上;人就处在这样一种空间格局之中,同时,也被生活的经历纳入到与空间格局对应的时间体系中,人的生活伴随着这两者的共同展开而延续:“包谷雀儿来了种包谷。那些青刺果马上要熟的时候,就播种。荞子就等到酸梅子开到那么大的时候,还有苹果结到像羊屎那么大的时候,就可以种荞子。”
固定化的生活空间是他们生活的稳定态,象征着在这样一种状态之下,人?神?鬼的关系是和谐的,至少人没有让鬼,神觉得不满意而降灾与己,这是安全的。任何一丝细微“变化”的出现,对他们来说,很可能是一种不确定的异常征兆,预示着人可能没有处理好与神灵的关系,甚至带来危险或灾祸。所以羊圈的彝人必须熟知生活的固定格局,同时时时监视他们其中出现的任何异端,因为这象征着神灵的警告,关乎人身的福祸。
由此,当地彝人的生活中充满了占卜和仪式。比如用“木刻卜”占卜狩猎,疾病,出行。[④]专门针对反常事象的占卜,看到孵蛋的母鸡啄食窝里的蛋,走路时鸟粪滴落于身上等等,彝人认为是不吉利的,要请苏尼,毕摩做“防祭”。[⑤]彝人从出生,成年,结婚,生病,死亡都要请毕摩或苏尼来做各种仪式,人生的各个“关口”才能顺利地度过。一年之中,不同的时间段人和鬼,神的关系也有变化,所以也要请毕摩做相应的仪式,如“春夏之际反咒,夏秋之际转咒,秋冬之际招魂,冬春之际除孽债。”确保人在一年中的各个阶段都能协调好自身与外界的关系。彝族学者巴莫曲布嫫甚至认为彝人的“彝人是通过创造仪式生活的间隔界定季节,……彝人的时间经验就是一种仪式。”[⑥]
由于生活空间的固定延续与异兆的出现,象征着人与神灵,鬼怪关系的和谐与破裂,而处理好人与神鬼的关系又是当地彝人生活的核心,处理得不好,人将无法平安生活,所以羊圈的彝人不得不密切关注他们生活的空间,在历史中积累了一整套关于“空间”的经验,形成一系列的占卜和仪式来协调生活中人,神,鬼的关系。当地彝人的时间就与空间一起,构成他们处理人,神,鬼三者关系的一个时空坐标。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王娜】

上一条: ·[田祖国]地域文化视阈下我国民族传统体育的发展研究
下一条: ·[陈春声]正统性、地方化与文化的创制
   相关链接
·[肖波]白蛇传说与江南名胜的文化互动:雷峰塔记忆·[隋丽]象征与标识:满族插佛托习俗变迁中的文化互动与族群认同
·[赵宗福]族群历史记忆与多元文化互动·[赵宗福]族群历史记忆与多元文化互动
·[朱霞]精英与民间文化互动:建水紫陶装饰工艺形成探析·[李言统]汉藏文化互动下宝卷向嘛呢经的文本转变
·医学人类学:探究疾病与文化互动关系·[明跃玲]文化互动与仪式变迁
·[廖杨]族群与社会文化互动论·[杨树喆]文化整合与中华民间文学的总体风格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4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2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