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第三届民俗学、民间文学全国高校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在内蒙古大学成功举办   ·第三届民俗学民间文学全国高校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在内蒙古大学开班   ·第三届民俗学、民间文学全国高校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拟录取学员名单公告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遗产》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访谈·笔谈·座谈

首页民俗学文库访谈·笔谈·座谈

雾霾之下重启春节禁放?
  作者:李兴国 周怀宗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3-02-03 | 点击数:5615
 


  雾霾之下,重启春节禁放?

  近期被雾霾笼罩的京城一片迷茫,生活在这种灰蒙蒙的空间里,让人的心情变得很阴郁,同时也引发了大众对空气污染状况的担忧。而此时又恰逢春节临近,燃放烟花爆竹的传统习俗对空气质量以及环境的影响,便再次成为人们争论的焦点,不少网友呼吁春节期间重启烟花爆竹禁放机制,诸多门户网站也纷纷发起是否禁放的讨论。

  燃放烟花爆竹究竟是否会加剧环境恶化?据北京市环境保护监测中心的监测数据显示,去年除夕当天,车公庄站点PM2.5研究性监测的浓度值分别在中午和晚上两度突破200微克/立方米。去年春节期间北京空气质量5天不达标,其中初一、初五、正月十五3天受集中燃放烟花爆竹影响,污染严重。

  在网络讨论中,支持禁放的网友认为,“现代城市高楼密集,不仅造成噪音污染,燃放烟花爆竹所造成的粉尘也难以扩散,雾霾之下,更加剧环境问题,为了市民身心健康,为了久违的蓝天,应该尽量少放,或者禁放”。而反对禁放者则认为,“空气污染非燃放烟花爆竹一方所致,禁放并不能根本解决问题,拿传统习俗开刀不是治理的良方。且没有烟花爆竹的春节,更加缺少了年味儿”。

  那么,禁放烟花爆竹究竟是否可行?习俗与环境是否又有必然的联系?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李兴国说:“我认为,应该提倡和引导少放、不放,但政府考虑是否实施强制禁放的行为时应该慎重,这不仅涉及政府公信力的问题,也涉及民族文化、人们精神寄托的问题。”

  提倡不放,慎发禁令

  北京晨报:最近北京雾霾严重,从而引发了大众对春节期间是否重启禁放烟花爆竹的讨论,对此您怎么看?

  李兴国:我看许多调查都显示,大多数的人支持不放,甚至有80%认为不应该放。我个人支持不放,我自己也很多年不放爆竹了,但是禁放的问题一定要慎重。

  北京晨报:为什么这么说呢?

  李兴国:对于春节等重大节日燃放烟花爆竹的问题,我们曾经实施过禁放令,后来又开放并对燃放限时限地,不是不可以再禁,但理由一定要充分,程序一定要科学,否则会有朝令夕改之嫌。同时,重大传统节日放烟花鞭炮有文化传承的意义,是一种民俗,这种民俗的改变更需要宣传和引导,如果强制禁止可能会有一些问题。此外,如果在今年春节期间重启禁放令,对于花炮生产商来说也不利,现在花炮已经生产出来并上市销售了,再禁止不太好。因此,我觉得通过大量的宣传和引导,提倡人们过年不放炮,根据情况的不同制定不同的对策,比如空气流通情况好,可以允许放,在特定情况下,如没有风、雾霾严重等情况下可以临时禁放。

  李兴国:禁或限如何抉择

  燃放烟花爆竹是把“少数人的快乐建立在多数人的痛苦之上”吗?许多反对燃放的网友似乎都赞同这种观点,然而现代社会的基本原则之一是,即便大多数人也不能剥夺少数人的权利。那么,又该如何去调节空气污染和燃放烟花鞭炮之间的矛盾呢?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李兴国认为:“作为民俗文化,燃放烟花爆竹在现代社会中承担着多种功能,但燃放带来的粉尘污染确实存在。因此,除了从根本上治理污染之外,对于是否允许燃放的问题,非政府组织(NGO)和媒体应起到更大的作用,通过宣传、引导以及社会辩论去逐渐改变人们的习惯,让社会中的各个群体自然协商和辩论,最终达成一种新的观念。”

  禁放与开禁的纠结

  北京晨报:近二十年来,对于燃放烟花爆竹的问题,我们禁放过,也开禁过,究竟哪种更适合?

  李兴国:最开始禁止的时候,确实效果非常明显,但是人们本身还有这样的需求,很多人长途跋涉跑到不禁止的城市去燃放或去海边燃放等。鉴于某些民众的这种需求,再加上那时我们还没有PM2.5的检测,也不知道粉尘会造成这么大的危害,因此重新开禁。而且,空气污染非一两个单位、一两个城市的问题,更不是某个单一的原因造成的,因此开禁也可以理解。

  北京晨报:如果此次再禁,是否会有不好的影响?

  李兴国:那倒也不会。因为具体的情况在变,环境变了,条件变了,政策随之变化也是理所应当的,固定不变才是不对的。不过如果要重开禁令,一定要慎重,程序合理、理由充分,才会让人信服。此外,充分的辩论和民意表达也同样需要,否则可能会引发一些矛盾。

  根本问题在于治污

  北京晨报:您认为如何解决环境污染和燃放烟花爆竹之间的矛盾呢?

  李兴国:最根本的,要从解决污染的问题上综合考虑,网上80%的网友认为应该禁放,其实也是对污染的一种担忧。但是污染的问题并不是这么简单。比如有人认为放鞭炮可能会加剧污染,这有一定的道理,但并不全面。就好像许多人把污染问题归咎于轿车太多,实际上世界上有许多城市车辆保有率比北京更高,但他们那里并没有这么严重的雾霾。所以,环境污染是个综合问题。我觉得有关部门也要认真研究,到底污染是从哪里来的,如何才能真正治理污染问题?因为这关系到人们生活质量的问题。

  北京晨报:那么,对于春节期间重启烟花爆竹禁放令以防污染加剧的观点,您怎么看?

  李兴国:过年放鞭炮,作为一种民俗,确实会产生粉尘,但如果刮风、空气流通比较好的情况下,问题并不大,如果空气流通不好,问题就会严重一点。所以我觉得应该通过宣传和引导,提倡人们不放。在禁放的问题上,在程序科学、理由充分的情况下,可以采取多种方案,比如有风、空气流通好的时候,可以允许燃放,没有风、空气不好的情况下,可以临时禁放,这样既考虑到环境问题,也不会剥夺人们过年的快乐。


继续浏览:1 | 2 |

  文章来源:中新网-北京晨报 2013年01月31日 08:15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朝戈金:建立民族文学研究的学术自信
下一条: ·北师大珠海分校举行“钟敬文诞辰110周年纪念会”
   相关链接
·[张勃]春节——赓续不绝的文化传统·[萧放]传统新年礼俗与中国人的时间更新意识
·[刘魁立]作为时间制度的中国节日体系 ——以传统新年为例·“花开颐和”首届岁朝插花展赛开展
·联大通过决议将农历新年列为联合国假日·[常睿]都市春节习俗实践的内在动力
·[耿波]仪式与距离:中国传统春节的社会组织意义与艺术性·[徐万邦]春节的主要活动及其文化功能
·[张跃]春节在云南少数民族中的共享性意义·[霍福]春节社火的文化功能
·[张凤霞]民俗影像片的叙事实践·[韩李英]春节习俗食鱼的吉祥文化浅析
·[张佳伟]皇帝的节日生活实践及其对节日资源的使用·[王月 戴建国]节日传承中的年味
·[向柏松]疫情之后,话湖北春节·[田兆元]就地过年与都市年俗认同的契机
·[储冬爱]疫情下的团圆:何以为家?·[毛巧晖]认同与重构:后疫情时代下民俗节日的传承与发展
·[刘晓峰]成长的中国 成长的年·[程鹏]“烟花爆竹除疫”:传统民俗的发展困境与疫情防控下的民俗学反思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4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2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