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通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代表大会暨2018年年会:征文启事   ·深切缅怀乌丙安教授:纪念专辑   ·沉痛悼念我会荣誉会长乌丙安教授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叶舒宪]《山海经》与神话地理
——以《山海经》“熊山”考释为例
  作者:叶舒宪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0-04-02 | 点击数:7632
 


楚克奇萨满祭祀

  近两年,笔者尝试提出“中华文明探源的神话学视野”,希望神话研究不再局限于文学史或民间文学的狭小学科视野,从文化的原型编码角度理解中国文明发生的基本特质。今以《山海经》的地名解读为例,说明上古地理观的神话性,强调比较神话学对于古书释读的方法论意义。

  比较神话学解读《山海经》

  地理学随着西学东渐的进程在中国获得跨越式大发展,不仅在高等教育中成为一级学科,还拓展出一系列的新兴分支学科,并全面进入中小学课程。而神话学迄今仍无法在教育体制中获得学科建制的地位。现代知识结构上的这种状况阻碍着对中国文化传统特质的深入认识。以《山海经》的研究史为例,20世纪以前的学界将它归入“小说”一类,认为其内容大都是子虚乌有的想象产物。西方的地理学科输入中国后,《山海经》的性质也从昔日的小说变成了古代地理志。20世纪以来的现代学人用科学实证方法将《山海经》所记内容一一落实,分别出现了方国地理、中国地理、亚洲地理乃至世界地理的多种新奇观点。这样的研究方式存在不妥之处,即无法区分《山海经》产生的年代只有神话地理而没有地理科学,在当时的条件下根本不可能有“亚洲”或“世界地理”的观念。科学实证方法不适合对这部书的解读与考证,需要引入的是比较神话学方法。

  以《中山经》记载的“熊山”为例,用地理科学的视角看,希望将它落实到九州河山的某一个具体坐标位置,当今学者的考证甚至已经精确到县级地图上。如湖北巴东县的珍珠岭或兴山县的万朝山。将熊山考证得越具体可信度越低,因为熊山是远古信仰传承下来的神话观念。承载神话观念的《山海经》一书,与其用地理学的实证标准去考证其客观性的真实存在地,不如用神话地理的视角去诠释其主观发生的真实过程。

  《中山经》所记中次九经的岷山山系玉山以东:

  又东一百五十里,曰熊山。有穴焉,熊之穴,恒出神人。夏启而冬闭。是穴也,冬启乃必有兵。

  这一记载突出的是熊山熊穴季节性的开启与关闭所带给人间的祥瑞,以及反季节规则的开启所带来的凶险。可见熊山不宜机械地理解为自然地理意义上的纯粹地名,而是人文地理的一种神话信仰建构符号。《中次九经》篇末总结语又说到熊山,强调它在宗教祭祀方面的重要意义。

  熊山,席(帝)也。其祠:羞酒,太牢具,婴毛一璧。干舞,用兵以禳;祈,璆冕舞。

  郝懿行、王念孙等校正“席”字为“帝”。从“熊山,帝也”的判断看,下文讲到祭祀方式为典型的仪礼规则。从《山海经》给出的对熊山即“帝”的祭祀规定看,所用之羞酒、太牢和玉璧,都接近礼书所讲祭祀中最高等级的祭品。受祭者是作为帝的熊(山)神,可能性较大。向熊神祈祷的方式要用“璆冕舞”。对此,郭璞注云:“美玉名。”汪绂的解说是:“求福祥则祭用璆玉,舞者用冕服以舞也。”可见,对帝神的祭祀礼仪体现为高等级的宗教崇拜行为。这对于理解远古以来华夏文明的熊神信仰及其在史前宗教中的地位,无疑是珍贵的信息。参照新出土的新石器时代红山文化牛河梁女神庙中的熊头骨,以及汉画像资料中神熊形象人立姿势的普遍表现方式,应该不难找到解读熊山神话发生的突破口。


继续浏览:1 | 2 |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2010-3-30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元鹏飞]“图与文合”:明清刊本中的戏曲演出图像
下一条: ·[叶舒宪]再论新神话主义
   相关链接
·[刘宗迪]《山海经》是如何成为怪物之书的?·[尹荣方]“九尾狐”与“禹娶涂山女”传说蕴意考
·[林安宁]深入浅出释经典 融通中外论新学·[刘宗迪]《山海经》与怪物阐释学
·[刘捷]从《天地瑞祥志》看《山海经》的接受与传播·刘宗迪:《山海经》是怪物之书吗?
·[刘宗迪]《山海经》是怪物之书吗?·[刘宗迪]《山海经》:并非怪物谱,而是博物志
·[刘宗迪]《山海经》与古代朝鲜的世界观·[张凯月]神话语境下的山神祭祀习俗与初民意识
·[柳倩月]清代学统中的《山海经》序文与“神话历史”观之学术逻辑·[刘捷]从晚明图书的出版看《山海经》的接受与传播
·[黄君榑]水的神话母题·法国学者:200年法国汉学延续重文献学的传统
·[朱大可]被篡改的中国神话·[闫德亮]早期民族融合与古代神话定型
·吴晓东:《山海经语境重建与神话解读》· [刘宗迪]太阳神话、《山海经》与上古历法
·陈连山 著:《〈山海经〉学术史考论》·[陈连山]神怪内容对于《山海经》评价的影响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