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通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代表大会暨2018年年会:征文启事   ·深切缅怀乌丙安教授:纪念专辑   ·沉痛悼念我会荣誉会长乌丙安教授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蒋明智 黄震宇]民间立场与人性救赎——莫言小说《蛙》的民俗意蕴
  作者:蒋明智 黄震宇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8-05-24 | 点击数:1588
 

  二

  莫言曾说:“小说家是社会中人,他自然有自己的立场和观点,但小说家在写作时,必须站在人的立场上,把所有的人都当做人来写。只有这样,文学才能发端事件但超越事件,关心政治但大于政治……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片难用是非善恶准确定性的朦胧地带,而这片地带,正是文学家施展才华的广阔天地。只要是准确地、生动地描写了这个充满矛盾的朦胧地带的作品,也就必然地超越了政治并具备了优秀文学的品质。”

  好的作品是写人的,是反映人性的,反映人所固有的善与恶、美与丑。影射类作品与迎合类作品大多没有长久的生命力,因为时代会变,特定时期的价值观念在后世也许一文不值。只有人性不会变,无论在朝在野,在古在今,乃至未来都不会变。只有关注了人之所以为人的东西,伟大的作品才之所以称为伟大。

  莫言曾说:“创建我的文学领地‘高密东北乡’的过程中,美国的威廉·福克纳和哥伦比亚的加西亚·马尔克斯给了我重要启发。我对他们的阅读并不认真,但他们开天辟地的豪迈精神激励了我,使我明白了一个作家必须要有一块属于自己的地方。”在文学领地的创建上,莫言更多受到了福克纳的影响。福克纳发现自己的“家乡的那块邮票般小小的地方倒也值得一写,只怕我一辈子也写它不完,我只要化实为虚,就可以放手充分发挥我那点小小的才华”。他还说,“我所创造的那个天地在整个宇宙中等于是一上半月块拱顶石,拱顶石虽小,万一抽掉,整个宇宙就要垮下”。莫言效仿福克纳,目光始终没有离开高密东北乡这片土地,从而创造了“高密东北乡”这一民间色彩鲜明的文学空间。如果脱离了“高密东北乡”,莫言笔下的一切就成了无源之水;而正是在这一文学地盘上,莫言才能尽情展现其天马行空的想象,使“高密东北乡”的涓涓细流最终汇成波涛汹涌的文化长河,永无止境地奔向远方。

  高密作为古代齐国的福地,自然而然地继承了齐文化自由不羁、刚劲洒脱的传统,保留着强烈的动植物崇拜意识。在这片地处平原的高粱之乡,孕育了刚勇率性、敢作敢为、知情重义、爱恨分明的高密人格,透露出张扬的血性与顽强的生命活力。神秘与庄严的高密大地,成为莫言灵感的源泉。

  在立足高密故土的基础上,莫言通过夸张的艺术想象和独特的审美视角,将高密进行重塑与再造,便如“撒谎”一般,撒出了“我爷爷”、“我奶奶”等活跃在“高密东北乡”的那些人物和故事,创造了属于自己的精神故乡与文学王国。在这个以高密传统文化为内核的空间里,凝聚了莫言对故乡人格,亦即民族人格的思考与希望。面对《蛙》中愤怒地鸣叫着从四面八方波浪般涌上来的青蛙群,使人不禁想到良心拷问与赎罪过程的惨烈。

  “高密东北乡”这一文学领地的创建,使莫言占据了一块便于施展自己才华的文学地盘。他说:“一个人在日常生活中应该谦卑退让,但在文学创作中,必须颐指气使,独断专行。”(5)这句话与南朝梁简文帝的“立身先须谨重,文章且须放荡”的说法有异曲同工之妙。而“高密东北乡”便为他提供了一个“颐指气使,独断专行”的场地。在他笔下的高密的人和事,充满了自然崇尚与人性本真的传统色彩。在《蛙》中,莫言借万小跑母亲之口认为:“自古以来,生孩子都是天经地义的事。”与计划生育政策的强硬实施形成民间与庙堂立场的针锋相对,体现了传统民间价值观的伟力。

  莫言对故乡高密的书写,并不是一般的记录或寻根。他使现实与梦幻融为一体,透露出对灵魂,对生命,对人性的深刻拷问。“莫言笔下的芸芸众生,已不只是高密人,不只是山东人,或已不只是中国人,而是伟大、神圣却又不无邪恶丑陋的‘人类’。”属于莫言的高密文学王国,至此具有了世界性的意义。

  在扎根高密故土的基础上,莫言以古今融汇的视角表达对民间文化的关注,使其作品透露出对社会历史的反思与对人的关怀。

  高密独特的地域文化造就了高密人独到的审美视角与想象空间。这些传统的精神元素深刻地体现在当地种种民间文化、民俗之中。在莫言的作品中,就有对潍县年画、剪纸、茂腔、泥塑等民俗的描写,再现高密东北乡乃至中国农村的风俗人情。这些民俗、民间文化与莫言的关系是双向的,它们造就了莫言的审美视角和创作风格;而莫言亦是它们的发掘者、记录者和创新者。正因有了民间文化的精神内核,莫言笔下的“高密东北乡”才兼具了唯一性与世界性。

  高密泥塑是当地重要的民间工艺,与扑灰年画、剪纸一并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无论在创作题材还是造型色彩方面,高密泥塑都具有浓厚的地域特色和乡土气息。对幸福生活的追求、对生命的崇拜与赞美、趋吉避害等都是高密泥塑所反复表达的主题。小说《蛙》中写到的的泥娃娃是高密泥塑中一个重要的设计。在过去的灾荒年代里,人口稀少,加上水土制约,很多妇女不能生育。于是,无娃娃的便买个泥娃娃回家,期盼自己生个真娃娃;有娃娃的买个泥娃娃给自己的娃娃当玩具。泥娃娃所表达的是人们的一种生育生殖崇拜,是对生育的认同,对生命的祝福。

  莫言在《蛙》中对泥娃娃的解构和重塑,使这一民俗成为一种“文学性的想象”,成为源于现实民间文化空间而又有所超越,有所升华的民间象征符号。在《蛙》中,泥娃娃与姑姑、小狮子、秦河等人联系在一起,赋予了这些人物的思想性格,也被这些人物赋予了更深层次的精神内涵。这种文学语境中的泥娃娃,充满了对生的追求和对死的掩饰,充满了精美绝伦的民间技艺与无可奈何的商业铜臭,充满了自欺欺人的扭曲的爱,充满了现实的反讽,充满了人性的纠结与矛盾。泥娃娃是人们救赎的十字架,也是救赎无用这一主题下的点睛之笔。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姜舒忆】

上一条: ·[刘文峰]对传统戏剧传承保护若干问题的思考
下一条: ·[王素珍]流动的家乡风味
   相关链接
·[莫言]过去的年·莫言:我永远知道自己是从哪里来的
·莫言成首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作家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