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2017年冬至文化论坛征文评审结果公告   · 2018中国·嘉兴二十四节气全国学术研讨会征文启事   ·2017年冬至文化论坛征文启事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田野研究

首页民俗学专题田野研究

[卡罗林·布莱特尔 徐鲁亚]资料堆中的田野工作
——历史人类学的方法与资料来源
  作者:卡罗林·布莱特尔 徐鲁亚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1-11-17 | 点击数:15567
 

 

内容提要:本文论述了历史人类学的研究方法及资料来源,认为历史人类学主要是对过去和现在影响了人类行为的社会、政治、经济和文化过程做出跨文化和比较性理解,它与历史的区别之一就是把过去与现在相连结。文章阐述了人类学家怎样使用资料来研究家族史、人口统计史和政治经济史,以及历史人类学研究中对生活史、口头历史、物质文化与影像的运用问题。
关键词:历史人类学;研究方法;资料来源
中图分类号: K0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454。X(2001)03-0008-012

 
引论
 
1899年,福莱德利克·梅特兰写下了经常被后人引用的宣言:“不远的将来,人类学将选择要不然成为历史,要不然什么也不是”(1978:295)。尽管人们不同意他的观点,梅特兰的断言给十九世纪的进化派学者提供了一种可选择的方法。进化派学者认为,跨文化结构变迁的阶段是广泛的和一致的,形成了普同的历史。梅特兰曾在人类学家中间引起了一场争论并延续至今,每当学科范式更换的时候,它就表现为一种新的形式。二十世纪早期,博厄斯的历史特殊论(强调社会是由历史环境造成的)在某种意义上就是对梅特兰挑战直接的回应。
与之相对照的是,在四十年代和五十年代占统治地位的功能主义范式是与历史无关的。譬如,拉德克利夫·布朗争辩说,“无文字记载历史”的社会通常是人类学调查和历史研究的对象,在这种社会里只有猜测和怀疑。功能主义立场的含义是很清楚的。正如博克(1992:13)所说,“很难说是田野工作的扩展导致了功能主义的兴起还是相反。人们要是滑向功能主义的习惯用语,他们会说新的解释和新的研究方法相互很合适。不幸的是,他们支持社会理论家把过去忘记。”其结果是产生了一种常把“无历史民族”置于固定的、静态的分析框架中的实在论。
E.E.伊文思·普利查德在一篇关于人类学和历史的论述中评论了结构功能主义的非历史主义,他的这篇评论或许至今与梅特兰的宣言同样有名。伊文思·普利查德争辩说,人类学是“一种特别的编史工作”,只此“才是经验主义的,真实地讲,才是科学的”(1962:26)。他问到人类学家习惯于研究的小型社会隔离性的问题:“尽管这些社区的结构依然相当简单,但它们组成了大的历史社会之一部分……人类学家不能再忽视历史……要么明确地拒绝它,要么承认它的关联”(P21)。
尽管有些英国社会人类学撰写了历史框架的民族志(塞泊罗Schapera1962,刘易斯lewis1968),但是,本学科作为一个整体从功能主义范式中解放出来还是花费了时日。甚至那些在世界上有丰富文字历史记载的地方开始工作的人类学家倾向于在表面上处理这些文字记载,或者根本不予理睬。威廉·道格拉斯(William Douglass1984:xiii)描述了他到西班牙那瓦赫(Navarra)省伊卡拉(Echalar)市立档案馆时引起的震惊。“馆长办公室的墙边堆满了乱七八糟的纸张,有些是十五、十六世纪的遗物。我做出了一个任意的决定,即使用最早的人口调查资料(19世纪中期),在此基础线上,我可以忽略所有更早的文件。“当人类学家考虑历史资料的时候,他们主要把这些资料当作当前民族志的背景,而不是当作人类学分析不可或缺的部分”(西尔维曼Silver-man1979:413)。
当然,那些自称为民族志史学家的人类学家是例外,他们主要研究土著美洲人的过去。对于很多人来说,民族志史是重建一个地区和一个无文字记载历史的民族之历史。对于另一些人来说,它是局内人眼中的历史(格沃兹Gewertz、西夫林Schieffelin1985)。最近,有人定义民族志史为历史意识的研究(戴宁Denning1991)。仍然有人强调应用人类学理论和方法于历史,可以使民族志史接近历史人类学。勿容置疑,民族志史学家富有成效的工作向历时过程分析模式的转化提供了基础。奥特纳(1984)曾在《六十年代以来的人类学理论》(Theory in Anthropololgy Since the 1960s)一书中描述了这种模式。在证明上述转换的人类学主要著作中,有《无历史的欧洲和民族》(Europe and the People Withour History)(沃尔夫1982),《历史的岛屿》(lslands of History)(萨林斯1985),《甜蜜与权利》(Sweetness and Power)(珉兹Mintz 1985),《瑟琵柯河的社会:阐伯里人和邻居们的历史民族志》(Sep ik River Societies:A Historical Ethnography of the Chambri and the Neighbors)(格 沃兹1983),《大宗教:社帕佛教的文化与政治史》(High Religion:A Cultural and Polit icaal History of Sherpa Buddhism)(奥特纳1989),《西西里西部的文化与政治经济》(Cu lture and Political Economy in Western Sicily)(史奈德和史奈德1976),《移民一个意大利南方城市:一段人类学历史》(Emigration in aa South Italian Town:An Anthropolo gical History(道格拉斯 198),和《权利的实体,反抗的精神:一个南非民族的文化与历史》(Body of Power,Spirit of Resistance:The Culture and History of a South Afri c an People)(康莫罗夫Comaroff 1985)。五十年前,我们不能要求我们今天所能要求的——历史在民族志的视野里,在人类学的方法中找到了一个新的、严肃的,最有可能的是永久的位置。
在历史人类学中,是什么促进了与历史的友好关系呢?对于奥努基·铁内(Ohnuki-Tieney)(1990a:1)来说,原因有二:(1)人们认识到“从没有无历史的文化”;(2)越来越多的人类学家从事于具有悠久历史传统的所谓更复杂社会的研究。强思(Chance)(1996:392)有意回避了如下事实,即古人实际上对某种实践和信仰起了更大的作用,这种认识在我们的分析中发生了变化而没有持续下来。我们还应对文化概念的局限性提出挑战,这要求我们探索和理解个人、家庭和社区的生活在历史上是怎样产生的,并且怎样不但被地方势力而且被全球势力所改变的。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7 | 8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王娜】

分享到:
上一条: ·[李伟峰]浅析中国现代民俗学早期(1918—1937)的田野作业
下一条: ·[何也]民国时期的贵州少数民族调查
   相关链接
·[民文沙龙第2期]“神话母题的研究方法”综述·[陈祖英]1937-1949中国传说研究述评
·探索少数民族文学研究的新维度·[赵学清 孙鸿亮]社会语言学视角下的民俗语言研究方法
·[赖立里 张慧]如何触碰生活的质感——日常生活研究方法论的四个面向·[张卓晶]社会语言学视角下的三种民俗语言研究方法
·[福田亚细男]民俗学的研究方法·[潘鲁生]民俗学的中国立场与文化使命
·[梁苍泱]段宝林谈民间文艺研究:重调查 求创新 讲简洁·[王建新]人类学视野中的民族宗教研究方法论探析
·[费孝通]人不知而不愠 ·[蒋原伦]媒介文化批评:文化研究的一种方式
·学术研究是自戴脚镣的体力活·哈森 田兆元:民俗研究:对象、方法与现实挑战
·[费孝通]人类学与二十一世纪 ·[王京 王晓葵]解说《民间传承论与乡土生活研究法》
·[庄孔韶]“蝗虫”法与“鼹鼠”法·李向平 魏扬波:《口述史研究方法》
·[陈春声]乡村的故事与国家的历史·[谢桃坊]略谈中国古典文学研究的考证方法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