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秘书处致各位征文作者的公开信   ·通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代表大会暨2018年年会:征文启事   ·深切缅怀乌丙安教授:纪念专辑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平行学科

首页民俗学文库平行学科

[吉登斯]何为“社会学”与“社会学家”为何
  作者:[英] 吉登斯 (Anthony Giddens)   译者:文军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0-08-26 | 点击数:12258
 

  社会学作为一门学科在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大学中建立已经有许多年了,但是令人担忧的是,这门学科的其它学术努力并没有继续承传下去。夸张一点说,它虽然能够激发我们的热情,但却常常因产生许多难以归结于其它学术领域的烦恼而可能使其难以维持初衷。许多其它能够保持镇定的学术事业,社会学却显得有点过于激怒。学科沙文主义(disciplinary chauvinism)是大学里熟悉的现象。对此,一个最合理的质疑就是,它不是建立在各研究领域都熟知的基础上,却表现出了极度的轻视。但是比起一些普通的不满情绪而言,社会学的反映似乎更具复杂性,因为它忽略了大学本身就是一个忧虑的滋生地。

  在大学中,社会学当前在一定程度上表现出这种焦虑的根源是什么呢?对这个问题的一个回答可能是,没有一个明确的与此一致的研究领域--没有一个主题能够作为明确的研究领域而被准确地加以界定。这种观点当然不对,社会学涉及到社会制度的比较研究,其特别强调对现代工业主义诞生以来的那些社会形式的研究。尽管对应该怎样更好地研究现代社会可能存在着观点上的差异,但如果认为这种社会没有系统研究的价值似乎有点荒谬。

  总之,与一些知识分子担心如何更好地界定自己研究领域相比,社会学中各种对立的反映似乎牵涉着更为复杂的情感。这是否会因此而增添一份恐惧感呢?或许,无论多么茫然,它都暗示着在支配我们自己对学术观察的社会行为上存在着某种程度的威胁。也就是说,如果非常有兴趣,社会学的工作一定会在某些时候影响到某些人。然而,任何一个稍微了解社会学的人都会明白,这离在所有时候影响所有人还相差很远。有些人天真地将社会学与政治激进主义联系在一起,认为它们都人为地设置了大量障碍来颠覆每个理智市民的爱心。然而,至少像许多曾经保守的社会学家一样激进,许多持中间路线的社会学家与其它任何学科中的人的比例是一样的。这将需要进一步的社会研究来证明这一判断的正确性。但没有人能够像传统的主流思想所认为的那样,企图建立一个大家熟悉的主题来指出政治范围的特殊之处。

  这当然主要不是要设法反对"身份说(status quo)",因为它能够解释社会学所激发的保守观点,难道是社会学倾向于无知?难道是我们自以为自己以及完全了解自己以及社会上像我们一样的其他人行动的根源已经不需要任何更深的了解?让我将其置于争议中来讨论。也许可以这样说,社会学家是一些表明自己很平淡但善于发现的人,你也许会认为任何一个接受"社会学家"称呼的人都不可能完全对此高兴。因为这似乎将直接导致他的失业。事实上,我以为这正是问题的症结所在,即它指出了这个问题的关键:社会学家究竟是做什么的?更具体一点来说,就是我们社会学家能够为这个社会行为的性质与起源提供何种启发?这些问题在某种程度上是所有社会科学和人文学科都共同面对的,只是它在社会学中体现得最为强烈。

  事实可能很简单,人类区别于动物的一个明显的表现就是在行动中我们通常知道自己将做什么和为什么去做,也就是说,人是概念生成的能动者,而正是有这个本质性因素在某种程度上才构成了人类的自身。此外,人类行动者有行动的理性,这些理性就是要不停地激发其日程行动的出现。理性与行动认同都不需要表达出来以支配行动的内容。然而,总的来说,我认为这在维持能动者一直知道自己行动的内容与原因上是有效的。更深层次的考虑是,在任何既定的情境中,这是人类行动的本质。像哲学家有时所说,行动者能以其它方式而行动,然而,一些特殊环境下的沉重负担可能压迫着我们,我们感到自己有了某种自由时,我们会根据自己的所知行动的环境及其可能的结果而决定自己的行动。这种感觉不是虚假的,因为对行动者在某种意义上"以其它方式而行动(could have done otherwise)"--或制止无论遵守什么行动方向的能动概念的分析都是令人可疑的。

  这些评价似乎进一步加重了社会学的困难,因为这种持久的批评可能会激化前面提及的争议。社会学家不仅倾向于作出明确的表述,而且也有意掩饰了术语学(terminology)上所必须要求的表述,而这在某种意义上就等于否认了我们大家都知道的能动者所拥有的行动自由。他们可能意味着我们所做的是受社会力量或独立于我们意志之外的社会约束的推动。我们相信自己能够自由地行动,能够认识到行动的理由,但事实上常常受无意识冲动的支配。这种观点听起来并不正确,因为它超过了作为人类行动者的我们自身的正确感觉。社会学因此似乎成了一门更加多余的学科,它不仅告诉了我们已经知道的东西,而且它还像皇帝的新装一样,掩盖了事物的真正本质却穿行在游行队伍之中。

  然而,我坚信这并不是事情的全部,我也并不是要建议社会学家都应该悄悄地打点好行装去开辟新的领地。我可以接受甚至强调社会学的大部分内容是与我们所想所知的事情联系在一起的。但是,除了描述它的主题或学术从业者、多余或没有侵蚀的思想外,它使得社会学在某种程度上成了社会科学中最富有挑战和最具复杂要求的学科。我不想说,现在已经不存在既遭人反对又使人索然寡味的社会学形式了。我现在说的"社会学家所做的事情"具有某种表达愿望的意味。我并不是毫无顾忌地赞成社会学家所做的一切,我仅仅是希望在我的研究领域中给出一些社会学为什么能够取得成就的例子,以显示社会学的知识领域仍然是既引人瞩目,又具有重大实践意义。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文章来源:群学网 2010年08月19日

上一条: ·[秦弓]海外资源对中国现代文学研究的双重效应
下一条: ·[王利华]社会生态史:一个新的研究框架
   相关链接
· [郁喆隽]“佛系”是对“单通道社会”的暧昧抵抗·周锦章:《传统·自我·实践:转型期传统民俗文化的变迁研究》
·[顾忠华]巫术、宗教与科学的世界图像 :一个宗教社会学的考察·[陈嘉音]社会学视域下的文化解读:段子与川柳比较研究
·[赖立里 张慧]如何触碰生活的质感——日常生活研究方法论的四个面向·白馥兰:技术作为一种文化
·[穆希琳]文化社会学视角下民间文学类非遗项目的传承困境探析·[卢梦雅]葛兰言《诗经》研究的学术发生
·[王利平]知识人、国族想象与学科构建:以近代社会学和民族学为例·[隋少杰]性别思想与“双性同体”
·[郭于华]从社会学的想象力到民族志的洞察力·协同推进学科建设与智库建设
·北京师范大学成立社会学院·[徐振燕]读格奥尔格·西美尔《宗教社会学》
·[何贝莉]从《江村经济》看微型社会学·[富晓星 张有春]人类学视野中的临终关怀
·郑杭生教授遗体告别仪式在八宝山革命公墓举行 党和国家领导人表示哀悼·深切缅怀郑杭生教授
·民族学等四学科呈“互通”态势·推动“学科合作” 构建“中国学派”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学会会员会费缴纳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