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 “民俗文化与乡村振兴”2019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文启事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代表大会暨2018年年会在广州召开   ·中国民俗学会秘书处致各位征文作者的公开信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口头传统

首页民俗学专题口头传统

[李天赐]台湾少数民族神话中“人变动物”故事阐释
  作者:李天赐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8-12-02 | 点击数:646
 

摘要:台湾山地少数民族的神话故事中,人的地位与能力不高于其它动物,甚至有时是不如其它动物的,所以人常需要变形为其它动物,以突破困境。这样的观点与汉人在春秋战国后是大不相同的。变形故事其背后常透露出许多少数民族早期的心理状态,以及其所身处的周遭环境、生活习惯等信息。

关键词:台湾;少数民族;神话传说


  吾人于阅读台湾山地少数民族的神话时不难发现,大多数的故事中人的地位与能力并不高于其它动物(基本上两者处于平等),甚至在特定情况下还能明显看出人是不如其它动物的(动物地位高于人),所以人类常需要变形为其它动物,借助其专长以突破困境。这样的观点与汉人在春秋战国后人贵物贱、“鸟兽不可与同群”是大不相同的。并且在台湾山地少数民族的故事中,其它东西(包括动物、植物、非生物)变成人的也不罕见,这些由他物变人者(多视为某族的祖先),并非是因为有什么特异,也不是苦苦修炼成人,只是单纯因为某事件触发成人罢了。

  依我们目前能看见的文献推论,春秋初期中国人口约一千余万,到战国中期人口则增加到三千余万,人口密度大增。当铁器开始普及到人们日常生活中后,人们越来越能藉由人力改变大自然环境,于是产生了优越感,认为人是万物之灵,是所有动物中最高贵的,而“禽兽”成了骂人的词语,由人变成其它动物是种降格(这种说法在《孟子》中感受尤其明显)。不过,对于许多人口密度较低的少数民族而言,其神话信仰并不会歧视人以外的其它动物,这点是很值得我们探讨的。

一、变形理论与神话传说产生的原因

  在讨论“人变动物”的故事前,我们应先了解“变形”之理论。“变形”,系指文学中(尤其是神话、传说故事里)藉由人(神)化物(包含生物与非生物)、物化人、人化另一人及物化另一物等方式,改变神、人与动植物或非生物之原有类种的变化。

  在人类文化发展萌芽阶段,人智蒙昧,对所置身之天地间的万物万象,如先见闪电而后闻雷声,地震前虫鼠会有异象,鸟能飞天、产卵,天气有四季变化等,期待能有所解说。再加上其观察到大自然中毛虫会变成蝶、蛾、蝌蚪会变成青蛙、种子会变大树等现象,所以联想到:那些难以解释的事物其实可藉由“变形”将之“合理化”。产生“如果人也能变化成其它动物该有多好”的想法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在西方,用以解释变形之理论有毕达哥拉斯(Pythagoras,约公元前572-497年)的“灵魂轮回说”,以及后来爱德华·泰勒(Edward Tylor,公元1832-1917年)所主张的“万物有灵论”。他们深信灵魂可自人体“位移”而出,改变的并非是个体的形状,而是灵魂从所寄居的个体转移,这种灵魂不变而其所寄居的个体转换了的“变形”,虽然在精神层面可与本文所言“个体自身产生变异”有所相通,但在实质上其理论类似于佛道所说的“转世投胎”或“夺舍”“附身”。

  至于中国变形的理论基础,春秋战国时期出现了可用来解释万物间所以能相互“变形”的说法,那就是“气化宇宙论”。《老子》第四十二章云:“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庄子·知北游》云:“人之生,气之聚也;聚则为生,散则为死。若死生为徒,吾又何患!故万物一也。”根据这种说法,万物皆是气之所生成的,因此万物间能相互转化也就顺理成章了。

  变形产生的原因,据笔者所归纳统计,约可分为以下五种:

  (一)解释名物之变形

  少数民族早期为了对动植物与非生物的命名有一套解释,便以神话传说作为常用的解释方法之一。虽然这些多是没有科学根据,有些还极为牵强荒谬,但它们某种程度上却能满足人们的好奇心。

  这类变形在解释时,有依外形特征、叫声、习性、名称上的联想而给予说明这4种。且此4种也非单一选项,相互间常会搭配来共同解说,如:“该物为何会是此外形、叫声?”“为何有此习性、名称?”等。此类故事如:《蚕的传说》中小姑娘被马皮包住而变成了蚕;希腊神话中拥有巧妙高超织布技术的少女阿芮寇妮(Arachne)被女神阿西娜(Athena)变成蜘蛛;纳西瑟斯(Narcissus)爱上水中的自己而变成水仙花等。

  (二)崇拜图腾之变形

  如乐蘅军先生所言:

  变形神话的动机,绝大多数需要用原始信仰来解析说明。首先最显著也最重要的,是图腾信仰,图腾信仰认为一个人的生命既出自他所属的图腾物,所以一方面他兼有这图腾的特性,一方面他生从图腾,那么他的死亡,定又回到他的图腾物去。

  此类变形是从图腾物变化成人,或是从人变化成图腾物之过程。而此类形体变化之所以能完成有一种驱动力,乐蘅军先生称之为“信心”,有信心则变形才可完成。对台湾山地少数民族而言,其信心就是源自于其主神(灵)的信仰。这类变形多藉由变化取得突破人类形躯之能。

  以动植物为族群之始祖图腾者,其文明多半滞留于渔猎或初等农业阶段,故生活中与动植物等互动较为密切,容易产生特殊的认知或依存关系。如台湾泰雅人、雅美人、卑南人、鲁凯人均有巨石产生人类始祖之神话;布农人、排湾人有蛇为始祖之说法;邹人有树果或树叶化生而成人之神话;赛神人有虫生、猪生、犬生的说法等。

  (三)遭遇危机之变形

  少数民族在洪荒时代中,拳齿不若禽兽,而天地山川又有许多难以预测的意外,再加上不同氏族间的争夺侵伐,他们置身其间,处处充满危机。为求扭转或逃避危机,藉由变形达成,是神话常见之模式。这种变形常是对希望的一种表达,或是对恐惧的一种解脱。

  (四)惩罚性之变形

  此类变形主要肇因于违背约定或触犯禁忌之行为,是种非自愿性之变形。例如在台湾泰雅人、阿美人等传说中有因为贪吃生山芋而成为猴子、懒惰的女人变成老鼠的故事;日本动画《神隐少女》中千寻的父母由于吃了奉献给神明的食物,遭到惩罚被变成猪。这些都算是此类的变形。

  (五)解脱死亡之变形

  生老病死是人生难以规避的,而面对死亡尤其令人感到无限恐惧。昔人见到虫蛇脱皮彷如新生、蚯蚓断为两半犹能生存、尸体会化生虫子等,乃联想人类亦应能如是,拥有经历死亡而复得新生之机会。死亡后之变形多系人类欲摆脱死亡威胁,经想象、联想而成之故事。这种能以不同形态或方式存在于天地间,算是对死亡的一种超越或跳脱。此类变形又可分成:

  1.伴随死者之精神寄托或某些特质,常有“报复”的涵义在内。如:精卫溺于东海不仅化形为鸟,更衔木石以堙东海。其变化是超脱死亡且含复仇之念的。

  2.帝王及其家族成员具有此种神通。《左传·昭公七年》有载:“尧殛鲧于羽山,其神化为黄熊,以入于羽渊。”《山海经·中次七经》亦有记:“姑媱之山,帝女死焉,其名曰女尸,化为媱草。”结合精卫填海的故事来看,似乎显示出帝王及其家族成员有此特殊能力。

  3.具补偿人们心中的遗憾及慰藉心灵的效果。在许多民族之始祖或英雄的传说故事当中,除了描写其所以受后世之称颂的原因外,也常见描写到其身躯或所持物化成山川动物之类,如盘古死后尸身化为万物,岳飞死后变成鹏鸟。这类描述,明显隐含着在世者情感上的不舍与信念上的塑造,而这又能产生一种超人格的感召力。

  4.达成作者或读者的期望。如梁祝、比翼鸟、连理枝、双飞燕等故事,即属于此类变形。其结局利用变形,使婚姻受阻而自尽的有情人得以超脱死亡,升华纯情,终成连理。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贾志杰】

上一条: ·[冯秀英]云南少数民族民间两兄弟型故事研究
下一条: ·[陈建宪]故事类型的不变母题与可变母题
   相关链接
·[冯秀英]云南少数民族民间两兄弟型故事研究·砥砺前行中的中国少数民族文学
·[文忠祥]少数民族传统节日传承与创新研究·[刘璐瑶]南方少数民族洪水神话共性研究
·[刘洁洁]非遗视野下少数民族节日的文化建构·[陈芳 杨宇鑫]中国西南和日本“竹生”神话之比较研究
·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学会2018年年会在广西桂林开幕·[李虎]论传承人流动与少数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
·[王宪昭]中国少数民族神话研究学术史探微——以《民族文学研究》为视角·[李容芳]文化秩序与少数民族村落仪式民俗变迁
·[袁咏心]中国少数民族婚配型神话起源论·[曹顺庆]三重话语霸权下的少数民族文学研究
·[马克·本德尔]举证策略:以彝苗史诗民间物质文化和环境意象为例·[张建世]民族传统工艺遗产的活态流变
·2018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学会年会邀请函(1号)·以学术自觉推进中国史诗研究
·[毕旭玲]20世纪前期海外学者中国神话传说研究述评·[郭佳]顾颉刚大禹神话传说研究与“层累造成古史说”的提出
·[罗强强]认同·迷失·重构——台湾穆斯林文化认同的思考·[戴国煇]爆竹与中国人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8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