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通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代表大会暨2018年年会:征文启事   ·深切缅怀乌丙安教授:纪念专辑   ·沉痛悼念我会荣誉会长乌丙安教授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译著译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译著译文

[卡尔·赖希尔]比较视野中的中世纪英雄诗
  作者:卡尔•赖希尔(Karl Reichl)   译者:陈婷婷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8-02-03 | 点击数:869
 

  摘要:英雄诗在中世纪的欧洲广为分布,数目繁多。文章选取其中较有代表性的三部作品,即《贝奥武甫》《罗兰之歌》和《尼伯龙人之歌》,参照查德威克、鲍勒以及日尔蒙斯基的理论方法,在比较的语境中对这三部作品加以研究。

  关键词:中世纪;英雄诗;贝奥武甫;罗兰之歌;尼伯龙人之歌

  作者简介:卡尔·赖希尔(Karl Reichl),德国波恩大学荣誉退休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口头传统研究中心学术顾问。

  译者简介:陈婷婷,中国社会科学院少数民族文学系博士。


  任何有关中世纪英雄诗的思考都必须具有高度的选择性。欧洲的中世纪大约从公元前500年起至公元1500年止,延续了一千多年。中世纪英雄诗在欧洲也广为分布:北起斯堪的纳维亚和冰岛,南至西班牙半岛;西起爱尔兰,东抵俄国,英雄诗均有流存。因而对这些英雄诗作全面和综合的论述是完全有可能的,不过这只能在多卷本的著述中才能完成。

  剑桥大学出版社于1932年至1940年陆续出版的三卷本《文学的生长》(The Growth of Literature)就是这样的著作之一。该著作由查德威克夫妇(Hector Munroe and Nora Kershaw Chadwick)撰写,对古代和中世纪口头文学作出了概观和讨论,部分章节也论及欧洲以外的口头传统。这套三卷本的著述并不仅限于将不同传统并置起来;相反,它尝试根据一个统一的系统对所涵盖的各种传统进行分类和评估。与此相近的研究方法可以在莫里克·鲍勒爵士(Sir Mauric Bowra)的著作《英雄诗歌》(Heroic Poetry,伦敦,1952)中找到,该书是作者对英雄诗进行广泛研究的成果。我本人的专著《歌唱往昔:中世纪及突厥语英雄诗歌》(Singing the Past:Medieval and Turkic Heroic Poetry)同样以类型学为导向,该书已于2000年由康奈尔大学出版社出版。

  另一不同类型的概观则以像亚瑟·哈图(Arthur Hatto)主编的两卷本《英雄诗与史诗的传统》(Traditions of Heroic and Epic Poetry,伦敦,1980—1989)和菲利克斯·奥伊纳斯(Felix Oinas)主编的《英雄史诗和萨迦》(Heroic Epic and Saga,布鲁明顿,1978)这样的著作为代表。在此类著作中,各种口头传统和史诗传统被并列到一起加以介绍和讨论,并不囿于某个总揽性的理论框架。这种“添加式概观”(additive survey)的早期代表则为詹·德·弗里斯(Jan de Vries)的《英雄歌与英雄传奇》(Heroic Song and Heroic Legend)一书(牛津,1964)。

  在下面的讲演中,我首先要从中世纪欧洲的英雄诗歌中举述三个例子。然后,我将参照查德威克、鲍勒以及日尔蒙斯基(Zhirmunsky)的理论方法,在比较的语境中对这三部英雄诗的地位进行探讨。

  1.《贝奥武甫》(Beowulf)

  《贝奥武甫》是从中世纪流传下来的唯一一部用日耳曼语写成的世俗性史诗。这部古英语史诗由3000多行押头韵的长诗行组成,保存在一部年代久远的抄本中,其时间可以上溯到11世纪初(藏于大英图书馆,MS Cotton Vitellius A.xv)。该史诗前三分之二的篇幅讲述了发生在丹麦王赫罗斯加(Hrothgar)的王宫里的故事。入夜时分,一只名为格兰德尔(Grendel)的怪兽潜入王宫,在国王的议事厅——鹿厅中大肆破坏,并杀死了数名国王的武士。因为这起灾难性事件,鹿厅在晚上必须清空。贝奥武甫,一名年轻的高特英雄,与他的14个同伴一起从瑞典南部的高特漂洋过海,赶来降妖除魔搭救国王。当怪兽再一次在入夜时分袭击鹿厅时,贝奥武甫与他进行角力,并给了他致命一击,扯断了他的一条胳膊。第二天,人们庆祝了贝奥武甫的胜利,庆功宴之后,国王的武士们重新开始在鹿厅中过夜。但是,磨难还远远没有结束。怪兽格兰德尔的母亲为了给死去的儿子复仇而现身王宫,她杀死了一名丹麦武士,并将他的尸体拖入了自己在附近一处湖泊下的巢穴里。接下来的几天中,贝奥武甫一路跟踪妖母,潜入湖底,与怪兽在水下洞穴中激战,并凭借一把神力非凡的宝剑,最终将妖母杀死。贝奥武甫凯旋回到丹麦王宫,他得到了丰厚的嘉奖,然后踏上了回乡的旅程。见到高特王海格拉克(Hygelac)后,贝奥武甫向他报告了自己在丹麦王宫的战绩。在史诗的最后三分之一部分,叙述聚焦于贝奥武甫的最后一战。法兰克人对高特国发动突袭,高特国王在战斗中牺牲。作为国王的外甥,贝奥武甫继承了王位并且和平统治高特国五十年。直到一条看守宝藏的火龙因宝藏中的金杯遭到偷窃而被触怒,他向高特国报复,口吐烈焰毁坏了王宫。贝奥武甫与火龙英勇作战,在他忠实的侍从威格拉夫(Wiglaf)的帮助下,贝奥武甫用剑给了火龙致命一击,但他自己也受了致命伤。史诗最后以贝奥武甫的葬礼收尾:人们竖起柴堆火葬贝奥武甫的遗体,然后在海角修起坟冢,将贝奥武甫的骨灰连同从龙穴中收缴来的全部珍宝一起安葬。十二名武士骑马绕着坟冢奔跑,赞颂这位英雄的英勇事迹,哀悼他们主公的英年早逝。史诗是这样结尾的:

  他们都说世上所有的国王

  数他最仁慈、最温和、最善良

  最渴望为自己争取荣光

  虽然这里只呈示了这部史诗的情节梗概,但我们却可以从中发现该史诗的若干独特性。第一点就是,史诗中的主人公通过与魔怪或恶龙进行搏斗而上升到英雄的高度。这一特点与其他日耳曼英雄诗有所不同——其他日耳曼英雄诗基本以人与人之间的冲突为核心,搏斗均发生在武士之间。其实《贝奥武甫》中也包含很多人与人之间的冲突,只是不出现在主要情节中,而是在情节的推进中作为构成或暗指一个从属事件而存在。在为庆祝贝奥武甫击败怪兽格兰德尔而举行的欢宴上,国王的歌手“司歌仆”(scop)[1]演唱的“芬恩之歌”(The Lay of Finnsburh)就属于整首史诗中众多“离题”(digressions)现象的其中一例。高特王海格拉克远征法兰克国时,贝奥武甫参与其中,并作为武士脱颖而出,这场远征也在整部史诗中被反复提及。《贝奥武甫》中还出现了一些其他的日耳曼英雄传奇,但它们都只停留在情节外围。一些老一辈学者对这种情节重心上的转移深感痛心,正如威廉·佩顿·科尔(W.P.Ker)所抱怨的那样:这首史诗不够均衡,它把无关紧要的情节置于中心位置,却把重要、严肃的东西放在外围边缘。学术界的观点由此发生改变。然而,在托尔金(J.R.R.Tolkien)于1936年发表的一篇颇有影响的论文中,作者不仅极力批驳了以前学界对《贝奥武甫》的种种诟病之辞,而且呼吁大家将这部史诗当成文学作品来解读。以文学的眼光来看这部史诗,魔怪和恶龙并非如科尔所言,是“无关紧要的细枝末节”:“魔怪的出现,并非是令人费解的鉴赏之大错;魔怪非常重要,它们在根本上与潜隐在这部史诗中的观念相关,并赋予史诗崇高的风格和高度的严肃性”,魔怪象征着死亡的威胁、灾难,以及邪恶的力量。史诗《贝奥武甫》中有许多偏离叙述推进方向之处,这些地方原来曾统统被斥为“离题”,但随着托尔金论文的发表,这些所谓的“离题”之处被重新阐释为使史诗得以丰富的要素,它们为史诗增加了细节、深度,以及一张伸向传奇般过去的引喻之网(a network of allusions)。在有悠久传统的文本细读研究中,这部史诗开始被视为一部制作周密的精巧之作。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 民族文学学会” 2018-04-02
【本文责编:姜舒忆】

上一条: ·[卡尔·赖希尔]口头史诗之现状:消亡、存续和变迁
下一条: ·[卡尔·林达尔]卡特里娜飓风传说:有权犯错、幸存者对幸存者的故事讲述和疗伤
   相关链接
·[肖恩歌]爱尔兰精怪堡:中世纪精怪栖居地之形成·[高峰枫]中世纪的小红帽
·[北师大讲座]真锅昌弘:日本中世纪歌谣中的都市和农村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