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张勃]发挥专业学会的智力支持作用,推动二十四节气的传承发展   ·中国民俗学会新会员名单(2018年3-4月受理)   ·通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代表大会暨2018年年会:征文启事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冯智明]沟通阴阳与修“阴功”:红瑶架桥仪式及其人观研究
  作者:冯智明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7-12-26 | 点击数:656
 

摘    要:作为人类改造和跨越自然障碍的创造物,桥既是材质、造型和工艺各异的具象之物,也是凝聚多重文化意义的象征之桥。红瑶的架桥是一种人生过渡仪式和修功德仪式,具有沟通阴阳和“修阴功”的深层意义,体现了红瑶独特的人观。对架桥仪式的研究,不仅是对“过渡礼仪”、“阈限”等人类学仪式研究经典概念的印证和延伸,也可拓展人类学以标识与符号“物”为研究旨趣的物质文化研究。

关键词:架桥;仪式;修阴功;人观


  作为人类改造和跨越自然障碍的创造物,桥既是材质、造型和工艺各异的具象之物,也是凝聚多重文化意义的象征之桥。“河是自然,桥是文化。岸构成障碍,桥为之沟通。河与桥的交错,意味着更为复杂的空间与文化场所的形成。”[1]1由于桥在各地存在的普遍性,不同社会和民族的人群根据自身的文化逻辑创造出了丰富多彩的有关桥的民俗文化,以及从实体性的桥衍生出许多象征性的桥。盛行于壮、侗、苗、瑶、仫佬、水等南方少数民族中的桥信仰和架桥仪式即是其中非常有代表性的一种。本文以瑶族支系红瑶为研究对象,在考察架桥仪式的类型和过程的基础上,探讨其文化内涵与象征,并重点阐释关乎红瑶生命观的“修阴功”和沟通阴阳观念的深层意义。

  一、阴桥托生:红瑶“看父母”信仰

  红瑶是瑶族众多支系中的一支,以成年女性服饰以红色为主而得名,主要聚居在湘桂交界的广西桂林市龙胜各族自治县、兴安县境内,共13000多人。其中又因语言差异分为“尤念”和“尤诺”两个支系,前者操汉语方言平话,后者操尤诺语(属苗语支),习俗则大同小异。所谓“南岭无山不有瑶”、“过了一山又一山”,红瑶也是典型的山地族群,围绕南岭五岭之一的越城岭支脉、海拔1916米的“福平包”周边的山腰和高山河谷分布,山地农耕和梯田稻作是主要的生计方式。据红瑶民间迁徙口碑《大公爷》讲述,红瑶自山东青州一带经湖南“漂洋过海”迁徙而来,最早于宋代到达龙胜县。本文使用的资料来源于笔者2007-2009年在龙胜县红瑶地区持续一年多的田野调查工作,以及2010-2014年的多次回访。其中以江底乡矮寨为主,矮寨隶属龙胜县东部的江底乡,距县城46公里,座落于“福平包”脚下矮岭河边南北走向的一个狭长的河谷里,从江底乡政府所在地徒步进山需两个多小时。全寨共97户446人,由杨、王两大家族组成,为平话(尤念)红瑶人。据先迁入的王姓族谱记载,村寨有300年以上的历史,较为完好地保留了红瑶的传统文化,有多名师公、地(命)理先生、杠童等主要宗教职业者,宗教信仰氛围浓郁。

  俗语“阴阳一理”形象地概括了红瑶人的宇宙观。在红瑶心目中,人为阳,鬼神都为阴,人和鬼神生活在区隔的空间,秩序分明,越界便会带来病灾;又密不可分,鬼神靠人的供奉而存在,人也藉神鬼的护佑而获益。[2]基于此宇宙观,红瑶有前世、今生和来世的生命轮回观念,认为有些疾病和债愿系命中所带,通过“看父母”测算命带的病灾,命理先生以《看父母通书》为依据。“父母”是所欠债愿和关煞的意思,系命中注定。这一信仰与红瑶的“花为人魂”的生命观有关,其认为生命由花所投生,人死亡后灵魂再化为花。生命之花在奔赴人间的过程中,会碰到许多阴路、阴桥、鬼精的阻碍或神灵的帮助。由于鬼精是花向人转化过程中所遇债愿,故而被冠以“父母”的称谓,这种债愿和所欠花婆化生之德即为“花愿”,以各种病灾的方式反映在人身上,需以还愿的方式化解。小孩命带不同的“父母”,表现出各种身体异常,禳解方法也各有不同,以“还花愿”仪式最为隆重。[3]

  红瑶人把人的一生理解为“过海(河、江)”,认为从阴间转世,最终再回归阴间的轮回,是一个从彼岸到此岸再到彼岸的生命过程,连接“海”两岸的便是桥梁。花婆送花至人间的路途中溪河不少,会经过很多阴桥,因此红瑶人认为某些人可能从某座阴桥上托生,今生要做架桥仪式,轻者也要进行献祭禳解,以谢阴桥传渡灵魂之恩,命根才会稳固,健康成长。命理先生根据孩童出生之年的金木水火土五行属性和农历月份匹配进行推算。在《看父母通书》上,桥生用图画的方式演示出来,并注明了禳解方式,现还保留了六座阴桥:

   第一光钱桥生人,病人夜哭惊啼、吐泻、风气、痢疾,谢天吊地吊父母花车,父母用酒肉解送大吉。

   第二朝镜桥生人,魂取命风邪,夜哭,冷、热交替,父母用鸡一只、鱼一个解送大吉。

   第三福德桥生人,吐泻、伤寒、惊哭,父母用架桥保养吉。

   第四天(添)德桥生人,嗝食惊哭,寒热吐泻,夜哭,父母用鸡鸭祭者吉。

     第五天虎桥生人,瘴泻,夜哭,父母用生血(鸡血)酒解送大吉。

  第六大安桥托生,背犯婆王花车,寒热哭,取魂取命,父母每月架桥一度保佑大吉。

  从上文可以看出,从此六座阴桥托生的婴儿表现出大致相似的“夜哭、失魂、瘴气、吐泻、伤寒”等“不好带”的疾病。为保其“大吉”,需做禳解仪式,第三福德桥和第六大安桥需要请师公做架桥仪式,第六桥还要“每月架桥一度”,其余四桥程度稍轻,用鸡、鸭、鱼、生血等祭祀即可。对于这六座阴桥的来源,地理先生杨文同的解释是命中注定今生要还的债和必走的路,他说现在只保留了这六种常见的阴桥,还有很多阴桥的说法由于老一代命理先生和师公逝世等原因,已经失传。总而言之,命带“父母”的病因观和治疗仪式体现了红瑶人关于前世、今生的轮回观念,一是为了接续前世的缘分,二是还前世欠下的“父母”冤债,禳除病人身体的病痛,延续生命。人们采用象征仪式架起前世与今生沟通之桥梁,接续和妥善安置前世“托生”之灵魂;或采取馈赠以礼物、献媚祈求的献祭方式,实现人与超自然世界的交流,达到互惠的结果,送走象征冤债的前世“父母”,解除病人转世托生过程中所带的煞与灾。闯过人生的这道关煞,了无债愿才能继续今生的生活。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程浩芯】

上一条: ·[彭牧]模仿、身体与感觉:民间手艺的传承与实践
下一条: ·[那木吉拉]突厥和蒙古等北方民族“先祖之窟”崇拜及其神话传说研究
   相关链接
·[张多]宇宙科技、宇宙观与神话重述——从嫦娥奔月神话到探月科技传播·[沈婉婷]昆仑山与须弥山:中印宇宙观神话的比较研究
·[冯智明]瑶族盘瓠神话及其崇拜流变 ——基于对广西红瑶的考察·吴乔 著:《宇宙观与生活世界──花腰傣的亲属制度、信仰体系和口头传承》
·[色音]萨满教的观念体系及其特征·[邢福义]说“广数”
·[讲座研讨会]“少数民族哲学—宇宙观研究及其人类学意义”(中央民族大学11月22-23日)·[叶舒宪]中国神话宇宙观的原型模式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