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张勃]发挥专业学会的智力支持作用,推动二十四节气的传承发展   ·中国民俗学会新会员名单(2018年3-4月受理)   ·通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代表大会暨2018年年会:征文启事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口述史

首页民俗学专题跨学科话题口述史

[中村贵]探究普通人日常生活及其背后的心意
——兼论现代民俗学研究中口述史方法的目的与意义
  作者:[日] 中村贵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7-05-10 | 点击数:1278
 

 摘要:作为“跨学科方法”的口述史主要关注普通人对历史及历史事件的经历与记忆,从而揭示历史及其事件背后的社会意义。口述史方法与记忆论对探究“当下的日常”或“日常生活”的现代民俗学来说,是很有效的研究方法。通过这些方法,我们可以了解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及其背后的生活观念。面向人及其心意的研究方向,可能会打破“只见俗不见人”的学术困境。根据口述史方法,能了解到心意的形成过程、亲身经历及其背后的复杂心态。通过倾听普通人的“默默无闻的声音”,分析他们的日常生活及其背后的生活观念或心态,从而能实现有温度的、贴心的民俗学研究。

关键词:口述史方法;记忆论;日常生活;心意
中图分类号: K03 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 1001-8204(2017)01-0123-05


在民俗学的学科发展中,现代民俗学经历了几番波折。从“只见俗不见人”到“当下的日常”、从文本研 究转向到语境研究,这些都使得现代民俗学在研究方法、维度以及内容等方面面临重大问题。笔者认为口述史方法与记忆论是研究作为“当下的日常”“日常生活”的现代民俗学的有效方法,这些方法可以开拓面向人及其心意①的研究方向。本文根据如上观点,主要探 讨口述史方法与记忆论应用于现代民俗学的相关问题。
 
一、作为“跨学科方法”的口述史
 
口述史是历史学的一个分支。它的兴起与发展跟“新史学”潮流有着密切的关系。新史学是20 世纪初 法国年鉴学派推动的“史学革命”,反对兰克(Ranke)实证主义学派的传统史学②。他们批评传统史学的研究对象(限于政治史)和研究目标(追求“客观的事实”),并且开拓了新的史学领域。对于“新史学”的特征,一般认为“从内容或选题来说,是着重研究下层社会、大众文化、小人物;从视角来说,是着重研究‘长时段’的 历史现象,比如人口、物 价的变化,研究‘总体史’,即包括生态环境在内的社会结构整体的历史”[1](P8)。可见,新史学倡导研究“总体史”的重要性,并强调将目光从精英转到民众 的“从下而上”或“底层视角”的研究角度和研究对象的转变③。
刚开始研究口述史时,历史学者认为它只有弥补文献史料的辅助作用。历史学者探讨这些民众运动 时,发现几乎没有有关民众及其运动(如公民权运动、女权运动以及反对越战运动等)的文献资料,而只能以 访谈方式才能搜集到他们的“文本资料”。后来,随着口述史方法的发展,有些学者意识到口述史的另一个 重要作用。英国口述史学家保尔•汤普逊(Paul•Thompson)认为:“口述史不仅能够导致历史重心的转移,而且还会开辟出很重要的、新的探索领域”[2](P7),“口述史是围绕着人民而建构起来的历史。它为历史本身带来了活力,也拓宽了历史的范围。它认为英雄不仅可以来自于领袖人物,也可以来自于许多默默无闻的人们。……口述史对公认的历史神话,即历史传统所内在固有的权威判断发出了挑战。它为从根本上转变历史的社会意义提供了手段。”[2](P24)就是说,口述史不仅促使历史学者的视角转变,而且通过采访倾听“默默无闻的人们”的声音,重构历史及其社会意义。同时,对传统历史与其观念提出了“不同的声音”,由此表示历史的另一个侧面,同时也展现出历史的多种面貌。也可以说“使这些人(即普通人,笔者注)的经历、行为和记忆有了进入历史记录的机会,并因此成为历史的一部分”[3](导言,P3)。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文章来源:作者提供
【本文责编:王娜】

上一条: ·[中村贵]关于口述史在现代民俗学应用中的思考
下一条: ·郑振满:民间文献如何让历史研究“接地气”
   相关链接
·专题║ 前沿话题:新媒体和都市化语境中的日常生活与传统文化·[王杰文]日常生活实践的“战术”——以北京“残街”的“占道经营”现象为个案
·[高丙中]民俗学的中国机遇:根基与前景·[沈燕]“两家并一家”之传宗接代的另类解读
·[岳永逸]中国都市民俗学的学科传统与日常转向·[周大鸣]饮酒作为山地民族的一种生活方式
·[毛巧晖]日常生活景观与民间信仰·[艾米·加金-施瓦兹]考古学与民俗学中的物质文化、仪式和日常生活
·户晓辉:《日常生活的苦难与希望:实践民俗学田野笔记》·[专题视频]中国民俗学百年记忆
·从中国民俗学百年记忆到德国经验文化学阐证·[林磊 朱静辉]城市化语境下村庄日常生活与集体记忆的再生产
·[吉国秀 王明月 杨宏戟]信息技术如何进入日常生活:一个知识扩散的视角·[折晓叶]“田野”经验中的日常生活逻辑:经验、理论与方法
·[张原]礼仪与民俗:从屯堡人的礼俗活动看日常生活的神圣化·[邱婧 王琴]口头诗学与日常瑶歌
·[李向振]迈向日常生活的村落研究·《传承人口述史方法论研究》天津发布
·[曹荣]生存性智慧与乡民日常生活的实践逻辑·[祝昇慧]日常生活的实践回归与“非遗”文化生态建设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