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立春文化与二十四节气学术研讨会征文通知   ·[紧急]中国民俗学会2017年年会与会通知   ·2017年冬至文化论坛征文启事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首页民俗学专题跨学科话题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两个瞬间
  作者:[英] 保罗·威利斯   译者:吕途 整理、翻译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7-02-10 | 点击数:494
 

编者按:保罗·威利斯经历了英国文化研究的辉煌时期。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他敏锐地捕捉到外部世界的变化并将其反映到文化研究当中,写出了《学做工》这部阐释反学校文化与工人阶级子弟为何承继父业的重磅作品。在文化研究走向碎片化之后,他依然没有放弃聚焦底层、关注社会变迁的努力。2014年,他来到中国,在对中英两国时代变动的对比观照中,提出了关于当代中国文化研究路径的思考。


第一个瞬间:二十世纪六十至七十年代的英国和文化研究的初衷

伯明翰当代文化研究中心的英雄时刻

  我出身于工人家庭,爸爸是一位木匠,后来打拼成为一位拥有二百多个车库和较好生活的人。我们一直生活在工人社区,生活在工人文化之中,五十年代及之前的工人文化在几百年之中几乎没有什么大的变化。

  只是到了我这一代,才有了文化娱乐消费这样的事情,这是我的前辈所不能想象的。我买了录音机,买了磁带,被来自美国的摇滚乐所震撼,摇滚乐改变了工人文化。当我听那些音乐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我活着,可以追求自由、可以追求性、可以享受生活,世界很大很宽广。

  

保罗·威利斯(来源:光明网)

  在这一切变化之中,学院和学术没有发生什么变化。我在剑桥大学读书期间,我们学的文学都是以前的经典,一百年或者几百年以前的,从来不学当代文学或者今天发生了什么。在社会学系,学习经典的结构功能主义,一切都是抽象的和凝固的。我并不是说不应该学习结构功能主义,关键是,这个学习和现实脱节了。

  伯明翰大学“当代文化研究中心”一九六四年成立,我于一九六八年来到中心,我刚到那里不久,学生就占领了大礼堂,学生们造反、抗议、革命,要求教学改革,让课程与外界现实社会接轨,给学生更大的权利和对学业的自主权利。中心很小,只有两名全职教师,一位是霍加特,一位是霍尔,而霍加特还在英语系兼任教职,所以,霍尔是唯一一位全职教师。

  霍尔是一位非常与众不同的人,一般来讲,教师是不和学生多交流的,但是霍尔在学生占领中起着领导作用。霍尔讲述外部世界的变化,质疑大学教学为何不和外界现实相联系。占领行动持续了几个星期的时间,打乱了整个学期的教学,把大学搞了个底朝天。然后,达成了某种妥协,一切恢复正常,大学只发生了些许的变化,而“当代文化研究中心”却发生了永远的变化。霍加特离开了中心,霍加特是一个很好的人,一位比较保守的教授,我估计他不认同左翼风潮下的占领行动。这样,霍尔成为中心的负责人。

  我们中心努力尝试去理解世界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是一个机遇和巧合,大学里这样一个小小的中心采用了多学科视角去理解当今世界。为了实现理解当今世界的目的,我们要去钻研社会学、文学、马克思主义。霍尔是非常敏锐的人,总是可以捕捉最新的文化现象,在其他人还没有听说之前,他率先介绍后解构主义、女权主义、反种族主义,我们把这些新鲜的知识融入对新世界的解读之中。正是置身这样的环境,我可以写出《学做工》这本书。

  我不是社会学领域的专家,我的专业是语言文学,我读了后结构主义、政治经济学、马克思主义,我也读文学和诗歌,但是,这样做并不是为了在任何一个学科领域钻研下去,而是综合这些知识去理解日常生活中的我、文化的我、学术的我,最终这样的综合把我带入了民族志研究方法之中。我没有受过任何民族志研究方面的训练,我的直觉告诉我,必须走出去,去接触“摩托少年”(motorbike boys)、去接触嬉皮士。后来,我开始研究在校生,我就需要去学校具体了解学校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了可以表达、分析和解读,我必须把学术和文化现实相结合。我们终于通过“当代文化研究中心”这样的空间,把学术和现实结合了起来,我们做到了,中心引领学生进行文化革命、进行政治革命,我们要求更大的权利。虽然最后变化并没有发生在整个大学的范围内,但是,我们变了,我们这个中心变了。我感受到一种醉酒后的勇气:我可以创造新理论!我是工人的儿子,我在剑桥大学的学业成绩并不好,而此时,我有了一种醉了酒一样的知识能量:如果没有现成的理论可以解读我所研究的摩托少年,我就去创造我自己的理论。我还真的创造了,就是“同源理论”(homology)。

  在《学做工》的研究中,试图去理解“家伙们”和反学校文化,这些都被看作不好的和反社会的。我试图去解释那些文化与广泛的工人阶级的联系,并且,“家伙们”对待教育的态度是有道理的。我提出了文化生产的理论(a theory of cultural production),用来解释“家伙们”的世界,并把他们的世界和外界政治环境联系起来。“家伙们”是理性人,他们的行为是带着文化实践含义的,并且创造出意义,这些都是基于思想和物质条件的渗透。他们并不是敌人,而可能是民主社会制度的同盟。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文章来源:《读书》2017年2期新刊
【本文责编:张世萍】

分享到:
上一条: ·[刘魁立]中国的农村应该姓“中”
下一条: ·[赖立里 张慧]如何触碰生活的质感——日常生活研究方法论的四个面向
   相关链接
·[王振忠]逝去的城市风情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