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圆满闭幕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开幕词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开幕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遗产》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周星]秧歌舞/忠字舞/广场舞——现代中国的大众舞蹈
  作者:周星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6-03-29 | 点击数:13566
 

  广场舞:老龄化社会的健身与娱乐

  “广场舞”说的是场地,“大妈舞”说的是其主要的参与者。比起“广场舞”一词来,“大妈舞”更像是媒体较为随意的用法,并非严格、准确的定义。广场舞所指大家都很明白,它眼下已是中国大、中、小城市之人文景观中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亦即市民大众利用闲暇时间在广场、公园、步行街、十字街头等城市公共空间即兴跳舞的社会现象。伴随着广场舞的普及化,有关它的话题甚或争议正在持续地发酵。清晨或傍晚,甚至在任何时间段,夸张地说,甚至在任何可能的地方,公众都有可能在城市某个场景目睹到有人在集群跳舞。广场舞的参加者以45-65岁前后居多,65岁以上的老年人较少参与,故大体上属于中年人和老年人中比较年轻些的人;其以女性为多。有人认为,之所以女性参加者较多,是因为她们对“美”的追求可以通过广场舞而获得某种程度的满足。

  近些年来,笔者在国内各城市旅行时,曾多次前往现场观察广场舞,有时候也会做一点随机的无结构访谈。据参与广场舞的舞者的自我的陈述,她们最多谈到的追求主要就是健身(美)、娱乐与社交。④这些可以说是广场舞的基本社会功能。因其突出的健身功能,也就不难理解它又有“广场健身舞”、“中老年健身操”之类的称谓。

  由于参与其中的舞者有高达80%的人表示喜欢跳舞,因此,广场舞活动得以成立,主要是基于参加者个人的兴趣,是以自由、自愿为前提的。这方面也有郑州市的调查可以作为依据,[33]她们可以说是基于“趣缘”、“舞缘”而形成纽带的社群。这与中国传统社会里主要是基于血缘、地缘、业缘而组成的社会关系有很大的不同。当前中国的各大、中、小城市,均活跃着为数众多的舞蹈爱好者社群。大体上每一处广场舞,就可以理解为是一个舞蹈社群在组织活动。一个舞蹈社群的成员往往是不固定的,参加和退出均随个人意愿,具有开放性,其成员资格亦并无特定要求。如此的舞蹈社群和周围其他任何组织、社群或趣味小组均可以兼容,并不存在相互的抵触或排他性的相斥。原则上,一个舞蹈爱好者实际也可以参加几个不同的舞蹈社群。通常,一个舞蹈社群的成员,大都来自“广场”附近的社区或距离不远的街区。因为广场舞是一种市民休闲活动,“就近”的便利原则乃是其基本的前提之一。广场舞舞蹈社群的结构,细分起来约有3个层次:几乎每一个广场舞社群或舞蹈队,都有其核心的灵魂人物,她或他可能是一位职业舞蹈教练或资深的领舞人,但更多的可能是一位业余但很执著、热心的舞蹈爱好者。她或他通常就是该舞蹈社群的召集人,在必要的时候,也会是该舞蹈社群的对外联络人或发言人。然后,便是若干位骨干或积极分子,她们除了积极地参与跳舞活动,往往还要多少分担一些其他事务,例如,道具、音响之类;再外围,便是一般的成员,主要是受到前两类人士影响的舞者或新来的学员。参加广场舞活动,一般不需要缴纳费用或极少需要费用。偶尔可见她们有统一着装和统一道具的情形,这意味着广场舞也具有一定的组织化程度。广场舞社群的规模有大有小,其组织化程度也是有高有低,不能一概而论。影响其规模大小的因素很多,除了舞蹈教练或领舞者的水准及人格魅力,舞种的选择、场地的大小等因素也都会发挥作用。绝大多数的广场舞社群都是自发形成的,故具有“草根性”;但偶尔也有社区干部的介入或城市文化管理部门的支持等因素。

  广场舞所选择的伴奏音乐或歌曲的种类比较多,绝大多数均是改革开放以来相继流行过、或眼下正在流行的歌曲,当然也有一些是“主旋律”歌曲甚或少数“红歌”,但它们并不是主流,而且,舞者们对其歌词内涵也没有“文革”时期那种本质主义的态度。所有这些歌曲或音乐,大多以强烈的节奏为特点,也正因为如此,广场舞的舞蹈动作一般来说幅度较大、也较为激烈。特别是由于采用了电声音响或扩音设备,广场舞的伴奏音乐多有比较高的分贝。近几年,因为“广场舞”的噪音“公害”问题引发了诸多困扰、甚至冲突事件,这多少影响到知识界和大众媒体对它的评价,乃至于某种程度的“污名化”。有人批评大妈们“唯我欢快”而不管不顾周围公众的感受,此乃一种“文革流毒”,或者说广场舞的形式基本上是文化大革命时期“大喇叭”加忠字舞的结合,认为广场舞和忠字舞异曲同工,甚至就是忠字舞的翻版。 ⑤

  就笔者的实地观察而言,上述批评多少有些言重了。虽然在形式上,广场舞也有那么一点热烈的感觉,甚至极少数也有采用“红歌”伴奏的情形,但它和忠字舞有本质不同。广场舞一般并不具有个人崇拜、权力崇拜之类的意味,也没有特意要表达什么主义,它只是一类并无特定意识形态背景的社会娱乐现象。和忠字舞是用舞步、舞姿或舞蹈语汇阐释颂歌的歌词内容正好相反,广场舞是以节奏感较强的音乐或歌曲来为她们的舞蹈做匹配,那些歌曲或音乐归根到底是配角,而舞蹈、舞步、舞姿才是主角。对于广场舞的舞者们而言,那些配乐或歌曲尽管也是她们喜欢的,所以才选来做伴奏,但其中的歌词(即便是所谓“红歌”)对于舞者们而言,并不那么重要。广场舞虽然采取了集体舞的形态,但它和早年的秧歌舞(以农村社区或单位宣传队等为背景)及忠字舞(具有政治表白、表态的压力)有很大的不同。同样是高分贝、强节奏的“迪斯科舞厅”至少在噪音问题上没有引起公众反感,这是因为其在市场化运营中较好地解决了相关问题, ⑥笔者相信,广场舞的噪音问题也会在今后的发展过程中最终获得解决。

  作为一类集体舞,广场舞要求参加者的舞蹈动作要达到基本上一致和整齐的状态。刚开始时,舞者们通常是在一位领舞者的带领下,模仿学习各种舞蹈动作。舞者们定期或不定期地约会在她们的“老地方”集合,跳舞的过程同时也就是反复练习的过程,当然也是大家锻炼身体、自娱自乐以及增进相互社交的过程。大多数广场舞社群,均有较长的活动史,正是长期反复的演练,才会熟记和掌握动作,并逐渐提升其舞技水平,进而形成本舞蹈社群独自的舞风。在同一个城市、甚至同一个公共场所的不同舞蹈社群之间,其各自的舞风及伴奏音乐的个性等,往往并不相同,这意味着乍看起来似乎都差不多的广场舞,其实也极其富有多样性。广场舞并不是指某一种或某一类舞蹈体裁或具体的舞种,它实际上是集业余趣味、个人休闲、健身、娱乐以及身体表象于一体的一种颇具中国特色的“街头舞会”。

  广场舞的多样性,首先表现为舞蹈形式、舞种类型的多种多样。上海市繁华街头广场即兴而起的“社交舞”群体、西安市兴庆公园门口锣鼓喧天的“扭秧歌”群体、东北佳木斯市的“快乐舞步健身操”群体、青海同仁市的“锅庄舞”群体、乌鲁木齐和石河子市的“新疆舞”群体,云南红河州建水县朝阳楼广场的“烟盒舞” /“金钱棍舞”群体……若是从全国范围看,广场舞参加者们爱好的舞种、舞曲或舞蹈风格,实在是异彩纷呈,很难简单地一概而论。其中既有地域、乡土的摆手舞、秧歌舞、腰鼓、扇子舞、花灯舞、踏歌等,也有异域风情的拉丁舞(伦巴、探戈)、“肚皮舞”、印度舞、草裙舞等。就风格而言,既有中国古典舞蹈风格的,也有少数民族歌舞风格的,更有最新流行的“江南style”。富于流行性的,还有迪斯科、“国标舞”、街舞、踢踏舞等;而体操性的,则如健身舞、形体舞、韵律操、养生操等等。广场舞几乎可以涵盖或囊括绝大多数的舞种和舞曲在内,但在郑州市的调查显示,当地的广场舞者更偏爱节奏中等、音乐舒缓的“广场交谊舞”。事实上,广场舞没有任何限制,既没有统一的舞曲,也没有统一的舞步,同一支舞曲,完全可以有不同跳法,任何人都有可能参与舞蹈动作的编排或创新。甚至还有“即兴”而起的广场舞,人们随着音乐,随性地手舞足蹈、自由地运动自己的身体,堪称是随兴、随机而舞,是不受时间、空间、主题、意义等限制的自由舞蹈。[34]由此可知,广场舞并不是一种既定的舞蹈形式,而是在公共空间跳集体舞的一种引人注目的社会文化现象。

  风行全国的广场舞,除了会有某些地方性的特色之外,族群性的特色往往也很明显。在某些自治区、自治州、自治县的首府城市,经常会有当地少数民族风格的舞曲和舞蹈形态在广场舞中出现,但参加其中的舞者却未必都是少数民族出身。新疆各民族群众自娱性的广场舞,原本在当地维吾尔族、哈萨克族的日常生活中就有着颇为深厚的基础,每逢节日、婚礼、生日聚会等,不仅传统的麦西来甫、赛乃姆舞、刀郎舞、萨玛舞、纳孜尔空舞等等,还有各种集体舞、交谊舞、迪斯科等,在广大城乡各种场景的舞会均有非常活跃的表现。[35]石河子市的广场舞,常会采用维吾尔族、哈萨克族舞曲伴奏,自然而然地,其舞姿、舞步、舞风也都或多或少地带有当地民族舞蹈的风韵。在丽江、大理、西双版纳、西昌、昆明、贵阳、凯里、成都等城市,纳西族(哦热热)、白族(霸王鞭)、傣族(孔雀舞)、彝族(阿细跳月)、苗族(芦笙舞)、藏族(锅庄、弦子)、羌族(锅庄)的舞蹈和舞曲风格,均深受当地各民族舞者青睐。在云南省玉溪市新平彝族傣族自治县的县城广场,当地居民热衷于参与的广场舞,主要是从当地彝族、傣族的民族舞蹈改编而来,可称作“民族广场舞”。参与者以当地少数民族的中老年人居多,但也吸引了一部分本地汉族群众和青少年参与其中。当地民众视民族广场舞为一种全新的娱乐生活方式,同时,若干套新编的民族广场舞也被视为是少数民族文化传承的新路径。[36]据说在新平县所属6镇6乡的50多个较具规模的各类型广场上,大约活跃着20多支广场舞的舞蹈社群。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6 | 7 | 8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陈艳】

上一条: ·[徐刚]先秦时代的口传与学术传承
下一条: ·[王逍]“透明式”跨族群收养关系的文化诠释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1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