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第三届民俗学、民间文学全国高校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在内蒙古大学成功举办   ·第三届民俗学民间文学全国高校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在内蒙古大学开班   ·第三届民俗学、民间文学全国高校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拟录取学员名单公告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民间信仰

首页民俗学专题民间信仰

[吴真]罗天大醮与水浒英雄排座次
  作者:吴真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9-07-08 | 点击数:16079
 


  罗天大醮对于圣位次序的重视,表现出道教对于圣真们所代表的宇宙秩序的认同和敬畏。这千二百分圣位的次序,也是北宋以来朝廷和道教内部历次重修罗天大醮醮仪的重点。明乎此,我们就会明白《水浒传》作者煞费苦心地设定罗天大醮这个宗教背景,无非也是希望借罗天大醮分位的神圣秩序,强调人间好汉的神圣座次。经过罗天大醮天书这么神圣的包装,梁山好汉群体的性质即从一个无序叛乱的群体,变成了一个有行动纲领(替天行道)和地位差别的“上天显应,合当聚义” 神圣组织。
  细细考究,罗天大醮天书的好汉座次还隐藏着宋江更为绵密厉害的后着。宋江在天书降示时即向众头领宣布:“众头领各守其位,各休争执,不可逆了天言。”这句话意思很明白,好汉们的座次是上天一早安排的,谁不满意自己的排名座次,谁不听宋江大佬的话,谁就是跟上天过不去。
  你想那些李逵、鲁智深、武松等好汉,个个都是手染几条人命才逼上梁山的,宋江一介文弱小吏,怎样让这些心狠手辣的好汉们俯首帖耳?借天意行事,无疑最具说服力。罗天大醮延请天界一千二百位圣真,那么多神通广大的天神都是按照人间所设立的牌位座次,依次下凡坐定的。神仙尚且讲究和遵从座次分位,梁山好汉又凭什么抗拒呢?
  宋江的政治智慧在这一次罗天大醮表现得淋漓尽致。罗天大醮的宗教权威给予梁山好汉神圣出身,罗天大醮的神圣秩序确定了梁山好汉的座次排定。罗天大醮功德圆满结束时,向来最蔑视社会秩序的李逵们果然纷纷臣伏,皆称“天地之意,物理之数,谁敢违拗?”
  至此道教罗天大醮以及醮事圆满时降世的天书文字,对于出身与利益各有不同的乌合之众梁山好汉的象征意义,已经不言而喻。如果我们拉阔对于宗教仪式的政治隐喻与现实功能的想像力,联想一下明代以来深受《水浒传》影响的秘密社会(民间宗教)如罗教、天地会、洪门的入会仪式与神话传说,就会明白,这些深受道教科仪符咒影响的仪式与口头传统,正与《水浒传》罗天大醮功能相若,无不服务于为成员们建立普遍的身份认同感之现实需要。
  荷兰莱顿大学的Barend ter Haar教授在2000年出版的研究专著中,对于天地会入会仪式作出精辟的总结:“中国的宗教,或者至少部分宗教的基本特征是政治性的,而且‘政治’的范围也不限于仅仅规定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诚如所言,《水浒传》利用宗教仪式来讲政治,明清以来的秘密社会(民间宗教)是深谙其中深意的。


 四

       中国小说讲究大团圆结局,有情人必须终成眷属,好人必须好报,总之人与事都要有个圆满的交待。《水浒传》也不例外,到了结局处,又用一场罗天大醮来收束故事。
  话说宋江修造罗天大醮许下的第二个愿望是:“惟愿朝廷早降恩光,赦免逆天大罪,众当竭力捐躯,尽忠报国,死而后已。”招安之后,好汉们果然是竭力捐躯,死的死散的散了,剩下36条好汉还在“尽忠报国”。
  此时的梁山充满着绝望情绪,既有对宋江接受朝廷招安的怨恨,更有对自己伤残身体的哀伤,以及对家乡平静生活的向往。面对军心涣散的状况,宋江再次祭出罗天大醮。
  第九十九回,作者再次安排宋江修设了一场罗天大醮,但只用了寥寥数语交待这一场三百六十分罗天大醮,是一桩“追荐前亡后化列位偏正将佐”的“超度九幽拔罪好事”。也就是说,这场罗天大醮主要超度阵亡殇魂,以解除死者生前所造罪孽,令死者在九幽地府得以安乐,而在阳间的生人也能不受勾连。
  梁山好汉这时已经无力折腾,再也没有什么功名利禄之类的宏大愿望,宋江只求让亡者平静地被安抚、被超度。这一场超度法事是宋江为对残存众弟兄的一次心理干预,借用道教超度法事“阴安阳乐”的仪式功能,超度阵亡的72弟兄,安抚生者的怨恨绝望情绪。
  罗天大醮之后,余下的36条好汉开始作鸟兽散。只剩下宋江、卢俊义数人尚抱着封妻荫子的美梦,上京接受朝廷嘉封。
  梁山好汉本是一群魔君,因为一场罗天大醮被误释至人间作乱。等他们汇聚至水泊梁山后,又因为一场罗天大醮被冠以“天罡地煞”的神圣出身与神圣次序,至第三场罗天大醮,方告各归本位。小说最后总结说:“天罡尽已归天界,地煞还应入地中。千古为神皆庙食,万年青史播英雄”。
  从道教仪式功能来观察,小说中罗天大醮“祈生—祈生度亡—度亡”的三段功能变化,暗合了小说对于梁山英雄命运由盛到衰的整体构思。罗天大醮在结尾处的出现,既是超度,又是“收煞”——传统小说戏曲结构意义上的收煞收场,更是宗教意义上的收煞送瘟。
  整部《水浒传》就是一个放煞-收煞的仪式结构,一个日常时间之外的非常时间。一阵群魔乱舞之后,纸船明烛送瘟神,道教仪式罗天大醮又一次重整宇宙秩序,天罡归天,地煞入地,天地万物全都复归原位。


(本文原载于《读书》2009年第7期,页153-159。)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民俗学论坛 2009-07-08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岳永逸]传统民间文化与新农村建设
下一条: ·[田兆元]中国日食文化漫谈
   相关链接
·[钱寅]论礼俗传统中祭祀与婚姻的关系·[裘兆远]驱蝗神:中国民间社会的蝗灾预警
·[梁莉莉 胡泽凡]“非遗”如何被实践:回族民间社会的传承与保护·[邢涵 康保成]略论“会首”在民间社会中的作用及其变迁
·张士闪:乡土文化对儒家文化的葆育传承力是惊人的·[张多]傣族民间社会民俗与宗教的互动
·[刘星]国家政治与民间社会互动视野下的乡村裁缝业·[梁治平]“民间”、“民间社会”和CIVIL SOCIETY
·[周星]直面社会事实,追求学术尊严·[王媖娴]非物质文化遗产运动”之反思
·[李立]关于放生的叙事与分析·[郭于华]民间社会与仪式国家
·[吴真]从杜光庭六篇罗天醮词看早期罗天大醮·[郭于华]民间社会与仪式国家:一种权力实践的解释
·寻访最古老的老碾藤桥·寻找民间的记忆:赵世瑜谈历史研究的视角转换
·[王子今]驿亭灯火向人明·赵世瑜:《狂欢与日常──明清以来的庙会与民间社会》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4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2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