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2022N301课堂第十六小组(11)

2022N301课堂第十六小组(11)

请大家在上周讨论的基础上结合自身专业就炎帝神农传说与大学生创新动力问题继续展开资料搜集与讨论,并设计问卷与访谈提纲。

TOP

《大学生创新能力影响因素及培养对策研究》一文的调查显示,有 2.4%的师生认为大学生的创新能力很强,17.3%的师生认为大学生的创新能力比较强,8.8%的师生认为大学生的创新能力一般,另外,还分别有18.8%和2.6%的师生认为大学生的创新能力较低和很低。从总体上看,师生普遍认为大学生的创新能力并不高,甚至呈现偏低的趋势。从师生对大学生创新能力的比较分析看 有3.2%的大学生认为自身的创新能力很强,有18.7%的大学生认为自身的创新能力较强有 54.4%的大学生认为自身的创新能力一般,还分别有 21.6%和 2.1%的大学生认为自身的创新能力较低或很低。从教师方面看,只有 0.7%的教师认为现在的大学生创新能力很高,认为大学生创新能力较高的有14.8%,67.6%的教师认为现在的大学生创新能力水平一般,另外,分别有13.4%和3.5%的教师认为大学生的创新能力较低和很低。研究表明,可以认为大学生的创新能力水平目前处于中等偏下水平,因此是何原因导致了大学生创新能力水平不高?影响大学生创新能力提高的不良因素有哪些?如何提高大学生的创新能力?这些都是摆在我们面前急需解决的问题。

TOP

作为教育学专业的学生,深入挖掘炎帝神农传说中的教育意义不仅是本课程和专业的需求,更是时代和社会发展的需要。二十大报告指出,“ 教育、科技、人才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基础
性、战略性支撑。必须坚持科技是第一生产力、人才是第一资源、创新是第一动力,深入实施科教兴国战略、人才强国战略、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开辟发展新领域新赛道,不断塑造发展新动能新优势。我们要坚持教育优先发展、科技自立自强、人才引领驱动,加快建设教育强国、科技强国、人才强国,坚持为党育人、为国育才,全面提高人才自主培养质量,着力造就拔尖创新人才,聚天下英才而用之。" 在传说当中,炎帝的创新颇多。在科技文化方面的创新主要有发明农业,发明刀耕火种,发明农具,发明陶器和发明医药等;在制度文化方面的创新主要是创立了男耕女织的社会分工制度,创立市场和物物交换制度,创立择地而居的定居生活方式;在精神文化方面的创新主要表现在创立了比较规范的祭祀仪式,发明了五弦琴和神农乐等。 炎帝神农传说的重要价值指引在于其勇于探索,巧于创新的原创精神。炎帝在科技文化、制度文化及精神文化上的创新对当代大学生具有重要的教育意义和启示,它是中华民族祖先创新史实的反映,体现出中华民族是极富创新精神的民族。 当前,在全球化浪潮的洗刷下,在西方强势文化的冲击下,中华文明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 只有继承和弘扬中华民族先辈的创新精神,不断地进行创新,才有可能复兴和延续中华文明,保护中华文明的独特性,使中华文明长期与西方文明并行发展。

TOP

“创新这个事,越开放越好!”为何是这样,中国高校创新创业教育联盟主任委员、全球青年创新领袖共同体促进会常务副会长朱雷以他熟悉的“熵增定律”解释,“在孤立系统中,体系与环境没有能量交换,体系总是自发地向混乱度增大的方向变化,总使整个系统的熵值增大。混乱无效的增加,导致功能减弱失效。那么,一个系统如何实现熵减?那就是开放,带来熵减的活性因子。”
朱雷说,“熵”理论源于物理学,常被用于计算系统的混乱程度,可用于度量大至宇宙、自然界、国家社会,小至组织、生命个体的盛衰。
“对大学生创新创业而言,就是要构建一个开放的生态系统。”朱雷认为,跟创新创业相关的有三种力量,首先是创新创业的高原,所有的投资人在高原上寻找未来最高的山峰,去寻找培育的种子;但全世界还有很多低地和平原,缺乏滋养,需要从高原引来资源;还有一种力量就是渠道的搭建者,需要智慧搭建系统,将资源转移到更为需要的地方去,而这种力量就如大赛的平台。
而研究炎帝的一系列创新,我们也不难发现当时开放甚至说是近乎混乱的社会形态也为创新提供了一个平台,我们如今要促进大学生创新,也可以用更科学的手段建立一个有利于创新创业风气的新型开放社会格局。
“创新这个事,越开放越好!”为何是这样,中国高校创新创业教育联盟主任委员、全球青年创新领袖共同体促进会常务副会长朱雷以他熟悉的“熵增定律”解释,“在孤立系统中,体系与环境没有能量交换,体系总是自发地向混乱度增大的方向变化,总使整个系统的熵值增大。混乱无效的增加,导致功能减弱失效。那么,一个系统如何实现熵减?那就是开放,带来熵减的活性因子。”
朱雷说,“熵”理论源于物理学,常被用于计算系统的混乱程度,可用于度量大至宇宙、自然界、国家社会,小至组织、生命个体的盛衰。
“对大学生创新创业而言,就是要构建一个开放的生态系统。”朱雷认为,跟创新创业相关的有三种力量,首先是创新创业的高原,所有的投资人在高原上寻找未来最高的山峰,去寻找培育的种子;但全世界还有很多低地和平原,缺乏滋养,需要从高原引来资源;还有一种力量就是渠道的搭建者,需要智慧搭建系统,将资源转移到更为需要的地方去,而这种力量就如大赛的平台。
而研究炎帝的一系列创新,我们也不难发现当时开放甚至说是近乎混乱的社会形态也为创新提供了一个平台,我们如今要促进大学生创新,也可以用更科学的手段建立一个有利于创新创业风气的新型开放社会格局。

TOP

相传农历四月二十六日,是中国古代传说中炎帝神农的诞辰日。今年,在习主席和党中央坚强领导下,中华儿女万众一心,抗击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取得了重大战略成果。在这样的形势下,湖北省在炎帝神农故里随州市纪念人文始祖炎帝神农,传承弘扬炎帝精神,具有特别的意义。这就是: 5000多年前的炎帝神农,以勇于开拓创新的精神建立了中国古代农业文明,这种精神在以后的中国历史发展中薪火相传、生生不息,成为我们今天建设社会主义新时代的精神动力之一,融入中华民族的精神命脉。

  《周易•系辞》记载:“庖牺氏没,神农氏作,斫木为耜,揉木为耒。耒耨之利,以教天下。”庖牺氏相当于上古的渔猎时代,炎帝神农取而代之,靠的是创新的精神。这里说的耒耜,是一种手推足踏的直插式翻土工具,它很适合于在土层深厚疏松的地区使用,即使是木质,也能获得较好的翻耕效果,其广泛使用,是中国上古农业的重要特点之一,与埃及、希腊等国都有所不同,耒耜在我国上古农业中能够保持长久的生命力,这是炎帝神农的重要创新和贡献,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耒耜的创新,带动了从采集农业发展到种植农业的巨大飞跃,从此先民们与土地结缘,对脚下的土地有了新的认识和依恋,也开始关注太阳、季节、雨水、气温等自然环境,加速了先民智力的积累和文明的长成。春种、夏长、秋收、冬藏,五谷的收获与储存,使饥饿的解除与粮食的积余成为可能。随着农业的栽培,炎帝神农进而有对茶、药材的发现与培植,完善了先民的种植结构,也增强了先民的生命保障系统。

  和农业种植相适应,炎帝神农还创新了古人的饮食方式,这就是熟食和制陶的创新。史书上说,神农氏“释米加烧石上而食之”,“耕而作陶”。陶器的使用不仅有利于熟食,也有利于粮食贮存,而当人类食品有所剩余之后,就有利于社会的分工,这时人类与自然的关系以及人对自然的认识都变得复杂了:创新改变了人对与自然的关系的看法,人类从适应自然转为利用改造自然,从“自在”转化为“自为”;农业的种植使人类由迁徙逐渐转为定居生活,社会的结构发生变化,家庭关系及其重要性日益凸显,甚至影响到人们的思维;另外由于人口增加和技术进步,使一部分人开始从事维持基本生存以外的活动,从而产生新的社会分工和物品交换。炎帝神农的时代,这些情况都出现了。《周易•系辞》这样描述道:“日中为市。致天下之民,聚天下之货,交易而退,各得其所”。《商君书》说:“神农之世,公耕而食,妇织而衣,刑政不用而治,甲兵不起而王。”“公耕而食,妇织而衣”,创新了社会分工模式,在华夏历史上首次推出了“男耕女织”的社会分工模式。后来的史学家还提到,炎帝“始尝百草,始有医药,又作五弦之瑟。”由于分工的扩大,艺术也出现了。

  如果说耒耜、制陶、弦瑟等属于技术器物方面的创新,那么男耕女织、集市的出现,使生活方式和社会的运行结构有所变化,开始带有制度创新的意味。

  炎帝神农时代这种创新精神,在黄帝时代达到一个全新的阶段:服牛乘马、舟楫车舆、掘井取水、养蚕缫丝、冠冕衣裳、乐器歌舞、特别是发明了文字,制定了甲子和历法,属于人类历史上精神文明的最早成就。黄帝时代继承炎帝的开拓精神,使技术创新更加丰富,制度创新达到新的飞跃阶段:在中国史书中被称为五帝中的第一位帝王,中国开始进入早期国家的雏形。

  司马迁赞扬黄帝“治五气,艺五种,抚万民,度四方”,实际就是炎黄时代伟大创新精神的赞歌。可以说,从炎帝到黄帝,中华民族善于创新的精神第一次突出地表现出来了。

  从劳动工具的创新到五谷的繁盛、男耕女织社会分工的创新、炎帝神农之世,不仅划时代地提高了社会生产力,而且变革了社会结构方式。炎帝神农的发明创新,送走了渔猎时代,迎来了农耕文明的晨曦。在生产力不断发展、社会结构趋向稳定的基础上,华夏精英继任者——轩辕黄帝、尧舜、大禹、商汤走上了华夏舞台,华夏历史在创新中前进。到春秋战国时代(公元前770年—公元前221年),终于迎来了理论创新的思想辉煌时代。

  中国的传统文化,以独特的精神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得之于炎帝神农时代创造精神的开创,也得之于后人的理论总结。与这些理论总结相呼应,我们也充分注意到考古成果的利用。

  炎帝神农的传说故事,在中国各地广为流传,他“殖五谷”“尝百草”、制陶作琴,首倡“日中为市”,开启了农业文明的源头,以传说密集的湖北随州市为例,考古发现已经证明,这一地区是中国稻作农耕最早的核心范围。加之随州市金鸡岭文化遗址,京山屈家岭、枣阳雕龙碑新石器时代遗址、宜都城背溪等文化遗址等等,都在一定程度上佐证了炎帝神农时代的发明与创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