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2022民间文学N301第二十二小组

财富可以给人以享受,但也可能会给人带来麻烦和苦恼。有些人发了财,虽然也变得风光起来,可仅是一个徒有其表的皮囊,钱并没有让他们充实起来,反而使他们变得百无聊赖了。当人的精神世界成为一片废墟时,再多的物质财富也是没法填补其空白的!
有句话说得很有道理:“失去物质财富,只会使生活受到暂时的影响;而一旦失去精神财富,不仅会影响到我们一生,更会殃及后代。

TOP

追求物质财富,争取生活过得富裕些,是人之常情,这无可厚非,但如果利令智昏、见利忘义,就太不应该,太不值得了。“金钱具有两重性,它可以成事,也可以败事;可以使人辉煌,也可以使人堕落。”金钱虽好,可要正确对待,取之有道,不值得为了它放弃快乐,放弃道德。
为什么有的人对物质的追求如此贪婪?就是因为他们缺乏心灵深处的淡定,缺乏生命内在的信仰,缺乏道德力量的约束。

[ 本帖最后由 那诗雨 于 2022-10-30 13:48 编辑 ]

TOP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财富之重要是生存需要,生活所需,是物质基础。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小人爱财,取之无道。有道之财,多多益善。无道之财,无尽漩涡。这其中的区别就是是否能成为财富的主人。不受财富驱使,就能成为财富的主人。成为财富的主人,财富就是生活的花团点缀,为生活增添美丽。但如果一旦被财富驱使,就会成为财富的奴隶。成为财富的奴隶,财富无尽,欲望无穷,终有一日,知法犯法,难以满足。所以财富的两面性价值,是看人对于财富的态度。可以爱财,不可贪财。

TOP

按照小组分工自己分到的版块围绕玛纳斯进行深入探究

[ 本帖最后由 李俊巧 于 2022-11-4 08:12 编辑 ]

TOP

口头相传的玛纳斯

上千年来《玛纳斯》都是以口耳相传的形式流传下来的,因此始终遵循着口头诗学的规则——在口头演唱中进行创作。这与书面创作有所不同。书面创作是写在纸或其他实物上,即使中间有间断,还可以继续创作或修改,创作思路也可以在其间不断扩充;口头创作则是面对听众演唱,一次演唱就是一次文本“再生产”,演唱的完成也就是文本的完成,下次演唱可能就是另外一个文本,所以每次演唱的文本之间,都有或多或少的“变异”。《玛纳斯》作为宏大的史诗,不可能原原本本地将其一字一句地进行复述,通常会在一些细枝末节、词句诗行及内容篇幅上有伸缩度,比如可以删繁就简,或对某人或某事进行细节描述,这是一种再创作,叫表演中的创作。

TOP

玛纳斯从头至尾全部采用韵文的形式,每个诗行7-8个音节,非常完整。在韵律方面,玛纳斯的押韵形式十分丰富,有头韵、腰韵、脚韵以及节奏韵等,其中,押头韵的诗段较多。由于音节完整,每个诗段都押脚韵,因此这部史诗节奏感极强,富于音乐性,便于歌手咏唱,给人以和谐美的享受。歌手演唱玛纳斯时,伴有各种曲调,有的高亢豪放,好像万马奔腾的战歌;有的沉稳缓慢,好像行云流水般的抒情诗。这些曲调保存了古代柯尔克孜族民间音乐的特点,是研究柯尔克孜族音乐重要的原始材料

TOP

柯尔克孜族基本文学特点1

柯尔克孜族由于历史上文字的轶失和变更,其文学遗产主要是民间口头文学。柯尔克孜民间文学内容丰富,规模宏伟,题材多样,流传甚广。柯尔克孜族民间文学从内容上讲,上至天文地理、人类起源,下至一山一水,一草一木,包括了柯尔克孜社会的各个方面;从体裁上讲,有史诗、叙事诗、歌谣、谚语、谜语、传说、故事、寓言、笑话都几乎囊括了民间文学的全部形式;从特点上看,柯尔克孜民间文学中的韵文作品占比重很大,这与柯尔克孜人民喜欢即兴创作诗歌的民族特点密切相关。史诗和叙事诗最著名的有《玛纳斯》、《库尔曼伯克》、《赛依特别克》、《库洋阿里甫》、《艾尔托什吐克》、《托勒托依》、《西尔达克别克》、《江额木尔扎》、《玛玛克——绍波克》、《阔班》、《吐堂》、《沙如塔里伯克》、《库交加什》、《奥勒交拜和克西木江》、《库勒木尔扎》、《凯代汗》、《加尼亚和巴衣西》等,其中《玛纳斯》为我国三大史诗之一,具有重要的历史和文学价值。

TOP

传授与梦授

玛纳斯研究者们认为史诗玛纳斯的传承有两个传统:传授与梦授,研究者大都倾向于传授说,认为玛纳斯奇经过家传和师承两种传授方式,从前辈歌手那里传承而来。居素甫.玛玛依出生于一个典型的民间文艺之家,父亲是个牧民,酷爱史诗玛纳斯,母亲和姐姐都是当地的民歌手,哥哥巴勒拜是柯尔克孜民族民间文学的搜集家,他最大的功绩是把阿合奇县史诗演唱大师居素甫。阿洪和额不拉音演唱的玛纳斯记录下来,并对其进行艺术加工,使之成为完整的八部玛纳斯唱本。哥哥巴勒拜把此本交给了比他小26岁的弟弟居素甫。玛玛依。居素甫。玛玛依从8岁开始就在哥哥的指教下学唱玛纳斯,仅用了8年时间,到了16岁就已经能将他哥哥记录、整理的史诗八部20多万行的内容熟记于心并进行演唱了。然而,玛纳斯奇们却往往坚持强调自己有过梦授的经历。居素甫。玛玛依的梦授经历很有代表性。第一次梦授经历:小时候与几个牧民在毡房里睡觉,梦见一一个骑白马的人,教他唱玛纳斯,醒来便会唱了。第二次梦授经历: 8岁时梦见玛纳斯、巴卡依、阿勒曼别特等人,这些英雄告诉他,40岁以前不要唱玛纳斯,40岁以后一定会成大玛纳斯奇。第三次梦授经历: 13岁时,一天早晨,在父母身边睡着,梦见玛纳斯、巴卡依、阿勒曼别特、楚瓦克、阿吉巴依五位骑马的勇士。此后,他看一遍玛纳斯的手抄本便记住了。(《史诗〈玛纳斯〉与灵魂信仰》,马昌仪,载于《首都师范大学学报》1995年第6期, 第24~31页)这种梦授的观点带有神秘的色彩,玛纳斯在梦中显灵,亲自挑选歌手,把传唱史诗的使命交付给玛纳斯奇,这正说明了玛纳斯是柯尔克孜民族的化身,是柯尔克孜族的民族之魂,在柯尔克孜族的人民心中是神,是一种民族精神,体现了民族凝聚力。这种梦授文化反映出柯尔克孜族所凝聚的民族精神和使民族凝聚力薪火相传、生生不息的一种期望。

TOP

《玛纳斯》基本资料3

《玛纳斯》是形象地再现历史上柯尔克孜民族社会历史、草原游牧生活及其文化意识形态的多层次、多向度的民族民间艺术宝库。具有广泛的群众性、高度的人民性和深刻的思想性。数百年来,尽管时世沧桑,历史更替, 《玛纳斯》却世代相传,经久不衰,成为柯尔克孜民族乃至中亚草原文化的巨大源泉和珍贵精神财富。[[[] 张凤武.《正气悲歌英雄史诗——论<玛纳斯>》[N].《西北师大学报》,1993(01)]]
玛纳斯诞生的过程也是古老的民族文化认同的过程。史诗开篇以雄浑的气魄,唱出了历史的兴衰更迭和民族的荣枯变迁。唯有祖先留下的史诗,仍在一代一代地流传。英雄的诞生过程实际上反映着一个民族的古老文化。

TOP

传承人

居素甫.玛玛依出生于一个典型的民间文艺之家,父亲是个牧民,酷爱史诗玛纳斯,母亲和姐姐都是当地的民歌手,哥哥巴勒拜是柯尔克孜民族民间文学的搜集家,他最大的功绩是把阿合奇县史诗演唱大师居素甫。阿洪和额不拉音演唱的玛纳斯记录下来,并对其进行艺术加工,使之成为完整的八部玛纳斯唱本。哥哥巴勒拜把此本交给了比他小26岁的弟弟居素甫。玛玛依。居素甫。玛玛依从8岁开始就在哥哥的指教下学唱玛纳斯,仅用了8年时间,到了16岁就已经能将他哥哥记录、整理的史诗八部20多万行的内容熟记于心并进行演唱了。

TOP

《玛纳斯》基本资料4

柯尔克孜族民间口头文学,从最早的神话传说,到英雄纪功碑铭史传文学,从理想主义到英雄主义,承传相因、一脉续继,逐渐形成为英雄浪漫主义与古朴理想主义相结合的优良文学传统,哺育着柯尔克孜民族文学从古到今发展、嬗变、演进、创新的历史整体过程。至11-18世纪《玛纳斯》所代表的民族英雄史诗发展时期,进一步发展了以英雄主义为基调,结合着现实主义精神和浪漫主义理想的民族民间文学传统,并使其获得了较为成熟的民间文学形态。与此,其传统主题思想内容也开始由历史主义向现实主义嬗变:即由大规模地描写民族斗争的全部历史和整体生活,向集中刻划、精心塑造特定历史时期或文化背景孕育并造就的个性化典型人物形象的过渡与转变。作为这种嬗变和发展的必然结果,则是柯尔克孜民族民间故事体叙事长诗的出现,并由此发展成为继民族史诗之后代之而起的柯尔克孜民族民间文学的主流和基本文学形态。[[[] 张凤武. 张扬民族精神的自觉审美观照(续)——柯尔克孜族口头传说和民间故事的人文情结[N].乌鲁木齐职业大学学报,2001(04)

]]柯尔克孜民族民间叙事长诗的勃兴与发展,正是这个嬗变期文学形态形式多样化、日益趋向于反映民族社会的当代现实生活、塑造活生生的民族“当代英雄”典型形象为艺术使命的现实主义发展新时期的重要标志和历史界碑。

TOP

当代柯尔克孜族史诗传承及其现状

与上个世纪学者们的调查研究结果相比,史诗已然失去了蓬勃发展的态势,也不像那个时代有层出不穷的杰出歌手,尽管民间仍然有史诗传承人在默默地付出自己的心血和汗水,力图保护并延续本民族的文化传统。郎樱20世纪60年代初在柯尔克孜族自治州所属的三县一市中共采访从事《玛纳斯》演唱活动的88位玛纳斯奇,记录了40多种《玛纳斯》的异文。在当时的史诗普查中还发现了众多能演唱三部或三部以上《玛纳斯》的“琼玛纳斯奇” [③]。以上数据足以说明五、六十年前史诗传承人群体正活跃于民间。而笔者的调查则发现以上统计数字已大幅度下滑:如今的大玛纳斯奇们几乎只能演唱史诗《玛纳斯》第一部的四、五个传统章节,最多能演唱第二部中的几个主要故事情节。可以说, “活形态”的史诗传统已奄奄一息。大致说来,有30%的柯尔克孜族乡村已经找不到史诗传承人,而70%的乡村仅有一位传承人尚在恪守“祖业”。

TOP